第四章 与邻居吃饭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于穆成将周丽莎送回酒店,一路上周丽莎都沉默着。他将车停到门口,门僮过来拉开车门,周丽莎回头看着他。

“她是我的邻居,我们认识都没多久。你今天已经对她很无礼,现在不要再乱猜了。我送你回酒店吧。”

于穆成拿到学位后,在父亲的催促下回国了。眼下他几乎过着比读书时还要紧张单调的生活,连自己的事都没空理,真没时间照顾到秦涛的嘱咐。

“我现在搬远了,不大方便。”她只说了一半原因,另外她也怕闹得动静大了,让公司知道了就麻烦了。张新、戴维凡不同,毕竟是老乡又是校友,他们两个肯定不会透露她的事。

知道周丽莎回国后不久给他发来了分手邮件,秦涛有些担心自己的老同学:“还好,你没陷得太深吧。这女孩子,太过精明了,也太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戴维凡不理她了,转头继续和张新研究汽车的资料:“全景天窗,多好看,我就看中了这一点。”

“Kevin,我说了,不要马上拒绝我,给我们一个机会。我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昨天你想都不想,就拿信用卡给我开房,其实我出公差,可以报销的。这点钱对你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可是我很开心你待我还跟从前一样。”

另外谢楠还有一个绝对不可以让公司知道的小秘密,她在正职工作之余,私下在帮一家广告公司代帐。那家公司规模不大,两人合开,都是她的同乡兼高中学长。公司刚成立时他们就找谢楠帮着处理帐目,一转眼三年多了,公司也日渐走上正轨,双方一向合作愉快。

谢楠点头:“没事,你忙你的去吧。”

于穆成走到沙发边坐下,沉默了一会才说:“谢谢你,Lisa。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对我来说,分手不是一件随便的事情,我们都是成年人,不适合再玩分分合合的游戏了。”

周丽莎点点头,下车进了酒店,她的身材曼妙,背影挺得笔直,没有回头。于穆成叹口气,给公司司机小袁打了电话交代了时间地点,然后开车回了小区。他将车倒进车位,下来看着对面的院子,里面客厅的灯光透过窗帘露出朦胧光线来,他有点犹豫,不知该不该过去道歉,但想起谢楠说的“各自避嫌”的话,终于自己上楼回了家。

周丽莎这会突然提出复合,他头次回忆两人相处的时光,发现那些前尘旧事来不及深刻就已经过去,心里实在掀不起一点涟漪来了。

以前她租住的房子小是小点黑是黑点,可地处市中心,到公司步行十五分钟就可以了,她从来没试过迟到。现在她得坐40分钟的公汽,要把堵车因素计算进去,整整得提前一个小时出门。

周丽莎被这句话打击到了,她努力撑着,但大眼睛中泛起了一点泪光。于穆成到底觉得不忍心,把购物袋放到厨房台面上,回头对她说:“你坐吧,想喝点什么?”

于穆成有点郁闷:“老秦,你真是会煞风景。”

“这车是可以,可这家4S店给的旧车置换价太低,不划算。要不你先把车挂二手车市场看看再说。”

“说得我这么轻佻,”于穆成苦笑,“大学四年,我只交了一个女朋友罢了,居然被你们俩个看成花花公子了。”

于穆成不是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了,他当然知道秦涛说的是事实,中国留学生的圈子并不大,也有其他人带着点恶意地对他说起过周丽莎过往情史。不过他素来豁达,觉得两人相处得愉快也算缘份,并不打算去计较那些。至于给她交的学费什么的,更是提都不用提的小事——既然当她是女朋友了,他当然愿意在能力范围内让她生活得轻松开心一点。

谢楠自己的公司没有对于业余兼职的明文规定,而且两家公司业务毫不相干,但不用拿动脑筋去想也知道,这事还是不要公开的好。

谢楠帮他盛好汤:“请吧,别客气,不然我就当你是笑我请客请得寒酸了。”

“Kevin,你们这的保安挺负责的,我报了苑名后,他一直送我进来了。你住一楼呀,院子光秃秃的太难看了,还弄这么俗气一把伞。”

于穆成吃了一惊,他昨天只是在周丽莎问起时提了一下自己住在哪个小区哪个苑,完全没想到她会自己跑过来,不过也不好说什么了。

谢楠连着两天上班险些迟到,前台阿May诧异地看着她狼狈冲出电梯直奔考勤机打卡:“谢姐,你只要不出差,一向提前十五分钟到公司,比考勤机还准,居然也有来迟的时候。”

她窝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看着电视,新沙发果然舒服。

于穆成走出院子,看到周丽莎穿着针织衫牛仔裤,正站在他的帕萨特边,手里拎了一大袋东西,正和一个保安说着什么,保安见他出来,点头致意走开了。

“好,你等着,我马上过来了。”他转向谢楠,“不好意思,我有个朋友来了,我得过去一下,谢谢你的晚餐,真的很好吃。”

他给自己倒了半杯白兰地,靠在沙发上出神。周丽莎的建议很是出乎他的意料,但他确实只能诚实地对自己也对她说,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周丽莎不吭声,良久才松开手,掠一下头发:“走吧。”

于穆成大学毕业后帮父亲打理家里的产业,过了几年,对于那份只需自己守成、并无太大发展空间的工作产生了厌倦,身心疲惫,想换下环境。他和父母商量以后,才决定出国留学。他认真挑选了一番,经过申请,顺利进了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虽然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金融专业最强,但他考虑到自己的兴趣和家里的需要,读的是MBA。这所学校招生时注重学生的实际工作经验,而于穆成在这方面占有足够优势。他一向也喜欢纽约这座大都市的包容性和国际感。

于穆成说的是实话,这里一掷千金开名车甚至买豪华公寓,引得当地人侧目的中国留学生也不在少数,他只是租了一套环境普通的小公寓房,开着辆八成新的雪佛莱,平时花钱绝对不大手大脚,如果周丽莎要吊金龟的话,应该有更合适的人选。

他喝完杯中的酒,走到露台上看看,楼下那个院子已经熄了灯,他决定也去睡了,明天上班,要操心忙碌的事还多着呢。

于穆成不是头一次被女孩子请吃饭了,但却是头一次看到如此名副其实的便饭。除了汤以外,她炒了一盘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西红柿炒鸡蛋,桌上还有一盘拍黄瓜,一盘卤牛肉和半只酱板鸭,果然不是买的现成的熟食,就是现做的凉拌菜,如谢楠预告的那样没有任何花头,倒确实十分家常,不禁笑了。

“穆成,我知道说了这话你虚荣心恐怕会受不了。不过有心的女孩子都明白哥大的商学院学费是比较高的,你又租的市中心独住公寓,在纽约算是奢侈了,还用你把家里的财产清单贴脑门上吗?”

“我说的是实话呀,你们俩在一块,我不会说这话,你情她愿,何苦坏人好事。纽约大学出了名的房租伙食费用高,周丽莎的家境肯定只是普通,”纽约大学的确出过学生付不起宿舍房租睡图书馆的事情,当时在美国轰动一时。秦涛笑着说,“她搬到你这边后,可再也没去做过兼职了吧。”

这次客厅看着比上次也顺眼得多,电视柜上多了一台崭新的21寸电视机,茶几上摆了一个浅浅的方形藤筐,插满了红的黄的仿真野花。房间还是空荡,可到底多了几分生活气息。看向和客厅相连的餐厅,小小玻璃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几样菜,一个大汤碗冒着热气。

他在同学联谊会上认识的周丽莎,周丽莎就读于纽约大学公共行政学院,是一个颇引人注目的女孩子,但于穆成的老同学、先到哥伦比亚大学读金融硕士的秦涛似乎并不喜欢她,他比较委婉的评价:“她太雄心勃勃了。”

“邻居需要特意请人吃饭秀厨艺吗?”周丽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你别来打击我呀,也别把她想得太坏,她从来没问过我家里的情况,再说我家的环境,也说不上大富大贵。”

“那是过去的事了,Lisa,现在你有你的事业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而且我觉得你只是在回忆里美化了我,冷静下来你就会发现,我们其实并不合适。”

张新说:“他们公司小,帐也简单,应该占不了你多少时间。”

周丽莎看看于穆成再看看谢楠,却什么也没说,谢楠烦恼地摆下手:“得得,你们进你们屋去掉花枪吧,大家住这,各自避嫌好了。”她带上院门,管自进了自家,关上纱门,唰的一下拉上了窗帘。

张新没好气地说:“你手头才有点钱,消停点好不好,这么急着换车干嘛。”

周丽莎慢慢立起身,神情黯然。于穆成不忍看她,拿起车钥匙和门钥匙先走到门边,没想到周丽莎突然几步赶上来,从后面紧紧抱住他,脸贴在他背上。

“Kevin,我是认真的,昨天中午我说想和你重新开始,对,我不该试探你说什么‘如果’,我是自尊心做祟,我错了。”

谢楠请他过去坐下不必客气:“我和冰冰都不大会做菜,也讨厌油烟,只有煲汤最简单,材料准备齐,搁紫砂锅里炖一下午就行了。”

于穆成深恐谢楠听到,赶忙说:“不不,我住那边四楼,我们上去吧。”

于穆成当然听得懂他的言外之意。当周丽莎主动给于穆成打电话时,他确实有些惊讶,不过也没理由拒绝她的邀约。独在异乡,好象很容易让两个人相互接近。交往了大半年,当周丽莎主动提出搬进他租住的公寓时,他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谢楠住到这里来后,每次进出,碰到邻居,对方总会礼貌点头打个招呼,这一点和住在闹市区感觉完全不同,让她刚开始有点吃惊,可很快便习惯并喜欢了这种融洽友善的邻里关系。于穆成两次帮她,她才会主动请他吃饭,这样被人误解,当然让她不悦。不过她也懒得多想,坐回餐桌边继续吃饭,这是她搬过来做的第一餐饭,可不想被个不认识的人搅了心情。

“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是几点的飞机。”

她手一扬,将于穆成吃饭时随手放在餐桌上的钥匙抛给他,于穆成伸手接住,谢楠转身准备进去,周丽莎却叫住了她。

她的工作有时需要加班,超过晚上九点,就有赶不上回小区的末班车之虞,只好打出租车,出行成本一时大大增加了。

西红柿炒鸡蛋很普通,拍黄瓜加了花椒油和辣椒油,于穆成望而生畏,可是卤牛肉和酱板鸭味道不错,是谢楠特意从本地一家专做卤味出名的店子里买来的,她炖的海带排骨汤更是清淡美味,于穆成喝了两碗,然后谢楠给他盛了米饭,他吃得也很香。他这么捧场,谢楠自然开心。

“你的适应能力一向不错。”

她有苦难言,再也不在心里念“茹冰说得对”了。

谢楠怔住,没等她说什么,于穆成狼狈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谢楠,很抱歉。”他转头对周丽莎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赶紧给人道歉,Lisa。”

“这位小姐,请等一下。”

正吃着,于穆成手机响了,他放下筷子说声“对不起”,走到旁边接听,是周丽莎打来的。

谢楠突然追了出来,“等一下。”她站在院门口:“哎,你的钥匙。”

这天她下班后去广告公司做帐,老板之一张新对她说,隔壁还有间小公司看中她工作细致言行谨慎,也有意请她代帐,她只有摇头苦笑:“恐怕我没时间接。”

“Lisa,抛开别的不说,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你不觉得你说的这些话对我很不公平吗?”

“可是你有没想过,我那时独自回国,一个人在上海那么一个大城市,工作压力大,又没朋友,只觉得孤单得难受,你也从来没给过我任何承诺,我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信心。”

“九点。”

她舒展身体,合上眼睛,再次在心里说:茹冰说得对。

谢楠止步,莫明其妙地看着她,认出她是昨天和于穆成站在酒店前台的女子。周丽莎却不看她,只看向于穆成:“Kevin,你不是说你没女朋友的吗?她是怎么回事?我以为我们俩个还是能坦白相对的。”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是天赋,你嫉妒也没用的老张,快帮我看这个配置如何。”

她吃完饭洗碗,把多余的汤放进新买的冰箱。看着保洁后簇新的厨房,不由得满意地笑了。她想茹冰说得对,自己还真是和自己犯拧了太久。有些事忘却起来,其实比想象要来得容易;接受新的生活,也没预计的那么难。

于穆成苦笑:“我们分开都一年半了,你会突然对我有信心了吗?”

他知道秦涛是好意,不过说实在的,收到邮件后,他并不意外,分手只让他惆怅,他并没太难过,去酒吧小酌后回家,甚至还自嘲地想:果然不再年轻,连失恋都已经打击不到自己了,都不需要买醉求个遗忘。当初和大学里交往的女朋友分手时,可是着实痛苦了好长时间。

“Kevin,是我,我在你家楼下,你车子旁边,你下来接我一下好吗?”

于穆成接过周丽莎手里的大购物袋,发现很有点沉。他带着她进了自己家:“这里面是什么,就搁玄关这行吗?”

谢楠一向管张新叫大师兄,管戴维凡叫二师兄。张新对这称呼没意见,不过英俊得过份、已经被女人宠坏了的戴维凡觉得二师兄这叫法分明是在影射自己是猪,抗议了N回,谢楠不理,他也只好认了。做为回敬,他时常挖苦谢楠的爱财如命,谢楠当然还是不理,只理直气壮地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明明是美德,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呀。”

于穆成有些尴尬,僵立在原处,不知拿手里的袋子如何是好了:“谢谢你,Lisa,不过不用了,我刚刚吃过饭了。”

“你大师兄在拼命存老婆本呢,”戴维凡大笑,“我不婚,决定独身一辈子,所以不用陪他省钱。”

周丽莎走过来,蹲在他面前,手扶在他膝上,仰脸看着他,神情恳切:“Kevin,我知道我只发一个邮件给你说分手,做得很草率,伤害了你。可是请你体谅一下我的心情,我的本意是希望留在美国的,不过你说你拿到学位后肯定会回国,我想,那好吧,我先回国看看能不能适应。”

没等于穆成说话,谢楠先沉下脸不干了:“喂,小姐,我和他就是邻居而已,你没事不要随便发挥想象力好不好。”

“我特意去超市买的菜,准备给你做饭的。以前我们在一起时,你最爱吃我做的菜了。就是今天和人谈事情,耽搁得有点晚了。”

戴维凡说了个价格,谢楠当场拍了板:“肥水不流外人田,卖给我吧,保证不耽误你换新车。”

另一个老板戴维凡不解:“哎,谢楠,你平时很能拼的呀,怎么会拒绝自己找上门的钱。”

“好,我待会就跟司机打电话,让他7点半到酒店门口等你。”

“答应我,穆成,好好考虑一下好吗?”

第二天六点,于穆成准时下楼,谢楠的院子门虚掩着,他走进去,那把在他看来有点剌眼的伞收了起来静静竖在暮色里,倒是顺眼多了。他敲一下开着的落地玻璃门,谢楠很快跑来拉开了纱门。

谢楠知道他们两个同时买的富康,不过才开了两年,笑嘻嘻问张新:“大师兄,你不是车迷吗?怎么倒不见你闹着换车。”

“你爱上别的女人了吗?是不是刚才一楼那位小姐,请一定坦白告诉我让我死心。”

谢楠心里一动:“哎,二师兄,你的车打算卖多少钱。”

“那多麻烦呀,二手市场收车还不是一样拼命压价。我不想费那个事了。”戴维凡家境算是可以,父母在老家开着几间餐馆,他从来都是花钱大手大脚,张新也拿他没办法。

代帐用的自然是谢楠挤出来的业余时间,可是她一搬家,路上花的时间狠狠挤占了业余时间,让她在心里叫苦不迭了。

“我也得有命赚那个钱呀,二师兄。”

“你总和你的邻居一块吃饭吗?我不知道这里的邻里关系好到这一步了。”周丽莎有点尖刻地说。

“我忘不了你啊Kevin,分手以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傻,脑袋里尽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给你做饭,你总是吃得那么香,你带我去滑雪,我们开车去黄石公园宿营,我们一起看音乐会……太多了,这么甜蜜的回忆,我怎么可能忘掉。”

“你不装情圣扮情痴我就放心了,还花花公子。唉,我们都老了,我还真是想找个好人家的女孩子安定下来,可是这里的圈子就这么小,来来去去都是这些面孔,我看我也得学别人回国相亲了。”秦涛已经在华尔街就业安定下来,拿着不菲的年薪,现在开始操心终身大事了,“你要回国了,可帮我留心着。”

谢楠也笑了,她知道张新对他在报社工作的女朋友罗音很是上心,已经张罗着看房子了,还请参考过哪家银行哪种还款方式最合适。张新瞪向戴维凡,不屑地说:“老戴,你就给我嘴硬吧,我看有你哭的那一天。”

秦涛想来也是记起了大学时的旧事,微微笑了:“以前刘敬群和我都羡慕你,总能招来桃花。”

于穆成无奈,轻轻拍下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Lisa,别孩子气了,就算分了手,我们还是朋友,我招待你是应该的。你这样让我很为难,而且明天你再想起你现在说的话,也会后悔的。”

周丽莎性格活泼开朗,在床上表现热情,知道怎么享受生活,很有情趣,又做得一手好菜,愿意在闲暇时下厨,懂得适时的沉默和给各自生活空间,于穆成觉得相处起来并不费力,而秦涛知道他们两人同居了,也只是笑着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她生活一向十分有规律,看到10点,记起明天还要早起上班,于是洗澡上床。新买的黑色铁艺床,配高茹冰坚持指定的品牌席梦思,感觉和出租屋里的老旧且中间塌陷的床完全是天壤之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