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仿佛一个梦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那个,是,我一紧张,紧张就……”谢楠前所未有地结巴着。

秦涛看一下于穆成再看一下谢楠,他实在有点不明白,昨天吃晚饭时还和他一样单身的老同学怎么以如此神奇的速度交了个女朋友。他觉得这个姻缘大会真是奇妙,而胳膊下夹的纸袋实在是相当重要了。

谢楠给吓结巴了:“您,您,那个,您儿子他,他自己没来吗?”

“太突然了,我没准备。”

“你还真结巴上了呀。”高茹冰被她逗得大笑,“得了得了,不要就不要,我也觉得怪烦的,凭什么咱该给人当后妈呀?”

“你为什么会突然做这个决定?”

他入戏如此之快,反而让谢楠惶惑,她不知道这个奇遇算怎么回事。她食不知味地吃完这顿饭,心里七上八下,觉得如果再这么跟他下午接着待一块,有点要疯了的感觉。她需要自己找个地方清静下来好好想想,于是声称跟朋友约好了去逛街,和于穆成、秦涛道别先走一步,于穆成显然看出她的不自在,并不挽留,起身帮她披上大衣,嘱咐她开车小心。

“你也做饭呀?”

“算了,我受不了这里。”谢楠摆手,“还是去见我朋友介绍的丧偶副处长比较靠谱。”

“上我家来吧,我今天炖了羊肉汤。”

高茹冰顿时大感兴趣:“那是好事呀,什么样的人?多大?做什么的?长得怎么样?”

“至于我自己,我就不自夸了,我可以肯定地说,只要相处下去,你会发现我有很多优点的。”

于穆成笑着给他们俩人做了简单介绍,然后说:“老秦,今天过足瘾了没有,听说这个活动中午供应盒饭,要不你就在这吃,然后下午继续?”

“停,停。”谢楠举手打断他:“你要是开玩笑的话,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早上起来,谢楠仔细化好了淡妆,洒了点香水,穿了粉色羊绒开衫配及膝A字裙加皮靴,再披上大衣,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觉得应该算比较出得场面了。但她到了会展中心,几乎是在进门第一时间就后悔了,汹涌的人流让她觉得呼吸都有窘迫感,她看了不到十个展示牌,那些千篇一律写着“某男,某某学历,身高体重多少,收入多少,欲找寻年龄、身高、学历、相貌、性格如何的女孩为友”的内容让她没有一点头绪,至于上台表演,她更是想都不敢想。她眼前发花,觉得这样找男朋友完全是大海捞针,实在坚持不下去。

谢楠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觉得如果他没疯的话,就一定是自己在这个嘈杂喧闹的场所出现幻觉了。她一声不吭掉头就往外走,于穆成紧随她走了出来,会展中心前面是空旷的大广场,寒风扑面而来。于穆成接过她手里的大衣给她穿上,动作十分自然。谢楠裹紧大衣,看着只穿了薄薄一件运动外套的于穆成,好不郁闷。

“有,不止一个。”高茹冰眼睛一亮,正待发问,谢楠笑道,“都是老先生老太太,大概我长了张贤惠媳妇脸。”

谢楠被结结实实地郁闷到了,挣扎了一会才说:“这个,我们……不算熟,慢慢来成不成?我是说,那个……”她越说越不知所云,只觉得自己今天大概又要再次犯结巴了。

“那个以后再说。”他不由分说轻轻扶住她的肩膀带着她走,这个动作坚定却不唐突,谢楠身不由己地迈步跟上了他。到了停车场,他不容谢楠去找她的车,已经先打开自己的车门,她稀里糊涂坐了上去,很有点搞不清状况的感觉。

谢楠索性把于穆成给的那张名片拿出来递给她:“32岁,就住我后面一个苑。长得……端正吧。”

谢楠定下神来,头次隔得如此近、如此正式地看他,发现他长得还真不坏,端正的面孔,眼睛明亮有神,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整齐洁白的牙齿。

“对不起,是我多事了。”

“哎,这里不是才开始吗?”

“我今年32岁,未婚,目前在一家电控设备公司做管理工作,无不良嗜好……”

谢楠承认高茹冰说得有理,但她的问题是,她现在根本找不到恋爱的感觉。光想一想,都觉得这事来得不真实不靠谱。如果不是手里拿着这张名片,她简直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可笑的梦——说不上噩梦,可也算不上美梦。

谢楠闷闷地回答:“辣的。”

于穆成对本地餐馆并不熟悉,每回应酬都是市场部或者行政部经理给他订位子。他打个电话给市场部吴经理报上自己的要求,吴经理马上提供了几个地点给他,他随即告诉谢楠他们要去的地方。

“少废话,你现在在哪?”

“你真得把你这个凡事悲观的毛病好好改改了,如果连恋爱开始都没信心,那怎么过得了漫长的一生呀?”

谢楠深悔刚才在会展中心没经大脑随口说话,只好咬住嘴唇不吭声,于穆成安慰地拍拍她的手,她才发现,敢情自己的手一直就在他手里握着,连忙往回缩,没想到他反而握得更紧了一点。

他也正打量着她,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对你看到的还算满意吧?”

谢楠漫无目的地转了一会,退出来靠着人比较少的自动扶梯旁边呆了半晌,她想,在这样乱纷纷摩肩接踵的人流中,想挤撞到一个人是分分钟,可想撞到大运就真的很难了。也许还是郭明说的那个丧偶副处长比较实在一点,不就是有个女儿吗?五岁的小姑娘应该很可爱的。

谢楠说:“那个餐馆我知道,我自己开车过去好了。”不等他回答,她拔腿就先往停车场走去。于穆成看着她的背影,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谢楠万般无奈地接过名片,只好也把自己的名片递一张给他,他满意地收起来,带着她下楼上车,在出口处叮嘱保安,收到张家港发来的货后马上通知他,然后很快开回了会展中心。

“那倒没有。不过……”她仍然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才好。

“我也一样,我家人早催我结婚了。”

她转身要走,于穆成却不假思索地伸手拦住了她:“谢楠,不如我们试着交往一下吧。”

“比我说的还惨好不好。放眼看去,女多男少,满眼都是青春少女。我看了看人家男的提的条件,好象我还真只能配丧偶的了。”

“不是,我陪一个老同学过来的,他去参加游戏了。”看着谢楠衣服上别的号码牌,于穆成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你是来相亲的?”

她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和一个邻居搅到一块,弄得现在只好提着包在商场漫无目的乱逛。当高茹冰打来电话问她姻缘大会的情况时,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高茹冰仔细研究一下手里的名片:“应该算年轻有为呀,你好好把握机会,别再一副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谢楠和高茹冰痛快地吃着羊肉喝着汤。高茹冰抬眼看看谢楠的打扮:“今天收拾得挺漂亮呀,我不信姻缘大会就没一个跟你搭讪的。”

谢楠气馁:“该我说对不起,我是紧张到了。算了,我先走了。”

谢楠发现,她的确一点也不了解面前这个男人。在此之前,除了他帮着搬琴,她为表谢意请他吃了顿便饭,两人都只是偶遇再加只言片语地交谈,现在居然坐到一块认真说起交往,她觉得既荒唐又古怪。

“现在跟他们一块吃得嘴都淡出鸟来了,只好自己改善一下。”高茹冰老实不客气地说。

于穆成开车时没有讲话,只由着谢楠发呆,慢慢消化他的突然表白。

“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算了,”谢楠叹口气,“我们以后再交换这方面的信息吧,今天震荡来得太大了,我有点接受不了。我只打算去相亲认识个男人,没想到老天会砸一个现成的男朋友到我面前来。”

“人生不公平啊不公平,这什么世道呀,你们大碗吃肉喝汤,我只能喝牛奶,还是脱脂的。”

于穆成眨下眼睛:“这个有点问题呀,我口味比较偏清淡,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求同存异好了。”

他关上空调,想起什么似的,从桌上拿张名片递给谢楠:“喏,我的名片,不然你恐怕连我的名字是哪三个字都不知道,上面还有我的电话。”

“我同意什么了就说我同意了?”谢楠又有点急了。

于穆成走到她身边,她完全没有觉察。

于穆成打开空调,请谢楠坐下,去外面饮水机那给她倒了杯热水,放到她面前茶几上。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于穆成觉得好笑:“我刚才自我介绍到哪了,要不要继续?”

谢楠只觉自己的脸火烧火燎般发烫,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端起水大口喝着。

谢楠红了脸,期期艾艾地说:“有个人,其实是个邻居,跟我说了,他想和我交往。”

于穆成手机响了,他说声“对不起”,站起来走开一点接听,是秦涛打来的。可怜的秦涛在姻缘大会上大受欢迎,目前已经陷入了众多女孩和她们父母的包围,他觉得有点无福消受如此之多的飞来艳福,打电话来求于穆成救他脱围。于穆成笑着答应他马上过来。

“别,你们吃吧,大不了我不看,眼不见心不烦。”郭明也笑了,拿起牛奶进了书房。

可是谢楠大脑处于空白状态,她瞪着前面,完全不知道走的是哪一条路。直到于穆成的车停到近郊一个工业园前面,她才回过神来打量四周。这里算是本市开发得较为成熟的工业开发区,眼前的工业园看着面积不算小,门口挂着“成达电控设备有限公司”的牌子,另外钉着一块“开发区治安重点保持企业”的铜牌。于穆成按下喇叭,一个保安跑出来开启了伸缩门。

“我看你也别纠结了,我们慢慢来好了,先订好规则,然后好好相处。觉得合适,我们就结婚;不合适,就算了。”

“我是很认真的,谢楠。你看我们是邻居,住在一个小区,算知根知底了;我和许曼的先生刘敬群是大学同学,不算来路不明;你见过我的前女友,我也见过你的前男友,都不用再翻旧帐;你既然来相亲,应该是想找男朋友了,我也很想找个女朋友。”于穆成有条不紊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很合拍呀。对了,你炖的汤我也很喜欢。”

秦涛嘿嘿直笑:“早上还跟我装淡定不肯进来呢,这才多大会工夫就相中女朋友了。”

“你开车来的吧?把车停这,上我的车,我带你上我工作的地方看看,证明我不是无业游民。”

谢楠衣服上别着代表女性相亲者身份的粉红色号码牌,大衣和小皮包挽在手上,脸色发白,神情紧张地看着场内,拿不定主意是走还是留,根本没看到只隔了几步的于穆成。

看得出这个公司的建筑设计得朴实实用,办公楼和生产车间都是两层,楼体相连。于穆成的办公室在二楼,一个套间,既不大也说不上布置奢侈,外面是秘书的位置,里面一间,摆着普通的办公桌椅加一部电脑,一侧是文件柜,靠窗边放了一组黑色皮沙发加一盆阔叶盆栽,没有任何个人色彩。

“而且不是我自大,我觉得我怎么着也比丧偶副处长要来得多点吸引力吧。”于穆成脸上重新出现了戏谑的神情,笑吟吟地说。

老太太摇头走开了。

许穆成按遥控打开车门:“老秦,千万别再说我桃花多这类话了。我们同学的时间最长,我总共交过几个女朋友你全知道,把我说得跟花花太岁似的,给我女朋友听到了可不好。”

“我想我是对你一见钟情了。”于穆成看谢楠脸上先是不置信,然后要抓狂的表情,连忙安慰地握住她的手,“好啦好啦,我说正经的。我觉得你很好呀,长得漂亮,又能干,又独立,看着很懂事,举止大方,通情达理,尤其做的汤也好喝。对了,你用的香水也正好是我喜欢的味道。”

谢楠出来坐到车上,扶着方向盘,才长长吁了一口气。

“在商场呢。”

又有一对看着仪态庄重、神情和善的老夫妇向谢楠走过来,谢楠想自己的老人缘还真是不坏。老先生很是客气地问她芳龄,她如实说28岁了,人家遗憾地摇头,说自家孩子才27岁,希望找个25岁左右的女孩子。

“不许打我女朋友主意,老秦。”于穆成将谢楠一直忘取的相亲号码牌摘下来,顺手扔进旁边垃圾箱里面。

高茹冰了解她,哼了一声:“就知道你嘴硬罢了,肯定临阵脱逃了吧。”

“听着你倒是很讲道理的样子,你先说说规则看。”

高茹冰“扑哧”一笑:“别叫了,乖乖喝了,待会你还要去你妈妈家去加餐呢。我也就新年第一天放纵一下自己,保证把这锅汤喝完了就天天陪你,你吃啥我吃啥,好不好?”

谢楠觉得自己今天要第三次犯结巴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突然就多了一个男朋友出来:“那个,那个,还是不要吧。我,我……”

她没带亲友团,是独自一个人来的。

“我28岁了,没时间可浪费,交男朋友都是以结婚为前提的。”谢楠干巴巴地说,可是于穆成一点没显示出吃惊。

“有这么多家长相亲啊,谈得怎么样。”

“一个老太太嫌我结巴,一个老先生觉得我年龄偏大。”

高茹冰的家在市区一座高层公寓的20楼,通透明亮的三居室,阳台望出去是一个公园,景观十分好。

她并没有约谁,本来她有可以绝对清静独处的地方——她的家,可是她这会不能回家,想了想,她只能开车去了一家商场。

他的语气非常诚恳,言辞非常流利,谢楠却泄了气,放弃再问什么的打算了。她看出眼前这男人根本不是她先认为的那样斯文敦厚热心助人,倒是有几分……无赖,如果他不想说,她怎么问大概也是白费力气,不如省省。抬眼一看,他明显忍着笑意的样子尤其让她不放心。

“这么说你同意了?”

谢楠笑了,擦去鼻尖上沁出的汗:“只有你一直偏心我,冰冰。”

谢楠哑然,想,好吧,至少双方倒是有了一个共同点了。

“还没有,于总,不过司机打过电话来了,路上出了点小问题,大概下午四点左右到。”

“那个,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秦涛看谢楠开着富康从面前车道咻的一下跑过去,笑着系好安全带:“我怎么觉得这位谢小姐有点躲着你呀?”

“我完全同意慢慢来,享受相处的过程。对了,你要是煲了汤就请我过去喝,这个要求不过份吧。如果你不愿意炒菜,我来做也行。我觉得这样加深对彼此的了解很有必要。”

谢楠顿时恼羞成怒了:“不然我元旦不好好在家休息跑这来干嘛。”

两人再踏进会展中心,都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里面的人显得比他们离开那会又多了许多。于穆成给秦涛打电话,谢楠只好脱下大衣挽在手里。过了一会,秦涛出来了,一手拎着西装,一手拿个样式颜色都很女性化的手机——那是他姑妈硬塞给他在国内联系用的,胳膊下还夹了个大纸袋,虽然满脸都是汗光,可看得出来还是很兴奋的。

谢楠猛地回过神来,看到于穆成不禁一窘,这种场合碰到熟人当然不是什么好感觉,只好期期艾艾地说:“真巧,你也来相亲的吗?”

“别胡说,那些男的通通没眼光。”

“保持一对一的交往,交往期间,你别去相亲,也别去什么姻缘大会,我也一样。有什么事,好好商量,相互坦承。这是我的规则,你可以补充。”

谢楠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从哪说起才好,只有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的份。于穆成觉得她这个样子着实有点傻,可也着实透着点和年龄不符的稚气感。他很是体贴地说:“没事,你可以慢慢想,想好了随时告诉我,只要合理,我们都好商量。”

“那好,拿上资料慢慢回家研究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他回头还是用很体贴的语气问谢楠,“你喜欢什么口味的菜?”

郭明眼巴巴看着高茹冰盛出两大碗漂着红油、香喷喷的胡萝卜羊肉汤来,谢楠看得好生不忍。高茹冰把一盒牛奶放到郭明面前,郭明顿时惨叫了一声。

当一个半老太太凑近她,看她的标识牌号码时,她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那老太太很仔细地上下打量她,眼神着实犀利,然后说:“小姐,你看着很斯文,是什么学历?现在做什么工作?愿意和我儿子交往一下吗?”

于穆成的话惊住了谢楠的同时,也惊住了他自己。他成年以后很少有这样冲口而的时候,可是他的吃惊很快就过去了,看着谢楠眼睛和嘴都张得圆圆地看着自己的样子,他突然意识到,其实他早就有这个念头了。

“你真同意去见那丧偶副处长吗?”高茹冰倒有些迟疑了。

于穆成大笑:“我同意。”他显然完全理解她的意思。

谢楠盯着水杯不吭声,她实在是有点应付不来这种自来熟了。

老太太透着自豪地说:“他是博士,非常优秀,就是工作太忙,我先帮他筛选一遍。你应该有本科学历吧?哎,对了,你有口吃吗?”

于穆成点点头,将车开进一侧的车棚停好,谢楠下车,四下看着,其实她什么也没看进去,只是在纳闷自己干嘛会发疯跑来了这里。郊区的风格外大一些,吹得人遍体生寒,她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于穆成牵住她的手,领她向办公楼走去。谢楠冰冷的手被他的大手握着,那股暖意是她欢迎的,再一看四周,很显然是假期,根本没人上班,她也就懒得缩回来了。

“喂喂,我不要去,我更不会为公平起见也带你上我的公司的。”

“谢楠,你没事吧。”

“所以我要加把劲嘛。”于穆成不急不躁地发动车子,“放心,她慢慢会适应我的。”

谢楠脸腾地红了,强撑着不肯示弱地说:“凑合算得上五官端正。”

“连姻缘大会我都去了,还哪有不提起精神的呀。”谢楠苦笑,“可是……总觉得这事不大靠谱,和一个邻居交往,万一谈不成分手了,我不得搬家吗?不然每天见面多难受。”

于穆成探出头去问保安:“小陈,张家港那边的货送过来没有?”

“搞什么呀穆成,说你桃花多,你还不承认,这才多大会功夫呀,得算一见钟情了吧。”

于穆成大笑:“我对人评价没你这么苛刻,我对你很满意。”

谢楠先进了于穆成订好的包房,坐着发呆。不一会,于穆成和秦涛也来了。他进来以后,帮她挂好大衣,点菜时征求她的意见,点的菜兼顾了三人的口味,吃饭时帮她盛汤,和秦涛聊天也不忘照顾到她的反应,总之他表现得既殷勤又自然,像十足一个标准男友。

坐她身边的于穆成呲牙一笑,安慰地说:“别怕,我不会讹诈你,一定等你完全同意。”

“结巴?你什么时候添了这毛病了。而且你才28岁,就被人嫌年龄偏大,没那么惨吧。”

“穆成,今天收获真大,好多女孩子给我留资料留联系方式,就是太多当爹妈的围着问长问有点扫兴。”秦涛一眼看到于穆成旁边站着的谢楠,眼睛一亮,“这位小姐是?”

秦涛连连摇头:“不用了不用了,这些资料已经把我整得头昏眼花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