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冬夜的温暖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也许,这是我摆脱旧事的唯一机会了,她想。

谢楠回了家。她得坦白对自己承认,她多少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她好多年没和一个男人这样腻在一起大半天了,很有点不适应。

“想我了吗,这几天?”

电视里播放的什么节目她没一点感觉,她记起昨天那个陪她坐在沙发上的高大男人,那样意态悠闲地坐着,那样强忍笑意,似乎一心只想故意引她发急。她再次问自己:他喜欢我什么呢?我又喜欢他什么?难道我真的已经到了没有要求,只本能抓住面前漂过的每一根稻草的地步吗?不过这根稻草看着如此的不确定,又如此的让人……放不下。

谢楠张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于穆成暗笑,继续说:“明天下午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晚上再找个地方吃饭。”

于穆成奇怪,他觉得谢楠不该是那种会失眠的人:“那以后试下晚上跟我一块跑步吧,可能会对睡眠有帮助。”

“不买,嫌冷你回你自己家去。”提起合买谢楠就恼火。新买的洗衣机的确物有所值很好用,可是号称和她合买的某人一次也没来用过。她倒也并不真期待他拎着一堆脏衣服大模大样跑过来,就是隐隐觉得自己有点上了他的当。

于穆成很合作地随她再看其他,可没走两步,又在一台洗衣机前站住了:“这个看着也不错。”

谢楠哑然,不明白明明自己很有道理,却怎么被他一说就成了无理取闹,只能咬住嘴唇看着他。他一派悠闲,摆出静等她发表意见的架势。她深呼吸一下,开了口:“对不起,我的语气有问题。不过这是我的原则,我们只是试着交往,看有没有相处下去的可能性。如果我们都觉得真的能继续,你放心,到时候我不会介意刷爆你的卡的。”

他连日在上海和张家港之间来回奔波了好几趟,总算初步解决了供应部经理惹出的乱子,但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了。航班晚点,他在机场吃了一顿贵而无味的晚餐,上了飞机后疲惫得合上眼睛就睡着了,并没吃飞机餐。现在这碗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热气腾腾的汤很受他的胃欢迎,更让他觉得温暖。

于穆成知道她在别扭什么,不过并不在乎。收到信用卡对帐单,看卡上规规矩矩有零有整多出了半个洗衣机加一台取暖器的钱时,他还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呢。

“我不要空调,我没这预算。”谢楠拉他的衣袖把他拽到一边,恼火地说,“别再跟我说你要来跟我合用了,我连一半的预算都没有。”

他暗暗好笑,走过去坐她身边:“汤很好喝,谢谢你。”

谢楠回到屋子继续看电视,可是还是一样对看的什么都没概念。她抱住靠垫缩在沙发上,有点恐惧,可是恐惧里分明还混合着一点她陌生的情绪,让她怔忡不安。

谢楠送他出去,看他替她关好院门,挥下手跑步离开,夜色下那个身影看着十分矫健。她重新回到沙发上窝着,有点发愁地看着电视。

“没关系。我自己搭车回去就行了。”

早上,谢楠怕下雪天交通堵塞,特意比平常提前二十分钟出门。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她院子里仍然覆盖得不算完整的浅浅一层积雪。但外面地面的积雪被早起的人踩出成串的脚印,再经车子一辗压,没剩多少痕迹。

于穆成将笔记本包扔到司机座上,捉住她的手:“快进去,小心着凉了。”虽然这么说着,却没放开她的手,再仔细看向她,声音更加温柔,“我尽快回来。”

等于穆成挑了台取暖器并去付款时,她再懒得提她的原则来煞风景了,反正她留下他的付款小票,把他的卡号记下来,回头打算直接把钱打到他卡上去。

于穆成又笑了:“你是说夏天我也可以进你卧室吗?”

没等谢楠张口反对,他已经拖着她的手走回去叫营业员开票了。

她向来睡眠并不算好,特别下半夜容易惊醒,所以只好在无奈之下选择早睡。此时过了平时的作息时间,再加上心神有些激荡,更加难以入睡了。她将头埋进枕头,辗转了好半天,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晚上,谢楠洗了澡,换上套夹棉家居服,拿条毯子搭腿上,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当玻璃门上响起轻轻的敲击声时,她都没有在意,敲击声加重一点,她怔了一下,跑过去拉开纱帘一看,于穆成正站在那里。她才想起,自己上午添了一个邻居男朋友,可以一抬腿就过来的那种,于穆成好笑地看她脸上表情变幻,她只好老老实实开门。

“你一点都不反对,让我很没成就感。”

“怕。”

“冷不冷?”

也不知睡了多久,谢楠突然惊醒,发现透过窗帘进来的光线已经有些明亮了,不由一急,抓起床头柜的手表一看,居然才四点。她有点不敢相信,深恐误了上班时间,下床撩开点窗帘往外看出去,院子里居然已经覆了一层白雪,细细碎碎的雪花仍然飞舞飘洒着,那样半暝半暗,寂静无声地盘旋,宛如一个梦境。她不敢久看,哆嗦着回到床上钻进被子,再无一点睡意了,可是贪恋被子的暖意,静静躺着。

谢楠飞快地跑进卧室,把羽绒服脱下搭在床尾,钻进了被子。于穆成坐到餐桌前,慢慢喝完汤,把碗拿进厨房洗了搁进橱柜。他靠在厨房门站了一会,努力平静一下心绪。

于穆成微笑摇头:“不用,我自己开车过去,车就放在机场好了。”

他在郁金香苑门口放下谢楠,谢楠下车,踌躇一下,回身敲一下车窗玻璃:“不然我开车送你去机场吧。”

这不是头一次女孩子为他做饭了,但却似乎是最能打动他的一次。

谢楠只好留在原地填写送货单,交代营业员明天送货的时间。于穆成拿着发票回来:“走吧,我们去看看空调。”

十点一边,谢楠会很不给面子地开始打呵欠,于穆成奇怪这么早怎么可能睡得着:“你该不是就想赶我走吧。”

“夏天我待卧室里。”谢楠只在主卧装了一台壁挂式空调,她的计划是如果父母来住,就在客卧再装一台,客厅根本没在她考虑范围以内。

谢楠的确怕冷,但她有点不适应他的拥抱。她赶快挣开他的手:“你等一下。”她跑去厨房,拔掉一直保温的紫砂锅插头,把下班回来炖好的汤盛出一碗,放到餐桌上,“山药排骨汤,比较清淡的,快趁热喝点。”

他坐到她旁边:“好吧,我们来安排一下明天的约会,让你适应我的存在。”

这么紧锣密鼓地安排出一个标准的约会,让谢楠觉得没来由的心慌,可是她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本来她计划的不过是早上睡个懒觉,然后出去买洗衣机,回来等送货顺便煲汤。

谢楠断定此人的恶趣味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我干嘛要反对,交往嘛,肯定就是这样的呀。”

“看看,你根本对我们一点信心也没有。”于穆成不急不恼地说。

“都试过,没用。你以为我喜欢在大家都享受睡眠的时候瞪着眼睛看天花板呀。”

第二天,谢楠站在家电卖场,再次确认,和她预料的一样,生活的确不一样了。

他接过票去付款,谢楠跟在他身后准备同去,他笑道:“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一台洗衣机两个人去刷卡会很奇怪的。”

第二天早上,谢楠倒是主动打了他电话。他不理解怎么会有人这么早就睡,谢楠很理所当然地说:“我按这个时间上床已经有六年多了,极少数特殊情况除外。”

于穆成出差五天,周四深夜快十一点时才下飞机。出机场后他发现下起了零星小雨雪,本地这个冬天终于迟迟地迎来了第一场雪。

谢楠说的数字是他刚才指的第一台洗衣机价格的一半,于穆成若有所思:“那不如这样,我平常没用洗衣机。你就出那么多钱,剩下的我出,算我们合资买下的,以后你不能拒绝我使用这台洗衣机。放心,我会在合理的时间内使用的。”

“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

“如果到夏天我们两个还在交往的话。”谢楠火更大了,冲口而出。

……

往事从来爱在这样无缘无故惊醒的凌晨乱她心神。谢楠并不喜欢回忆,如果可能,她愿意选择性失忆,可是哪里由得她有选择。她疲惫地抹一下脸,决心这次放弃犹疑,不管结果地好好恋爱。

他那样露齿而笑,眼睛明亮,神情温暖。谢楠小小地目眩了一下,那一点怒意顿时烟消云散,她觉得自己当真是有点神经过敏反应过度了。

“暖和了再说,这种天气。”谢楠瑟缩一下,“还是不要。”

“我送你,我也得回去收拾行李。”

谢楠怕他再把营业员招过来:“我有预算的,这台和刚才那个都不在范围以内。”

他今天上飞机前给谢楠发过短信报告行踪,这会心里一动,将才打开的后备箱合上,走过去伸手进去拉开院门的插销,走进她的院子,客厅的灯突然亮了,谢楠在睡衣外穿了件长羽绒服拉开玻璃门,于穆成连忙走进去拥住她。

“有没有试试晚点睡,调整一下生物钟。”

她的车位就在院子旁边,开了车门,她发现前挡玻璃的积雪上居然有几个字,好奇地绕到车头一看,却是干巴巴地写着:“小心驾驶。”不禁笑出了声,伸手将字迹抹去,回头看下于穆成平常停车的位置,已经空了。

这样静谧的冬夜,这样轻轻的诉说,寻常话语也带了一点意味深长。谢楠涨红了脸,拥住被子不吭声,于穆成拿过她手里的书放到床头柜上:“睡吧,我从正门出去,你不用起来关门。”

“我们好好分析一下嘛,空调会比较实用一些,取暖制冷可以兼顾。不装的话,夏天你的客厅根本没法坐人。”

“你一般几点醒?”

“乱讲,雪花这样轻飘飘落下来会有声音吗?”

她想,她的生活大概从此不一样了。

“当然买,那在预算以内。”

“你不怕冷吗?”

于穆成一身运动服、慢跑鞋的装束走进来,扫一眼她穿的碎花家居服,笑了:“看到我好象并不太开心呀。”

隔着暮色苍茫,谢楠看不清他的表情,她想也不想,拉开门,没穿外衣跑了出去。

她坐不住了,重新走到玻璃门那看着外面。过了一会,于穆成提着一个行李箱,挽了个笔记本包走到了车边,开了后备箱将行李箱放进去,然后拉开前面车门,仿佛是想到什么,突然停顿,向她的房子这边看过来。

谢楠坐回沙发,扯过毯子给自己搭上:“你允许我有点适应的时间嘛,我一向接受新事物就慢。”

“五点吧,有时四点。”

“我陪你去好了。”

于穆成笑着说:“说实话,我真的很期待那一天。”

他开车进了小区,驶进停车位,看看谢楠的家,她的白色富康停在院子前,好象卧室还透出点灯光。他有点奇怪,谢楠作息时间非常固定,只要不加班,基本到了十点钟就洗漱上床。他到上海的第二天,应酬过后回酒店时将近十一点钟,拿手机拨她的号码,发现她已经关了机,还有点担心。

谢楠满心不自在地看着他,很想直截了当说“不早了,请早点回家休息”。可是看他带着胡子茬的下巴和满是倦意的脸,又有点说不出口。

于穆成大笑,站起身:“那好,我明天十点下来叫你,你看选邻居当男朋友多好。我去跑步了,你关好门窗,早点休息。”

“有,你听。”

接下来几天于穆成都很忙,看在姐夫的面子上,他已经请原来的供应部经理自己主动辞职,同时委托专业猎头公司帮忙再找一个合适的人选。到位之前,他只能自己兼管供应部。好多订单交货期都在农历年前,他不得不让生产部经理安排加班,自己也陪着一块拼命了。

她不知道高茹冰婚后有没改变,她把两人同住时的习惯带到了新家这边,回来第一件事通常就是开电视,然后该干嘛就干嘛去,直到上床睡觉才关掉。什么节目无所谓,只有不是唱戏就行。好象有个不相干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显得不至于冷清无聊。

谢楠将另一个呵欠捂住:“你可真能想象。我每天醒得太早,只能晚上早点睡,不然睡眠时间不够,一整天上班都会没精神。”

“你赶紧上床,小心着凉了。”

谢楠一向怕人推销,买什么东西都情愿自己研究好了再直接指定叫人开单子。她悄悄扯下于穆成的衣袖:“我们再看看吧。”

“你预算多少?”

他走进谢楠的卧室。这间卧室和整个房子一样布置很简单,一个白色的大衣柜,一张白色的铁艺床,藤制的床头柜上放着样式简单的台灯。谢楠缩在粉绿色碎花被子里看书,看到他明显有点紧张。

“冷吗?得,你赶紧去睡吧。算我求你了,咱再买台空调行不行,我真的需要和你合用。”别说谢楠,于穆成也觉得这客厅冷得够呛,他习惯了冬季供暖,像谢楠这样要么缩卧室里,要么硬扛,他受不了。

想到煲汤,她记起以后还得请面前某人同喝,各种念头乱纷纷同时涌上心头,让谢楠不知说什么好。她抬起头一看,于穆成正摸着下巴,一脸好笑的表情注视着自己,她哑然失笑。

不过每天加班,于穆成都坚持最多只到九点。一方面工人也很辛苦,另一方面他不愿意错过和谢楠相处的那一点时间。他一般九点半到家,停好车后会敲门进去小坐一会,同时眼巴巴地看着谢楠。谢楠无奈,只好每天准备好汤,有时直接盛汤给他喝,有时用汤加点青菜煮点面条。他的口味偏清淡,她为了迁就他,只好不做自己喜欢喝的羊肉汤。好在他都吃得十分捧场,赞不绝口,她觉得自己那点牺牲也算值了。

“那还买取暖器吗?”

谢楠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只听他关好客厅落地玻璃门,拉好窗帘,然后关上所有的灯,拉开入户防盗门走了出去再带上门。她轻吁一口气,放松了身体,可是额头那个吻如同一个微烫的烙印,耳际仿佛还残存着他呼吸的热气。

接下来两人一块去吃饭,然后看电影,谢楠都表现得十分配合,倒是于穆成不断接到手机,张家港的货推迟送来,他一直不大放心的供应部终于出了大问题,供应部经理面对他的责问却语焉不详,诸多推诿,让他的头痛不已,他知道自己的元旦假期算是提前结束了。看电影的后半部分,他基本上是在外面不停地打电话。等他再走进去时,电影已经接近尾声,谢楠并不问他什么,他只来得及说个“对不起”,灯就亮了。

谢楠无可奈何地说:“不想是不可能的。”她说的大实话。

“我只听到了你的心跳声,不要推我嘛。”

她正对着收集的洗衣机宣传单研究,于穆成闲闲地说:“这么麻烦干什么?”随手指一下价格让谢楠根本没列入选择范围的一台,“这个就很好嘛。”

她走到落地玻璃门前,拉开窗帘,外面天空阴沉沉的。她想,不知这样的天气是不是适合飞机起降,随即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在牵挂着于穆成了,赶紧把电视打开,坐到沙发上。

“明天?我要去买洗衣机和取暖器。”

“好,就按你的安排来。”

谢楠顺从地躺下,于穆成给她把被子拉好,拂开她额上的头发,俯身轻轻吻一下,附在她耳边说:“做个好梦。”他的声音低哑而温柔,然后关上床头灯走了出去。

营业员起劲大赞他的眼光好,然后滔滔不绝报出一连串数据,力证此机型如何洗涤效果强劲省电节能好用超值。

谢楠只当他自己要买空调,顺从地跟他过去,他站在一排柜式空调前,和营业员交谈了几句,突然回头问她:“你的客厅面积有多大?”

“这么静,都可以听到雪落的声音。”

“那就好,因为我也想你。”

两人从电影院出来,于穆成抱歉地说:“对不起,公司出了点事情,我得赶去上海出一趟差,秘书已经帮我订了机票,今天不能陪你吃晚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