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欠你的坦白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周丽莎和Sam说的一句话飘进他耳内,引起了他的注意:“Lisa,你们这次来是给这家啤酒公司做公关吗?”

于穆成接过西装随手丢在床上:“谢谢你,还特意跑一趟送过来。”

于穆成叹口气,捉住她的手:“不想说就不用说了,我猜是我逼你逼得太狠,让你想逃避了。”

“那算是一个升职机会,不是躲谁。穆成,你一向明确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不像我纠结犹豫。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这场恋爱不是你一个人在付出,你给了我美好的时光,我会永远珍惜。”

“放心,我没那么无聊到你女朋友那去扯这些陈年往事,只是有点感慨罢了。知道为什么回国后我给你发邮件谈分手吗?其实我是很想和你继续下去的。”

于穆成驶出酒店,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他将车停到路边拨通谢楠的号码,谢楠很快接听了,声音有点睡意朦胧的。

于穆成无奈:“好吧,我招认,我刚才是有点气疯了,以为你准备卖掉房子一走了之,再不理我了。”

“因为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我曾经有过一次恋爱,用尽了力气也没留下那个人。我怀疑我有留住别人的能力。”谢楠盯着天花板慢慢地说,“如果一定要说我把往事和现实混在了一起,那就是这。我努力摆出一个不介意的样子,告诉自己,没希望就谈不上失望。”

于穆成苦笑:“来了再说吧,最近她也比较忙。几点的飞机,我让司机去接你。”

谢楠有点被“见见我父母”这五个字砸蒙了,疑惑地看着于穆成,于穆成笑道:“你自己也说过嘛,我们的交往是以结婚为前提的,现在可不许对我不负责任始乱终弃。”

“当时是那样的。”于穆成有点坐不住了,“不好意思,Lisa,Sam,我得先走一步了。”

“我这通醋吃得,算是彻底吓到你了。没事,我不介意。”于穆成摇头,“但是站在男人的立场,我猜他不会喜欢或者接受你这个决定。”

“逃避?”谢楠有点茫然,“你是说卖房吗?不,穆成,卖房的决定其实和你没什么关系。之前我就想卖房了,也打算跟你说,只是有点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说清楚。大概徐燕也跟你讲了,这个房子是我以前男朋友买给我的,确切讲,他付了首付,写了我和他两个人的名字,交了八个月房贷以后,我们……分手了。不过他特意跑去找人把购房合同做了更名,改成我一个人的名字。”

“真要卖吗?不如卖给我吧。”

于穆成安排好员工的放假和加班计划后,也尽可能快地赶回了家。他驶进小区停车位时,太阳刚刚落下,天色仍然明亮。谢楠的白色富康已经停在车位上了,他下车正打算走过去,却看到物业的地产中介小王从小院里走了出来,顺手关好了院门,然后跟他打招呼。

“其实你一直冷静,不冷静的那个人是我。本来我想不来打扰你,由你做决定吧。不过终于还是来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谢楠合上眼睛,往于穆成怀里依偎得更深一点,轻轻地叹口气:“对不起,再借我靠一会。”

周丽莎到了以后再度给他打来电话,显然全然没把他的不起劲放在心里,他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于是约好第二天七点去接她吃饭。提到地方,他才知道是谢楠上班的写字楼,不禁想到。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偶遇谢楠,不知道她会起什么联想,恐怕怎么说也说不清,可真会要了他的命了。他连忙借口不大好停车,在隔一条街的地方等她。

“不行啊,我跟中介小王说了,这几天在家,等他带看房的人过来。他说手头还正好有人求购郁金香苑的房子,他马上会和那人联系。”

“你很好,只是我想我不是那个能够真正打动你的人。发那份邮件以后,我后悔过,还努力想挽回,可是没用。现在看来,我当初的决定还真是没有做错。”周丽莎靠到椅背上,“所以我羡慕谢小姐。”

“哎,你还挑买家吗?”于穆成无可奈何,“我没别的意思,只想给你省点事。而且在我看,你的心结打开了,房子卖不卖根本不是问题。”

谢楠微微苦笑,嗓子因为糖份的烧灼变得低哑:“我没事了。这个样子,我们没法好好谈,我怕我会抱住你求你别走,到那时你该有多为难,我又该有多恨自己。”

谢楠刚刚接连出了两趟差,体力严重透支,只觉精疲力竭,用安眠药固然换来了睡眠,可是白天精神依然欠佳,不用照镜子也能想象得到自己面无人色,实在有点受不了这样劳累了。她没心力参加同事们的私下讨论,只默默听着。

谢楠下午在公司就跟物业的小王打了电话,约他过来看房子,送他走后开始烧水,准备给自己煮点面条吃,出来接一个电话,却无意间看到于穆成的车不知什么时候回了小区,停在对面车位上。她的心猛然加快跳动,关了煤气灶,绞着手指想了好一会,才决定拿着他的西装上来,也算有个理由。可是于穆成表现得礼貌而冷淡,显然无视她的说辞,她勉强鼓起的勇气一下子给吓得消散得七七八八了,她看看他脚边放的旅行包,迟疑一下,还是问道:“你……要出去吗?”

谢楠沉默一下:“如果不是太赶时间的话,走之前可不可以谈一下?”

谢楠将头埋在他怀里不吭声,于穆成抚摸着她的头发,决定也把话说清楚:“我看我还是接着招认好了,我心里有鬼。昨天我和以前的女朋友周丽莎一块吃饭了,听好了,仅仅是吃饭而已。吃完了才知道,她这趟出差是来你们公司公干,和你碰了面不说,还告诉了你我请她吃饭。昨天给你的电话,你又是一个字不提。我以为你是为这误会我,连解释也不要听,一怒就要卖房走人。”

“你好,小王。”

这次周丽莎表现得十分大方自然,没有提任何涉及两人过去关系以及复合的话,她一向开朗健谈,话题丰富,两人边吃边聊,一顿饭吃下来,于穆成觉得还算愉快。吃完饭后,两人去了蓝色天空和周丽莎的同事香港人Sam会合。

谢楠咬着嘴唇低下头去不吭声。

“只要还待在你身边,我觉得我努力做个你需要的知情识趣、体贴懂事的女友,我们可以很好地相处下去。你宽容,懂得尊重人,是个很好的情人。有时我甚至偷偷想,这样子一直相处下去,走到婚姻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一旦分开,我就对你一点把握也没有了,我受不了那样悬在半空的感觉,让我对自己都不确定起来。”

“不是为了做个姿态给你看,穆成。那个房子对我来说的确和过去牵扯太多,对前男友来说也是。他大概看我一个人住那里,就有错觉,认为我还陷在往事里面没走出来,认为他耽搁了我的青春,必须给我补偿。我想处理了,对大家来说都好。”

“我并不是想扮可怜留住你。你如果已经做了决定,请不要改变。你要是真的想走,我猜我也留不住。放心吧,我准备接受公司的派遣,去外地工作一段时间,待遇什么的都不错。你尽管回来住,不用担心看到我觉得为难。”

于穆成苦笑了,他想象得出谢楠只要愿意,可以大方坦荡到何种程度。

“据说酒后说的大半是真话,穆成,冰冰骂过我是猪,她没骂错,我的确够自私够笨,从来没站在你的立场想过,居然总认为你的宽容是无边无际理所当然的。”

“我跟她道歉了,上次是我太孩子气了。谢小姐人不错,很大方。”

“躺着别动。”

于穆成这才记起已经是月底了,谢楠明显带着防备的口气让他有点无奈:“那好,你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我们回来再说吧。”

“不是。”谢楠迟疑一下,咬着嘴唇,突然又有点不知从哪里说起了。

“我说过了,我不介意这事。”

于穆成无言以对。

一双有力的手从她身后扶住她,于穆成抱起她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他知道她的这个毛病,搂住她,让她躺到自己怀里。

谢楠一时有些茫然,于穆成叹口气:“傻孩子。”他招手叫来服务员结帐,“不提这个了,我保证不插手,房子随便你怎么处理。我们只去三天就回来,可以给小王打电话,让他三天以后再带人来看房。”

“过去总是一个人生活的一部分,我从来没有要求你用这种方式来表明你的决心。”

“难道到现在你还没确认,我的确就是一个好的结婚对象呀。上进、负责任……”

“我说过,我们的确有过开心的时光。”

周丽莎吃了一惊:“哎,我昨天随口跟她说了今天要和你吃饭,她什么都没说,不会误会吧。这要怪你不好,Kevin,先跟我说和她只是邻居。”

“是因为我那天说的那些醉话吗?”

“穆成,这是你上次忘在楼下的西装。”

于穆成着实大吃一惊:“你这又是转的什么傻念头?就是为这个原因要去外地吗?”

于穆成这一惊吃得不小,只能若无其事地说:“这么巧呀。”

于穆成点点头,小王走后,他站在那里强迫自己压住怒意,保持平静,可是胸口只觉气闷,太阳穴那血管也有突突跳动的感觉。他掉头回自己的家,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然后上楼进自己卧室,拿出旅行包开始收拾行李,三下两下胡乱从衣柜里拉几件衬衫T恤长裤丢了进去,一回头,发现谢楠正靠卧室门站着,她一向走路毫无声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上来的。此时她脸色发白,手里拎着一件灰色西装。

蓝色天空是一家法国人开的酒吧,一向以老外聚集、音乐劲爆闻名本市。Sam在那玩得很是开心,于穆成有点嫌闹,不过想到自己回别墅也不过是一个人坐在露台上喝闷酒,对着湖对面的小区星星点点的灯光发呆罢了,也就待了下来。

“为什么要用这样告别的口气?你以为你说了这些以后,我还走得掉吗?”于穆成抱紧她,“或者说,我会放你走吗?”

谢楠一下坐起了身子就要站起来,于穆志连忙将她拖回腿上:“好,我保证不开玩笑了。”

“看样子还是得怪我没能给你足够安全感。”

周丽莎也说累了要回去休息,Sam远没尽兴,一个人留下了。

“什么不辞而别,是说我出差吗?你不会还为这个生气吧,好吧,我承认是我不好,以后我会注意的。”

看着她没什么血色的脸,于穆成的怒意一下全没有了,只想,这些天的冷战,算是把她才健康起来的一点好气色给都弄没了。谢楠一动不动依偎着他,脸贴着他胸口的衬衫,良久,她才睁开眼睛,试着坐起来。

谢楠第二天回到公司向莫经理汇报了工作,莫经理已经接到通知,要在假期去上海总公司开会。他开会大略提及了可能的工作调整,财务部同事各有议论,但没人敢在这风口上挑战公司的安排。

“我又自说自话了,上午让秘书订的机票,本来准备今天回来向你求和,然后不管你愿不愿意,都要拖你去杭州去见见我父母。”

“于先生在这边住得还开心吧。”

“是呀,说来真巧诶,昨天还碰到了你的那个邻居,原来她在我们来公关服务的这家公司做财务。”

“这主意不错,我们也好正式告个别,我还真不习惯不辞而别。”

谢楠这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她搞不明白不过刚刚才送走中介,他怎么就知道了自己要卖房,而且生了这么大气。看着他绷得紧紧的严厉面孔,她脑袋一阵发晕,只能勉力说:“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们到客厅去说吧。”

“对了,于先生以前还问过这房子,现在这家业主联络了我,说有可能去外地工作,打算把这套房挂牌出售,我刚来看房,顺便估了价,于先生自己或者是有朋友如果对这房子感兴趣的话,一定记得来找我。”

谢楠有点打不起精神,连日累积的疲倦不可抑制地袭来,吃什么都味同嚼蜡。不过于穆成一句话还是让她一下瞪大了眼睛。

可是谢楠并没清算的意思,只是仿佛有点无法启齿,咬着唇想了一会才说:“我主动来找你,你不会又认为我是单纯把你看成一个好的结婚对象,巴着你不放吧。”

接到周丽莎的电话,于穆成并不起劲,周丽莎却很直接地说:“我明天要过来出差,看有没空一块吃个饭,叫上你女朋友,我很想认识她呢。”

车到了周丽莎住的酒店,于穆成转头看向周丽莎:“晚安,Lisa。你这样能干大方、懂得把握自己感情的女孩子,不需要羡慕任何人,我还是祝福你,早点遇到自己的MR.Right。”

“我看你是太累了,没胃口的话别勉强自己,吃完了回去收拾一下衣服,明天跟我去杭州。”

“我以为我们不用再讲旧事了。”于穆成微微一笑。

“他正闹离婚,我不想再给他任何错觉了。”谢楠迟疑一下,伸手过去握住于穆成的手,“他从此恨我的话,也许对他更好一些。穆成,请你不要介意,我保证,我没别的意思。”

“Lisa,谢小姐现在是我女朋友。”

“我那天喝多了,而且吃醋冲昏了头,说了好多废话。”于穆成苦笑了。

“对。”

“我们把该说的都说清楚吧,省得彼此还有阴影。这个房子,我的确找了中介,打算挂牌卖掉。”

于穆成自嘲地笑:“看来我真是个很糟糕很自我的男人。”

“嗯,再见。”谢楠关了手机,试着想理解这通电话的含义,可是药力袭来,她无暇多想,很快沉入了梦乡。

“楠楠,在家吗?”

“避开你?”谢楠微微苦笑:“想避开的那个人是你吧。”

谢楠拿着机票,眼睛却看着他打开的钱夹,那里插着张照片,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仔细看看,照片的确是她的面部侧影,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拍过这张照片给于穆成。

“Kevin,原来有没有爱情还是不一样的。”周丽莎上车系好安全带,突然说道。

“是呀,不过那对我来说是珍贵的回忆,对你也只是开心罢了,我到底没能给你的生活打上我的印记。”

“不用,我和同事一块过来的,这边有人接,我们明天再联络。”

“还不错。”于穆成疑惑地看看谢楠的房子,小王笑了。

于穆成凝视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只要不是为了避开我,我没意见。”

于穆成的怒火再次成功地被她挑了起来:“你居然会说你没有快刀斩乱麻的勇诀,连准备去外地工作,要卖掉房子一走了之这样的事你都能不声不响地做,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这股子狠劲。那么我想请问一下你,你是打算就这么从我的生活里消失呢,还是给个面子挥下手说个再见。”

“是我小人之心了,我错了,你别跟我计较。”于穆成非常大包大揽地认错,他现在心情大好,准备无条件服软,看看谢楠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谢楠脸红了,掩饰地看向机票,没有说话。

周丽莎笑了:“呵,真老套,可是谢谢你,Kevin,晚安。”

这张照片是于穆成从晚报的网上那个车祸报道下载现场图片剪切然后冲洗出来的,他一直放在钱夹里,不过这会他不打算解释照片的来路,只微微一笑:“感动吗?我经常会拿出来看的。”

于穆成一怔,将车倒出停车位驶上大道:“这话怎么讲?”

“可是我介意,足足介意了七年,每个月还贷、交物业费,就是从来没过来看过这房子一眼。冰冰劝了我好多次,我就那么得过且过拖着,直拖到她结婚没人跟我合租没人陪我了才算数,你说的还真是一点没冤枉我。”

谢楠不愿意让自己坐在酒店房间里对着电视机,却不由自主去想象于穆成和周丽莎的约会。她吃了安眠药,脑袋昏昏沉沉,正准备关机睡觉,接到这个电话不觉苦恼,难道又要上演出差没报告招他发火的情节吗?可也只好硬着头皮说:“我又出差了,穆成,现在是月底呀,例行的,明天回来。”

这样的自我检讨让于穆成觉得很是堵心:“你该不是就此对我幻灭了吧。我一直都想把你纵容得率性而为任性一点,让你开心起来享受生活。可是现在看,我好象把事情搞砸了。一直以来,反而是你在迁就我,纵容我的控制欲。”

于穆成不放手:“这么晚了,别做了,我带你出去吃。”

她努力撑着走下楼,先走进厨房,打开橱柜拿出糖罐,给自己调了一杯浓浓的白糖水,一口喝了下去,过份的甜意噎得喉咙发痛。她合上眼睛扶着调理台站着,等着因低血糖引起的这阵眩晕感过去。

两人出门上了车,于穆成先送周丽莎回酒店。

“我去喝水,刚才糖水太甜,嗓子好难受。”

于穆成被问住了。良久,他再摸一下下巴,欠身拿出钱夹,抽出两张机票递给谢楠看,都是明天上午飞往杭州的,一张写着他自己的名字,一张写着谢楠的名字。

“于先生,你好。”

于穆成眼睛发亮,需要强自镇定才能稳住心神。但谢楠并没看他,她必须在勇气消散前将话说完。

她从网上也能查到借助药物的危害,只好平时尽量不服。但出差在外,的确需要这样彻底纯粹的睡眠,不然在冷清陌生的环境里辗转反侧,第二天工作也还罢了,长途开车就真要了命了。

“不,穆成,你很好,只是我太自私了,从来想到的都只是怎么避免让自己受伤害。就算是今天,我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来找你,想试一试,让你知道,这次恋爱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欠你一个坦白:如果说最开始,我只是把你当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在交往,后来肯定是视你为爱人了。”

他解释得这么详尽,谢楠反而有点窘迫了,嘟哝着说:“我早说过,生气是小女生的特权,我也没有那么大的醋劲。”

“可是你几时给过我这样为难的机会?你从来都是一副随便你吧,爱留留,爱走走的姿态。”

谢楠有些犹豫地看看他,再看向天花板出神。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室内光线昏暗,她小小的面孔仰靠在他怀里,眼神有点游移,不知道又在转什么念头。于穆成也不说话,经过这么几天的冷战,他享受此时这个柔软身体抱在怀里的感觉。他俯下头,轻轻吻她的唇,居然是甜的,这才记起她刚喝过糖水,他吮吸着、品尝着,谢楠很快就有点喘息了,她突然用双手捧住于穆成的脸,将他和自己分开一点距离。

于穆成有点狼狈了,摸摸自己的下巴:“我这几天没回家,其实都是住湖对面我姐姐的别墅那边,我怕我回来又不依不饶找你吵架,然后你又摔个冷静给我。”

“你给我好好坐着,别摆出一副拔腿要走的姿势吓我,早晚被你弄出心脏病来。”于穆成把她移到沙发上,顺手开了落地灯,走去厨房倒来一杯水递给她,看着她慢慢喝水,然后接过杯子放到茶几上,重新抱住她。

谢楠眼神还是有点飘忽不定,但她并不打算纠缠这个问题:“我饿了,下去做饭了。”

“为什么是一会,为什么是借?我愿意让你一直靠下去。”

“你不找我也一样,估计等我生完了气,肯定还是会灰溜溜过去找你的。我完了,算是被你吃得死死的了。”于穆成笑咪咪看她,“而且我这人不爱纠结,我早想通了,你能把我当成好的结婚对象,也算是对我负责了。”

“控制欲吗?忘了吧穆成,我随口说说罢了,要不是你,我大概总也走不出来。”谢楠抬起头看着他:“我其实是个很怯懦的人,对于不愉快的事,宁可当它不存在。之前你对我一直宽容,我就乐得当鸵鸟,一直回避谈自己。我也应该为你着想了,不能滥用你的宽容。这个房子的确是我自己的一个心结,我想卖掉它,算是彻底和过去告别。”

“你不是要出门吗?”

谢楠放下筷子,微微苦笑:“穆成,我们都不要再和这个房子有瓜葛了好吗?”她下了决心似地说,“我看我把最后一点也坦白完吧,其实我想卖了房子以后,按比例把首付款还给项新阳,就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你这么一点点交代,弄得我跟逼供一样了。”于穆成有点吃惊:“你的房子由你处置,我完全没意见。不过你坚持还钱给前男友,可是很侮辱一个男人呀,如果他真爱你的话。”

有人问到谢楠,谢楠摇头,于穆成跟她提过五一给她安排一个惊喜旅行,不过在这个双方轮流提出冷静的时期,就不用再想这个问题了,她自有她的安排。收拾了东西,拿上笔记本和包,她开车回了家。

“以前你跟我在一起,没有这么用心过,一直都只是随遇而安地接受我的存在。恐怕收到我发的分手邮件,你也不过耸了下肩罢了。”

两个人都不想走远,于穆成带谢楠到了近郊一个农家菜馆。最近各式农家菜突然在本市大热,装修一律故做返朴归真,门口挂大红灯笼,服务员围印花布围裙,餐馆墙上挂一串串老玉米、红辣椒当装饰,摆的全是各种尺寸的仿制老式八仙桌加靠背椅。

“也许是对我失望了吧。”于穆成稳稳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

“我试过想等你追求,可是我发现我就算无休止地等下去,也未必能等来那一天。好吧,我试着主动,你接受得不算迟疑,我还想,毕竟你还是对我有感觉的。”周丽莎忆起往事,神情温柔。

“骗人,你明明现在准备走。”

好在一切都得等莫经理从上海回来后再确定,多猜测也没用。今天是四月的最后一天,马上是五一长假了,据说黄金周已经带来了大量负面作用,很有取消的可能,上班族还是很珍视这样也许以后说没就没的假期,大家临近下班时谈得多的还是假期出行计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