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谁为谁守候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谢楠只好开口了:“好了好了妈妈,我没打一辈子光棍的打算,我会去相亲的,以后谁给我介绍朋友我都保证好好去了解,这态度可以吧。”

“是啊。”

“好,你等一下。”许曼跑回车边拿了纸笔,伏在汽车引掣盖上匆匆写上网址和群号,再走过来递给谢楠,“喏,你上去看看,再加下群,里面全是业主。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有人上个月在小区论坛发了一个寻人帖,我觉得找的人很像你。那帖写得很有诗意很感人,你去看看再说吧。”

周四谢楠例行去下面地市和经销商对帐,她头次自己开车两天跑两个市,先去的那个市是她的老家。

说起谢楠那次去香港,高茹冰就觉得好笑。她去的时候正赶上香港圣诞节前的打折,同去的人无不杀得红眼买得疯狂。但她除了给高茹冰带她指定的化妆品外,就只给自己买了G2000的几件衣服而已,回来还愤愤地说:那边这个牌子卖得居然比内地还便宜,折扣是这边看不到的。高茹冰瞪她,她笑着摸出两件颜色不同、式样一样的针织衫:“看,贝纳通的,打起折来真狠,我们俩一人一件,这该能算名牌吧。”

“难道你想由着她当老姑娘呀,她的中学同学有的已经是几岁孩子的妈妈,”小城市女孩子结婚通常比较早,她妈妈倒真没夸张,“以前跟她合租的冰冰现在也出嫁了。她都快29了,还连交男朋友的心都没有,我能不说说她吗?”

谢楠才不会图拉风去买时髦车型,她一本正经地说:“我还指着这车给我创造财富呢。”

吃完饭,谢楠开车把高茹冰送到家,然后自己回家,十月中旬,正是秋高气爽的天气,夜风凉凉吹拂,她开着车窗,享受着一个人独自行路的那份宁静。回了小区,她犹豫一下没进大门,而是把车开到了环湖路,锁上车门,坐到湖边长椅上,看着反映着岸边灯影、波光粼粼的暗沉沉湖面,往事如同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这个小区分三期开发,容纳近2000户居民,分成十多个苑,各个苑都非常省事的以花命名,谢楠住的是郁金香苑。尽管这个问题来得有些莫明其妙,不过眼前女子眉目清秀且带着书卷气,笑容可掬,看着十分友善,她也不介意回答:“以前倒是老坐那个车,不过最近没坐了。”

不知名的妹妹,那天微风吹拂,空气中有迟开的桂花的甜香。你乌黑的长发垂肩,穿着白色上衣,清秀纯洁如一枝白莲。我不知道你姓甚名谁,也不知你是否已为人妻或者有了男友。但如果你也像我一样,在这个繁华又荒芜的城市寂寞而单独地生活着,请你一定要联系我。

“钱眼有什么好呀,我只想掉到你的心里去,一辈子待在里面。”

她从来不让自己随便回忆旧事,宁可将那些不能忘记的记忆锁在心底某个角落,然而她的心在今晚不听从她素来还算理智的大脑指挥。

“我回来了,很想见见你。”

郁金香苑的妹妹:你还记得幾米的漫画《向左走,向右走》吗?幾米用漫画讲述的是一个都市寓言,还在我们身边一遍一遍地演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居住在同一个小区,以前却从未遇见。但是直到18日的夜晚,在530路公车上,我终于相信,即使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只要时间到了,我们终究还是会有缘相遇。

“我们这年纪来扮TWINS会不会太恶了点。”高茹冰当时被逗得哈哈大笑。

“哼,我才不要你牵。”

谢楠笑着输入:“我不是美女,我是三角龙。”

好吧,回头我也去撞撞得了。

谢楠看得大乐,也注册了一个网名“家住郁金香”,上去回了一帖,祝福楼主能早日找到真爱。

不过这会高茹冰真没心情讲欧洲见闻,谢楠尽管一点表情也没有,但她们同住了这么多年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宣布的消息会让谢楠心里翻起多大波澜,可是她又不能不说。

一听到郁金香苑,群里在线隐身的人全激动了,纷纷上来问是不是郁金香妹妹现身了,屏幕上只见一行行字闪动得让她眼花缭乱。

“反正我不能跟你一样万事不上心,只由着她的性子来。”

“上啊。”谢楠也觉有趣,歪着头看着她。

她的确在对方承诺一定保密的前提下,接下了张新办公室隔壁小公司的代帐工作,有了车,方便了很多。而且这车只开了两年,车况良好,又是满街跑的经济车型,不会引人注目,维修保养在本地来说,更是便宜得不可思议。

谢楠苦笑:“随便他吧,要来的总会来的,你别操心了。吃菜,不然太浪费了。”

“他问我要你的电话了,我没给,叫他少来烦你。”高茹冰叹口气,“可是你现在搬过去住了,他是知道那房子的。”

饭后,妈妈开始例行地操心她的终身大事,她想自己很少回家,没理由不让妈妈好好渲泄一下情绪,也只笑咪咪地听着,爸爸倒先听得不耐烦了。

谢楠的筷子在盘子上方停顿住了,她不知道这个停顿有多久,等她回过神来,把虾仁夹住慢慢放进嘴里,发现味同嚼蜡,而对面高茹冰的眼神是怜惜的。

我们在同一个车站上车,我们一起下车。我们一起走进同一个小区大门。我们近在咫尺,似乎触手可及,可是我们又素昧平生。我们的脚步步调一致,走在小区安静的中央景观道上,我能闻到你发际的清香。你停留在郁金香苑门前,我走向居住的二期水仙苑,与你擦肩而过,我没有勇气开口问你电话,也许就这样错过一辈子。

“你掉到钱眼里去了呀项新阳。”

她回头一看,一辆白色高尔夫停在身后不远处,司机座上一个不认识的清秀女子从里面探出头含笑看着她。

“美女以后多上来玩。”几个人纷纷跟她道再见。

“我知道是你,楠楠。”

“有什么好问的,不过是大家各自活着罢了。不谈他了,欧洲怎么样,给我讲讲见闻,可怜我最远就只去过香港,还是托公司的福。”

谢楠早没有了长久沉浸于回忆中的奢侈习惯,她处理完事情,准点上床睡觉,只在第二天眼睛略有一点肿,化上淡妆,也没人能看出什么来。她照样上班忙碌,根本无暇再放任自己沉湎于往事。

“不用这么看我吧。人海茫茫,相遇也是平常事。”

谢楠点点头:“晚上好,再见。”她不止步地向自己的车走去,按遥控开车门,很快发动开走了。

谢楠吓得“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是项新阳。她的心怦怦乱跳,口干舌燥地盯着前方。当年项新阳花钱申请了两个相连的六位数QQ号,一人用一个,连密码也是设置成相同的两人生日加姓名缩写组合。

“他和我们同班飞机回来的,他问起了你。”

许曼的网名还真是彪悍得令她意外,她马上把自己的群名片改成了三角龙。

发帖的是个非常文艺的ID,叫风中歌唱,帖子的标题是:“寻找10月18日偶遇的一位郁金香苑妹妹”,发帖时间是10月25日,内容更是文艺抒情得让谢楠瞠目。

今夜我再次路过郁金香苑门前,已是秋风乍起,黄叶满地,唯独不见曾惊鸿照影般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你。也许你从来不曾登陆小区论坛,也许你永远不会看到这个帖子,也许我们自此不再相见。那就请你接受我默默的祝福,祝你幸福平安,到老了的时候,也许还会记起,某个初秋的晚上,有个男孩子曾用炽热的眼神深情注视过你。如果有幸,我这个帖子能被你看到,请你一定要联系我。因为我相信那不经意的对视,眼光交错瞬间的感觉,应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他没有太多回忆可供翻起,此时静静坐下,不免盘算起公司供应部门最近存在的问题,任何一个地方,供应部都是老板的嫡系,现任供应部经理是他姐夫的旧同学,姐夫对他一向信任有加,可是经这大半年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位经理工作算是谨慎尽职,但若干供应环节始终没按他的要求彻底理顺,拿出的理由还真让他有点拿不准,他决定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跟我说话呀。”

“我们养条边境牧羊犬好不好?这狗很聪明的,训练得好相当于五岁小孩子的智力,可以看家。以后我们可以在这湖边散步。我一手牵你,一手牵狗。”

高茹冰递给她一瓶香水,简约的三棱柱造型,顶部是磨砂银盖,闪着温润的光泽:“给你的礼物,不许放着不用。”她知道谢楠对香水知之甚少,“三宅一生的一生之水,这种清新花香调应该适合你的。”

“你平时上网吗?”问题越来越怪,许曼自己大概觉得好笑,脸上笑意愈发浓了。

高茹冰从欧洲度完蜜月回来约谢楠吃饭,发现谢楠已经买了一辆二手富康开上了,不由大吃一惊。她仔细打量谢楠:“没受啥剌激吧,怎么一下花钱这么爽快了。”

“项新阳说他返回本地打理家里的生意,他可能会近段时间在这里长驻。我看他那意思,恐怕会来找你,所以先跟你说了,好让你有个准备。”

“你多余操心呀冰冰,他不会来找我的。我们当初断得干净,一点余地也没留,又没误会又没巧合的,算是彻底相忘于江湖了,还有什么可找的。”

谢楠低头看下今天穿的白毛衣开襟外套,那是她妈妈巧手织出来的,花样新颖而精巧,再摸下直直的垂肩长发,知道许曼为啥会和自己打招呼了。可是她最自恋的时候也没觉得自己“纯洁如白莲”,更别说她十月一日就拿了富康,再没坐过530了。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静谧,似乎很适合回忆旧事,不知道缠绕那个女孩的伤心往事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她念念不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如此占据过某个女孩子的心。想到这,他有点自嘲,赶紧打住思绪。

“去,别耍宝,”高茹冰犹豫一下,还是决定说了,“我和郭明在北京转飞机的时候,在机场碰上项新阳了。”

“晚上好。”于穆成硬着头皮打个招呼。

她回家后搬过笔记本,满腹狐疑开机上网,以游客身份登陆了许曼给的论坛,都不用翻找,置顶的就是许曼说的寻人帖,谢楠点开一看,禁不住被逗乐了。

爸爸又不干了,凭什么自己的女儿得将就呀:“你这叫什么话了,难道是个男人就可以吗?如果不仔细挑选一个能过一辈子的人,那还不如不结婚呢。”

“得了,楠楠难得回一次家,何必说这些不痛快的事。”

谢楠赶快声明:“我刚刚看了那帖子,很感动。我住郁金香苑不错,不过肯定不是故事女主角,我最近买了车,已经一个多月没坐530了。”

“欢迎加入恐龙家族,我是刚才在郁金香苑门口跟你搭讪的那个疯子,哈哈,论坛帖子看过了没有?”

“我错了,楠楠别生气,我不牵狗了,只牵你好不好,不要跟可怜的狗狗吃醋嘛。”

“欢迎美女新邻居。哇,六位数的QQ,眼红。”

她独自开车走在高速公路上,秋天凉爽的风迎面吹来,心情颇为愉悦,确实感受到了驾驶的乐趣。

让她意外的是,居然还能登陆,只是上面所有的联系人头像全是灰的。她申请加入业主群,很快就通过了。

“你少来,”高茹冰不吃她这一套,“说正经的,最近没出啥事吧。”

谢楠发愁地看着有些激动的父母,她想这以后恐怕还是少回来的好,这个念头一浮上来,她不免自责,赶忙打圆场:“好了,爸爸妈妈,我难得回来一趟,你们这样我很难受的,我都说了,我会好好交男朋友考虑结婚的事了,放心吧。”

谢楠把问价格的话咽了回去,决定自己回家上网查:“冰冰,你对我最好了,虽然你移情别恋了,心里还是有我的哈。”

“小区业主论坛你上过没有,业主QQ群你加过没有?”

这个帖子热得异乎寻常,标题后面缀着个火红的“HOT”字样,点击已经超过了5000,跟帖的楼也很高。有人回“楼主一片痴心,苍天可鉴”,有人感叹“原来现实中还真有一见钟情这回事存在”,有人说“这个MM最好还未为人妻,否则罪过大了”,有人出主意“你还不如到你们遇见的地方去等,比较实际,呵呵”,有人鼓励“勇敢一点,再看见她了就直接上去搭讪”,有人呼吁“郁金香苑的邻居请都来踊跃提供线索,争取早日帮楼主圆梦”,有人委婉批评“楼主太过文艺细腻,可是欠缺行动力,可能会一再错过”,有人猜测“楼主的描述有点象我们隔壁单元的那个住一楼的美女”……

“谢楠。”两人微笑相互点头。

谢楠只觉脸上一阵发凉,她抬手一摸,果然是两行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她已经好久没哭过,有时几乎以为自己没有流泪这个功能了。她横七竖八地抹去眼泪,反正对着空旷的湖面,不必担心谁会看到。

这个业主群叫“湖畔人家”,居然有100多个成员。谢楠刚一进群,就受到了在线几人的热烈欢迎,一个名叫“霸王龙”的管理员直接发了个拥抱的表情给她。

……

“她自己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的,你说也白搭。”

许曼跟她挥下手,把车开向了丁香苑。

父母总算控制住了各自的情绪。谢楠走进自己的房间,躺到床上苦笑。她上哪找个男人结婚呢?一想到自己刚才许的愿,她简直要激灵灵打个冷战了。突然她记起高茹冰跟她提起过的什么报社办的姻缘大会来,据她说好多交际圈子不广的小白领都跑那里去撞大运。

我无意唐突你,只是觉得,两个同样寂寞的灵魂如果有幸结合在一起,那就足以改变整个世界——我们的世界。假如你已经是别人的新娘或者女友,那么就请把这个表白当作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在这个现实而功利的社会里,我这样的举动也许太幼稚、太荒唐,但请不要怀疑我的真诚。

他正要转身离开,谢楠已经站起来回身走了过来,两人面面相觑,谢楠只好庆幸湖边路灯昏暗,她看不清于穆成脸上的表情,希望于穆成一样看不清她。

“是你吗,楠楠?”一行对话浮现眼前。

“眼界不要太高,”妈妈依然忧心忡忡,“你已经拖到了这个年龄,就不能跟小姑娘一样挑三拣四了。”

高茹冰松了口气:“我是赞成你享受人生的,虽然富康也未免太普通了一点。到底搬过去还是有好处,把你不吃不喝不花攒钱的瘾头给治好了一多半。”

两人交错的一瞬间,于穆成清楚看到了谢楠脸上的泪痕,那张曾经笑得俏皮的脸,居然会有如此伤痛的表情,他不禁为她难过。于穆成想,这样伤心,只可能是为情所困了,肯定不会有闲心还为那天的事生气。他回头看看湖边空荡荡的长椅,走过去坐下,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去汗水。

……

那女子解开安全带下车,身形苗条而高挑,走到她面前,笑盈盈地说:“你好,我住后边三期丁香苑,是你的邻居。你平时坐530路公交吗?”

以前她和司机一块过来,总不好意思公然回家,现在自己一个人,办完公事后很是开心地决定回家住了一晚。她享受着妈妈专门做的各式美食,觉得这车买得真是值。

“没事,”谢楠知道她关心自己,心里是感动的,“就是住那个鬼地方,交通太不方便了。你也知道我们公司,员工有车才给汽油补贴。我每个月还得去下面地市,跑一趟跟经销商对帐,公司的车只许市内公用自己开,出了市区就得司机开,跟个男司机出差本来就不方便,我同事有几个都自己买车了。我算了一下,拿到车贴后,扣下我本来要用的交通费,差不多养车的费用能打平还略有盈余,再加上车价也真是合理,就买了喽。”

时间一下到了11月,秋意渐浓,天气转凉。周日上午,谢楠拎着上前面超市买的几样菜往回走。到苑门口,她正要刷门禁卡,后面一个清脆的女声叫住了她:“对不起,你是住这个苑吗?”

“我想在院子那个角上种一棵梅树,这边种上金银花,我们老家院子里的金银花开了可香啦。”

“没关系,没结局的故事更唯美。”霸王龙很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发上这么一句话,惹得几个人纷纷给她白眼。

她已经好多年没用QQ了,犹豫一下,安装了一个QQ程序,输入以前的QQ号,鼠标移到密码栏,那一串数字加字母的组合烂熟于心,指尖不听从意志地流畅。

“你怎么老是故意歪曲我的意思,我什么时候叫过让女儿随便找个男人,难道我不是为楠楠好吗?”

她没说她从来上公汽都是有位置坐就闭目养神,没位置坐就位着扶手直视车窗外,没有和任何人对视眉目传情的习惯,根本不可能有如此浪漫邂逅。

“冰冰,你丢下我,和别的男人去风流快活,当然剌激到我了,我不管,我决定散尽家财,及时行乐,安慰自己一颗破碎的心。”

谢楠捏着纸条吓得怔在原地,她本能想到了项新阳,随即摇头,他清楚知道她住在这里,找她也犯不着用如此耸动的方法,而且她压根就觉得他不会再来找她。

隔了一会,她定下神来,重新打开笔记本,项新阳发来的对话一行接着一行。

可是帖子里流露出来的天真和深情还是让她感动的,她甚至有些希望自己是故事女主角,至少就不用去什么姻缘大会撞大运了嘛——一念及此,谢楠为自己如此实际的想法汗颜,真是对不住人家的痴心。

“没有诶,我才搬过来不久,都不知道这边有群跟论坛。”

下了这个决心,她倒是很快就睡着了。

“都依你,最好再种点玫瑰,这样以后情人节就不用出去买了,说不定还能卖花发点小财。”

“认识一下,我叫许曼。”

年轻真好,怎么样恶俗的情话讲出来都不会恶心到彼此。那样无保留的热情和天真,大概一生也只有一次了。

谢楠正在笑,突然笔记本右下角QQ头像闪动,她想不到居然还有人待在自己这个多年没用的号上看自己诈尸,连忙点开。

于穆成此时正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他是下楼来沿湖跑步锻炼的。跑到这里,看到那个纤细的背影,就知道是谢楠坐在那里,正想过去打个招呼,顺便为上次周丽莎的事道歉,突然看到她抬手狠狠抹脸,他停住脚步,知道自己这会要跑上去,就太过不识相了。

谢楠关掉这个对话窗口,对群里正聊得起劲的邻居说:“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下了,很高兴认识各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