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扯平了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我没事,郭明昨天突然生病了,在留院观察等检查结果。先不跟你说了,我去楼下交费。”

“你好,有什么事吗?”她公事公办的口气显然让李锐有点继续不下去的感觉,那边沉默了一下才重新开口。

谢楠有些为难,她一向不善于直截了当地拒绝别人,何况她也不想伤害李锐,虽然交往时间不长,但她知道李锐的自尊心十分强烈,打这个电话想必都是经过一番挣扎的。

“里面太热,我出来透会气。”

李锐脸上的表情复杂,好一会没有说话。

谢楠微微一笑:“节约是美德啊。”

谢楠只好安慰地拍拍她的手,这种婆媳争执她没主意可出,只知道高茹冰的婆婆是妇联退休干部,气势十分厉害,而高茹冰的性格从来不是委曲求全的那种:“反正你就每天跟她打一个照面,别跟老太太争,随她去好了。”

郭明笑了,拉着高茹冰的手说:“都说了要你别紧张了,去吧,快去吃点东西,谢楠肯定也没吃晚饭,顺便给我带点不是喂兔子的东西回来给我吃。”

“我想约你明天晚上一块吃个饭,你有空吗?”

李锐一做自我批评,谢楠简直惭愧了:“别这么说,过去的事了,”她试图也做下自我批评,可不知说什么好,“那个……你尝下这个蟹粉狮子头,味道不错。”

谢楠吓一跳:“你怎么了?”

“你好,霸王龙。”

“本来以为,他要是回头,我们还能在一起,”谢楠怅怅地说,“不过,还是不行,大概连普通朋友也做不成。”

“据说还有人给他介绍过女朋友,也没相处多久,我觉得李锐应该是想明白了,一比较就知道还是你好。至少他不会再跟你追究房子的事了对不对?”

“放心,目前可以保守治疗,先消除炎症。注意调整饮食,多运动,别喝酒,避免久坐,如果具备了手术指征,再开刀也不迟。”许曼很轻松地说,高茹冰和郭明都松了口气。

谢楠知道郭明是独子,家里重视异常:“吓到我了,没事就好,”

“这段时间有点忙。”谢楠哪里还敢上QQ,“我们公司也不让上QQ,对外联络全部用MSN,不过业主论坛我倒是有时间会上去逛一逛。对了,你怎么叫霸王龙这么威风的名字?”

“你没事吧?”于穆成的声音十分温和。

“你是不知道,他家老爷子老太太才走,老太太话里话外都怪我没把她的宝贝儿子伺候好。”

放不下?谢楠觉得不可思议,两个人也没深入地恋爱多久,都分开三年了,而且他还曾路上偶遇她却扭头走开,她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份魅力能让人念念不忘至今。

“那就明天吧。”谢楠不愿意吊着人家,答应了下来,两人说好时间地点,挂了电话。

“切,你想吓死我呀。”高茹冰瞪她。

她分明看到李锐有点失望,只能在心中暗叹一口气。李锐刚才这话一说,她就知道,其实他并没对房子的事释怀,还是等着她拿个合理的、说得过去的解释来,才能和她继续交往下去。

他带点戏谑的严肃表情逗乐了谢楠:“你穿这么点,不冷吗?”

李锐拦了出租车,头也不回地上车先走了。谢楠知道,他们不会再见了,她觉得抱歉,但也无可奈何。她上了自己的白富康,一时有些无力感,伏到方向盘上,脸贴着毛茸茸的方向盘套,良久不动。

谢楠回头对着他笑了,那个笑意带点无可奈何的认命,她点点头,系上安全带:“说得对,让它过去。你进去吧,小心着凉,我先走了,再见。”

“没什么大事,刚出了结果,应该就是急性胆囊炎加胆结石,主要是昨天发作得太厉害,他爸妈又特紧张,非送进来详细检查。”

“我会做那掉价的傻事吗?”高茹冰白她一眼,“他前几天心事重重来找我,说挺放不下你的。”

第二天,谢楠如约去了李锐订好位置的餐馆,李锐已经等在那里了。这间是新开的准扬菜馆,装修得与一般中餐馆不同,低低的吊灯、矮背沙发椅,空间用细密的珠帘分隔,挺有情调,生意也不错。

高茹冰接电话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什么事呀楠楠,我这会得去排队交费取药。”

于穆成直起身体:“开车小心。”

“乖,他要约你,你就去看看再说,合得来能发展下去,就是意外惊喜嘛;合不来,说再见好了,谁也不能勉强谁。”

“哦对了,这个周六你有没时间,下午三点,我们论坛打算在我家版聚,那个‘风中歌唱’答应露面了,哈哈。”

“跟你分手后,我和其他女孩子交往过,坦白讲,一对比,更知道你的好了,你性格温婉,不虚荣,讲道理,会过日子,我这样回头,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可笑。”

可是这个房子的来龙去脉太复杂,她根本没法在短时间里解释清楚。特别是在才见了项新阳以后,现在她更不愿意翻腾旧事徒增烦恼。

谢楠接到李锐的电话时,是12月一个星期四的下午,初冬时节,寒意渐浓,她正下一层楼到业务部门去处理一笔财务支出。每到周四这个时间,公司本地业务部聘请的酒推都会回来开会报到,一大群高挑明艳的女孩子穿着带点金属感的银色短裙济济一堂,莺莺燕燕,语笑嫣然,很是赏心悦目。

“这要怎么伺候才能不生病呀?再说你们不是一块吃饭吗?你得叫她老人家调整一下饮食结构才对。”

于穆成不抽烟,但也只能忍着客户吞云吐雾,刚才借接电话出来了一会,顺便呼吸带点冷冽的新鲜空气,正好看到谢楠和那个年轻男人分手后各走各路。他本来准备进去了,却看到谢楠迟迟没把车开出来,走近一看,她正伏在方向盘上,那显然不是一个开心的姿势。于穆成倒是奇怪,自己怎么总能看到她难过的时候,“上次的事,我很抱歉。”

“我买了个二手富康。”

许曼看到她,笑了:“你好,三角龙。真巧,这是你家人吗?”

许曼笑着将自己的房号告诉她,挥挥手走了。谢楠返回病房,发现郭明和高茹冰两人正眼巴巴看着她。

“我看他挺真诚的。”

“等等,告诉我哪家医院。”

“谢楠,你好,我是李锐。”

“再见。”

谢楠被这一连串的反问问得哑口无言,不得不承认高茹冰一向的有理,自己一向的无理。

谢楠掠下头发,摇摇头:“没事,就是有点累。”她急于转移话题,笑着问:“我怎么总能在酒店呀餐馆呀这些地方碰到你?”

点了菜后,两人聊天,不过是说些各自的工作情况,还算轻松。菜上得很快,谢楠虽然平时喜欢吃辣,但仍然表现出好胃口的样子,斯文地吃着大煮干丝,不经意一抬头,却看到于穆成带着几个人走进了餐馆。他看到了她,似乎有点意外,然后微微一笑眨下眼睛,也做了个“不坏你好事”的表情,转身进了包房,谢楠不禁好笑。

谢楠每次看到如此绚丽的青春密集地出现在眼前,都忍不住要感慨自己心境的苍老。手机响了,她走到楼梯间那去接听。

两人没有走远,就在附近一家川菜馆吃饭。高茹冰透着倦意,没什么胃口,谢楠安慰她:“许医生也说了,病情不严重,以后注意就行了,别担心。”

于穆成理解地说:“这餐饭吃得不愉快的话,就忘掉他吧。”

突然有人轻轻敲她的车窗玻璃,她抬头一看,是于穆成,他正弯下身子关切地看着她。本地十二月,天气已经很冷了,他居然只穿了衬衫,并无一点瑟缩之态。谢楠怕冷,一向羡慕不畏严寒的人,她降下车窗玻璃:“嗨,你好。”

谢楠下班以后连忙开车赶到市中心医院。她拎着一篮水果匆匆跑进病房,郭明半靠在床上输液,高茹冰坐在床边,两人脸色看着都算正常。

她看向车窗前方,那个神态惆怅却平静,并没什么不愉快,于穆成竟然觉得有点没来由的开心:“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

正在这时,一个高挑的女医生走进病房,叮嘱郭明吃药,谢楠一看,居然认识,正是她的邻居许曼。

“楠楠,结婚后我算想明白了,你看我以前得算一个什么气不都肯受的人吧,现在一样得忍某些事,受某些气。人生就是妥协,我们越长大,需要妥协的地方就越多。”高茹冰突然正色说道,“别认为妥协就是退让和牺牲了。”

谢楠被她突然的感叹弄得有点茫然,一直以来,她妥协的地方已经太多,倒不至于因为一点妥协就伤感,只是想到要重新面对李锐,不免有点意兴索然。

“你拉倒吧,你家老太太和医生的话都白说了吗?老实吃几天素吧你,看着点输液,完了喊护士,我一会就回。”

“吃得习惯这个吗?”李锐问她。

谢楠只好点头。

于穆成认真想了想才回答:“千万别把我当酒肉之徒,我其实是很居家的一个人,到这些地方来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高茹冰和郭明住的地方离郭明父母家步行只几分钟距离,一向自己不开伙,晚饭去那边吃过了才回家,小日子过得很轻松。

谢楠茫然了一会,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没事,女朋友吃醋嘛,很平常,你哄哄她就得了。倒是我,当时说话恐怕冲了点。希望她别介意。”

“以前我约你吃饭,总是在很经济实惠的地方,你从来没抱怨过。”李锐突然说。

“风中歌唱”发了那帖后引起了众多跟帖,过了两个月仍热度不减,可是事情也没见有下文,谢楠还真有点好奇:“好啊,我上午会有事,下午正好有空,这还是我头一次见网友呢。”

郭明说:“我说吧,你们都大惊小怪,非要把我关进来住一天,什么都检查到才算完。”

“这可不对,全面检查肯定是必需的,排除其他病变嘛。而且现在就是你这个年龄的人以为自己身体好,反而容易忽略隐患。”许曼严肃地说。

“你怎么来了呀,谢楠?”郭明问。

“你看你又认死理了不是。咱讲道理好不好?房子的事的确是你自己的事,可是如果一个男人认真要和你交往,对你大上学就能买房有好奇心是正常的吧?你能对你想嫁的男人理直气壮说那个关你屁事吗?如果他想通了,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吗?比你真上姻缘大会撞大运不好得多吗?”

“我和她分手好久了,现在只是普通朋友。”于穆成笑着解释。

谢楠决心听茹冰的话,尊重人家的好意并好好表现一下,她在灰色套装上搭了条漂亮的丝巾,下班后还特意在公司洗手间补了淡妆,再洒了点高茹冰送的香水。看得出李锐见到她眼睛明显一亮,显然很是很开心,她当然也高兴。

谢楠随她到走廊上,许曼笑咪咪地说:“怎么最近老没见你上QQ呀。”

“你买车了吗?”李锐看向谢楠,目光一时间颇为锐利,谢楠仍然坦然地迎着他的注视。

“这个,还有可能吗?”

“他是我朋友的老公,许医生,他的病没大碍吧。”

她回到自己办公室,想了想,拨通了高茹冰的电话,打算问问她的意见,毕竟茹冰和李锐是同事,她不想因为自己弄得高茹冰为难。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茹冰了,结婚以后,果然是有了全新的生活,再不是那个业余时间大半和她腻在一起的蜜友了。

“那我们扯平了。刚才和我一块吃饭的算是我的前男友,我们也分手好久了。”谢楠冲口而出,以她一向的性格,不会对一个不熟悉的人讲自己的私事,可是对着于穆成,她却似乎并没什么陌生感。

高茹冰倒笑了:“放心吧你,这年头哪有受气小媳妇呀,我懒得理她,反正又不打算和她过一辈子。哎,李锐是不是跟你打电话了?”

气氛明显沉闷了下来,她猜她只能让李锐失望了。不过她更愁的是怎么跟茹冰交代。

谢楠不禁大笑,眼前的许曼斯文秀气,非常符合女医生的形象,和网名反讽得十分有趣。

“不错。”谢楠说的实话,偶尔换下口味也不坏。

“只是吃个饭而已,如果明天你不方便,我们另外约时间也行。”

“你肯出来,我很高兴,”李锐语气十分诚恳,“我知道以前的事是我太拘泥固执了,我一向对人对己都太严苛,有时会先入为主,不给别人解释的机会。”

谢楠连连摇手:“没事没事,她是我邻居,跟我说小区里的事呢。”

“李锐,我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好,所有年轻女孩子爱慕虚荣、不讲道理、不会过日子的毛病,我大概全犯过。”谢楠坦然看着他,“不过慢慢长大,总得学会脚踏实地生活。我不敢说我没那些缺点了,可我在努力不让自己重复犯错误。关于那个房子,我只能告诉你,和我以前的男朋友有关,那是过去的事了,我给不了其他解释。如果你介意,我完全能理解。”

“可是我有什么好让他追究的呀,那房子根本和他啥关系也没有嘛。”

李锐摇头:“晚了,不大方便,我自己打车回去好了,再见。”

两人吃完了饭,出了餐馆。李锐准备拦出租车,谢楠忙说:“我开车来了,我送你回去吧。”

高茹冰连连点头受教,许曼对谢楠招下手:“哎,你出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谢楠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呀?不会是你让他打的吧?”

“他们以前欺负我,老说我是女博士,第三种人。我怒了,索性说我连第三种人都算不上,就是一恐龙,还是肉食的霸王龙。”

“老太太可不这么想,幸好老爷子还算讲理,唉,也不想想,我们结婚才几个月,我就有心让他长结石也没这速成的本事呀。”

“你病了我能不来吗?冰冰,没事吧。”

“她没说什么坏消息吧,还特意把你拉出去。”高茹冰着急地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