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因缘与姻缘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一年的最后一天,谢楠先是在公司处理手头的工作,然后再去干自己的私活,并没时间参加小区的活动。

“送货也不可能来这么早,你先陪我进去,顺便帮我参考一下,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

“预祝你早日找到真爱。”一个女孩子娇声说道。

陆续又有来几个人,众人随意闲聊着,气氛很放松。谢楠发现这里没人正式介绍姓名职业什么的,都是相互称呼网名,轻松愉快,没有任何压力感。她在陌生场合一般很少说话,只听着也不觉得无聊。

“那就好,”高茹冰又叹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劝你搬过去是不是害了你,你这么习惯一个人生活了,越发提不起劲去相亲认识好男人。”

众人连说“哪里哪里”、“看来郁金香苑果然盛产美女呀”,恭维得十分真诚。

“多了,”谢楠也笑了,“人越大,好象烦恼越多,我又是个活不通透的人,有时还爱自寻烦恼。”

“对了,你的网名是什么?”

三人在外面吃完饭,又坐着聊了好长时间,才开车返回小区。秦涛不愿意打扰姑妈,就借住于穆成家。

“新年快乐,再见。”

秦涛随刘敬群去了湖边和那群人会合,于穆成走到谢楠身边:“嗨,你好。”

和于穆成道别后,谢楠回家歪在沙发上给高茹冰打电话,问郭明的情况。高茹冰让她放心,郭明已经出院回家休息了,近一段时间他想都别想喝酒吃剌激食品,而且还要健身。

刘敬群一向宠溺妻子的小情调,知道她虽然是外科大夫,拿手术刀的手既稳又准,可是浪漫起来不让文学青年,只好立刻认错:“是是是,太太说得全对,我们工科生太过世俗,不过我基本上还是可以改造好的对象,你千万别放弃对我的挽救。穆成嘛,是个实实在在的商人,就由得他去了。”

于穆成理解地点头:“他还小,的确可以慢慢享受这样没道理可讲的一见钟情和寻寻觅觅。”

这时有一个微胖的男人突然问许曼:“恐龙大夫,帮我看看胳膊上长的这是个啥?要不要紧?”

等她把两家公司帐务全处理完,回到小区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隔得远远就看到湖边有绚烂的烟花腾空升起。她把车开了过去,下来一看,好多人正聚集在湖边栈桥处放焰火,许曼也在其中,欢声笑语伴随着烟花燃放的声音一块传了过来。

“都到这了,你还打退堂鼓也未免太丢人了。”于穆成指一下活动安排的一个速配游戏:“你看这个,要求全用英文交流的,你应该有优势呀,而且你想找的就是能够适应国外生活的女孩子嘛。估计这个活动人应该少点,去试试,也省得白来一回。”

“我办了健身年卡,陪他一块去,不许他偷懒,自己也能锻炼一下。哎,我说你也得注意一下身体,你那低血糖的毛病别不当回事。你们那会所有健身的设施吧,别吝啬,为健康投资比什么都值。”

许曼跑来给她拉开落地玻璃门,她家装修得十分温馨简洁,客厅宽敞明亮,沙发上、地板上散放的蒲团坐垫上已经热热闹闹坐了十多个人了,有男有女,年龄跨度还挺大,从二十多岁直到四十出头都有,于穆成也在其中,正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说着什么,见谢楠进来,微笑着点头打招呼。

许曼让他挽起袖子,仔细看看,然后笑着说:“没事,就一脂肪瘤,你要嫌有碍美观,就跟我上厨房,我现给你割了,我们家刀是全套双立人的,快着呢。”

“我刚回来呢,站这看挺好的。”

于穆成将车开到湖边,一眼看到路边独自靠辆白色富康站着的谢楠,她穿着件红色长羽绒服,双手抄在口袋里,半仰头看着天空,在烟花映衬下,她的面孔被烟花一时照亮,一时又迅速隐入黑暗,有种异样的生动神采。于穆成的目光被牢牢吸引了。

秦涛嘀咕着:“看到没有,这安排真人性化,知道我们需要亲友壮胆。”

于穆成和刘敬群相视而笑,他们平常都不热衷于上BBS灌水,在许曼的强烈鼓动下,看了那个论坛寻人帖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觉得不靠谱。他们的这种反应着实惹毛了许曼,愤然数落他们两个未老先衰只知言利不懂传情没有情调不可救药……

“我是潜水的观众,没注册。”于穆成说的实话,他实在没时间玩这个。

“挺安全也挺安静的,头一天安静得我都要失眠,现在习惯了,估计搬回闹市区该睡不着了。”

谢楠回头微笑:“你好。”

“不会,我一向乐观。”于穆成很实事求是地说。

她并没走过去,只倚车静静看着。他们投入的快乐让她羡慕,她已经有点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纵情开怀是什么时候了。

两人走进去,立刻就被眼前的大场面震慑住了,用人头蹿动来形容都显得不够,整个一楼中厅热气腾腾,随便估计一下也得有好几千人在里面。

谢楠当然不认为高茹冰应该对她目前的生活状况负什么责任,但她得对自己承认,她还真的是越来越适应这样一个人的生活了,如果父母也能接受,她才不要去相什么亲呢。不过她提也不敢提这话,而且已经报名参加报社元旦在会展中心主办的万人姻缘大会。

“得得,你少肉麻,我跟你说个别的事,你可不许急。”

“你们哪,真是不厚道,一点没说帮哥哥我排忧解难,还一块笑话我。敬群你娶了才貌双全的女医生,穆成从来不缺桃花,我一个人独在异乡为异客,实在是凄凉啊。”

谢楠想起自己打算参加的姻缘大会,倒是和这个没道理可讲的一见钟情来得截然相反,那样的目的明确道理充足,她不由自主笑了。于穆成只见这个笑意虽然仍带点无可奈何,可嘴角上勾,眼睛弯弯,十分妩媚,全没昨天在餐馆门外的无精打采,看了不由自主地愉悦。

“我去跑步得了,这里环湖路很适合慢跑。省钱,效果是一样的。”她接着老老实实把昨天的约会汇报了,然后等着高茹冰的训斥,没想到她沉默一下,并没象往常那样劈头盖脸说她一通。

秦涛看着眼前乌泱乌泱的人群,愣是不敢迈步:“我看算了吧,我这会头已经开始晕了,我怕我进去得走丢了。”

告辞出来,于穆成和谢楠一块往一期走。说起风中歌唱的那份浪漫,谢楠边摇头边笑了:“我很佩服,只能说。”

于穆成是含笑说的再见,他还真有些期待再见。不过他没想到第二天就再见到了谢楠,而且是在他听着就觉得很不靠谱的姻缘大会上。

“你别太介意这些事,你个人的条件是你的一部分,”于穆成慢条斯理地说,“成年人交往,当然讲究对象的条件匹配,你对女孩子也不可能没具体要求,只讲究一见钟情吧,更不可能先装一无所有和人恋爱去试出真心来,那未免太幼稚了。依我看,两人相处得有感觉最重要。”

“穆成说得对,你假期也就这么几天,先见见再跟感觉合适的加深交往,姻缘大会嘛,当然也是去了再说,指不定你的姻缘就在那里呢。”

风中歌唱毫无羞赧之色,坦然微笑着说:“其实我不急,我很享受这个寻找的过程。”

高茹冰长叹一声,知道这个介绍确实残酷得没有修饰:“对不起,楠楠,你不愿意也没什么,郭明昨天跟我说了,我听了都很难接受,把他臭骂了一通。”

天气阴沉而寒冷,但住会展中心走的人络绎不绝。秦涛和于穆成进去以后,先凭报名单领取号牌和活动安排,秦涛别的是蓝色相亲牌,于穆成得到了一个白色亲友牌,每个相亲的人士可以带三个以内亲友入场。

“这个,怎么相呀?难道看到中意的女孩子就上去问吗?”秦涛一片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人潮涌动。

许曼坐刘敬群腿上直笑:“别怕别怕,逗你玩呢,绝大多数脂肪瘤不导致直接的症状和并发症。要是突然有异常生长,就得赶紧就医了。”

于穆成、刘敬群和秦涛三人同车返回小区。秦涛这次是乘圣诞节回国度假,他家在本省一个县城,已经回去探望过家人,现在专门到省城来看望住这里的姑妈和老同学。这两天他姑妈给他安排了紧密的相亲活动,并代为报名参加明天的姻缘大会——吃饭时乍听到这,于穆成和刘敬群两人放下筷子,一齐哈哈大笑了,直笑得可怜的秦涛面红耳赤。

于穆成拉了把椅子,请谢楠坐下,只见她的脸犹自红着,头发松松绾起,小巧的耳朵都透红晕。他的心蓦地一动,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热咖啡递给她,两人指尖相触,她的手指却是冰凉的。她接过咖啡,双手拢住,轻声说:“谢谢。”

于穆成暗暗纳罕:这个城市竟然有这么多旷男怨女吗?再一想,秦涛不用说,自己不也是旷男一名吗?只是工作忙碌到实在无法顾及这方面了。

郁金香三字当真有轰动效应,众人目光一下集中到谢楠身上,谢楠顿时满脸通红了:“对不起呀,让大家失望了,我是住郁金香的另一只恐龙,不是风中歌唱要找的女主角。”

高茹冰只好也勉强一笑:“你呀,服了你了,小事情你放不下,真碰到大事,你倒淡定了。不过,不拿这事当包袱就好。一个人住那习惯吗?不害怕吧。”

许曼大声宣布:“各位,住郁金香的美女来了。”

秦涛被他说动了心,重新鼓起兴致,跑到这个游戏的报名点一看,不由大喜,排队的人虽然也不少,可是明显女多于男,工作人员正起劲吆喝让男士上前,他一上去就马上被工作人员安排进了游戏环节。

“那是,所以我说她整个还是一孩子。”刘敬群一说到老婆嘴角就含笑了,看得坐旁边的秦涛好不艳羡。

秦涛这两天在姑妈的安排下,见各式美女着实不少,早已经给晃花了眼睛,只有苦笑的份了:“现在女孩子太直白太现实了,对出国比对我感兴趣得多,还有直接上来问我收入的,我有点吃不消。”

“我没资源呀,我们市场部的女孩子,个个牙尖嘴利,肯定不符合你对贤良淑德的要求。”刘敬群笑着说,“我跟许曼说了,她说她会帮你留意未嫁的同事同学,这态度够好了吧。不过你要去姻缘大会肯定抢手,正经哥伦比亚大学金融硕士,华尔街专业人士,称得上钻石王老五了,要找什么样的天仙找不到?”

“你别骂他啊,他也是好意,我考虑一下再说吧。至少过年回去跟我妈有搪塞的了,喏,不是愁我嫁不掉吗?现在有这么一个人,您愿意让我嫁吗?哈哈,看她还怎么说我。”谢楠倒乐观起来了,她想,嘿,还能坏到哪里去了呢。

“怎么不过去一块玩?”

秦涛平常看着城府深沉,不苟言笑,其实是腼腆男人一个,还多少有点异性交往恐惧症。元旦早上起来后,于穆成开车送他到了会展中心就打算走,被他一把拽住。

许曼也住一楼,院门敞开着,谢楠不胜羡慕地发现,人家的小花园打理得非常漂亮,种了一棵姿态婆娑的桂花树,初冬时节,叶子仍然青翠,尽管现在没什么花开了,但看着并无一丝冬季的萧瑟感。院子另一边放了一个带顶篷的双人秋千架,一条鹅卵石铺的小径蜿蜓着着从院门连接到进客厅的台阶下。羡慕归羡慕,谢楠却提不起精神效仿,她觉得自己实在是活得挺粗糙的一个人。

于穆成被她脸上突然带点稚气的表情逗乐了:“你有很多烦心事吗?”

于穆成无可奈何,只得答应。

他们也远远看到烟花,于穆成说:“你家许曼真会玩呀。”

“我喜欢过年的气氛,一家人在一块,开开心心的,什么样的烦心事都可以搁到一边。”

“可是你现在不正年轻吗?”

谢楠如蒙大赦,直差没狗腿地隔电话亲高茹冰了:“亲爱的,你太善解人意了,太体贴了,太温柔了,太……”

于穆成有些奇怪:“怎么你不相信一见钟情吗?我以为女人都信这个的。”

“因为我想过了,在乎也是白搭呗,还能坏到哪里去?”谢楠回头看着他,“千万可别跟我说,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于穆成不声不响接过她的咖啡杯,替她重新续满。她很欢迎咖啡带来的暖意,也欢迎有个相对较熟的人坐在身边。

很快闲谈变成了商量新年晚会的事情。原来他们入住时间已久,平时经常相约出游。而许曼加入以后,着实活跃,很快被推选成论坛版主之一。这几年论坛和QQ群都会在新年来临之际搞一个大的版聚加庆祝活动,每次活动都做得相当正式,有人负责做PPT,把论坛一年的FB活动做回顾;有人出节目,还有聚餐放焰火,费用由参加者AA,总之每一次都是尽欢而散。

于穆成赶紧拿出刚领的活动规则,两人凑一块现场研究,才发现人家报社倒没白收那100块钱,活动安排得至少看起来还是非常周到花哨的。

众人一齐鼓掌:“对,同祝同祝。”

秦涛喃喃地说:“一个报名的收100块钱,这主办报社可赚大发了。”他西服领带原本笔挺,这会禁不住把领带拉松了一点好让呼吸顺畅些。

于穆成直笑:“大哥,我还有事,今天有人会送一批货到公司,我对这家供货商有疑问,待会一定得去盯着点。”

“算了,你们没缘分也没办法,勉强不来的。”

风中歌唱和谢楠一样都是头次和大家见面,他表现得很投入,而且点子层出不穷,大家一问才知道他做网站策划,搞活动是拿手。

“郭明他们另外一个处有一位新提的副处长,才35岁,人很正派,也很有才干,前途据说很不错,夫人几年前生病去世了,留下一个小女儿,今年5岁,你有没兴趣见见?”

谢楠把手拢到嘴边呵口热气搓了搓:“好冷,我先回家了,新年快乐。”

那人飞快地放下袖子:“得,谢谢您受累了,我不麻烦您了。”

坐角落的一个戴角质眼镜的男子站起了身:“大家好,我是‘风中歌唱’,很高兴认识各位邻居。”这人看着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瘦高个,长相斯文,果然十分有书生气。

周六,谢楠按许曼说的时间来到丁香苑。丁香苑在小区的三期,她住在一期,很少到后面来,这次一走,才发现小区绿化和园林景观安排得宜,不时有精巧的木质栈桥、小小的缓坡、儿童游乐设施、喷泉,闲时在这里散散步应该还是很舒服的。

“我年轻过,哈哈,所以我愿意祝福他。”

谢楠工作以后过的是异样忙碌的生活,休假也不过是回老家享受妈妈做的美食罢了,现在看人家玩得如此忘我,真有些感慨。

“你只管说,说什么我都不急。”

谢楠的眼神一时有点茫然,视线落到远处的喷泉上,淡淡一笑:“年轻时信过吧。”

“陪我一块进去吧,算是给哥哥壮胆。”

于穆成苦笑:“老秦,这个,恕我不能奉陪你全程,你真得一个人去了。”

于穆成也仰头看向拖着长长啸音冲天直上的烟花:“小时候盼望过年,好象很大程度就是想放鞭炮玩。”

众人哄堂大笑,他们多少适应了许曼的玩笑,刘敬群一把把许曼拽进怀里:“你想把人吓死呀宝贝?”

于穆成发现已经有女孩子有意无意瞟向他,看到他挂的亲友牌都有点扫兴的表情。他不愿在这乱哄哄的场合卖呆,无聊地退出来,看看时间还早,想上会展中心二楼的咖啡店找一个稍微清静的地方坐一会,却发现一个熟悉的纤细身影正站在自动扶梯边,定睛一看,正是谢楠。

刘敬群悄悄用胳膊肘捅一下于穆成,于穆成只好忍笑不语。坐在一边的谢楠着实有些骇然,她完全理解不来这样的诗意。

每个报名者的基本情况都已经做成了展示牌,密密麻麻挂满四周,然后每个人都会发即时贴,看到中意的展示牌可以将自己的号码贴上去,供对方挑选资料再决定是否联系;现场划分有相亲专属区和亲友区,一个封闭,一个开放;封闭区有“八分钟交友”、“红桌寻缘”等名目繁多的速配游戏,只对报名相亲者本人开放;开放区有情缘剧场互动演绎经典爱情、单身魅力秀表演,亲友可以参与相亲互动。

“可是我觉得你一笑,好象有点什么也不在乎的那种表情。”

许曼看人到得差不多了,站起身来:“下面请今天的男主角‘风中歌唱’跟大家见面。”

谢楠蓦地坐直了身体,冷汗一下冒了出来,握着手机不知说什么。她倒并不为这句话急,只是她全部悲观的想象力都只到了乱哄哄的姻缘大会,还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给人当后妈的可能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