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习惯我爱你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说是温泉屋,其实是一个不大的温泉池上加盖了一个四面透风的木制亭子,摆了几把躺椅。池子里热气袅袅升上来,谢楠先是一路叫冷,到了池边伸手下去探下水温,一下缩了回来:“这么烫,会给煮熟了的。”

“你谈你的恋爱,你招摇你的,关她什么事呀?用得着从头到尾耿耿于怀这么多年?而且她自己招摇得才叫厉害,平时声称自己只穿ONLY的衣服,只用欧莱雅,也就是我们那会都是没什么眼界的穷学生,才会觉得她阔气有品味。”

高茹冰直笑:“嘿,还有更彪悍的你没见识过呢,改天我来逼供,保管你什么细节都会招供。”

“我那边都是男用洗发水呀,除非你答应把你的全搬上来,我们就不用买了。”

“你凭什么就说对自己没信心呀。我还真见不得你这个样子,谈一次恋爱就把自己谈得五痨七伤,好几年缓不过劲来了。你以前那点快快活活满不在乎的劲头都哪去了。”

于穆成出去接个电话,顺便将帐单结掉。他一回身,正看到夏斌站在包房门口迎着他,显然是特意跟出来的,他抱歉地说:“对不起,于总,我太太有点口无遮拦说话不经大脑,你别介意。”

昔日的麻辣辅导员田力果然带回了个美国女朋友,名叫Amanda,她瘦瘦高高的个子,棕色头发,一双活泼的褐色大眼睛,主修的居然是中国近现代文学,讲一口还过得去的文绉绉的中文,谈论起张爱玲、庐隐、沈从文来如数家珍,让他们这些学财务的人全听得一愣一愣的。

谢楠话里透出的那点凄凉况味让高茹冰一时无语,她想反驳,却不知说什么好,停了一会,她恨恨地说:“我不喜欢听你说话的这口气。楠楠,你配得起比他还要好的男人的爱。”

“如果下雪,就更有意思了。”谢楠想象一下雪花飞舞在热腾腾温泉上面的情景,笑了:“可见人多贪心了,总希望美景良辰全为自己而设。”

第二天,于穆成带谢楠开车去了省内一处温泉度假村,他征求谢楠意见,谢楠似乎根本放弃了抵抗,没任何异议地答应了下来。

“他的问题只能他自己解决了……”谢楠打住,就算是在高茹冰面前,她也不想谈论他和他妻子。

谢楠无可奈何地说:“我哪有犯别扭的资格。”

她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别过头去不理他。他一怔,随即哑然失笑,不再征求她的意见,拿了两盒丢进购物车内,谢楠赶紧用毛巾盖住,回头看到他嘴角的戏谑表情,拿眼睛狠狠瞪他。

“说呀。”

“我早上去查的,拿到结果就给他打电话了,他都乐傻了。”高茹冰笑道。“他爱孩子比我来得厉害,我现在只发愁,我母性好象不够强。”

谢楠哭笑不得,横于穆成一眼,于穆成一脸无辜:“又不是玩地下情,我没这么见不得人吧。而且这是放假我才有这闲功夫,搁平时,你们下帖子请我我也未必有空。”

“你又馋人家郭明,还说陪他吃素呢。”谢楠看一眼正一边吃着意粉一边和于穆成闲聊的郭明。

第二天,谢楠去了高茹冰家,两人中午痛快地吃了一顿羊肉火锅,然后各自躺在一张沙发上发懒。电视机声音开得小小的,放着一台热闹的歌舞节目。两人都没看电视,随意闲扯着,如同她俩以前合租时一样。

“你说这话就是犯别扭,今天懒得理你了,明天中午到我家来,我请你吃饭,顺便好好给你上课。”

“好。”谢楠微笑。

“没见我今天做得不算辣吗?就是不敢吃之前告诉你,怕你大惊小怪的。”高茹冰气定神闲地躺着,“这是早早孕呢,我上午才确定。没事的,等有了妊娠反应,我想吃都吃不下了。”

现在她这样头一次完全无所事事地躺着,才发现自己过去几年过的真是别人所谓牛一样的生活,她想:茹冰还真是没说错,我的确是对自己太刻薄了。

“全被生活给磨没了呗。”

车子正好遇红灯停下,谢楠欠身过去吻一下他,于穆成笑着说:“不许说谢谢,实在觉得无以为报的话,我还是愿意接受以身相许。”

于穆成点点头,两人回了房间。

“试着把我的爱看成理所当然。”

“你拿身体来补偿我好了,”于穆成笑着说,将她的浴衣带子拉开了一点,轻轻摩挲着她浴后温暖柔嫩的皮肤,“什么样的麻烦我都认了。”

“算了,不说他了。于穆成看着不错,处事很成熟,你好好恋爱,别再出什么花样了。”

两人站在日化区,于穆成问她:“你用哪种牌子洗发水?”

“是呀,你麻烦大了,我以后会饱食终日,赖上你吃定你,你想抽身都抽不掉,只好后悔不迭:怎么会给自己惹上这么个大麻烦。”

他们也没多说,随即听田力和Amanda像讲相声一样绘声绘色描述他的学校趣事,当说到一个墨西哥同学追一个日本美女时出的花样百出时,大家同时大笑,没想到笑声稍停,徐燕还是借机发难了。

“这个池子水温40多度,算不错了。”于穆成把浴衣解下扔到椅子上,坐在池边,先把水掬起来浇到腿上、身上、手臂上,然后把腿泡进池中,谢楠如法炮制,两人就这么慢慢将全身浸入了池子里,脑袋靠着池边叠放着的浴巾上,旁边各放一瓶纯净水,除了隔一会喝上几口,都一动不动享受着。

谢楠一时眼睛潮湿:“冰冰,谢谢你。只是,我都已经去相亲,甚至打算见郭明说的副处长了,可他突然出现,我是真的有点……没准备。就好象点了一盒盒饭,端上来的却是碗鱼翅。”

“没你这么不厚道的好不好?我只比你小四个月,你这不是提醒我就算马上找个男人结婚,以后也是高龄产妇了吗?”

高茹冰也躺下:“也对,你放下了,她放不下是她活该。可是你放就放得彻底一点,不要一边谈现在的恋爱,一边和旧情做比较。”

她不好意思去拿卫生巾,打算等哪天单独过来再说。可是于穆成显然没一点顾忌,若无其事站在避孕套陈列架前,拿起各种包装的避孕套看说明,她窘得恨不能站远一点,偏偏他还递到她面前:“我们试下这种超薄的吧。”

“就知道你要犯傻,不然我叫你过来干嘛。什么叫真实感呀?你是不是觉得一个好男人爱上你就不真实了。”

“我就不喜欢你这个论调,你如果总是患得患失的,那还不如什么都别做的好,何苦还要去恋爱?”

吃过晚饭,两人在房间休息一会,继续去泡温泉。靠别墅区这边静悄悄无人走动,两人赤足穿着拖鞋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小径上,颇有点寒意。谢楠怕冷不愿意走远去别的花样名目繁多的池子,两人还是进了下午那间温泉屋。

这个恶意比她以前的哪一次冷嘲都来得直接明显,周围同学都有些不安,夏斌更是频频拿眼睛狠狠瞪向妻子,只差没直接拉她衣袖了。

谢楠想:这算什么,真的同居了吗?我几时同意同居了来着?想起高茹冰的话,她只好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纠结不纠结。

“他明天有事,算了,我一个人来。”

提到项新阳,谢楠眼神就黯淡了,盯着高茹冰家的天花板并不说话。

“同学会呀,我早跟你说了,你不会

高茹冰给气乐了:“少给我这么夸张。郭明已经紧张得什么似的跟我絮叨了半天,我给家里打电话,爸妈也恨不能马上飞过来照顾我,估计晚上再跟公婆一说,他们也得激动半天。我蛮平和的人,被你们这么一弄也得神经质了,你们跟平常一样对我行不行。”

高茹冰坐起身瞪着她,显然没被她的姿态打动:“平时看你帐也算得明白,话也说得清楚,你倒说说看,你这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谢楠搂住那个抱枕不吭声了,每次高茹冰一义正辞严,她都会自觉做出一个乖乖听教训的姿态来。

谢楠自大学毕业以后没有好好休过假,高茹冰劝她出去玩,她都有各种理由和杂事占据了时间,从最开始的工资有限要省钱还贷、要进修、要一门门考注会,到后来的忙升职、忙加班、干私活。

月光下她的脸微微仰起,一双眼睛亮如寒星,于穆成的手轻轻用力将她带入怀中:“不许再说谢谢了。”

“那倒不是,我回来了,可是冰冰,你知道我不……”

好在高茹冰了解她,不需要她招供:“楠楠,我也不跟你充知心姐姐,可是我毕竟结了婚,总比你多了解男人一点吧?一个男人肯跟你以结婚为目的来交往,那就足够证明他的诚意了,你如果对他没点基本的信心,是件很伤人的事。”

“项新阳的婚姻可能真有问题。”

“我怀孕了。”

高茹冰一边吃着她点的黑椒牛排,一边跟谢楠窃窃私语:“哎,这次运气不错,他看着很好,又成熟又体贴,你可别再犯别扭了。”

谢楠睁开眼睛瞟他一眼,于穆成只觉这一眼眼波流转,似嗔似怨,欲语还休,妩媚中带着点天真娇嗔,好不诱惑。眼前的谢楠完全不像平时那个衣着保守、过分拘谨、时不时犯别扭的女人。他拉开她夹住头发的发卡,让她带点潮湿的头发散落下来,双手捧住她的脸,凝视她的眼睛,深深地吻下去。

谢楠红着脸狠掐了她一把:“果然已婚女人最彪悍了,什么很黄很暴力的话你现在都说得出口。”

这里的温泉四面环山,虽然正当隆冬时节,但山脚下绿草如茵,山上树木青翠,空气新鲜,带着寒冷清冽的味道,温泉热气蒸腾起来,又平添几分暖意。度假村里面规模很大,号称有超过100个风格各异、大小功能不一的温泉池,两人换上游泳衣,披上浴衣,就近去了别墅不远处的一个日式温泉汤屋。

徐燕点点头,这时她老公夏斌打完电话走了进来,他是个微微有点发福倾向,但还算胖得合理很显仪态的英俊男人。一眼看到于穆成,他吃了一惊:“于总,新年好。”

坐谢楠旁边的高茹冰打量了于穆成后,悄悄对她说:“不错,不错。”然后坏笑着看她,直把她看得莫名其妙,以为自己在车上匆匆化的妆出了问题,高茹冰才低声说,“有男人滋润了就是不一样啊不一样。”

她不情不愿地走过去拿洗发水,于穆成得咬牙才能忍住笑意,他发现自己确实越来越喜欢看谢楠咬着嘴唇自己跟自己挣扎的样子了,实在是恶趣味到了极点。

“一场校园恋爱不可能有多惊悚吧,而且你以后会发现,我的优点之一就是不容易受惊。”

两人正窃笑低语间,对面坐的徐燕说了话:“谢楠,现在的新男朋友看着很不错呀,在哪高就?”

“我倒不是忍。只是想,以前在学校,我那么任性,年少轻狂,谈个恋爱恨不能告诉全世界,那个样子恐怕是挺招人讨厌的。”那些只属于年少时候的疯狂,果然是不可理喻,现在回忆起来,谢楠只觉喟然。

于穆成抱起她,把水杯递到她嘴边,她就着他的手喝,都懒得睁开眼睛。

谢楠悄悄将手递给于穆成,回眸对他一笑,可是笑容里多少有点苦涩的意味。于穆成也笑了,用力握一下她的手。

谢楠也不理他,抓紧时间拿出化妆包化妆,总算这两天睡眠充足,泡过温泉的皮肤状态正佳,整个人看上去说得上容光焕发,上起妆来也很贴伏,她扑上一层蜜粉后,再涂点唇蜜,侧头请于穆成批评,于穆成一脸赞赏地点头。

于穆成很是诚恳地说:“说不上高就,在一间小公司做点管理工作。”

高茹冰也被逗乐了:“得,我承认你现在比我有修养,什么都忍得下去了。”

谢楠手机响了,她今天没开车,是于穆成送她出来的,说好了办完事来接她。高茹冰挥手赶她:“去吧去吧,我也去睡一觉,明天还得上班呢。”

“不要了,还巴巴带男朋友去秀多没劲。”

“今天还好啦,跟上次在商场碰到一样,她带着老公来炫了,应该没那么大酸劲来挖苦人。知道吗,田力回国探亲,还带了个美国女朋友回来了,刚才还问起你呢。快过来吧。”

同学会安排在本地一个突然之间就热门起来的连锁茶餐厅,这里装修比较特别,差不多每个台位的桌椅都不一样,各种灯饰、小摆设、装饰画和沙发组合形成了不同氛围。一般可以找到独处的安静角落,两个人相对的小桌,也可以十几个人围坐聚会。里面提供的食物种类丰富,西式、中式都有,味道还不错,价格也算平易。虽然是初六,可大厅里人也坐了不少。谢楠和于穆成走进二楼一个大包房,里面已经坐了十多个人,一般都是一个同学带一个人来的那种组合,高茹冰和郭明都在其中。很少出席同学会的谢楠一出现,顿时引起欢呼:“谢楠迟到了,待会要罚酒。”

谢楠有点发蒙:“过哪来呀?”

大家很是心照地齐声大笑,总算把这个话题揭过了。

于穆成的手在水中握住她的手,他同样顺她的视线仰望。远处传来隐约人语声,更显得冬夜静谧。

“楠楠,你在哪呢?怎么还不过来?”

“我一直在陪呀,不过郭明风格很高,说过年可以例外,而且他明天值班,眼不见为净。我准备做羊肉火锅,你男朋友要有空一块过来吧。”

“谢楠,这倒有点象以前项新阳追你时的轰动哦。”她天真地眨着眼睛,笑盈盈地说。

“怎么抓,男人跟沙子一样,握得越紧,流得越快,不如顺其自然吧。”

如果只是一场没留任何尾巴的校园恋爱倒好了,谢楠惆怅地想,可是她想坦白都无从说起,难道真要像写回忆录一样,把所有往事摊在两人之间吗?她本能地反感这个念头。

“那倒也不至于。”谢楠苦笑,徐燕不喜欢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完全没放在心上,“我只是在想,要不要向你主动坦白往事,省得日后你听了受惊。”

“我不缺洗发水。”

谢楠的脸很快被蒸得红红的,只觉全身被泡得没了一点力气,闭得眼睛懒得动弹,最后还是于穆成强制性把她抱了出来:“不可以久泡的,别贪舒服不动。”他给她披上浴衣,两人慢慢走回别墅淋浴,各据一只躺椅继续休息。

于穆成也有点意外,眼前这人是猎头公司向他推荐的供应部经理候选人之一,他们过年前专门约时间面谈过,夏斌对于这份工作倒是表现出了足够向往,但他当时就认为夏斌的资历及言谈中表现出的处事方法并不适合他对这一职务的要求:“你好,夏先生,真巧。”

“你只管神经放大条点,端到你面前就是你的,把鱼翅当粉丝吃掉好了。”

“看来真是适应我的照顾了吧。”

“怎么你好象比我还兴奋,我自己倒没太大感觉,只想已经满29岁了,再不要孩子就得当高龄产妇,反正总得要,来了就要着吧。”

于穆成买东西显然只认几个用习惯的牌子,根本不对比价格。他对她拿起一样东西又放下倒没不耐烦,只显出一副好玩的表情看着她,弄得她购物乐趣少了一大半。

泡到水里,谢楠仰望着亭子外的天空,她头次见到这样带点暗蓝色的夜空,一弯新月,缀着几点寒星,显得高远而辽阔。

高茹冰说的八婆,指的正是她们的同学徐燕,她对别人都还算正常,就是从来不喜欢谢楠,从在学校起一直到毕业以后的历次碰面,总会说些阴阳怪气的话明挖苦暗损。谢楠懒得探究原因,简单归之于八字不合,只习惯性把她的冷嘲热讽当耳旁风,能够不与她见面,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高茹冰大笑:“楠楠,你的邻居男朋友挺上道的,不错,我喜欢。”

“她没什么恶意的,”夏斌只好说,“请不要放在心上。”

谢楠吓得一弹而起:“你这女人,怀孕了还吃羊肉火锅,还叫我跟你带花椒油,你你你……我要叫郭明好好管管你。”

“得得,你别激动,是我不对。”谢楠赶紧认错,“我以后再不惹你生气了,坚决把你当老佛爷来伺候着,你说什么都对,这态度可以了吧。”

“他是不错,可是我觉得,我跟他相处得太没真实感了。不是说他这个人不真诚,我只是觉得……我觉得……”谢楠正努力寻找能准确表达自己意思的辞句,不提防高茹冰丢一个抱枕过来砸到她身上。

于穆成却听见了,略提高一点声音说:“好,我马上送她过来。”

谢楠送他出门,几乎松了一口气。

谢楠摇头:“贪心过多,会受惩罚的,我已经很满足了。”她回头看着于穆成,“谢谢你,穆成。”

“我顶她干嘛呀?你不觉得她现在远没以前说话有技巧了吗?以前在学校还知道说‘12点了,灰姑娘现形了,马车变南瓜了’。现在好,来得这么直白。知道的是她一向看我不顺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她有夺爱之恨不共戴天呢。”

“我不管,郭明待会回来肯定要摸的,我抢先摸到宝宝了,哈哈。”谢楠坐到地毯上,看着她,“真好啊冰冰,我要当干妈了。”

于穆成微微一笑:“我不介意,夏先生,但我女朋友显然不开心。每个成年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任,说话直率是一回事,带有恶意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只是对自己没信心。”谢楠嘟囔着说。

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于穆成开车带谢楠踏上返程的路。车快到市区时,谢楠手机响了,是高茹冰打来的。

田力是她们的大学辅导员,当时和同学的关系处得很好,在她们读大四时,田力去了美国留学,送行时班上女同学大半都哭了,谢楠当时失恋的伤口还是新鲜的,她借他人杯酒浇自己胸中块垒,尤其哭得凄凉痛快,弄得田力一边拍她肩膀一边也洒下了一点男儿泪。现在他远道而归,当然应该去见上一面。

“好吧,我来。”谢楠问清楚地点,转头对于穆成说,“穆成,我那边有个同学会呢,送我过去,你先回家好不好?晚上我自己回去。”

好在没容谢楠多烦恼。春节假期结束,上班的第二天,于穆成才把新上任的供应部经理李劲松介绍给公司同事,就必须赶去上海出差。

谢楠正要说话,于穆成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回头对她微微一笑,然后看向徐燕,神情镇定自若,声音平和地说:“当然我不介意。谢楠如果没有人追求,我反倒要奇怪了,难道你们大学的男生都这么没眼光吗?”

谢楠终于被她逗乐了,高茹冰自己也被这比方弄得失笑:“哎,算了,我跟你说点你听了会开心的事情。”

接下来大家随意闲聊,气氛恢复融洽。差不多到了吃饭时间,他们叫来服务员各自点餐。茶餐厅就这点随意,不用强求一致。谢楠点了份煲仔饭,于穆成点的是鳗鱼饭。

坐在车上,谢楠一直不说话,于穆成瞟她一眼:“不会还为刚才的事不高兴吗?”

谢楠走过来蹲到她跟前,老实不客气伸手探进衣服摸下她的肚子,高茹冰大笑:“你有点常识好不好,现在能摸到个啥。”

谢楠的微笑一瞬间有些凝结,她没说话,只仰头吻着他。

于穆成今天心情不错。他刚和猎头公司给他推荐的另一个供应部经理候选人谈过,他对这人的学历、工作经验和对工作岗位的认识基本满意,而且待遇方面也达成了一致,敲定春节后尽快就职。谢楠上车以后,他直接开车去超市。他推一辆推车,谢楠负责往里面放东西,看着十分居家。很快谢楠就发现,其实远不如自己一个人买东西效率高。

话音还没落,高茹冰的电话又打过来了:“哎,差点忘了,你那个邻居男朋友呢?没事的话叫他一块过来,看那个八婆还能说什么。”

谢楠忍笑不理,停了一会,还是说:“谢谢,穆成。”

“这个愿望并不算奢侈呀,下次下雪我一定带你来,或者找个冬天假期我们直接去日本。”

谢楠只好也坐起身,陪笑说:“息怒,你息怒,冰冰。我全招还不成吗?”话是这么说,她还真不知道从哪招起,她也不知道她那点深切的不安全感要怎么说才能说清楚。

吃完饭后,众人还说要找个地方去K歌,谢楠和于穆成都一向不好卡拉OK,就先行告辞。

“所以你要抓紧手头这个男人嘛,笨。”

“你跟我讲相声呀?一句顶一句接得这么利索。生活只折磨你一个人了吗?我不一样生活着吗?回回那个八婆挖苦你,也没见你这么快顶回去。”一提徐燕,高茹冰就有点恼火。

“除了那个八婆,谁那么多事呀?”

徐燕娇笑:“那一年情人节,你收到了满满一后备厢的红色郁金香,我们这些没人送花的人都沾光分到了。那么罗曼蒂克的往事,怎么可能忘记。我的灰暗大学记忆可全赖有这样的浪漫事件发生在身边,才增添了色彩。呀,对不起,于先生,你不介意吧。”

“郭明知道吗?”

“谁读大学的时候没恋爱,简直是辜负青春时光,”于穆成注视着前方,稳稳把着方向盘:“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往事就是往事,想起来觉得有趣,提一下也不觉得为难,我会很高兴和你分享回忆。现在你不愿意提,就不用说什么,更谈不上跟我坦白。我不介意你的过去,只要我们有共同的现在和将来就足够了。”

谢楠苦笑:“你说得我也太脑残了一点,我不会拿穆成跟任何人比。能够好好恋爱,顺利结婚,我就很感恩知足了。”

这句话非常有冷场的效果,同学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接腔才好,高茹冰扬眉正要开口,谢楠轻轻按住她的手,嘴角浮起一个浅浅的苦笑:“你真是我的忠实粉丝呀徐燕,日后我要写回忆录,一定找你帮我回忆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大家乱哄哄做着介绍,好多人当然地把目光投向了于穆成。于穆成十分泰然,和众人一一打招呼,恢复了那个内敛沉稳的样子。

“那天我发了短信,他给我回了电话,我们聊了一会,听得出来他情绪很不好,说到唐凌林,他完全没话讲。”

谢楠笑着摇头,重新躺下:“她的确有点优越感,可是对别人也还好,我猜她就是单纯不待见我吧,虽然我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好让她不待见得这么持久的。算了,不说她了。”

这处度假村刚刚开发,人不算多。开发商是于穆成家的旧识,他们入住了预留的一套小别墅。吃过午饭,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两人同去泡温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