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请给我时间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好吧,再见。”她眼中的于穆成一直情绪平稳,实在有点不适应他现在的变幻莫测,只能简单地答应下来。

她兴冲冲拿了报表去另外一间办公室复印,谢楠拿出手机对着帐本有疑问的地方快速拍照。这个手机还是于穆成硬塞给她的,同时瞟着她那电池老化必须天天充电的手机说:“莫非你也是因为那个著名的理由不肯换手机。”

王进刚不耐烦地说:“得得,你对就是了,我看能对出个什么名堂来,我下午就回公司,你把对帐的结果给我看了再走。”

谢楠把电话递给小郑,小崔接听电话,频频点头,挂上电话后对谢楠说:“我也没办法,谢主管,反正现在老板开了口,你对吧。”

谢楠上车,于穆成替她关上车门,转身上了自己的车,不紧不慢跟在她车后,到了转弯该进小区时,谢楠却从后视镜看到他的宝马X5掉头走了,她也懒得多想了,两天的奔波、白天精神的高度紧张加上刚才的突然发作,她已经累得不行,只想快点回家把自己丢到床上。

驶出城将近三十公里后,谢楠在一个镇子停下,看着油腻的餐馆环境,实在没有食欲,但她不敢空腹开车,只能请老板下了一碗加点青菜的清水面条,勉强吃下大半碗后继续上路,没开一会,接到王进刚的电话,她只说公司急电她返回,对帐还没完,改天再来,王进刚当然疑惑,但也无可奈何。

坐她对面本地财务小崔是个染了黄头发衣着前卫的女孩子,嘟着嘴说:“以前石主管来,都是这样对完报表就走的。”

她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毕竟这次是自己要求冷静的。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更怕面对他断然的拒绝。

她只好走过去倒掉茶叶,清洗杯子,然后礼貌地对周丽莎点头准备离开,没想到周丽莎却说:“上次,我是说在Kevin家那次,我当时情绪化了一点,很抱歉。”

“我那天喝多了,说了很多伤人的话,我道歉。”

忙了两个多小时,谢楠揉着酸痛的颈项,已经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她还是头一次碰到象王进刚这样胆大妄为的经销商,小石用那样简单违规的方式对帐已经很离谱了,居然之前业务部门会全无察觉,就更奇怪了。

她反复思忖着这两句话,这差不多是他们之间第一次直接说到爱,可是居然是在这么苦涩微妙的情况下说的。这两句话如此诛心,让她一时鼓不起勇气为自己辩解。

谢楠开车回家,停好车,习惯性地看看对面车位,仍然没看到那辆白色的宝马X5,只一辆红色沃尔沃S80停在那里。她无声地叹口气,锁上车门,正要走向苑门,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小崔无奈,拨通王进刚电话,谢楠跟他交涉。果然王进刚的强硬名声不是白来的,他先是火气很大地说了一通经销商的财务自主权利,然后告诉谢楠,小石一直就很配合他这边的工作,他的业绩也是整个华中公司上升得最快的。

她已经接连几天没有看到于穆成的车了,他家的灯也一直没亮过。以前她对这段恋爱的最坏猜想也不过是对茹冰嘀咕:“和个邻居交往,万一分手了,我不得搬家呀,不然每天见面多难受”,没想到先搬走的竟是于穆成。这样的冷静果断够彻底了吧。

谢楠满腔的火气顿时消散,声音低了下来:“没办法,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不过看着我自己纠结,你都能找到乐趣,我真庆幸自己还有这么点娱乐功能。”

司机爽快地下了车,拿来千斤顶、搬手等工具,让谢楠开了后备箱,取出备胎,很利索地开始卸下破车胎。

谢楠所在的公司陷入的震荡远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托MSN以及茶水间、洗手间、楼梯间这些八卦集散地的福,消息传得快到让人瞠目。原来谢楠发现的王进刚的账务问题根本不过是冰山一角,公司派出的调查人员过去,很快就发现他居然和当地一个无名厂家勾结起来冒用公司品牌私自灌装生产销售,出货范围远不止那一地。

她去楼下吃了简单盒饭,上来继续等着,也只能开着电脑随意浏览网页打发时间。直到九点多,才接到总经理秘书的电话。走进总经理办公室,里面业务部经理、财务部经理全在,她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和判断再重复一次,传说中即将调职另有重用的总经理面色凝重地点头:“辛苦了,你可以先走了。”

下到地下车库,各人沉默地取自己的车,一一发动,迤逦向外开去,谢楠尾随着前面车子上了路面,快速拐上旁边一条较安静的便道,将车停到路边,伏到方向盘上,才略微放松了一点。

这一次的问题虽然是谢楠最先发现的,但她真的并不关心。她的心被自己的事占得满满的,处理日常工作都是勉力为之了,哪有心情参与八卦。

下午总经办通知谢楠去会议室,说是公关公司需要了解第一手资料。她进去一看,发现阿May说的气势十足的公关专家居然是和自己有过两面之缘的于穆成前女友周丽莎,不禁微微一怔。周丽莎记忆力也不错,显然同样认出了她,十分客气而专业地点头,自我介绍叫Lisa,同时介绍自己的同事,一个说话带粤语口音的年轻男子Sam。

于穆成的怒气腾地一下又上来了:“谢楠,你总不记得你有个男朋友可以用对不对?”

“你可以回去好好想想再答复我,这不是强迫调动,你可以拒绝。但坦白讲,我认为这是一个升职的机会,过去后待遇和职务都会提高一级。”

小崔大喜,她这边工资水平一向较低:“公司终于想到我们了,谢主管,你等一下。”

她由衷庆幸明天出差,不需要经历在公司碰到来接前女友吃饭的于穆成这种尴尬场面。

“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唐凌林觉察出谢楠的不情愿,轻轻一笑,“我知道我得算不速之客了,可是不这样,我们大概没可能坐在一起,请不要拒绝我。”

谢楠只好明确地说:“王总,我只管财务,不管业绩,那是业务部门的考察范围。我来的目的就是按公司规定对帐,如果您觉得规定不合理,可以向公司投诉;如果您拒绝对帐,请在我的工作报告上签字,我这就走。”

“你们加班加得很不人道呀,才出差回来,会不会很累,要不然我来接你。”

趴了一会,她活动一下酸麻的手臂,决定还是回家去好了,收拾一下东西,早点吃安眠药打发自己睡觉,明天还得开几个小时的车。她突然有些厌倦这份日复一日毫无变动的工作了。可是再一想,幸好有工作可以占据自己的时间,不然先抓狂的那个人肯定是自己无疑了。

“这可得算你头次跟我讲这么多心里话了,谢楠。这几天我都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过霸道。我知道我们的关系里,一直是我主动,有时我是半强迫你来接受我。你如果一定把这说成是控制欲我也没办法,我只是觉得你自己跟自己纠结,会错过很多人生乐趣。我不愿意我喜欢的女人把大好时光白白浪费在这上面。”

一进茶水间她怔住了,周丽莎正背对着她在操作台上调着咖啡,她脱了外套,浅色衬衫里隐约可见里面的吊带,实在是个窕窈的身影,她一边搅着小勺一边讲电话:“Kevin,我累坏了,今天恐怕得忙到很晚,现在靠速溶咖啡吊命,真想念你以前给我煮的咖啡。”

于穆成冷笑:“你行,什么事你都能自己搞定,可以不依靠任何人,你的独立我见识了,印象很深刻。”

公司内部受影响最大的当然是业务部门,然后财务部已经辞职、还没正式办完手续的小石也在接受人事部门的调查。谢楠倒是没受波及,毕竟那边不由她负责,她做的只是省内财务这一块。

饶是满腹心事,谢楠也好笑了,公司上下波动不安,纷纷猜测这次事件会牵连到哪些部门哪些人,偏这女孩子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总是这样不相干的事。

“有人抒情,说不换手机是因为旧手机听了自己太多秘密,舍不得丢掉。”

“你还是不信任我,所以拒绝依赖我,对吗?”

谢楠顿时怔住。

谢楠大吃一惊,她完全没想到会面临这样的工作调动:“这个我没考虑过,莫经理。”

“你好,周小姐,我正准备走。”

谢楠如释重负,下停车场取车,晚上车行很是顺畅。驶上回家的和平大道时,她突然觉得左后胎似乎有点不对劲,只好将车开到路边停下,下来借着路灯光一看,左后胎明显瘪下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扎破了,后备箱有备胎,但她不会换,记起公司司机曾说过,如果车胎破了最好马上换掉,强行开的话可能把轮毂伤了损失更大。她踌躇着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离家至少还有四公里路。近郊的公路没有行人,来往的车辆都是一掠而过。正在这时,手机响了,她跑回车上拿出来接听,是于穆成打来的。

谢楠转身,唐凌林从那辆红色沃尔沃中出来,向她走来。

“哎哎,你倒是说清楚你现在在哪呀?”

他一向没什么架子,比较照顾下属,谢楠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应该由业务部门负主要责任吧。”

“对,你说得有道理。你很坦然,跟你一比,我活得太别扭太纠结,只会更自惭,我真的觉得,我们还是冷静一下吧。给你时间也给我自己时间,大家好好想一想。”

谢楠长吁一口气,她完全知道事态的严重,但毕竟和自己没关系,可能牵涉到的是她的前同事小石、业务部分管那一片的经理,顶头上司莫经理恐怕也有失察之责。她这样高度紧张一路狂奔回来,此时只觉得疲惫不堪。等到五点半下班时间,也不见莫经理回来,同事陆续走了,办公区变得空荡荡的。她拖把转椅过来把腿搁上,给于穆成打电话。

中午她无情无绪地下楼,勉强自己随便吃了点东西。上楼时碰到阿May,很神秘地对她说:“谢姐,刚才上海那边公关公司来人了,一男一女,这两人看着又专业又帅气,一路讲的都是英文。那女的长得虽然不算顶漂亮,可身材好,气势更是十足,穿的GUCCI的套装,拎的LV,太好看了。”

“那我们说好了,明天晚上见,我在这边等你,你到了打我电话。”停了一会,她笑了,声音娇媚,完全不同于下午在会议室的职业干练:“好啦,我知道了。”

“就是和平大道。”出租车停在了她的车边,她匆匆挂了手机,司机探出头来说:“我可不会修车,小姐,你要回家就请上来。”

谢楠微微一笑:“是呀,真巧,我有点事,先失陪了,玩得开心。”

本来按通常情况,这件事情一般会在公司内部消化掉,处理相关责任人员,处理经销商,不会把事情闹大,以免对外造成负面影响。但偏偏王进刚几乎同时又被某个神秘人士匿名举报了,据说举报材料极之详尽,提供的证据确凿。当地工商部门和报社同时介入调查,一时舆论大哗满城风雨,在当地的货品全部下架封存等待处理,其他地方的销量也一落千丈,整个公司的品牌形象受到严重影响。华中公司总经理被上海总公司严厉问责,同时还第一时间联系了公关公司专程过来做危机公关。

周六周日并入即将来临的五一长假,都得继续上班。她照常做着日常手头的工作,同事只觉得她算是直接当事人,在这个非常时期表现出的沉稳淡定十分可疑,纷纷旁敲侧击向她打听,可惜她能贡献的资料少得让所有人失望,而且她讲话时明显的心不在焉,眼神时常飘到远处,也让同事只能知趣放弃盘问。

她当场打定主意,对一直坐在对面寸步不离的小崔说:“崔小姐,公司人事部还有通知,请各地经销商把招聘人员待遇情况做个汇总让财务带回公司,下一步研究统一薪资。你看能不能把你们的工资报表复印一份给我。”

她回财务部继续做事,临近下班时,莫经理召集财务人员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重新发放了严格的对帐工作制度,谢楠迅速看了之后暗暗叫苦,哪怕不去外地工作,照这个制度执行的话,以后基本没有固定的负责区域,大家都会轮换各地奔波了。

谢楠看看旧手机,用了四年,著名的皮实机型,功能简单,按键已经磨得看不出字母。而这四年对她来说,还真是感情生活接近于空白状态、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四年,这个文艺的理由在她看来可笑到了荒唐。

莫经理摇头:“好在是你先发现了问题,我们不算太被动,不然够呛了。”

“我只是希望,我爱的女人,不受往事的纠缠,能同样爱我,我们能共同生活在当下。”

谢楠被他的严厉语气吓住了:“你……会换轮胎吗?”

进了电梯,她的笑容才一点点从脸上消失掉,挂下一张脸,和里面站的所有都市晚归男女一样,疲惫而面无表情。她盯着变动的楼层数字,想:这样多好,站在人群之中,谁也不认识谁,不用跟任何人挣扎出一个有风度的微笑。

“真有趣,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他的邻居,我还约了他明天一块吃饭。”

谢楠坐在经销商财务室里,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这样对帐,我来一趟就毫无意义。”

谢楠咬住嘴唇沉默一下,艰难地说:“穆成,我很珍惜我们的关系,甚至我可以坦白承认,我已经越来越依赖你,到了让我自己害怕的地步。”

于穆成微微点头,昏暗路灯下他的脸毫无表情:“回去吧,你脸色很差,早点休息。”

谢楠看到于穆成,倒小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

“那个就不麻烦了,我有同学在这边,已经约好了一块吃饭。吃完饭我再过来,大概王总也差不多回了。”谢楠拿上自己的东西,笑咪咪告辞开车走了。拐上大道,她毫不迟疑换档加速,驶上了回去的路。

她当时发蒙了,她纯粹就是觉得还能用罢了:“什么理由?”

“你好,谢楠。”

好在换了手机,不然她现在怎么办。小崔拿着复印好的报表进来时,她已经恢复了工作的状态,到了快十二点时。她关上笔记本,对小崔告辞。

他随即谈到月底去各地对帐应该注意的问题:“辛苦你了,马上又得出差一趟。公司的意思是准备以后按省份划分业务区域,由华中公司派驻财务去各省处理帐务,每个月定期回公司汇报,然后慢慢在当地招聘合适的人员。我想问问你的想法,有没意愿接受去外地工作,时间不算长,一年。”

他们问的问题其实十分简洁,一边提问一边记录,很快就完成了这项工作,然后和谢楠握手道别。谢楠返回财务部时经过前台,阿May连忙抓紧时间悄声问她有何感想,谢楠哭笑不得,同样悄声说:“你消停一下吧,又不是明星来了,还感想。”

谢楠苦笑,“我在回来的路上,车胎破了,我正想办法呢。”她突然看到一辆亮着空车灯的出租车驶了过来,眼睛一亮,连忙挥手,“待会再说,有救了。”

“小事,早过去了,没什么的,我都忘了。”

谢楠公事公办地说:“公司的对帐规定我想不用再跟你重复了,现在要么请你马上给你们王总打通电话,我来跟他说;要么我打电话回公司,说明你们不配合对帐。”

“没关系,我等你,你回来了直接上我这来好吗?”于穆成的语气倒是颇为温柔平和。

谢楠当然知道Kevin是于穆成的英文名字,她有点进退两难,正准备走掉,周丽莎收线回身:“嗨,谢小姐,你还没下班?”

会议结束后,莫经理让谢楠留下,长叹一声:“这回小石害惨我了,谢楠。”

“穆成,我回来了,不过今天晚上还要加班。”她硬着头皮说,弄不清这么正大光明的理由,自己怎么说得毫无底气。

“我又怎么了?”谢楠终于火了,“你看我不顺眼可以直说。你要我们各自冷静,好,我老实待一边好了;我去冷静了,你又怪我没向你报告行踪;现在我找人换个车胎也能得罪你呀,难道非要我在这里哭着给你打电话求你来救我吗?你的控制欲未免太强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什么都要按你的步骤来。可是我很累,我配合得很辛苦知不知道?”

谢楠厌烦看着她,内心有个小小声音挣扎着几欲脱口而出:一定要在今天吗?一定要是现在吗?可是唐凌林站到了她面前,声音平和有礼地说:“我等了你好久,现在有时间吗?谢楠,我想跟你谈谈。”

“不,事实上,我信任你的判断。听到别人告诉我你去相亲,我不愿意主动找你求证。一方面,我想你应该有选择的自由;另一方面,我觉得你做事完全有自己的分寸,不会欺骗我。我信不过的只是自己,我怕我会跟从前一样……”她蓦地打住,紧紧咬住嘴唇。

于穆成开车赶出来,他沿和平大道走着,留意对向车道的情形,开出几公里就看到了对面路边停的白富康和旁边站的谢楠,另有辆出租车停在车后。但是这条大道中间有景观隔离带,他只有开到前面老远才能调头过来。等他开到谢楠车后停下时,正看到谢楠递张钞票给那个出租车司机,司机高高兴兴走了。

你真的淡漠往事了吗?你真的爱他吗?她在心里质问自己,态度远比于穆成更加严厉。她想那样理智严谨的男人,如果自己甚至不能做到诚实面对自己,又如何去面对他呢。稍有闲暇,她会走到楼梯间,拿着手机反复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却始终下不了决心按拨打键。

等工作谈完,差不多快六点了。谢楠倒不介意晚下班,反正回去也不过是对着一个空房子。她拿了茶杯去茶水间倒掉残茶,近几天她晚上再没服药。为保持白天工作的状态,她开始每天泡茶喝。喝着喝着,倒也有些喜欢上了这种微微苦涩又带甘醇的味道。

下午四点时谢楠赶回了公司。一到办公室,她就把自己对帐的结果、手机拍的照片给上司莫经理看。果然不出她所料,莫经理顿时面色大变,细看之下,居然手也抖了起来,只跟她说:“你今天下班后别走,我马上去见总经理。”

“不用你修车,师傅,帮我换下车胎吧,我付钱。”

夕阳已经落山,光线仍然明亮,暮色薄薄,眼前笔直一条道路,远方的天际是带着一抹红色夕照的云层。

她当然记得茹冰说过,没一个现任老婆或者女朋友不讨厌前女友这种生物,可是她还真是调动不起来讨厌的情绪了,只有满心的苦涩与绝望。或许是因为我离前女友这个角色也只一步之遥了吧,她想。

“我不能接受的是,你接受我,只是努力在按你和别人都认为正确的方式生活,只是把我当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而不是一个爱人。你真的沉湎于往事不能自拔了吗?

“没有那个必要,项太太。”她冷冷地说。“你们一个个为与我无关的事轮流来找我,让我很困扰。”

“哎,王总说让我们陪你吃饭呢。”

“相亲这件事如果你问,我马上就能给你一个确定的答复,我们交往之初,我承诺过的事,我肯定会做到。我完全不理解你的迟疑是为什么,只能推测你把从前的阴影看得太严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