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一

青衫落拓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她斜睨我,她从来不知道她这样斜睨一眼,带着点说不出的风情,总能让我心里一荡。

被我嘴唇轻轻触到的那只耳朵温度骤然升高。她偏开头避开我,一边紧张而飞快地看下四周,希望没人注意到她的狼狈。五一假期的上午,飞机差不多满员,幸好坐的公务舱,相对空得一些。她松口气,伸手过来狠狠掐我一把,不过我并没退却的意思,由得她掐。她只掐了一下,转而揉揉掐的地方,这个总也狠不起来的女人。

完了,居然被她看透了,还怎么混。我放下报纸:“不紧张了吧。”

“要娴淑,持家有道。”

她的表情真是变幻不定,肯定在想这样南北交融的口味应该是什么样的,我翻报纸,勉强忍笑。

呵,这傻孩子。

“我早说过嘛,我比丧偶副处长总要多点吸引力。”

她低低呻吟一声:“放假呀,求求你,我好不容易有想睡懒觉的感觉。”

她总算睁开了眼睛,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是:难怪你这么喜欢招惹我。

我做认真思索状:“不好说呀,不过我父母都是山东人,偏好面食。定居南方时间久了,这里的菜系他们也喜欢。”

“那个……”

“宝贝,该醒醒了。”我坐到床边,轻轻拍她的手。

她点头,仿佛在心里暗自思量自己是否合乎这一标准。

她别过头去,闷声说:“你……讨厌。”

“管你吃管你喝管花你的钱,这样可以了吧。”

飞机起飞了,我替她解开安全带:“好啦,现在走不掉了,告诉我,紧张什么?”

她眼巴巴看着我:“比如?”

哪能这么轻易放过她,我凑近她耳边低声说:“很累吗?我是说昨晚。”

她这样一个女人,纠结别扭的同时也勇敢。

“难怪你拖到现在也没结婚。”她冷不丁下了这么个结论。

她把玩着我的衬衫纽扣:“听说控制欲强的男人不高兴被别人抢台词的,我给你机会哦。”

我问她:“你连睡衣都不肯放我这边,卖了房子打算住哪?”

“他们很讲道理的,要求好象也不算过份。”

“茹冰就是呀。我刚才上飞机前给她打电话,她跟我说第一次去郭明家,郭明的妈妈就要求她做饭,说以后用不用她做是一回事,会不会是另一回事,一定要有做饭的诚意。”

她笑得伏倒在我怀里:“好,给你管,你不要有嫌烦的那一天才好。”

嫌烦吗?抚摸她的头发,我猜要等来那一天,我们得先一齐变老。

她笑咪咪不说话。

我喜欢的,父母怎么可能不喜欢。

“不紧张,大不了就是不讨你父母喜欢喽。”轮到她好整以暇了。

“那个,你父母知道你要带我过去吗?”

果然还是这样的坦白对她能无往不利,她的脸马上又红了,几乎嗫嚅着说:“我……穆成,你跟你爸妈说,我会学着做饭的。”

没等我拉下脸来,她抱住我,下巴抵住我胸前:“当然啦,如果你肯收留我,我就不用租房了。”

老爷子一听她是注册会计师,在外企做财务工作的,马上两眼放光:“正好把家里的财务好好管管。”

“我……”她顿了一下,“他们……我是说你父母,会不会要求我做顿饭给他们看。”

“还要个性好,能包容,温柔体贴。”

她只好没有招架之功地往被子里缩。

“到时间该起床了。”我凑她耳边轻声说。

“你知不知道,你恶趣味发作时的典型表情就是这么忍着笑。”她一手按下报纸,盯着我。

“你今天气色好很多了,不信照下镜子。”

“我知道怎么治你的失眠了,保证接下来都让你天天想睡懒觉。”

居然担心的是这,我有点不可思议。

玩我,哼,我居然被玩得很开心,我果然是没救了:“我不随便收留人的,不然怕传出去,以后没女孩子肯嫁给我了。”

她眨下眼睛,认真地说:“我打算去市区交通便利的位置买套小户型。房子到手之前嘛,我先去租房,把车卖掉,可以省好多。”

我凑近她:“是呀,你看你弄得我变态了,所以你得对我负责。”

“这就是你说的最坏打算喽?”

我哑然失笑,停了一会,握住她的手:“他们没任何理由不喜欢你,因为我喜欢你。”

“那我决定收敛一下我的控制欲了,试一下被你控制是什么感觉。”

她起床洗漱,回小区收拾简单的行李,上车开到了机场,一直都有点梦游的表情。我看得暗暗好笑,知道她那莫名其妙的紧张恐怕是又发作了,只安抚地牵住她的手办登机手续。

我将手覆到她的手上:“那当然,相应的,我也要管住你的心。我很公平的,以后不许说我控制欲强。”

居然从钱到人,他们都愿意交给她管。回房间后,我说:“你够厉害呀,不开口就把我爹妈收服了。”

我以为她会按老习惯说得支支吾吾语焉不详,哪知道这么直截了当。她说得对,我不该让她抢我台词,只能重重吻她找补回来,这么拧的女人,肯主动说出求婚,让我不感动都难了。

她算是不紧张了,歪头看着我:“没办法,谁让我长了一张贤惠媳妇脸,上次姻缘大会上,尽是老先生老太太代表儿子跟我搭讪。”

“唉,你多少也来一点精神层面的好不好?”

我摸下巴,本来还在担心,逗她逗得太狠了,会让这爱纠结的女人心事更重,没想到居然等来了这么一句话。

“也是呀,被你收留了,我猜我以后哪怕去见丧偶副处长都没资格了。”果然她心情一放松就很调皮了。

我大乐,同时摆出严肃的面孔认真思索:“肯定有,而且很多。”

她不理我,把头更深地埋进枕头里。

她紧闭双眼,仿佛没有听到,可是轰地一下烧得通红的脸出卖了她,我忍俊不禁笑出了声,摸摸她的脸:“别装睡了。”

妈妈也跟着起哄:“是呀,阿成是需要有人好好管管了。”

我把她拖我腿上坐着:“来,说说看,你打算怎么管我来着。”

好吧,被她打败了。可是眼前的她这个样子带着狡黠笑意斜睨着人,怎么看也不是一张“贤惠媳妇脸”。

我哭笑不得:“你这是在影射我的品味吗?”

她也以不抱什么指望的眼神看我,然后索性往椅背上一靠,闭上眼睛休息。

过一会,她还是忍不住问:“那个,你父母对你的女朋友有什么要求吗?”

她心不在焉地点头:“倒也是。”

“要大方,斯文有礼,出得厅堂,下得厨房。”

她没什么底气地咬着嘴唇不吭声了。空乘走过来送饮料,她也没反应,我帮她要了杯橙汁,自己要了杯咖啡。

“那你愁什么?”

我大笑:“得得,不逗你了,真的得起床了,我们要赶飞机呀。”

她把手按到我胸口:“要管你的心吗?”

“我打算给他们意外惊喜呢。”我一本正经地说,“想想看,他们催我结婚都已经基本不抱指望了。”

我亲一下她的耳朵:“每次你脸红,这里一定红得发烫;每次看你发红的耳朵,我都想亲。”

她咬着嘴唇想了想:“好吧。”她认真看向我,清亮的眸子里仿佛氤氲着水汽,而我的倒影在其中荡漾着,“和我结婚吧,穆成,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