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去昆仑

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你说什么?”魑魅凶狠地瞪起眼睛,可是她忽然愣住了,她看见蚩尤的目光变了,温情又迷惘。

酒肆主人痴呆地望着魑魅的艳色,“你说共工么?反正是个疯子啊。”

“你吃完早饭了还对我流什么口水?”蚩尤对魍魉的小尖牙很是敬畏。

刑天又一次消失了,蚩尤说:“你看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不过为了避嫌,姑娘能否不要坐在我大腿上……”

“为了去昆仑就要打仗?就为了你去昆仑,会死人的。”蚩尤皱了皱眉头。

“可我们不熟诶。”

共工给自己也斟满酒,“还是喝酒好。每次喝醉了,我就觉得我能打倒轩辕氏,然后自由自在地往西奔驰。然后越跑越高,去昆仑。”

“我们现在不就是面对面的么?要不然我怎么能看见你的眼睛?”

“你记得不记得我说过刑天根本没有心肝的?”蚩尤喃喃地说。

“噗咚”。他一脸惨白,倒在席子上,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屋顶。不知道是因为窒息、恐惧,还是兴奋过头。

“我大半夜没睡着……”

“不是吧?这个小妖精又来找你干什么?”

“你看屋顶上的那个。”

“疯子也真了不得,能把妖怪都气成这样……”蚩尤小声嘀咕。

“你是真的傻么?”缥缈如风的声音。

“疯子不听你瞎说了,这几个铜板你拿去喝酒,明天不编新的我们就直接把你扔到酒缸里去。”

“不打搅啦。”一阵狂风迷乱了街头所有人的眼睛,蚩尤和妖精忽然都消失了。

“没见过这么摔的……”蚩尤打量着妖精那光可鉴人的七尺青丝,露出赞叹的表情来。

魑魅拉着蚩尤,逃跑一样窜出酒肆。她捂着耳朵,不堪忍受共工和那些酒醉男人的喧哗。

“我傻?”魑魅对蚩尤比了个鬼脸。

“真奇怪,昨天晚上你看起来可不白痴。”过了一会儿,魑魅在椽子上小声说。

刑天一仰头,短裙长带的少女站在远处的屋顶上,娇嫩的唇边带着艳媚狡黠的笑容,笑得人又迷乱,又惶恐。

“呸,只是?你这禽兽!”蚩尤偷眼往外看。

“那时候我酒没醒。”

魑魅晃悠着修长的双腿,坐在蚩尤的大腿上,一边拿着一碗米酒,一边百无聊赖地用草叶扫着蚩尤的脸。

“哦,人类很忌讳这么做么?我以前总是坐在高树上,不习惯坐席子。”魑魅轻飘飘地跃起,像是一朵轻云攀上屋梁。

过了很久,共工耸拉着脑袋从窗户边跑了回来,歉然地说:“我觉得你说得对,可是……我还是想去昆仑。”

“我正在喝啊。”

“对啊,就是三十年。”

蚩尤和刑天背靠墙壁,躲在一条狭窄的岔道里,喘着粗气,外面是散乱的脚步声。

“我知道我很没良心,可你能不能告诉我原因是哪件事?”

“嗯,只有少数很亲近的人才会这么做。”

“我们不是一党么?”魑魅说:“我记得你在赌场里和那些男人打架,一边打一边喊,很是威猛啊。”

“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妖精爆发出纵情的笑,“你以为什么?我爱上你了?”

“他们是客人……客人!”蚩尤解释说。

“大王虽然神勇,可是怎么比得上这疯子?”另一个汉子笑着接口。

“好像是,风后每年都出新律法,不知现在的是怎么说的。”

“我不怕的,”共工诡秘地笑着,“我根本不害怕。”

“听着还是很吓人……那你呢?你……吃人么?”蚩尤问魑魅。

“我这个属下……有时候……会有些奇怪的想法,但其实,他对女性……很看重。”蚩尤对魑魅尴尬地解释。

蚩尤忽然看见魑魅出现在离他面孔不到半尺的地方,心里猛地往下沉。魑魅倒吊在屋梁上,深深地看进他的瞳子里。那目光冰冷锐利,像是月光,能照出人心里藏得很隐蔽的东西。他有种恐惧,想要回避,可是不能,他移开目光,他就输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这个妖精耍犟,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底到底有些什么是要竭力去隐藏的,但他忽然知道,确实是有,在他深得自己都看不透的心底里。

“不不不不。”蚩尤急忙摆手,“这少数很亲近的人,只有父母和一种叫媒婆的人才能决定,而且程序非常复杂。”

“那你到了昆仑,都七十岁了,有什么好的呢?”

“可是还有一个甩不掉。”

“那大王没有出马么?”

“听起来我应该是第二种了。”蚩尤讷讷地说。

“记得啊。”妖精说。

“和门外我的师弟一样,白痴!”魑魅说。

共工用陶碗给蚩尤斟满酒,“是蚩尤少君啊?喝喝,酒是赊来的,多喝不用付钱。”

屋子里一人两妖,蚩尤穿着件里衣坐在床上,衣襟分开,魑魅坐在他的大腿上,长发短裙,脑袋圆圆的魍魉坐在旁边拉着魑魅的袖子。

“你是。”蚩尤说:“你说你有肉吃的时候就吃猪肉养身体,没肉吃就卖身换肉吃!”

一根七尺青丝自动从魑魅的长鬓中脱离,浮动在空气里,自己弯曲缠绕,结成一个蝴蝶结,落在蚩尤的掌心,片刻之后,它像融化在日光里那样消失了。

蚩尤和刑天飞跃过大车、小车、老人、孩子,奔跑在一群女人的前面,将越来越长的道路抛在身后。

魑魅想伸手去摸摸蚩尤的额头,看他是不是烧昏了,这么胡言乱语。

魍魉原本趴在他胸口上观察他的睡脸,此时被颠翻落地。而坐在蚩尤腿上的魑魅却随着蚩尤的起身轻轻飘起在空中,蚩尤坐直了,魑魅又掉了下来,依然稳稳地坐在蚩尤的大腿上。

“不,”魑魅摇摇头,“我觉得你是第三种。”

“不是信物么?”蚩尤不解,“它不见了诶。”

“人不希望相信什么事的时候,就会自己骗自己啊。”魑魅说。

“可恶的疯子!”魑魅恨恨地说。

“第三种?”

“是你在我的酒肆里吃了我一整头烤猪,第一个许了我要娶我的!”

“呜,刑天,你真没良心。”阿萝用刑天的衣袖擦眼泪。

“你还没有到昆仑,大王就把你抓起来了。”蚩尤说。

“你不会骗我们吧?我们可是一直呆在树林里的良善妖精。”

早晨,涿鹿城的天空是湛蓝的,清澈而明朗。

“没错!”

“有人说是一百万里。”

“嗯。”

“不过呢,”她伸出一根白皙得几乎透明的手指,轻轻拂过蚩尤苍白的脸,“这张脸看起来倒是傻傻的。”

魑魅用草叶扫着他的鼻尖,指指自己的心口,“它在这里存着,到时候你可以来支取。”

“疯子又说故事了,疯子又说故事了!”汉子们哄笑着,又围了上去。

“哦,”魑魅摸了摸师兄的脑袋,“少君不用害怕,他不吃人的,他就是看见人随着呼吸起伏的喉管……就会像先辈那样流点口水。”

“你知道昆仑山里这里有多远么?”魑魅问。

在初日纯净的光辉中,魑魅忽然把自己柔软的唇轻轻贴在蚩尤的唇上,阳光穿越两张面孔之间的狭窄距离,散射出绚丽的色彩。

蚩尤也很好奇,走到了那个叫共工的疯子身边,“你老是这么说,大王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蚩尤谨慎地问。

“魑魅你又玩跳水?小心不要太过头喽。”庭院里和刑天赌骰子的魍魉忽然抬起头,对蚩尤卧房那边喊。

“我……”

“来玩订约吧!”魑魅说。

魑魅好奇地拍拍酒肆主人的肩膀,“这疯子那么大胆子,怎么没人来捉他呢?”

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正攀着刑天的胳膊,甜蜜地把脸蛋靠在他的胸口,“别怕别怕,我不会大声叫的,只要你不逃走,我才不和那些没品的女人分男人呢?当我傻么?”

“骗你们?怎么说?”蚩尤愣了。

在蚩尤来得及说话之前,刑天提着干和戚倒退着从来的地方离去,完全看不见人影了。

他使劲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对碧绿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他。两颗雪白的尖牙上,有口水一滴一滴打在他额头上。

魑魅皱眉不解,茫然地看着他。

“我是那种会为一头烤猪出卖自己的男人么?”刑天挺胸。

他背后的刑天沉默了很久,忽然说:“嘿,阿萝,幸会啊。”

“你的许诺还作数么?”阿萝问。

“你一天走一百里,就要走一万天啊!”

魑魅从苇席上的大洞里爬出来,坐在一旁灰头土脸地梳头,“怎么,没见过姑娘摔到地上的么?”

“还有一种可能!”

“订约是怎么玩?”蚩尤说。

蚩尤心里想象了一下喝十斤酒吃一头猪的老人,结果还是一头狗熊。

“你救了魍魉一次,我们就算是朋友了,”魑魅说:“我会还你一个人情,无论你的要求是什么,只要你来找我,这个就是我们订约的信物。”

“想不想再喝点?”

刑天的脸难得地多了点血色,“那只是些豪迈的宣言而已,不是实际情况了。”

蚩尤和魑魅面面相觑。

魑魅轻盈的身体似乎被风吹了起来,毫不着力地飘向窗外,渐渐变成了视野中的一片落叶,“呆子,我明天再来了。”

“你也是质子?”

魑魅瞪了他半晌,失望地摇摇头,重新跃上屋梁,自己独自发呆。蚩尤一个人没什么事情做,就起来叠他的被子。

“那我们轩辕部岂不是已经胜了?”

这个瞬间,妩媚的妖精和未来的狂魔被阳光如箭一样钉死在酒肆的门口。

“我只是上个月喝多了酒,不小心说我年纪不小,也想结个婚过过安稳的日子,不小心许了几个人,可是又忘记了她们的名字。”

“那后来呢?”旁边性急的汉子追问。

共工喝到第三斤的时候开始仰天叹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手里没有十万雄兵呢?我要带他们跨越不周山,扫平轩辕的领土。”

她小心翼翼地顺着蚩尤的视线看去。

“你觉得是……就算是吧……”蚩尤嘟嘟哝哝地说。

“我初来大城市投亲访友,可是又没有什么亲友,所以要找几个,我觉得你当我亲友倒还不错。”魑魅抿着一杯小酒,“酒这东西喝着真是开心!”

“真的傻么?”魑魅又问。

刑天在这种诱惑下迷惘了,抓着他的大脑门,“我得想想……想想。”

“蚩尤,我们不要理这个疯子了,你看他真的疯掉了。”魑魅还坐在蚩尤的腿上拿叶子扫他的脸。

“我也知道,”共工有点郁郁,“可是我不打赢黄帝怎么能去昆仑呢?”

“什么东西压在我胸口上?”蚩尤在梦里思考,“是鬼压床么?可又为什么那么软那么香?”

“不像,很像一家三口。”刑天拿盾牌遮掩了自己散发男性气息的身躯,堆起了好客的笑容,“下属莽撞了,这样的妖精,总是多多益善,少君你自己慢慢招待,下属先退避了。”

“炎的孙子不会喝酒么?以前你爷爷能喝十斤酒,吃一头猪。”

“什么意思?”蚩尤抓抓脑袋,茫然不解。

魑魅忽然愣了一下。

“四十岁。”

“因为你是个傻瓜。”魑魅说。

刑天用他结实的胳膊搂着阿萝,让她精致的小脸埋在自己宽阔的胸膛里。阿萝柔弱得像是水里的一片落叶,刑天的坚强则像经历了数百万年的礁石。一阵风吹起了阿萝鬓边的青丝,像是纠缠人心的往事。

“我酒醒了蛮后怕的,我也不知自己怎么脑袋一时发热,就去帮妖怪的忙了。也想不明白,也想得脑袋痛。”蚩尤诚恳地说:“姑娘你问我,我还想找个人问问嘞。”

蚩尤愣住了,瞳孔慢慢放大。

“以我和他相处了十五年,我敢肯定他现在是假装的。”蚩尤说:“只为了还他欠人烤猪的人情。”

魍魉抗议:“我也是妖怪。”

“少君,我只见过两种人:”魑魅忽然窜到蚩尤面前,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一种比较蠢,总想占别人的便宜,还总是给别人看出来;一种比较聪明,想占别人的便宜,可是别人还不容易看出来。我觉得你那个大个子卫士是第一种,你自己觉得你是哪一种?”

遥远的公元前,人类还没有遍及整个世界时,妖精仍是山林的主人时,某个下午,初到大城市的妖精因为目睹一个情圣和一个女人的相拥而生出了古怪的幸福感。她想要一个男人在此刻热切地拥抱他,告诉她世界是那么的可爱。可是她面前唯一的男人,也是她一生里唯一一个动心的男人只是凝望着远处发呆。但她仍旧觉得幸福,她想一切皆有希望,她确实应该来人类的地方,因为这里存在无限的可能。

“去昆仑!”他双眼精光四射。

共工开心地笑,“你真傻,我都到了昆仑了,为什么要回来?”

“我只是有点想打喷嚏……”魑魅也抹抹鼻子。

“我听说西王母住在昆仑山中,九重弱水十二玉楼,所以很想去看。可是我是质子,所以不能。”共工已经喝了一斤米酒。

“那你为什么也那么感动的样子?”

“哈哈哈哈,”周围听热闹的人大笑,“共工你怎么说还是你赢,那大王成什么了?”

这时朋友们刚刚相逢,涿鹿城还显得美好温馨,那些令他们咆哮和悲伤的故事还未拉开序幕。

共工忽然跳起来,缩到酒肆的小窗边喝酒,一双眼睛又模糊起来。

“哪一个?”

“那怎么可能?黄帝的尚方宝剑早已经飞舞在云间,此时化身成无数的剑影射下,就如一场漫天剑雨,当者必死啊!”

“就是你的心太深了,你把我骗过了,把你自己也骗过了。”魑魅咬着雪白的牙齿,恶狠狠地说。

蚩尤惊得转过头来,“这女人从哪里跳出来的?”

“是啊,我打赢了黄帝就去昆仑。”

正是夕阳落山的时候,如血的残照中,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男一女相拥在小巷的深处。

“少君,再快一点就都甩掉了。”

涿鹿城的酒肆里总是热热闹闹的。

酒肆主人笑骂:“这是三十天前欠的。”

“那少君到底为什么要救魍魉?我们是妖精,你们是人,我们又不亲近,还是第一次见面。”魑魅提出了最终的质疑,“我们妖精是比较简单的,知恩一定要图报,可我还一直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施恩给魍魉,想不明白,想得脑袋痛,就直接过来问问了。”

卧房里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暴响,随即是魑魅的吼叫:“多嘴!不是听你说话走神了,我也不会摔那么惨!”

“去昆仑?”

“喔,魍魉,我们怎么进来的?”魑魅也记不太清楚了,她没有留心这些琐碎小事,进入一个人类的屋子,对于他们这样的大妖精实在不难。

刑天抓抓头,“不算数就得还钱么?”

魍魉惊慌地捂住嘴巴,不敢再说话。

“少君!有多少妖怪?”

“刑天,她们不会找到我们吧?”蚩尤低声说:“你到底又做什么了?”

屋梁上的魑魅按住额头,忽然失去了平衡,以头下脚上的姿势栽了下来。

共工说:“很多人都会活到七十岁,为什么大家要活到七十岁呢?”

“哼!”魑魅说:“疯子!”

这时他们背后传来了抑扬顿挫的说书声。

“听说涿鹿城里勾结妖邪的人会被处以极刑?”魑魅坐在屋梁上发问。

“却说那北方吹来一阵大风,风中阴气滚滚,百鬼哭嚎,顿时把先锋应龙的双翼吹折。”

“别废话别废话,”刑天蹲在天井里,不耐烦地催促,“下好离手,我可一定得把本翻回来,那是我这个月吃肉的钱。”

“是啊,共工部的。”共工眯着眼睛。共工的眼睛很大很明亮,很配他魁梧的身材,可眼睛里总有一丝模糊。此时,那一丝模糊弥漫开来,笼罩了整双瞳子。

“是啊,会死人的,”共工呆住了,“会死人的……”

“其实我昨睡得也很糟糕,头也很痛。”蚩尤抓了抓脑袋。

刑天苦着脸,“你当然不傻,刀俎上的鱼肉哪有怨刀傻的?”

“这位妖精,你总来找我们是想干啥呢?”蚩尤问。

“我们可没结什么梁子吧?别缠我,我没钱没色没阳气,你们缠我很不值的。”蚩尤战战兢兢地说:“你们怎么进来的?”

“我们吃完早饭,在大街上转了个圈子就进来了。”魍魉说。

“我们算‘少数很亲近的人’么?”魑魅问。

“不,作数了就会有更多的烤猪吃!”阿萝的眼睛里闪动着诱惑。

围在一起的汉子们哄笑着散了,只剩下中间一个魁伟如巨神般的乞丐。他随手抓起了桌上的铜板扔给酒肆的主人,“三天前欠的酒钱还上了。”

马车带起淡淡的灰尘,街上满是南来北去的过客,他们就这样经行繁华的涿鹿街头,掠过那个小巷。却没人抽空多看一眼,更没有人停下一步,行人如无意的流水,只有流水中凝固的身影那么温柔。

“妖……妖怪!”蚩尤从床上蹦了起来。

“可明知道他是假装的,我怎么还那么感动呢?”蚩尤抹抹鼻子,“我最近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以前当小妖的时候一直梦想着找个人来吃吃,可是那时候涿鹿还没建成,周围荒无人烟。现在我又不需要吃东西了。”魑魅很惋惜地说。

刑天不屑,撇撇嘴,在自己胸前比划了两下,又在门框上蹭了蹭屁股,“你有胸么?你屁股圆么?就你这样子也好意思自称妖怪?我可看不出你全身上下哪里妖。”

“黄帝一方虽然折了应龙,可是神将大鸿已经飞起在半空中啊!大鸿的哭月神刀乃是他十八岁祭见天帝的时候,天帝以神力所成,一刀之下,百里山川化作荒芜。大鸿大吼一声挥舞神刀,顿时将共工部的左翼杀出了一个缺口。”

“我有么?”蚩尤有点脸红,“好吧那时候我一定还醉着……魑魅……能不能打个商量?”

共工说:“我也不知道,我活到七十岁,就是为了去昆仑,自由自在地去昆仑。”

“你今年多大?”

“哈哈哈哈,”一阵嚣张的狂笑,“可是我们共工部的大将共工早已经飞在九天之巅,黄帝的头顶。对!就是我!我一把将掌心狂雷丢下,把黄帝炸了个黑脸红眼,直栽下九天云端。首领既破,你们轩辕部作鸟兽散,从此天下再也没有轩辕黄帝了。”

“来啊来啊,我们说轩辕和共工大战渭水吧!”在蚩尤和魑魅来得及反应之前,共工大笑着跳了起来,在酒肆的中心使劲地喊。

“我是说……我们坐下来面对面地喝。”

“反正,”蚩尤说:“总不是因为爱情喽。”

忽然间,屋子里弥漫起烈阳般的斗气,而后整面墙壁倒塌下来。刑天冲进了屋子,左手戚右手干,勇敢豪迈,睡眼朦胧。

“真的么?”

蚩尤摇摇头,“我不太能喝酒,喝多了就发酒疯。”

“一趟往返需要六十年,你能活到一百岁么?”

“打那个没良心的!”女人们在呼喊。

“我……”蚩尤觉得头很痛。

“然后呢?”

话音没落,刑天忽然又冲了进来,一把拎住魍魉的衣领,恭恭敬敬地行礼,同时后退,“这位客人我接待吧,少君你接待妖怪就可以了。”

蚩尤还想趁着阿萝在的时候给刑天下两剂烂药,以报复他让自己大清早被追打的仇,魑魅烟雾一样出现在他背后,吃吃地笑着扯住了蚩尤的耳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