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葬土

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云锦愣住了,背衬着圆月的魑魅正安静地看着她,安静地泪流满面。

“那怎么办……怎么办……”云锦低下头去,紧紧地握起拳头,她的指甲很长,手心里有血渗出,可感觉不到痛。

“他还是被抓去了,有大鸿在,我无能为力。可惜刑天不在。”

蚩尤看着自己手里的砖头沫儿也很惊恐,想不起来刚才那一瞬间他做了什么,妖精搂着他的脖子大哭,于是他也急得想哭,于是他就不顾一切地扑了出去。情况不容思考,蚩尤转身抱起魑魅,以他在涿鹿城习练多年的神速冲向小巷尽头,背影像只被猎人追捕中落荒而逃的豪猪。

蚩尤呆呆地低下头,想那悲伤而壮美的战争场面,他的兄弟们浴血搏杀。可他自己是个笨小孩,爷爷都觉得他很没用,从不告诉他这些仇恨。

浩瀚的涿鹿原上,老马破车,去向千里外的黄河。士兵乙赶车,质子们躺在车里望天发呆。

“给我追!”大鸿振臂一挥,没有像个智将那般思考,喊出了这句追捕者最常用的台词,带着铁虎卫们冲进了岔路里。

风伯眼神呆滞,雨师抹了抹脸,觉得天上在下雨,他从未给蚩尤和风伯说一件事,他死去的亲娘是太昊王的正妃。他心里说我的娘嘞,我该为你报仇哇!我该灭了轩辕黄帝那个老匹夫,没有他,老子的童年就还有母爱,不会被那八十一个妃子的儿子欺负得抬不起头来啊。可是他觉得无力,他人生的前十七年从来不知道他娘是个什么人,更不知道他那个仇人就天天驾着龙车在他眼前晃悠。

“八十一个?”蚩尤记得九黎那块石碑上就是八十一个名字,炎帝曾在风雨之夜抚摩着那些名字垂泪。

“当然的当然的,忘了忘了。”士兵乙急忙摸出烟卷儿来给两位老大叼上,恭恭敬敬地对上火儿。

“当时神农部被天下共仰,炎帝的名字传遍四方,你爷爷精于药理,曾经亲身尝试百草,取药救人,又把药方传遍四方,救人千万。那时候所有部落交通往来,勇敢的男人可以向西一直走到昆仑去看王母的白玉楼,勇敢的女人可以走遍天下寻找她最喜欢的男人,管他是什么部落的,拖回家就嫁给他,给他做饭生孩子。我们驾着车,跟着水草来来往往,天冷去南方,天热去北方,”共工说:“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嗨,士兵乙,里面怎么了?”雨师招呼他。

士兵乙于是拿两个稻草团塞在耳朵眼里,放声高歌。

“你敢骂我爷爷我骂你全家!”蚩尤有点怒。

“听起来天下就是一个大屋子,我们大屋同居,大锅煮鸡。”风伯说。

“十七年前?”蚩尤想起了什么。

雨师风伯在马车上互相磨蹭身体,把那些唾沫给抹掉,看着大鸿从卫士们中忽地跳了出来,追进了巷子里,而后巷子里一声怒雷震耳,然后大鸿又带着大队的精锐将士追了出来。

“哈哈哈哈,”共工大笑,似乎很欢乐,看着风伯和雨师脸色苍白地坐下。

“魑魅,你要死啦!”魍魉惊慌地跳上窗台,“你的妖气呢?你的血呢?你怎么了?”他手忙脚乱,“你要死啦!让我想想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晕了过去,她想我还不会死,因为那个死男人还没死。

共工嘿嘿地笑了,“改朝换代啦!从此他们要在整个大地上建起城来,都像涿鹿城一样有城墙,所有人都生活在城墙里,听轩辕黄帝的话,再不能东奔西跑,东奔西跑的人抓住了要砍头,没有人再能去昆仑,天底下不再有不死药,追太阳的疯子都要砍死,你们都要埋在黄河河滩上。”

锦瑟无端五十弦。

云锦抬头看月色,月色在高树背后,树梢上有短裙长带的身影,临风欲举地轻摇。树梢上忽然空了,魑魅仿佛踏风而来,走上了云锦的窗台。妖精坐下,抱着膝盖没有说话。

也许是太紧张和急迫了,这个年轻人没有时间找到一柄足以和神器抗衡的宝刀,所以他拾起一块土砖对大鸿的脑门拍了过去。

“对啊!”雨师说:“对他讲什么仁义?”

“这可要担干系的,”士兵乙说:“将军若是回来记得说是妖精给解开的。”

“真逃走了黄帝正好有理由把我家灭门吧?”风伯说:“虽然我对我老哥没什么感情,可我还有娘诶,我老哥一准儿会献出我娘来顶缸。”

士兵乙过来打个招呼,“出大事儿了,蚩尤少君拿块砖拍了大鸿将军,现在带着劫法场的女贼逃了,这下子我们任务可重了。”

“唉!”蚩尤说:“我要是老有那股怪力,砍了黄帝又怎么样?可是这怪力是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风伯你说的,仁剑嘛。”

士兵乙一抬头看见浑身是血的蚩尤,一张脸而顿时发青,膝盖发软,“哎呦妈呀,少君您怎么没有遭遇我们将军啊?我这偷个懒您还单独来找我,我可是四体不勤六艺不精的人呐!”

雷电轰鸣,巨响震动周围所有人的耳膜。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云师精锐们追了上来。

“公主,你没有去送他么?”

“绝不能放任他逃回九黎!”大鸿指着地上的一行脚印,“我们追下去,追到天边也要捉拿他归案!”

“我?当然是在这里挡住大鸿再战一场了,”蚩尤一拍胸膛,“我们刀柄会对人和妖精一视同仁,但是男女有别,虽然你是千年老妖,不过在我们刀柄会看来就是女孩。而我是男人。男人你懂么?”

“好老头?”共工阴阴地反问。

“将军,我们出城三十里,还没有追到蚩尤,是否应该回去和大王禀报?”士兵小心地询问。

“好了!现在分头走,”蚩尤喘息着,“你赶快跑,找魍魉救你。”

“我也一样啊,我爷爷是个老家伙了,”蚩尤说:“其实他是个好老头,你们总把他说得跟熊怪似的……我们还是趁日色尚早赶快上路吧,大鸿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我看他一路追出南门去了。”

“你会抽么你?”雨师斜眼儿看他,“你疯啦,自首什么?去黄河边那是要死人的。”

“喔,他们跑得太慢,我实在等不及,就自己回来投案,”蚩尤大言不惭的登上马车,“也贡献个烟卷儿吧?”

“知道了吧,”共工一把抓起了蚩尤的头发,“你没有父亲,没有母亲,没有兄弟,因为他们都死了!现在这辆破车就从他们的尸体上碾过去,他们还在黄土下面看你呢!而你,就是被囚禁在自己的家里,像个可怜虫那样,幻想有一天轩辕那个老王八会放你回到九黎那个又偏僻又荒远的地方去。”

妖精背影一消失,蚩尤就急得跳脚,敲打自己的脑壳,“蚩尤,冷静冷静,想想办法……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乖乖!没想到蚩尤这么勇!”风伯大赞,“有这把子膂力,要是隔三岔五就能爆发一下,我们怕谁啊?”

“你跑到哪里玩去了?”魑魅忍着眩晕,揪住魍魉的衣领,随手扔到云锦怀里,“不要说这种丧气话……我还不会死!”

“你行么?”魑魅有种泪花飙溅的冲动,眼前这个年轻人焕发出来强烈阳刚气宇仿佛阳光闪耀。

“确实是暴走,”风后点头,“我们需要加强对他们的看守。”

追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你不是拍了大鸿么?”风伯说:“我要有你的本事我就砍了黄帝,这样我们也不用怕了,天下任由我们横着走路。”他对士兵乙说:“你当着没听见就好了。”

云锦忽然抬头,强行克制着满眼的泪水,“那该怎么办啊?”

马车继续远去,向着太阳落山的方向。共工用袖子抹了抹头上的鲜血,哼哼唧唧地唱歌,雨师和风伯坐在那里,看蚩尤慢慢地嚼着包裹里的肉干,神色狰狞。

后土殿上,黄帝和风后都有些愁容。

“焚天之炎,烈火之帝,”共工忽然说:“你真的是能杀黄帝的人。”

蚩尤在一个巷子口把魑魅放下。

狗洞里,蚩尤掐着一条狗的脖子,直到把狗掐个半死,大鸿他们的脚步声才消失了。

“亏得我在涿鹿多年,跟我比地形大鸿还差点儿,”蚩尤一头稻草屑钻了出来,凭空挥了挥土砖,“见鬼,这怪力,时有时没有,以为自己六脉神剑么?”

“追,”大鸿说:“追上他!不能让他回九黎,他也许会变成下一个炎帝……”

蚩尤手里操着一块土砖。

魑魅忽然眉头紧蹙,捂住胸口,咳嗽了几声,吐出了一丝鲜血,黏在她的长发上。

“对对,要用诈术!”蚩尤想到了,脱下一只鞋子扔在一条岔道上,自己闪身钻进路边的狗洞里。

残阳如血,风伯和雨师都惊惧不安地看着蚩尤在夕照中模糊的身影。蚩尤面无表情,扔掉了手里的土砖,“没事儿,疯子死不了。”

“不如派大鸿去吧,我信得过他,”黄帝问,“可是大鸿跑到哪里去了,我一天没见他了。”

“那你怎么办?”魑魅抓着他的袖子。这个男人此刻太拉风了,她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救他了,只需要听他说该怎么做。

妖精呆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蚩尤,忽然,她跳到蚩尤怀里,狠狠地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脖子使劲咬了一口,然后拖着几近崩溃的身体跑进了小巷的一条岔路。临去的时候她回首,蚩尤在远处的路中翩然侧过半张面孔,那张清俊的脸上沾满了她的鲜血。蚩尤对她淡然一笑,他的乱发在空中飞扬,既温柔又坚强,如千万人攻不破的雄关。

“大王已经不准我离开家了,我在窗台上看,却怎么也看不到。”

涿鹿城以南三十里,大鸿在夜幕下向着南方眺望。

“追!追!”一名卫士对着同僚们大喊,“别叫蚩尤跑了!掘地三尺也把他给我找出来!”

士兵乙在马车边和雨师风伯闲聊。

“魑魅,你说大王真的会……杀了他们?”

“抱歉抱歉,”蚩尤摸了摸直翻白眼的狗,“你刚才救人一命,好狗有好报的。”

于是蚩尤冲出巷子直趋囚车边,看到的是他的两位老大和士兵乙靠在马车边有说有笑,抽着烟卷儿,一边咳嗽一边彼此拍着肩膀。

“你说大鸿出城追蚩尤去了?可是蚩尤不是自首了么?”黄帝的愁容更重了,“我有点担心大鸿,你知道他是个路痴。”

“绳子解开吧?”风伯说:“疏松疏松筋骨。”

共工像一头发狂的野兽那样,使劲摇晃着蚩尤的头,看着一张失神的脸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蚩尤不反抗,也不挣扎。“说点感想,说点感想,你这没用的小鬼。”共工不满地嘟哝。

“死了……无数人?”蚩尤茫然,“没有人跟我说起过……我家住在九黎,一直很……平静。”

共工在马车上站起来,在浩瀚的平原上平伸双手,仰天冷笑,“所以我们在轩辕黄帝的天空下,被他的仁义笼罩啊!”

“仁个屁,砍了黄帝的才是仁剑,砍不得的是狗屎橛子剑。”风伯骂娘,“你若是像你爷爷,我们个个都做黄帝了!”

“好好睡觉吧,疯子,”蚩尤撇撇嘴,“我为什么要杀黄帝?说着玩的。我又不稀罕抢他的位子。”

她觉得这份风采要比大鸿的阳罡更能杀死她……妖精带着一颗狂跳的心跑远了。

“十七年前,这里叫坂泉,它现在叫涿鹿,是因为黄帝讨厌坂泉这个名字,”共工手指原野上最远的地方,“从这里直到太阳落山的地方,都是你们神农氏的家,炎帝的光从九黎一直照耀到常羊山。”

“我说他们都去追了,你怎么不走?”风伯问。

周遭一片在那声怒雷后似乎完全被隔绝了声音。大鸿什么都听不见,只有那声脏话在他的耳朵里回荡,他没有追赶,垂下了赤炎刀,按着额头,看着蚩尤和魑魅的背影,紧紧皱起眉头,像是头很痛的样子。

露浓,指尖扫弦而过,瑟弦上凝结的露珠滴落,瑟声有点嘶哑。

风伯喜欢炼气,风伯说这世上最强大的气叫做“六脉神剑”,时有时无,蚩尤说这时灵时不灵的剑气有何用了?风伯说那是仁剑,你想用来为非作歹便是不能,可是每当你想要保护的人身陷危难,那剑气便如破空霓虹。蚩尤不禁神往。雨师却说呸,我们就是要为非作歹!

“那时候炎帝有八十一个孙子,所谓神农氏八十一兄弟,都是以一当百的勇士。”

“我说你爷爷是个傻子!”共工的声调越发的刻薄,“如果他不罢武休兵,以神农氏那么强大,怎么会在坂泉一战死了无数人?又怎么会把那八十一王孙的尸体留在这里,只救下你这个废物?”

但是没错的,刑天说过,十七年前这里都是吊起来的笼子,笼子里都是被砍掉胳膊腿儿的人。可是没人告诉他,那些过去的故事像是血粘起来的竹简,打不开来。

“对,他有这份狠劲,不如作我的副将,这样我和黄帝恶战时,他可以丢个掌心雷助我成功!”共工说。

“会啊,轩辕黄帝那个老家贼,对于叛逆从来不容情的。”魑魅凄凉地笑笑,“你听说过发配去黄河治水的人活着回来的么?”

“那贡献个烟卷儿吧?”雨师说。

悄无声息的夜里,两个女人相对着哭,地下的影子修长而孤独。

“我还以为你会流点眼泪呢?小家伙,”共工目光回到蚩尤的脸上,最终失望地耸耸肩,“你死去的兄弟都是英雄好汉,留下你一个废物,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啊。”

“那时候公孙氏以公孙轩辕为首领,改为轩辕氏,轩辕以一统四方为心愿,东取太昊,西征少昊,北方又击溃了颛顼部,然后进逼到坂泉。你们神农氏连一千人的战士都没有,”共工说:“所以你爷爷只能带领你那八十一个兄弟和平民百姓妇孺老幼出战轩辕,最后这里每根草上都是血,你们输了。”

大鸿急退二十多丈,这二十丈中翻滚的火龙驱散了蚩尤一击的力量,火龙们也耗尽了最后的力量,同一刻,蚩尤手里的兵刃粉碎。两军相遇,大鸿略胜一筹,赤炎刀还在他的手中,他仍可再战。可大鸿看着蚩尤手里碎裂的兵器残渣,觉得那是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风伯和雨师跳了起来,两边拉住了共工的手,“疯子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共工舔了舔嘴唇,“我就是个说书的乞丐,当然在讲故事。你们也别大惊小怪,你们觉得你们家就跟黄帝素来友善?风伯,知道为什么是你老爹玩完了是你哥哥在位么?当然他不是战死的,你家里人不好告诉你他是因为输给黄帝气死的;雨师,你那个又混帐又胆小的老爹是不是还在不断地娶老婆?他已经只有娶老婆的胆量了,大概是正妃在战场上被一箭穿心让他觉得要多娶几个备用吧?”

“蚩尤又暴走了?”黄帝问,“是我们逼得太急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轩辕部最后战死上万精兵,五大神将,才把神农氏的乌合之众击败。不过神农氏的人至死未有一人逃走,也没有一具尸体扔下武器。有人说,死去的有很多是女人,有你的老娘吧?”共工带着嘲弄的口气,“你爷爷用自己的血脉和整个神农部做了最后一战,没有改变结果,这天下还是变成了轩辕部的天下,所以才有我们这种质子。”

“可是炎帝罢武休兵,自用所谓仁义就可以安抚天下,他不是个好老头,他是个傻老头。”共工龇牙一笑。

“能拍他一次,当然也可以拍他第二次,我等那孙子!”蚩尤捡起一块土砖当道而立,嘴角挂起一丝狰狞的冷笑,“快走,不要影响我出手,有女人在场我心里不安,不安心我就会输。”

就在他要扔下蚩尤的一刹那,蚩尤的眼皮抬了起来。共工被那种眼神刺了一下,他的脑海空白了一瞬,而后魁伟的身躯横飞出去,砸在了驾车的士兵乙身上,一行鲜血从他头发间涌了出来。这次轮到共工呆住了。

“下面怎么办?这回完蛋了,妖精劫了法场,蚩尤拍了大鸿,落在风后的嘴里,一定是我们勾结妖精意图谋反,定要砍头的。”雨师说:“或者我们躺下来睡睡觉,也许醒来发现蚩尤已经冲上后土殿把黄帝老头砍了然后回来救我们了?”

“你们怎么没干掉这家伙逃走?”蚩尤指着士兵乙。

士兵乙叼着根烟卷儿,抓抓头,“不少我一个,而且总得有个人留下来看着你们吧?我这也有交待。”

大鸿带着五百卫士追到了岔道上,一名卫士拾起了蚩尤的鞋子,大喊,“将军,他们往这边逃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