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百合

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共工满意地点头,把盾牌擎起来举在头上。

雨师和蚩尤略有廉耻心的双手遮挡了一下。

共工说:“你要回想我说了什么。”

整个黄河数这段流水转弯处的河堤最容易决口,轩辕部年年堵,它年年塌。黄帝从未想过他这名满天下的英雄会栽在一个河弯的手上,他也不知道未来还会有多少英雄一样栽在这个河弯手上,而且一个栽得比一个惨。

令人战栗的鞭声响起在苦工们的头顶,打散了人群。过去的烈马又反转回来,马上手持长鞭的铁虎卫放声怒吼,“不许撤!将军有令,都上堤去,全都上堤去!胆敢后退一步的,杀无赦!”

“你说决口……”风伯忽的脸色铁青。

我梦见了爷爷。

爷爷在原野上雄健的上身,将巨斧举向太阳。阳光如千千万万的金线穿透了晨风,在晨风间飘落血花的雨。爷爷对着太阳吼叫,嘴里吐出的狂风拉直了他花白的虬髯,吼声让天地一起震颤,就像末日天崩的前兆。而他的脚下是我,是无数的我。

“你回头看看,是西陵水神鞭。这家伙是黄帝的小舅子,鞭子把后面二十排都抽到了,还好这里没有姑娘……”蚩尤舔了舔胳膊上最深的血痕,“黄帝那么忌惮我们么?派了这么有身份的人来看管我们。”

共工攥着拳头显得很是遗憾,“虽则我的身高相配,但是我已经老了,这些年一直孤寡,不知还行不行……”

“我想,”百合小声说:“一定是红日惹大王生气了,他脾气总是很犟。”

“爷,不是我多嘴,”士兵说:“您一看就不是行伍出身,盾牌不是这么用的。”

无数的我瞪大无数双木然的眼睛仰望战神一样的爷爷,看他在荒芜的大地上号叫而哭泣。

“我摸摸,”雨师摸着自己的大腿,“腿是还在的。”

“跑啊!”蚩尤大喝。

苦工们还在犹豫,无数条鞭影从远处的一匹骏马上射来,只是一愣神的时候,跑在最前的一排站在雨里了。他们身上的衣服完全被鞭影绞碎了,以蚩尤一拨人当先,满身都是纵横的血痕。

“什么?苦工不准有武器的?”士兵说到这里愣了一下,四顾发现都是一帮苦工,没有可以援手的兄弟,急忙又堆起笑容来,“当然这一条跟爷您是没有关系的。”

“雨师,你开过神窍,你能把雨停下来么?”蚩尤在这大雨里觉得心惊胆战。

可是很不巧,他绊在共工探出老长的腿上,栽倒在泥水中。

直到人们学会了不去阻挡流水而是顺从,也就是屈服。

“还有一个在你肩上啊。”共工说。

那是怎样的黑暗?压向我的身躯,掩埋我的眼睛,我的心在泥土中下沉,沉到大地的最深处。我和我的兄弟们沉沦在一起。

“蚩尤,我们怎么办?”雨师哆嗦着问,“黄帝还没对我们动手,我们先给雨魁干死了。”

“你父王听起来就是一只老王八……”共工说。

“不不不,我从北溟海边,他从载日之山,”雨师最后指着蚩尤说:“他最惨,从南方九黎坐着马车被发配过来的。”

“不过你家红日哥哥一定又英俊又善解人意,而且非常拉风,黄帝舍不得杀他的。黄帝很看重人才的,神将嘛,就算犯了错,只要能改,还是好英雄!”共工拍拍她的背,似笑非笑地说。

百合有些失望,“唉,谁都说不知道红日的消息。其实我本来以为他们会把我送到涿鹿去,要是那样我就可以见到大王,也许也能见到红日。大王一定是把红日关起来了吧?”

“我也很想像雨师的老爹那样,娶九九八十一个老婆,白天晚上都忙得不可开交,让我们颛顼部从此兴盛起来!”风伯说。

“我!”共工横眉怒目,排众而出,“大早上的有什么事情么?军爷?”

骏马缓缓逼近,马背上是西陵部的神将西阳。他冷冷地哼了一声,“百合公主,雨魁来得早,补堤需要强壮的劳力,就请你下令夸父族的苦工们作为表率,上堤开工!”

“军爷,你怎么又打?”风伯说:“我走得又不慢,你盯着我打个不停。”

“你不会真的那么下贱吧?对这样长条的幼女也能有色心?”雨师和蚩尤把眼睛瞪得象四只酒钟,贴近了洞察风伯的眼神。

滚滚的人潮追随着三年前涿鹿城中的长跑健将们,千万只脚板踏得黄河岸边山川震动,一时间仿佛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辉煌场面。

她的脸蛋有点红红的,低下头去抠着手指,这么长条的一个姑娘像个娇小少女那样扭捏起来。雨师看着发愣,心里发酸,想红日那人纯粹是个愣头青,何苦呢?不就是黄帝那个鸟人么?犯得着么?

“你们去过涿鹿城么?见过红日么?”百合问蚩尤。

“还有你们。”西阳说:“我听说你们在涿鹿城里与妖女勾结,无日无夜。”

雨师觉得心里有点堵,心想自己便没有机会把这伟大的东西献给云锦公主,不禁有种徒然生于世上不能有所作为的感慨。

一团东西从远处的骏马上被抛了过来,划一道优美的弧线,一直飞过二十丈。空气中掠过啊的一声小女孩的惊叫,嫩生生如出谷黄莺,刀柄会的三位英雄都愣了一瞬间,而后不约而同地伸出双手去接,结果他们狠狠地撞在一起,倒在泥水里成了三只落水狗。落在了他面前的泥土里。而共工身长胳膊也长,往空一捞,如同嫦娥揽月。

但是共工显然没能撑住那个小女孩的重量,艰难地吐出一口浊气,腿弯打战,也倒在泥水里。

“夸父部谋逆,大王兴兵讨伐,俘虏皆罚为苦工,无论老弱妇孺!”一名铁虎卫大喝,“逃亡者,杀!”

无数的我躺在无边的血泊中,无边的血泊中有无数的我。

“真多谢你,不过养身板很花粮食的,你既然那么欣赏,那么军爷你的午饭算我的了!”

“多谢!”风伯这才算醒了。

“什么神鞭?”风伯说:“听着就好淫荡!”

“军爷你没事吧?”共工惊慌地退了一步,恰好踩在他两腿中间。

“喂,将军你可不要坏人名声,我们虽然有过那么点禽兽的想法,不过也就是在脑子里想想而已。”雨师跳出来说:“实践是没有的。”

“还是个小孩啊!”风伯说:“西阳那没人性的,不!兽性都没有!”

风伯弯下腰,“将军你在指我背后的人么?我让你。”

蚩尤站到那个看起来十三四的小女孩身边和她比了比,发觉她比自己高了半个头,体型是个小号的刑天。

他的笑声没落,一阵冷冽的寒风从北方吹来,头顶的天空上狂风带起乌云越堆越高,直到最后变成高耸天际的云山。苦工和士兵们目瞪口呆地仰望天空时。共工说:“山要塌喽!”

“我们战败了,”百合说:“父王逃走了,我和剩下的卫士被捉起来了,就送到这里来治水。”

“我用得没错。”共工嘿嘿地笑。

“夸父女?”共工比这帮半大男人见识多,他挺了挺胸,确保自己的高度还在那个夸父女孩之上。

“喂,也帮个忙啊。”雨师风伯每人肩上两个五十斤的大土包,一个眼睛发青,一个眼睛发绿。

“切!”三个人不约而同地说:“还英雄救美嘞?”

“想起我们在涿鹿的时候。”蚩尤对风伯说。他感觉到有种指引千军的豪迈,比起涿鹿城里的奔跑不可同日而语。唯一的遗憾的后面没有一群彩裳虹霓的女子追逐,而是一群面有菜色衣衫褴褛的苦工。

茫茫大雨挡住了周围其他士兵的视线,那个被压在水下的士兵艰难地露头,玩命求饶,“大爷,大爷,别歇了,”他灌了几口泥水,“压在水里要呛死的。”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就开战了,”百合茫然地摇头,“我们一直很顺从轩辕部的意思,大前年父王还把红日送到涿鹿去服侍大王,说是可以讨好讨好大王,对我们夸父部有好处。可后来忽然开战了,轩辕部一下就冲到了东海之滨,我们怎么也逃不过。”

朦胧中看不见爷爷,只有一个孤峭的身影穿越风和土,他说:“都埋了,都埋了……”

“喔,七四八八?原来打错了,”士兵很遗憾,“那谁是七四八五?”

“又开战,”蚩尤说:“黄帝那个鸟人真是没完没了。”

云山整个崩塌,大雨瓢泼而下,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淋得透湿,除了共工。雨滴大得像蚕豆一样,打得身上疼痛起来,只有共工看起来从容又闲适,“想不到雨魁这就来了,刚堆好的土堤肯定是要塌了……怕是天也要塌了!”

他上下打量着那个名叫百合的夸父公主,心里痒痒的,想好在她只有十三岁,看起来不过是个高个子女人,若是十六岁成年,站在自己面前好比一座小山……他拿袖子抹抹嘴激动地凑上去。

“军爷,你看错了!我是七四八八!”风伯说。

“就是好长条!”雨师说。

蚩尤咬着牙抱起一只五十斤重土包往肩上送,他左肩已经扛了一只五十斤重的土包,这让他累得气喘吁吁。共工撇了撇嘴,抓过土包把它放在自己肩上。共工身材高大,那些巨人般的夸父战士有一比,他两肩各扛一只土包,懒洋洋地往堤上走去。

百合意识到这是一句含意深刻的隐语,涨红了脸,使劲摇头,“都是我长得太小了,腿没有他们长,跑得没有他们快。”

“喂,你怎么只扛了一个土包,一人要扛两个的!”一个威猛的声音响起在蚩尤背后。

咆哮的风雨中,苦工们组成浩浩荡荡的大队,扛起土包冲上堤岸,头顶不时响起铁虎卫凄厉的鞭声。

“不是,他说他要保留我们夸父部的香火,去传宗接代,将来我们的部落会再次兴盛起来的!”百合说。

百合噗嗤笑出声来,蚩尤从没想到这么个长条姑娘,笑起来也如云锦一样仿佛春花绽开。

来自北方的风,风卷起泥土,泥土遮蔽了天空。

一道闪电猛地照亮他狰狞的笑脸,在场的众人都头皮发麻。

“美女诶。”风伯说。

士兵看着共工高出他三个头开外的身材,一身健硕的肌肉,一下子清醒了,急忙后窜一步,鸡啄米一样使劲点头,“就是想瞻仰一下爷这健壮的身材,小的深感景仰,没别的意思。”

西阳满意地笑了,“解开夸父部的镣铐,所有人,一起上堤!”

共工抡起一肩的土包把他砸翻在泥水里,坐在土包上说,“歇口气。”

“我们这里还有一位誓言要把伟大的初夜留给新婚老婆的兄弟!”风伯拍了拍蚩尤的肩膀,“已经拒绝了绝色的长腿小妖精!”

“靠,打的就是你!昨天冲我扭屁股的是你吧,七四八五?”士兵气哼哼地说。

“后退者死,已经说过千遍了。”共工嘟哝,“轩辕部的人就毫无新意。”

“下回帮你俩喽。”共工说:“先让蚩尤那个小白脸儿喘喘。”

每年秋季,黄河上有一场豪雨,无可比拟,称为雨魁。雨魁一落,黄河泛滥。今年雨魁来得奇早。大堤附近苦工们抱头奔跑,寻找避雨的地方,闹哄哄的像是一个牲口队。

“不会,让它下得再大一点倒是有点把握。”

一声惨叫,共工惋惜地说:“军爷我不是成心的!”

共工愣了一会儿,龇牙一笑,“嘿嘿,那共工部里只有我能活到如今难道是我是个长腿好身材的男人?你父王跑的时候骑的什么马?”

风伯的眼神很茫然,满脸写着“我是个无辜的少年”。

“将军!我来一试!”被共工借去盾牌的士兵从人群里窜了出来。

“什么?”士兵瞪眼。

百合呆住了,小嘴扁了扁,眼泪一滴滴打在前襟,“我真害怕,我也觉得是红日做了什么不讨大王喜欢的事情,要不大王怎么征伐我们呢?”

“我以为你们是从涿鹿城发配来的。”

士兵也看清了他,露出敬畏又气愤的神色,“你也该扛两个的。”

“西阳,不必折磨百合公主,”一个头发花白的夸父老人西阳的马后走了出来,“我可以下令让将士们上堤治水,我们并不怕什么。不怕死,也不怕雨魁。”

西阳的手指随之下移,“就是你,你需要镜子看看自己的眼神么?”

“先填外堤,再填内堤,退后者死!”西阳在远处的山坡上大吼。

“我就说韬光隐晦跑第二排比较好嘛……我爹教育我凡事不要争第一的。”雨师痛得直咧嘴。

于是质子们和其他苦工一样,睡眼蒙眬,在肩膀上披一块麻布,走出了破旧的草屋,走向远方的土堤。同样睡眼蒙眬的士兵走在他们两侧,挥舞着牛筋绞成的长鞭。长鞭抽打在皮肉上的脆响不时响起,好在苦工被打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加上没有睡醒,所以呻吟声也就不那么刺耳。

他说:“人埋了,还能挖出来,心埋了,什么都没有了……”

雨师和风伯同时感觉到肩上的压力轻了,回头看时,那个眼瞳大大黑黑,脸蛋白白细细的夸父公主双肩各担两个土包,对他们好看地笑着。

他的手指正对着质子们。

“没有!”刀柄会三兄弟同声坚定地回答,“我们都是苦工,哪有福分见神将?”

我梦见战斧上铁的光辉。

“要是我是轩辕黄帝,一定会把你那个红日哥哥砍了!那个老东西最讨厌不顺从他的人。”共工说。风伯和雨师想跳上去掐住他的脖子摇晃他的脑袋问他说不说话会死啊?可是已经迟了,共工说得很大声。

共工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皱眉,上去拍了拍士兵的肩膀,“军爷,把你的盾牌借我用一天可好?”

女孩从包袱里钻出来,茫然四顾,成千上万双男人的眼睛看她,他们中许多人都不穿衣服,而女孩惊恐地抱着手臂,觉得她才是这些人里不穿衣服的那个。

“嗯,你这小身板确实跑不过那畜生。”共工冷笑。

共工回头,是刚才被他踩了裤裆的那个士兵,“还有一个在我肩上呐。”

沉浑的号角声随着夜风传出很远,蚩尤浑身冷汗,从破竹席上坐了起来。夜晚总是很短暂,被发配到黄河边的苦工们又要准备抗起土包去填河了。远处哗哗的水声,一年四季都令人有下雨的错觉。

共工从腰带里摸出一根芦苇管插在他嘴里,面无表情地把他的脑袋按回泥水里。

黄河一旦决口,不周关以西,千里都是汪洋。浩浩然一片水波,除了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怕是没什么可以存活了。即便鸭子,也会被一个接一个的浪花卷到水下去。所有苦工都惊呆了,只听着远处黄河的浪声一波高过一波,而共工在一边悠闲地说:“信不信由你们。当年我们共工水部,天下第一!”

“涿鹿那种大城市我们哪里去过?”风伯叹口气。

西阳率领的铁虎卫闪开,苦工们才看到后面的山坡下,整整数千人的大队都是盔甲残破的夸父族战士。蚩尤心里微微颤抖,他熟悉的火红绸带依然缠在那些战士头顶。虽然残破,虽然肮脏,可是火焰的颜色刺着他的眼睛,有些疼痛。

还在梦中的风伯左右开弓连打了自己二十多个嘴巴,无数死蚊子从他脸上落下来。可惜活着的蚊子继续勇往直前,不一会又停了四五只上去,风伯却还在打呼噜。好在此时雨师醒过来,仗义地帮风伯补了几个嘴巴,把最后四五只蚊子解决了。

风伯说:“不准看,未成年人欲看免谈。”

“我们夸父族最快的那匹战马,绝影!”

共工解开那个巨大的包袱,里面露出一张小女孩的脸和一双惊恐的黑眼睛来,骨碌碌地转着,如同受惊的小兽。她从浑浑噩噩中恢复神智,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质子们。

“否则……”西阳狰狞地笑,手中的神器西陵水神鞭像是一道银蛇那样盘旋在夸父女孩的身边,带着嗖嗖的风声,作势要咬碎她单薄的衣衫,“我就剥了你的衣服,看看你的周围,这些苦工很多年没有女人了,他们会很高兴享受一下你的身子,我想这消息传回夸父部,你的父亲会为你用身体慰劳治水的罪人们觉得高兴。”他手一指,“比如这几个,看看他们眼里狼一样的光!”

“老大别慌,虽然你不会飞也不会游,”蚩尤蹲下去揉了揉自己的腿肚子,“可是你至少还长了腿吧?”

风伯说:“,下那么大雨你跟跳蚤对话?你真是疯子啊?”

烈马的嘶声由远及近,马队驰过,溅起一人高的泥水,把本来已经湿透的苦工们浇成了泥人。共工看着自己一身稀泥,无可奈何地把盾牌扔还给士兵,伸手到怀里去抓了两个跳蚤扔到一边,弯下腰去,非常认真地对泥水里的跳蚤说:“快逃,黄河又要决口了!”

刀柄会的英雄们在泥水中不禁仰慕起共工的风采来。

百合想了想,点了点头,又如一朵长长花茎的春花那样笑了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