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凋谢

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共工挥舞战刀对着那些夸父族战士喝令:“你们拉开少君,我带你们攻上涿鹿。大夸父和百合公主的仇恨我会帮你们讨还。攻下了涿鹿,一切都是你们的!”

“我们要成亲的时候,你们都死了啊!”百合在说些没头没脑的、悲伤的话。

灼热的蚩尤踩在河床上走到了岸边,又踩着堤坝走了上来,他疲惫至极地跪倒在地,身体渐渐回复了常态,眼泪从余热未散的眼睛里分泌出来,转瞬汽化。

“共工!”蚩尤挣扎着拦在那些铁虎卫的面前,“让他们走吧,他们来这里也很苦,不是和我们一样想要回家么?”

“投下去!”西阳说。

蚩尤低下头去,不敢看她,他真怕看一个小女孩那么绝望,虽然她那么长条,比她还高还魁梧。但是什么东西被从她的灵魂里抽离出去,那双眼睛渐渐失去了生机,变作木木的灰色。

但是,百合自己解开了鞭子。

忽然间,背后响起了铁器破风的声音,铁虎卫中的一个头领竟然从身侧拔出了长刀,出神的蚩尤根本来不及躲避,长刀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将军……这不是杀人么?水那么大,怎么填?”一个苦工忍不住了。

“疯子!”雨师和风伯焦急地喊,“你想办法救救蚩尤啊。”

百合像是被雷殛那样哆嗦了一下,她抬起头来,黑黑大大的眼睛里映出蚩尤不安的脸,耳边西阳在桀桀冷笑。

苦工脸色苍白,迟疑了一阵子,悄悄缩回人群里。

在狂暴的流水下,那些夸父战士依然能以铁杆和木橛放进残余的堤坝中,顶着水流的冲击稳住自己,而远处筑好的外堤已经阻止了大水的蔓延,大水在外堤内侧疯狂地卷动,但是不能摧毁它。每一张夸父的脸就像刀削斧劈,他们筋肉虬结起来,拼命地将最后一线生机抓在手中,水浪拍打他们铁一样的胸膛。即使痛苦的神情象要撕裂他们的面孔,也没有一个人放弃。

共工冷笑:“你要是真的想杀了他,那你往马那边移动干什么?”

“乌鸦嘴可恶在于它总是说准。”共工猛地站了起来,“要塌方了!”

西阳看着他们两个大哥拍着他们死里逃生的兄弟肩膀,慢慢地松开了水神鞭,按住了腰间的刀柄。他的唇边带着笑,缓步逼上。

“你们不去,你们的公主就要死。”西阳说。

“嗨,是说这煽情台词的时候么?”风伯说,眼里发红,吐气如牛。

“不?”共工摇头,“他们若是回去,我攻打涿鹿的时候轩辕部就多了上千部伍,我没有那么傻。”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西阳带着惊诧的笑容,像是听闻了世上最幼稚可笑的事,“你居然不知道?”

“看不出你是个义人,可怜这些夸父族的俘虏?你可以帮他们填,可惜你身材太小,填下去也挡不住多少水。”

蚩尤扔下土包,推开人群,暴躁得像一头老虎,“你想玩活埋?”

“别说丧气话。”雨师说:“你这张乌鸦嘴。”

“混蛋”风伯又说了一次。

“日出了?”西阳吃了一惊,看着头顶,还是暴雨倾盆。

“长岳!”百合悲伤地喊那个老家伙的名字,“不是说要一起回家的么?”

“是要垫成一座桥么?”雨师说:“我知道了!”

“靠!”雨师也跪在他身边,“我差点以为我要尽义气跟你同日死了。”

早晨,共工望着大堤,脸色凝重。他的身边,刀柄会的英雄们大口扒饭,仿佛饿狼。

“别去!都不要去!”百合看着一个个的人影在大堤的断头处被水吞掉,他们魁梧的身板和土包一起变成填补的材料,她的眼泪汹涌,声音嘶哑,“不是说好我和红日成亲的时候……你们都要去么?”

“你大胆!”一个铁虎卫的头领哆嗦着说。

“我觉得我这样的人就算人渣了,已经很淫贱了,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欠了很多人的人情,招过很多人的恨,还不知羞耻,还牛皮哄哄,又阴险,又狠毒,没人情味,还有狐臭!”共工挥舞着长刀,在西阳的尸体上劈砍,像是一匹发疯的恶狼,“可你,你怎么就能这么贱人?这么贱人?这么贱人?”

“愚蠢,”西阳冷笑,“这是神农部的英勇?哇吼吼吼吼,他至少也该是个会凫水的好汉才该逞这个英雄。”

“没什么,我当战俘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准备活下去。”老人说:“我追随两代二十三年,最后拼了命也只能救下王的骨肉,真是耻辱。”他回头看着身边的夸父战士们,“不用听我的命令,从被俘开始,我就不再是你们的将军。你们的命都是自己的。”

“夸父族的战俘,每人扛两个土包往断堤里填,如果能回来,就再去拿两个土包,再去填,去找更多的土包。”西阳得意满足地微笑,“内堤一定要补好,末将向大王保证过,与此堤共存亡。”

蚩尤恢复了沉默,抱着百合的尸体坐在河堤上,雨打在他身体上咝咝作响,让雨师风伯担心这太快的淬火还会让他碎掉。

刀光闪过,那个头领趴了下去,血悄悄地染红了土地。共工点了点头。“你不用去了,当一个土包就可以了。”

眼前只剩下土黄色的水浪,蚩尤全身战栗,瘫软在断堤边。

水神鞭的鞭影劈空闪过,西阳准确地从人群里卷出了百合。百合的腰被长鞭锁住,像是被毒蛇缠紧,吓得忘记了哭喊。西阳扬手,水神鞭把百合吊在了堤坝下的巨浪头,只要他抖鞭,夸父公主就会被流水吞噬。

自始至终,西阳不曾想过抵抗。

“你骂我什么?”西阳再次举鞭,两道十字形的血痕把风伯那张凶狠的臭脸分成四瓣。

死寂。

“因为你的刀杀了西阳将军啊!”

“屁!几百个土包垫成什么桥?扔下去就被水卷走了!”风伯说。

只有短暂的慌乱,而后共工平静地问,“蚩尤,我再问你一次,你愿意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涿鹿?”

刀柄会三兄弟惊恐地跳起来,顺着共工的手指看过去,远处内堤的侧面已经开始往外渗水,细细的水流结成一张越来越密的网。

就这样,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共工走到了西阳的马下。他低头长呼,仿佛是吐出了胸腔里所有的浊气,而后挥刀!

“我,我……”头领没有料到这样的变故,慌乱地拖着蚩尤倒退,一边威胁着大吼,“我真的会杀了他!”

“红日行刺大王,在玄天大典上被砍头了,血把方圆几丈的地都弄脏了,杀他的人,”西阳往蚩尤这边瞟了一眼,“就是那边神农部少君蚩尤的侍卫,勇将刑天,他现在已经获得大王的嘉奖,升为我轩辕部的将军了。”

“嘿……蚩尤,”雨师说:“我看错了么?”

“怎么?”士兵茫然。

“绳子,去找绳子!”蚩尤大吼。

“投下去!”西阳的水神鞭划破空气,举着土包的苦工们痛得双臂一颤,数百只土包落了下去。没有呻吟,也听不见哀号,就像山崩前的人们来不及逃避。苦工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夸父战士们被沉重的土包砸中,放开了木橛铁杆,被旋转的流水带到断堤底下,和土包一起填入了溃堤的空缺。

“蚩尤!”风伯和雨师两个老大看着自己唯一的小弟投水自尽,觉得天在自己头顶塌了下来。

“妈的!”雨师说,声音嘶哑。

“下堤!下堤!”忽然,共工脖子上青筋暴突,不顾一切地对着内堤上正夯实黄土的夸父族战士吼叫,“要塌了!”

蚩尤忽然发现,等到这些曾经哀号的人们掌握的别人的生死,他们对生死竟是一样的漠然。这种等待着流血的复仇眼神让蚩尤心里冰凉。

苦工们急忙把数十丈的长绳接在一起,把石头捆在长绳的一端。当蚩尤在头顶把那长索挥舞得虎虎生风时,破风声传来,一根银色的长鞭锁住了他的手腕,同时鞭梢在他脸上撕开一道血痕。

滚滚黄浪中,蚩尤奋尽全力向百合游去,所有人都看着这个傻子要做一件忤逆水神的、不可思议的壮举,所有人都想他就要死了,不知道这家伙脑袋里进了什么水,不,水大概已经涌进了他的嘴里、肺里,带着泥沙,内外夹攻把这个人吞没。蚩尤抓住了百合的手,这是他所有努力的结果。而后一个人的火光就被自然的伟力吞没了,仅仅是一朵黄色的浪花一卷。

蚩尤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雨师和风伯两个一齐怪叫起来,像是两只垂死的鸟儿,蚩尤猛一抬头,看见那个长长大大的身影从西阳的鞭梢向着水浪坠落。

又是死寂,而后以那些夸父部的战士为首,所有治水苦工吼叫起来,兴奋而愤怒地对着天空挥手。

所有人的心里生出比这雨水这溃堤的恐惧更深的寒气,他们想清楚西阳要做什么了。

“他们还没有死!”第一个冲到内外堤接口的苦工惊喜地大喊。

共工抓起了西阳的人头,把尸体提了起来,同时抓紧了刀,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来。

“取土包来!”西阳大喝。

风伯从人群里跳出来,怒吼。

“混蛋!”他用了和两位老大同样的粗口。

“嘿,他们只是要回家过日子诶。”蚩尤呆呆地看着西阳,“每个人都想回家的,不是么?”

“狗屁!”蚩尤这么大喊,声音却低落下去。

河水在灼热的高温下咝咝冒着蒸汽,像是河床下烧着一只巨大的鼎,这条河是一锅好汤。

西阳觉得鞭子上一轻,也愣住了。他没有下什么毒手,没有必要,他还想看看这些没见识的小男女伤心的样子。

“要去你们自己去,”共工摇头,“一个懦夫孩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要杀了黄帝,去昆仑!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他一刀砍下西阳的头,发出最后的咆哮,“我怎么就不明白呢?”

看着扑上来的夸父武士和共工的笑容,心底而生的绝望笼罩了蚩尤,他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悄然破碎。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像一具失去了灵魂的空壳。

“这里的黄土太松软,跟你们大王一样不是东西,睁眼看看那儿,水已经开始渗进来了。”共工说。

他刚说完,拖着蚩尤的头领已经趁乱跳上了一匹骏马,他身边的三个士兵也抢过最后的三匹战马。四骑冲开了人群,在众目睽睽之下逃向了不周关的方向。

“嘿!嘿!”风伯赶快上去跪在他身旁,“振作点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们听见了,”共工似笑非笑,对那个头领说:“这个人对我已经没用了,你杀了他吧。”

苦工们举着一个土包站在断堤边,看着水浪里垂死的夸父战士们,疑惑着,等待西阳的下一个命令。

“不要去!我们都要活到回家的时候啊!”百合大喊。

“年轻人们很勇敢了,大事情需要老家伙来做。”共工扔掉了剔牙的竹丝,拍拍身边的士兵,“你的刀出名了。”

“这帮傻子那么拧么?”风伯跳脚,“西阳让他们死他们就去死?”

西阳摸了摸腰间的刀柄,他觉得大概差不多了,黄帝对他说,不必留这些猪一样的质子太久。这时浑浊的水面上烧起了霞光,霞光直接投映在灰蒙蒙的空中,看起来像是云背后有股力量要把密集的云层撕裂,也许是条火龙。

“现在你们排好队,”共工挥刀指向铁虎卫们,“每人一个土包,准备往断堤上冲。内堤,一定要补好!”

那怪物从水下慢慢地现身,全身赤红像是烧得真热的炭,头发也是赤红的,像是些红铜水里拔出的灼热的丝,眼睛也是赤红的,水溅到瞳孔表面立刻化作水汽。他高举着夸父公主,不让自己身上的灼热毁去她的衣裙,但是他所触的地方已经黑焦一片了,百合没有喊痛,她睡着就像个孩子,孩子一睡下去就总是不醒,百合也一样。

西阳举鞭在他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攻打涿鹿?”蚩尤觉得自己听错了,“你疯了么?那样会死很多的人啊!”

刀落,西阳的脸缓缓裂开了,他要挥向蚩尤他们后背的刀落在地上。

苦工们急忙去取土包,他们找到了数百个,西阳终于有了点笑容,“举起来,去断堤旁边。”

“留条活路就不行么?”他忽然歇斯底里地对西阳吼叫,看起来像被斩去爪牙的猛兽。

雨魁已经五个日夜没有停止了,本来清澈的河水成了滔天黄浪。波面翻滚,水里似乎有千万鱼龙咆哮,天上地下都是水,黄土的大堤湿透了之后,随时都可能倒塌。西阳令苦工们在原有的大堤后面又筑起了一圈大堤,并且不断用泥土加固原有的堤岸。

“很多年不曾如此了!”共工长笑着举刀,笑得猖狂,“你们知道造反这件事么?”

没有人再理睬她,一个接一个的夸父战士把土包扛在肩上,大步冲上堤坝,就像是传说中那个追日的王似的,勇猛刚健。

“别那么想不开啊,”风伯喃喃地说:“是刑天的错,你干啥要那么怨自己?”

“你不说话会死啊?”蚩尤咆哮,他预感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将从西阳那张臭嘴里喷出来,他恨不得拾起一块泥巴过去把他的嘴给塞上。他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

他安静下来,慢慢地转身回头,把西阳的人头提高,对着所有人露出满脸的血迹和笑容,“他死了。”

“你们……你们让我走!”头领喘着粗气,“否则我把这个少君杀了!”

“喂喂。”共工说:“最后一顿饭么?那么死吃。”

所有人都觉得那是种幻觉,耀眼的人扑向断堤下,身上带着最灿烂、最汹涌的霞光,浑浊的水面上流淌着火一样的颜色。

两重堤坝也许能够扛过这次雨魁,西阳想。

西阳站在蚩尤身后不远处,俊美的脸上漠无表情,“尔辈退下!我有主张。”

“他是骂你混蛋!”雨师站在他兄弟的旁边。

攥紧工具随时准备冲出人群的夸父战士们停下了,一片寂静。原先那个号令众人的夸父部白发老人又一次走出了人群。不约而同地,夸父战士们扔下手中的工具,脸上再没有了愤怒和杀机。

共工的手指慢慢擦过刀刃:“很多年了。”

风伯感动地抹抹眼泪,“没错的,就是他!我们三兄弟义气之高感天动地,一定同年同月同日死。”

众人只听见耳边唰的一声轻响,共工提着士兵的刀,大步走向了西阳。无人可以描述他走向西阳的步伐,就像无人可以想象山岳昂首前行。共工的笑声压没了水声,此刻的天地间,他高大得无与伦比。

蚩尤的心里咯噔一声。

老人忽然抓起两个土包扛在肩上,大吼着冲向上堤坝,冲向流水。这是一个老家伙的冲锋,他的脚步踩在所有人的心上。他逼近断口了,吼叫着扔出土包,却被卷起的浪花扑面击中,落下堤岸。水花一卷,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个老家伙了,另一个夸父战士又在肩上扔了两个土包,低头往断堤上冲。

“红日?”西阳瞪大了眼睛,“你和红日……成亲?”

西阳猛地回头,眼睛中泛起了死亡灰色。他想要退避,但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压制了他。

“很快就会知道。”西阳说。

所有人惊讶地看着他,为时太晚,他的吼声里,内堤的一段整个崩溃,堤上的夸父族战士们立刻被滔滔洪流吞没了。

他忽然觉得脸上有种被灼烧的感觉,堤坝上升起了烧天的火云,他不由自主地遮挡面孔。

“投下去!”西阳再次下令。

“不要蛊惑人心!”一个士兵过来怒吼,“什么塌方?早起夸父部的苦工一直在加固内堤!”

“放肆,”士兵更怒,“你这乌鸦嘴,大王是不是东西且再说,这里的黄土还是很靠得住的。”

“有怪物!有怪物!”有人惊恐地大喊。

“是么?我本来就是一个疯子。”

她相信了西阳,因为蚩尤没敢直视她的眼睛。

“真有趣,”西阳想,“夸父果然固执得像是铁疙瘩,包括他们的女人。”

他的冷笑和刀锋下,无数的战刀被抛到地上。铁虎卫们扛起了土包,默默地排上队,一个又一个地走过苦工们的身边,去向断堤,或者去向黄泉。无数双血红的眼睛盯着这些被剥夺了武器的铁虎卫,所有苦工都是共工一样的神情,残酷甚至恶毒。

铁虎卫们战栗着看着彼此苍白的脸。

“我不想打仗。”蚩尤摇头

“我没有不给活路,”西阳居然微笑起来,“是你的侍卫刑天杀了她的未婚夫,你应该和她好好说清楚。”

“投下去?”苦工们互相看了一眼,“下面是人,投下去会把他们压在下面的。”

“如果你们不去,我就把你们所有人都杀了,然后当做土包。”共工漫不经心地说:“去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你们不就是这么对我们的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