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刑天

江南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那天晚上说完了话,刑天就登上了山,从此他每天都去爬那座山,去眺望北方,仿佛期待什么事情的发生。

“我应该回涿鹿去了,”大鸿说:“王命只是让我告诉你蚩尤少君的消息,现在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又不准备谋反,我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只是当他亲眼看着这个巨大的身影倒下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战栗,他怀疑自己心底深处有一个希望——这个神将真的杀回涿鹿城去,一斧头砍下黄帝的脑袋——这样算是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局。

“山葵花还开么?”最后,他的胸腔中发出低沉而浑浊的疑问。

她打开门,清晨的阳光涌了进来,空气中满是似曾相识的气息,不知怎么的她忽然觉得那些无赖的年轻人都要一起涌进来,跟着的还有那个粗犷的中年男人。瞬间她甚至有些惊喜。

猴子耸了耸肩,“我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女孩,这里只有山葵。”

多年后一个男人的魂魄归来看山葵,回来的时候山葵已经凋谢。

沉重的金鼓声自街头传来,渺渺的云气弥散开来,渐渐地把小街的一半吞没了,云中似乎有龙的须爪浮现,王师精英的铁戟如林,寒光慑人。

两势下刀棒刽子,便去开枷,行刑之人,执定法刀在手。说时迟,一个个要见分明;那时快,闹攘攘一齐发作。只见那伙客人在车子上听得“斩”字,数内一个客人便向怀中取出一面小锣儿,立在车子上当当地敲得两三声。四下里一齐动手。有诗为证:闲来乘兴入江楼,渺渺烟波接素秋。

“是……是将军!是刑天将军!”人群里有人尖声地叫喊起来。

“人没有心,就不能活。”

“兔子烧死了?”

“因为……因为我是个卖空心菜的!”

“兔子成魔了。”

“我有点想大鸿。”黄帝忽然说。玄天神庙被烧了以后,他的精神似乎一天不如一天,萧索得让人认不出来。他拉着身上锦绣的云纹长袍,很怕风的模样。

早晨的街头如此寂静,只有酒肆的老板的伙计们出来提水,兑上酒浆配好,卖给过路的行人。很久以前,这里的街头有一群叫做刀柄会的家伙。虽然人数不多,不过恶行不少。那时候酒肆的生意都很好,似乎整天都有很多的闲人,他们听着天南海北的故事,喝着最次最劣的酒,直到夜深人静。他们经常拖欠酒钱。

整片山原的山葵花都在她们的歌声中摇曳。可是刑天没有看见她们,她们像是些精灵一样和刑天玩着一个小小的游戏。

“没有头……没有头,”无头的行尸退了两步,他似乎有些惊慌,伸手去摸自己的头颅。可是他没有,脖子上空空如也,只留下一个碗口大的血疤。

行尸愣了一下,“为什么我要跟一个卖菜的说话,滚到一边去!”

“大雪要封山了,蛮人们要来抢食物。”

战士脸色惨白地点头:“你是……是刑天将军。”

南边那伙挑担的脚夫,抡起匾担,横七竖八,都打翻了土兵和那看的人!

“你有眼睛有嘴,可是你的心呢?”

可惜刑天不能,一切都没有超出风后的预料、有些事人一生只能做一次,就仿佛有些花在枯萎前只盛开一度。人把心丢掉了就会死,你休想再找回来。大鸿始终都很畏惧刑天,因为他说他清楚地记得在坂泉的战场上自己一刀刺穿了刑天的胸口,血溅了他满面。而几年之后,刑天又回来了,像是变了一个人。

“我不是紧张,”火堆对面的人说:“我只是畏惧。我的敌人很多,不过我只畏惧过两次。”

王师的战士们战栗着操起了武器,迎着满山遍野的蛮人,刑天举起了战斧,大鸿缓缓地拔出了他的刀,神器的共鸣在空气中带起锐烈的风声。

“死猴子,敢骗我,你难道听不见歌声?你再瞎说我拿个石头把你砸下来!”

行尸挣扎着退了两步,手中的干戚落在雪里。他的精神,他的杀气都在瞬间溃散,皮肤上渐渐泛起死人应有的灰白色,他跌坐在雪中,瑟瑟发抖。雪飘落在他身上,可是不融化,人们默默地看着他慢慢地被雪掩埋。

他大吼了一声,向着蛮人最密的地方冲了过去。大鸿放眼去看,没有旗杆,也没有狐尾,只有冰原上一棵枯萎的老树。

风后侍立在车前,并没有回答。

“你真诚实,”刑天说:“为什么我以前觉得你又狠毒又狡诈?”

“见鬼,你是我见过的第一只会说话的猴子,猴子,见到山葵没有?”

刑天跌坐在地下,那些山葵花盛开在他的眼前,他瞪视着它们,每一朵,都没有花蕊。

他起身去眺望北方的地平线,微微佝偻着背,提着他的干和戚。许久他转身踩灭了火堆,踏着簌簌的积雪离去。

其实有一个猜测风后从来没有告诉大鸿——他想刑天其实已经死了很久,只是从来不曾有人告诉他。

又见十字路口茶坊楼上一个虎形黑大汉,两只手握两把板斧,大吼一声,却似半天起个霹雳,从半空中跳将下来。手起斧落!

“因为我觉得你不会反。”

你被砍中了一刀,后背火辣辣的痛,浓腥的鲜血涌了出来,剧烈的疼痛和失血让你的反应变慢了,于是你被一名云师武士用刀柄打中了脸,牙齿和着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你被他们踩在脚下了,被践踏,你还要挥刀,但是有人踩着你的手腕,一刀砍下,你的右手永远地脱离了身体。你的五脏六腑在破裂流血,胸骨分崩离析。

那个身体忽然失去了生机,仿佛一截朽木,沉重地倒在雪地里。他那早已干涸的颈口缓缓地流出了鲜血,像是鲜红的小溪。

“我也受伤了,我带了赤炎,可是我的刀挥不出去。”

目光汇集到行尸的腰间,那里挂着刑天的干和戚,唯有神将才能使用的武器。

“再后来呢?”

两乳上的怪眼翻了小兵一下,“快点快点,我还要去杀黄帝。”

法场中间人分开处,一个报,报道一声:“午时三刻!”

大鸿有时候很后悔,后悔自己那时候为什么不选择呆在西域不回来,他想象自己和那帮王师的兄弟们一起掩着破了的裤裆跋涉在沙漠上寻找着蚩尤,然后找到一个绿洲,建立一个小国家,就那样永远不要回到涿鹿。这样他就可以不知道蚩尤的结局,也不必去看刑天,他不用再是神将大鸿,他是猫猫狗狗都没有关系。

“你怎么知道?”

“王让将军带我们来抵挡蛮人的啊,我为将军牵过马。”

“真是迷惑人啊。”阿萝说,然后她有些疲倦地合上门,靠在门后。

整个山原上都是女孩子们清且脆的歌声,飘飘渺渺,刑天知道她们就在附近,他想她们围坐在参天的老槐下,采攫山葵磨成绿色的糕泥,她们白色的裙裾相联,彼此微笑,唱着那首熟悉的歌。

“神将们都被他伤了,王却没有带尚方宝剑。少君就追在人群背后,一刀杀一片的人,砍钝了十几口铁刀。他看见什么就抓起什么当作武器,最后拿不到刀了,就从高台的基座上抽了一根条石挥舞。”

“什么心里心外,我只是找个人,你不要以为我是个文学青年,我不信这一套的,我上阵杀人好多年了,很邪恶的。”

但他没有等到,那个时刻根本不存在。蚩尤只是一个太喜欢幻想的男孩。

“你?”行尸瞪了他一眼,忽然捂着嘴大笑起来。嘴长在肚子上的好处是一只手同时可以捂住嘴和肚子,表示出他笑得何等开心,同时还能举起战斧对准小兵的顶门。

后营有一颗头颅,用石灰腌制起来了,要带回涿鹿给王看。

你的记忆渐渐地模糊了,悲痛也随着流血而消散,你在濒临死亡的时刻甚至会有些欢悦,像是回到了九黎。下午的阳光灿烂,你依旧是那个孩子,炎帝——你的爷爷——用他粗糙的大手抚摩你的头顶。

假的。

大鸿在山下仰头去看他,往往一看也是许久。王师的战士们看着这两个神将,觉得他们很奇怪,很多传说都说他们曾是坂泉之战的死敌。

“你?你认识我?”行尸转向那个尖叫的战士。

让我以微弱的残烛,给那个懦夫孩子的尸体续上一口气息,给他一个英雄的机会……让他吞食着沙砾,披甲持戟,在时间的夹层里复活,而拥有一次他所期望的光荣。

走了几步,像是忽然回过神来,刑天转身看着黑暗中的一个亮点,那是大鸿吸着他从西域带回来的烟草。“抱歉,忘记你在这里了,要我把火再点燃么?”

“很多人都说你是神农部最勇武的神将,如果要反,你为什么不早点反呢?”

“空……心菜?”行尸重复了这个名字,忽然间他变得有些呆滞,那双凶蛮的怪眼不复先前的光辉,他呆呆地看着远处。

“尸变……尸变啦!尸变啦!”惊恐的尖叫声中,战士们抛下了刀要逃跑。

刑天曾经许诺说要回来娶她,不过阿萝并不相信,她想刑天早就忘记了,所以她也并不负疚。她想自己也快忘记刑天了,唯有去年的十一月初九日,那个微微寒凉的早晨,她从她男人的怀抱中醒来,忽然觉得窗口有人,虽然她什么也没有看见。

“围着狗屎乱转的……好,算你狠,那么为了轰我走,能不能配合我把台词念完?”

“王……蛮人……涿鹿……”行尸像是忽然醒了过来,“少君在哪里?少君在哪里?我答应山葵会照顾他的。”

“喂喂,快去把那个东西埋了,找个大石头压起来,越重越好!”统领在人群后面小声地对着侍卫吼。

“有人!有人!有人过来了!”高处眺望的战士忽然挥舞小旗大喊。

“真狠,你连石头都吃?”

云雾渐渐地漂移过来,笼罩了阿萝,她偷偷抬起眼睛,看见六龙长车上云袍缥缈的黄帝和风后。流苏在窗口微微地飘拂,隔开了她和王的世界。

“你的赤炎呢?”

可是其实什么都没有,街头安安静静的,没有风,一丛白茅在门前没来由地轻轻摇曳。

“起风啦,”刑天忽然站了起来,“蛮人就要来进攻了。”

“山葵?这里满地都是山葵。”

你再也不会睁开眼睛。

阿萝从井里提出一桶冰凉的水,她的手在初春的早晨被水冻得微微发红。

刑天呆呆地站在树下,他忽然意识到他站在这片山原至高的地方,他放眼望去,只有一片一片的绿色,绿得无穷无尽。他像是这里唯一的人,仿佛是每一朵山葵花都在唱着歌,歌声从整个大地中袅袅升起:

呼酒谩浇千古恨,吟诗欲泻百重愁。

假设你是蚩尤,现在你心爱的女孩死了,你为你的错误而追悔,可是事情已经如此了,时间也无法逆流。你能做的不过是发狠地喊出“我杀了你们”这句话,用对黄帝的仇恨来掩盖对自己懦弱的痛恨,拾起刀大吼着往高台上冲。黄帝的手下举着沉重的钺扑向了你,你被千千万万的云师武士围住,哦不,不需要千千万万,只需要几百个人。

“你真的是说那个兔子么?”

“你问问我空心菜无心能活,人无心能不能活。”小兵热切地看着行尸。

“可以……”

王师的战士们手持铁锄,在坚硬的冰原上凿着坑,一具一具的尸体被拖进去掩埋。三天前的恶战,死伤了太多的人,残躯断臂和蛮人的混在一起,有时分不清敌人还是同袍,于是埋在一起。

下雪以后的天空寂静而高旷,漫天都是星星。

其实他一点也不担心刑天真的会杀回涿鹿城,岩壁上刻画的传说已经死去了很多年,人们还在传唱,而英雄们并不会因此回来。

天空中的云片是铁灰色的,沉重的阴霾压在人们头顶,血迹已经被新雪覆盖,远处的山峰巍峨屹立,上面已经少了一个身影。

等到他靠近了,戒备的战士们才发现了异状——那个魁梧的身影没有头颅,他的肩膀上平平的,只有一个干枯的血疤。

大鸿跪在冰雪和鲜血里。那个操刀上去要砍下他头颅的蛮人吓了一跳,因为最后一瞬,大鸿低着头微微地笑了一下。

西边那伙使枪棒的,大发喊声,只顾乱杀将来,一派杀倒土兵狱卒!

“是啊。我为什么不早点反呢?我不想反的,我要活命。我为什么要为少君报仇?其实我很讨厌他的,”刑天很认真地说:“那小子不行,他那个样子……又怎么会不死?”

大鸿喝了一口水,静了一会儿。

“杀!”王师的战士们都跟着他吼叫起来。

今年冬天蛮人不会再来了,战士们心里有些轻松。

“你怎么会认识我?”行尸的手垂下,他似乎有些混乱,“我见过你……可是我什么时候见过你?”

他一个人冲了出去,所有人静静地站在他的背后看着。王师的战士们看着大鸿,不知道是不是让这个危险的家伙先冲出去死掉好。大鸿默默地看着刑天的背影,他似乎根本不曾感觉到只有自己冲了上去。孤独的魁梧的身影甩开大步在冰原上狂奔,向着蛮人的潮水一样的队伍冲去。

十一月的初九日,王师和蛮人接战于北方的原野,领军的大鸿和刑天将军都没能回来。

战士们急忙提起武器,看向辽阔的冰原。不可思议的,在皑皑茫茫的冰雪中,有一个人影如飞一般奔跑。他跑得如此轻灵飘逸,迈着大步仿佛多年之前逐日的英雄。

周围空旷得看不见人,刑天迈着大步在原野上奔跑。他忘记了自己的干与戚,他只记得奔跑。他心里满是快乐,好像刚从一场无边的大梦里醒来,他有点讨厌那个梦。而很幸运的是,那不过是个梦而已。

搔动梁山诸义士,一齐云拥闹江州。

“我……我不是猴子啊!”

“你要怎么对付我?”

她有时还会想起刑天,回头去想的时候她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像那些没脑袋的女人一样喜欢那个满身横肉的刑天。听说那个没良心的刑天在北方死了,死在蛮人的手里,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阿萝很悲伤。

可是人不能总是悲伤,每个人都要活下去。

他犹豫了瞬间,已经晚了,人群吞没了刑天高大的身躯。斧头的铁光在雪和血中猛地闪动,同时不知多少柄石钺和狼牙椎都砸落下去。几颗蛮人的头颅飞上天空,瞬间的空隙中,大鸿看见刑天满身是血,笔直地站在人群正中。

“台词不该是这样的……你应该问我空心菜无心能活,人无心能不能活。”

“可是……可是将军你没有头!”

“没有头……没有头……”行尸的声音像是发怒了。他身体猛地一挣,操着战斧在自己胸口划开了三道血口,两道横过,一道横过肚脐。

只见,东边那伙弄蛇的丐者,身边都掣出尖刀,看着土兵便杀!

“鬼……鬼啊!”短暂的死寂之后,围观的人群里鬼哭狼嚎起来,战士们只恨少生了两条腿,不顾一切地飞跑,无数人踩在一起,无头的行尸嚣张地狂笑,示威一般挥起他的干戚。

历史上千千万万的蚩尤已经被埋葬在黄土下,他们未能如年少时的梦想那样改变世界和自己的人生,也没有在青简上留下名字。

刑天翻过一个山坡,依旧是无边无际的绿色,他没有看见预期的白裙子。

“空心菜……心……”行尸伸出手按在自己的左乳上,“心……”

雁书不遂英雄志,失脚翻成狴犴囚。

神山上的英雄们不会来劫法场救你,因为他们其实并不存在,那个戴着雉羽冠的林冲,那个骑着玉麒麟的卢俊义,还有大哥中的大哥晁盖,都不过是些和蚩尤一样好幻想的人编出来的,用来安慰自己的心。

“后来王命令把王妃的尸身挪进玄天神庙里,少君不顾一切地冲进了神庙。军士们手持巨大的铁盾挡在门口,把他封在神庙里了,然后在庙外面放火,把整个神庙都烧了。那场大火整整烧了一天一夜,你现在若是回到涿鹿城,已经看不见神庙了。”

“心……”肚脐上的大嘴翕动着,“空心菜无心能活……人无心能不能活?”

“魔鬼?涿鹿城里的人倒是都那么说。”沉默了一会儿大鸿说:“我倒是不觉得,我想他只是疯了。”

王的目光静静地扫过街边的人,像是在出神。

大鸿看着刑天,并没有说话。

“因为我以为那是桃子啊。”猴子扔掉石头,很认真地看着刑天,“你听见歌声,因为你以为那歌声还在,但是其实你心里知道她已经不在了,所以你才找不到她。”

很多年以前大鸿只是一个军前的小卒,他和那时候的公孙轩辕一起缩在一个破旧的草屋里,想着他们终于会有一天成为受人尊敬的人。而等到他们成为了令人敬畏的人,大鸿忽然发现他不再是自己。

战斧的铁光在头顶闪动,小兵腿有些颤,“我要和你说话!”

“不会,”大鸿说:“若是我要杀你,一定正对着看着你的眼睛,就像我第一次杀你那样。”

猴子挠着双爪吃吃地笑了起来,“我就是想耍你,你来砸我啊?”

“你为什么要反呢?”大鸿摇头,“蚩尤已经不在了,神农部最后的王孙也死了。你为谁反呢?”

“为什么要问?我偏不问!我忙着呢,我要去杀黄帝,我要给少君报仇,我是死人了,谁也管不得我,我什么也不怕了!哇哈哈哈,死了真好。”

无头的行尸却跑得更快,他一把抓住了一个战士的衣甲,胸腔中吐出低沉的声音:“死猴子!把人交出来,把人交出来!”

“可是……可是你难道没有想过复仇的意义么?做什么事都是要有意义的啊。为什么要复仇呢?”

“你不冷么?”

周围的冰雪似乎泛着微蓝色的冷光,篝火上热着粗重的黑铁罐,里面的热水咕嘟嘟冒着气泡。火苗一跳一跳,照着对坐两人的脸,一明一暗。

我想蚩尤的故事到这里应该已经结束了。

“枯死很久了。”小兵静静地说。

北边那伙客人,都跳下车来,推过车子,拦住了人!

一柄巨钺的青光闪过,大鸿看见刑天的人头落了下来。他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虚,他无意识地踏前一步,像是想去看看那尸体的心脏是否已经停息,羽箭已经从背后射穿了他的心脏。

没有一丝一毫的跳动,那个胸腔中静得令人心悸。抚摩着自己的心口,像是摸着一块石头。

一人操起沉重的铁罐,给另一人的陶杯里续上水:“然后呢?”

“我脸上真的写着良民两个字?”

“少君再没有往外冲,只是抱着王妃的尸体在神庙里嚎叫,火就这么越来越大。夜里忽然下起了大雨,我们本来都担心大雨把火浇灭了,担心少君再冲出来。可是还好没有,却有一道紫电,从天而降正劈在神庙顶上,神庙轰地就塌了,什么都被压在废墟里了。我想他是死了。”

“不用了,”大鸿说:“这样也挺好。”

“吼吼吼吼,你有的时候真的很像一个英雄,”刑天笑得很嚣张,“我喜欢,但是你什么时候杀过我?”

“我只是说,这里很少晴天,”刑天说:“你来的前一天还在下雨,可是今天晚上忽然看见星星了。杀了魔鬼,就该云开雾散,这结局跟演义小说一样,古人诚不我欺。”

“呵呵呵呵,你想让我消失我就消失了,根本不用砸的。”猴子的笑声还在周围回荡,“我本来就是你心里的东西啊。可是你能找到唱歌的人么?你只是不愿想起她已经死了,可是你心里是知道的。”

如此却不是好?若是共工在酒肆里说到这一处,岂不该有人鼓噪叫好?

整个故事结束,如果你是一个无神论者。

他等待着,像是一尊被风雪剥蚀的雕塑。

周围静得只有风声,跑得屁滚尿流的战士们忽然觉得有些异样,他们纷纷回过头来看着小兵和行尸。是啊,有什么不对,如此的安静,太安静了。当那个行尸不说话的时候,他像是木石雕刻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安静得那么奇怪。

你的身边满是鼓噪叫好的人,他们为涿鹿城的四害将被除去而欢呼,他们因为你流血而享受,惊心动魄又格外销魂,就像多年前你在吊起的牢笼下,看着大夸父被斩杀,喜庆的红绸飞舞,千万人期盼着,仿佛等待节日的礼花。

“因为……很爽!很爽可不可以啊?”无头的行尸说着,胸口上的双眼瞪起来,很不满的模样。

那些都是谎言,关于他高贵的血脉、关于他神奇的能力、关于他帝王的命运。那个姜姓的少年,被封闭在那座城市里的时候,用这些华丽的谎言来安慰自己的心,他相信自己还有一次奋起的机会,当那个时间到来,他的神窍会被开启,无与伦比的力量会被引发,他就能摆脱一切的悲伤和压抑了。

风裹着细雪撒满整个世界,孤峭的山峰在雪幕中渺茫,大鸿仰起头的时候,山顶上的那个身影像是远在天边。

“然后少君和所有神将大战,遇人就杀,没有人挡得住他。”

“菜?什么菜?我没有看见你有菜啊。”

“风后,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跑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后面有个人在追我,他没有头,以双乳作眼,肚脐作口,我觉得我认识他,可是我偏偏想不起来那是谁。我跑啊跑啊,可是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真可怕啊!对于解梦你有研究么,风后?”

“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话说滚得越远越好,你看他们不都滚了么?你为什么不滚?看你长得这付奸诈的模样,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围着我嗡嗡嗡嗡的,像只围着狗屎乱转的苍蝇!”

他竟然抱着那颗桃子一样的石头啃了一口,“你砸来我就吃掉它。”

越来越接近深冬,一天一天的,雪下得越来越大,鹅毛般厚积在白茫茫的大地上,丝毫也不化去,而后沉积为冰。北方的原野变成了冰原,踩上去的时候,偶尔能感觉到地面悄悄地裂开,发出咯咯的裂响。

“没事没事,昨儿一时没看好,被野狗叼去了,跑得飞快,没准现在已经给叼到身毒国那边去了,找得回来才怪,将军不必担心。”

此时你距离你心爱的女人和你的仇人都那么遥远,你就要被一群素不相识的人杀死。

“为什么我这样的神将要跟一个满脸油泥鬼鬼祟祟的家伙说话?”

大鸿抬起眼睛看着战神般的刑天,手指轻轻地摩挲着赤炎的刀柄,随身多年的神器上传来隐隐的脉动,说明他面对的是个可怕的敌人,可是大鸿并没有拔刀的打算。

“杀!”刑天高举起他的战斧,他额角的青筋猛地一跳,像是要撕裂皮肤冲出去的蛇。

大鸿登上了山顶,站在刑天背后。

终于有一天这些混混都不见了,酒肆忽然都冷清起来,阿萝的也不例外,没有那个叫红豆的女孩在门口说故事,也没有那个叫共工的疯子在说书。质子已经成为一个有点过时的词,涿鹿城里不再有质子。

刑天没有回答他,只是对着萧瑟的北风,嘬了一口烟卷。大鸿没有期待他的欢送,转身要下山。

“我听说人老了就是有紧张的毛病,”战神一样魁梧壮硕的汉子抱着陶杯喝了一口热水,静了一会儿说:“大鸿你老了,要多呆在家里,多吃蔬菜保持运动。”

战场上的刑天像是一匹野兽,他使劲地抽动着鼻子,指着远处:“看见旗杆上的狐尾了么?蛮人的首领,那是蛮人的首领。”

“疯了?”刑天想了想点点头,“疯了。”

行尸沉默了一会儿转向手脚酸软的战士们,“怎么那么多只?”

神州疆域广大,从涿鹿城到北方的雪原,要走大半年的时间。当行路的人发现马蹄践踏着冰雪,放眼望去是看不到边的白茫茫,再也没有一分草色,他就到了北方。

监斩官便道:“斩讫报来。”

刑天觉得自己变得很轻,像是有风在他脚下流动,他奔跑的时候仿佛飞翔。他记得自己刚刚摔倒在一个草坡下,可是一点都不痛,山葵花开了,原野都是绿色,像是春天极嫩的水色。

“杀!”大鸿忽然举起了赤炎。

然而,是否还有一个可能?

“大王诛杀叛贼蚩尤,诛杀得很好啊。大鸿,”刑天忽然说:“大王是派你来杀我的么?”

“喂,你在找什么么?”山顶的老树上有个声音。

“听说每个人死去,天上都会有流星,”刑天抬着头跪倒,“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呢?”

“大王有诏令,若是你反,就地诛杀,若是不反,你仍旧领云师北方的大军,对抗蛮人。”

王师和蛮人们在冰原上砍杀。鲜血像是雨花那样在每个角落中溅开,落到雪面上化成一点一点的斑驳梅花。这是一场真正的血战,神将们冲锋在前,王师的将士们和蛮人都如同伐草那样倒下。大鸿没有离开刑天的身边,看着他大开大阖地挥舞着战斧,每一个靠近他的蛮人都被切成两半。

但那些都是假的。

“不要慌张!”一个满脸油泥的小兵从人群中蹦了出来,大声呼喝,“谁也不要跑,看我来对付他!”

不可思议地,一双凶芒暴射的眼睛从双乳的血口中凸现出来,肚脐处的血口翕动着,猛地张开,像是一张咆哮的嘴,洪钟一样的声音从那里而来:“没有头怕什么?我以双乳为眼,以肚脐为口,谁敢说我没有头?”

风后一点一点地擦去脸上的油泥,看着王师的战士们惊惶不安地跪下行礼。疲惫令他不由自主地坐在了地上,血在雪里弥漫开来,染得一片猩红。

“你……”小兵就要崩溃了,他几乎忍不住暴跳起来,“我说空心菜只是一个比方,你跟着我说就可以了,空心菜空心菜,就是一种翠绿色叶子炒起来很好吃的菜,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猴子忽然笑了起来,笑得仿佛一个人,“你砸啊,有胆子你就砸。”

刑天被那笑容激怒了,他拾起脚下的石头飞掷过去。神将的力量让那块石头仿佛流星一样,树梢上忽然就没有了猴子。刑天呆呆地站在那里,他看得出没有砸中猴子,在那块石头飞到的时候,猴子忽然就不见了。

你感觉到可以倚靠的人来到身边了,你把脸儿贴在爷爷粗糙的前襟上磨蹭,慢慢地像要睡去。

山葵其实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她已经死了很多年。

早起的人们跪倒在屋檐下垂头礼拜,那是王的仪仗。黄帝似乎越来越喜欢在早起,而后去涿鹿原上远望。

她终于嫁了人,是一个很结实很可靠的男人,微凉的夏夜她偎依在男人的胸口入睡。这样的生活很安静,虽然她有的时候也觉得这个男人粗蠢了一些,不会像某个没有良心的人那样有时茫然、有时忧郁、有时赖皮、有时下贱,总之不够有趣。但是阿萝觉得今是昨非,还是一个老实的男人好啊。

刑天提起了他的干戚,大鸿能感觉到他很振奋。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话,北方冰原的地平线忽然变得凹凸不平,风里传来了撕裂般的喊杀声,披着生豹裘和羊皮的蛮人们大踏步地冲锋上来,他们操着巨大的狼牙椎和石钺,满脸勾画生青色的图腾。

刑天回头看去,那是一只很老的猴子,他身上满是绿苔,长眉上挂满松萝,抱着一颗桃子一样的石头。

“我不是要找山葵,我是要找一个叫山葵的女孩,她穿白裙子,在唱歌。”

“有一点,不过没关系。”

刑天抓了抓脑袋,“那为我自己反可不可以?”

“这个不用研究,”风后扶着车轼,漫不经心地望着很远的地方,“王你老了。”

你冲不上去,你只是个普通人,不能一骑当千。

“你会在背后杀了我么?”刑天忽然扭头看着大鸿。

“你知不知道,”刑天看着袅袅升起的烟,“北方这个地方很冷,有人说烟升到天上都会被冻住,就变成云了。这里很多云,所以总是下雪。”

他在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那时候他会长大,变成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拥着他心爱的女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