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王强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洪钧想了想,把杯垫往案子上一扔,缓缓地像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明白了,我太大意了。”但马上又恢复了平常样子,说:“陈总也和我说过他们要推出一种新产品,我一直没问是什么产品,他们准备怎么销售,不过话说回来,就是问他也不会告诉我。现在想也觉得奇怪,如果新产品还是家电,那咱们和他们的研发部门那么熟,早应该听说了,看来是种全新的东西,而且不是合智自己研发的,没准就是买来的技术。因为是全新的产品,所以销售渠道也得是全新的,谁来帮合智做新渠道?科曼!科曼为什么要帮合智,因为合智答应买科曼的软件!”

小谭进了里间,站在过道口上四处用目光搜寻着。左前方一张木头桌子,有三个女孩儿坐在桌旁的木头长凳上,一个手里把玩着饮料杯子,一个嘴上叼着根吸管,另一个把一瓶科洛娜放到嘴边却没喝。小谭凭直觉一下子就能判断出这三个女孩子也都是写字楼里的上班族,可能是前台、秘书或助理什么的。她们三个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什么,三双眼睛却都盯着一个方向。小谭顺着她们盯着的方向看过去,靠墙是一个长沙发,沙发虽然还算干净,显然已经很老旧,被无数人坐过无数次了,已经看不出布面上最初的颜色和花纹了。沙发上靠着一角坐着一个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很白净,衬衫也是雪白,而且挺括得好像没有一丝折皱,他悠闲地翘着二郎腿,能一眼看见蓝黑色的西服裤子笔挺的裤线。虽然是坐着,也能看出是中等个子,身材很匀称。他的西装上衣搭在沙发上,看得出来是仔细地搭上去的,不会把西装压出任何折痕,一条领带被细致地折叠成一个平整的小方块,掖在西装口袋里。这人一只手拿着一本旅游杂志在看,另一只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沙发前面放着个当作茶几用的木头案子,案子上面放着一只诺基亚的手机,手机旁边是一个厚厚的皮夹。小谭笑了,恨不能把那三个女孩的目光都截留到自己的身上,他向这个男人走过去,站在木头案子旁边,说:“老板,早来了?”

可今天,经历的不是过山车,他好像是在玩儿蹦极,从高高的巅峰纵身一跃,向下面的深渊跌了下去。不对,不是蹦极,而且远不如蹦极,洪钧脑子里想着,他是正在巅峰上自我陶醉的时候,被人从后面一脚踹下去的,而且,他的脚上也没有绑着那根绳索,那根可以把他拽着再弹起来的绳索,那根可以让他最终平安落地的绳索。现在已经落到底了吗?洪钧想。没有,还远没有到底,洪钧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范宇宙问:“就是你上次说合智想和你们科曼合作的那个东西?”

俞威懒洋洋地说:“懒得折腾,还得过隧道,就在港岛这边吧。”

小谭赶到三里屯南街,推开那家爱尔兰酒吧的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一进门,看见外间厅堂里的客人好像还不如酒吧的服务生多,大概因为今天是星期三而不是周末的缘故。几张厚重的木头桌凳上围坐着几个在喝酒的,一看装束就觉得像是从哪个写字楼里出来的外企白领。小谭抬头看了眼北面墙壁上画着的那幅熟悉的画,那位穿着绿色衣裙的肥肥胖胖的大婶,手里举着几大杯啤酒,咧着嘴笑着。小谭冲柜台里的服务生点了点头,算是对他们的问候的回应,就径直穿过柜台旁边的过道,向后面的里间走去。

琳达看来也并不想和洪钧在电话上总结失败教训,转而问她更关心的一个问题:“合同不签了,照样可以向媒体announce你的任命啊,怎么全cancel了呢?只先在公司内部announce?那有什么意义,本来我们早都知道你是老大。”

见俞威点头同意,范宇宙便把这意思对那女人说了,那女人连忙把他俩送到男宾部的门口。两个人草草洗了淋浴,便让男服务生带他们进了一间按摩室,里面放着两间按摩床。一个男服务生送进来茶水,后面就进来了两个男的按摩师,他们刚开口说老板晚上好,范宇宙就说:“老家哪儿的?江苏的吧?”

“签了吧?肯定没问题的,恭喜恭喜,我给你庆祝庆祝。”

俞威躺着伸了个懒腰说:“随你吧。不过我今天战斗力够呛,就当是陪你吧。”

车子动了,范宇宙看着俞威说:“怎么样?累坏了吧?这么大的合同,再累也值啊。单子多大?”

第15节:第三章(1)

“嗯,不是想和科曼合作,合智是看上了我们科曼的那帮代理商。当时我还不好和你说太多太细。合智现在的代理商全都是向老百姓卖家电的,不知道怎么卖专门给企业用的‘网中宝’;我们那么多代理商,代理商又都是专门向企业客户卖软件的,最适合代理他们那个‘网中宝’,他们就是看中了我们的代理商体系。那好,合作呗,他只要买我的软件,我就让我的代理商替他卖他的‘网中宝’。”俞威开始有些得意了,接着说:“软件?买谁的软件不一样?如果ICE和维西尔也有代理商,而不是只靠自己做直销的话,咱们可能就真没戏了,可谁让他们两家都没有代理商呢。”

洪钧起初听得似乎不太在意,当听到小谭最后这句话时,显然把注意力提了起来。他把酒杯放在一旁,拿起原本放在杯子下面的杯垫,两只手把玩着,眼睛却像看着无穷远处,像是自己对自己说着:“已经不要再有什么侥幸心理了,陈总到香港,看来一定是去和科曼签合同去了,我也是这样告诉皮特的。现在就是要搞清楚,合智为什么选择科曼。新策略新产品规划,科曼的渠道发展……你把你同学怎么告诉你的都原封不动说一遍。”

他停了一下,像是享受着被揉捏得很舒服的感觉,其实是在脑子里把想说的话又捋了一遍,然后说:“老俞,软件合同签了,大功告成,合智也得赶紧买UNIX的机器了吧?赶紧买赶紧安装,装好硬件好装你们的软件,然后赶紧给你们付款啊。”

“那是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服务器算什么,大不了再买几台UNIX的服务器呗。他们没找到合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还以为合智就是想买软件呢。”俞威顿了一下,心思好像又回到了合智的项目上。“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合智现在的家电业务太累,他们也想做IT,做电脑、服务、网络什么的,上次说的那个‘网中宝’,就是他们刚买过来想大做一场的东西。”

俞威已经顾不上观察范宇宙听懂没听懂,他起身喝了口茶接着说:“要说演员,陈总和赵平凡是自导自演,演得真好,另外还有俩主角,一个是洪钧,一个是他老板,主要是洪钧演得好,把他老板调动得也好,当然关键还是我导演得好,洪钧这小子太投入了,真以为他能赢这个项目,真以为合智请他老板来签合同呢。我告诉总部,几月几号几点,合智集团的老板要和ICE的老板正式签合同了,合同金额会是一百七十万美元,然后我说,如果你总部批准我要的折扣,我就能让合智和咱们签,让ICE空手而归。这帮老美,不见棺材不落泪,这才批准了。老范你知道吗?三十六计里头的好几计,我这一个项目就全用上了,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隔岸观火,还有釜底抽薪。”

年长的按摩师傅忙停下来,试探着说:“哟,力气重了?看您这么壮实,还不怎么能吃力呀。”

第20节:第三章(6)

俞威明白范宇宙说的“该做的”指的是什么,他接着安慰范宇宙:“老范,都是一样的机器,买谁的不是买?你该做的都做了,他们为什么还非要找别的公司买?我回北京就会找赵平凡,催他赶紧和你把合同签了,你把心放得踏踏实实的,你现在都可以马上订货,合同一签马上发货,硬件软件安装完了咱们一起收钱。”

洪钧进到房间里面,立刻感觉自己的筋好像被抽走了一样,要瘫在地板上。是啊,不用再当着老板或下属的面,强撑着充硬汉了,他不用再在自己已经没有底气的时候还要给别人打气。旁边不再有人,不再需要演戏,真自在啊。洪钧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仰头靠着沙发,浑身彻底地散了架。

范宇宙进一步试探着问:“那他们会不会从其他的公司买呢?我已经把底价什么的都告诉赵平凡了,该做的也做了,他们应该会很快定吧?”

这时门开了,门口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站着两个女孩儿,看着他俩,前面的说:“老板,咱们去房间吧。”

洪钧立刻泄了气,坐到沙发上,叹了口气,却没说话。

第21节:第三章(7)

这种彻底解脱的感觉稍纵即逝,还不到一分钟,洪钧的头就耷拉了下来。是啊,自己的家,原来就是个没有别人的地方,这样的家也叫家吗?洪钧知道自己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刚才还只是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逃避一下,现在已经又想要个人陪了。他就是这样的不满足,一路追逐着要更多的东西,要赢更多次,要挣更多钱,要管更多人,一路走到了今天的境地。

琳达这次倒是很快就回答了,把洪钧噎得够呛:“你倒是什么都懂。”

第22节:第三章(8)

俞威一听就来了气:“要依着我,本来能签得更大……”但他又停住了,他不想把刚才发生的事讲给范宇宙听。本来计划好的在最后时刻摊牌,逼陈总让步,结果托尼却在和陈总的心理战中一败涂地,什么便宜都没赚到,回过头来反而把俞威说得狗血淋头,这不是什么露脸的事,还是不说为好。

小谭还是有些想不通:“俞威和你那么好的朋友,以前就说话不算数专门抢你的项目,可这次也太狠了吧?陈总,还有赵平凡,和咱们关系都很不错啊,都快像一家人了,怎么也会这么毒呢?”

第18节:第三章(4)

范宇宙一副愣愣的样子,似乎没全明白,俞威最愿意看到他这种样子,因为这让他更加得意。

范宇宙又问:“那能花多少时间?回去前没别的事了?”

范宇宙坐回床边,和俞威闲扯:“明天怎么安排的?逛逛?”

范宇宙马上告诉司机:“去铜锣湾。”

俞威没有马上回话,低着头整理浴衣上的腰带,过了一会儿才说:“也行,那谢谢啦。”说完,抬起头,还用手拍了下范宇宙宽厚的肩膀,但眼睛却避开了范宇宙看着他的目光。范宇宙心里清楚,俞威已经欣然笑纳了范宇宙为他“该做的”事。

俞威的脸沉了下来,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当初我和他是不错,可毕竟后来是对手了啊。他也是死心眼儿,当初我们俩说过,头几个项目尽量不争个你死我活,他先去做的项目我不去搅和,我先跟着的项目他别来掺和,可真到了项目上哪顾得上那么多,谁能分得那么清楚?刚到新公司,肯定要争取尽快签几个合同嘛,我不管什么他的我的,有项目就做,有什么不对?”

俞威觉得有些扫兴,不以为然地应着:“又不是我耍的他,是合智陈总他们耍的他。他们想从我们这儿拿到更大的折扣,就用ICE来讨价还价,为了让我们总部相信他们真会和ICE签合同,当然得骗得洪钧把他老板请来了。”

“我在大堂啊,就在楼下。这会儿还早,出去转转吧。”

洪钧抬起头,见是小谭,便笑了笑,把杂志合上放到面前的木头案子上,拍拍沙发示意小谭坐下,说道:“刚到一会儿。”

俞威逗着范宇宙:“你现在就明白了?我不告诉你,你还是不明白。合智和我们整个就是编了一出戏,给我们公司总部那帮老美看的,主角却是ICE,是洪钧和他老板,哈哈。”

洪钧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说:“我又不是常胜将军,又不是没被别人骗过。”

小谭真傻了,把酒杯往案子上放的时候差点掉到地上,他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说:“那Peter?Peter也被耍了,他要知道他白跑这趟,肯定得发火啊。”

琳达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怎么会呢?不过是一个case嘛,而且是David做的啊。为这么一个合智,就不让你干了,那Peter还想不想要别的case了?”

俞威随口应道:“得给老婆买些化妆品,她给拉了个单子,我明天按方抓药,回去交差。”

俞威的脸色已经平和了下来,他知道范宇宙关心的就是这个,慢条斯理地说:“我的软件定了,你的硬件合同就跑不掉了,合智肯定得新买UNIX服务器的,我不会让他们用那些运行微软系统的服务器安装我们的软件。”

他好像转了转念头,又说:“不过这次是不是把ICE给耍得太惨了?洪钧真把他老板请来签合同了,这下可惨了。你们俩当初还是哥们呐。”

范宇宙不动声色地建议着:“老俞,应该多存些。我记得有些银行如果你账户里有五万港币,他们就不会每年都收你的服务费,好像还有些什么VIP服务一类的。这样,老俞,明天我也没事,陪你去银行,先往你账户里面放五万港币,以后省得交服务费什么的。”

小谭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整理了一下思路,字斟句酌地说:“我这个同学说,合智一直在准备做一种新产品,他们企划部经理让他搜集过几家软件公司的代理商网络情况,看来他们的新产品要交给代理商去销售,企划部经理也和科曼的渠道发展总监开过会,但没有带他去,具体谈什么他也不知道,都是他经理直接向陈总做汇报的。”

洪钧苦笑了一下,说:“比耍猴耍得惨,惨得多!买新硬件能花多少钱,可自己从无到有建代理商网络要花多少钱、多少时间?这账再好算不过了。至于为什么耍咱们,很简单,这种招术以前不少客户也玩儿过,拿咱们吓唬科曼,如果科曼不答应合智的条件,合智就买ICE的了,让我把Peter请来准备和他们签合同,这是做给科曼看的。”

电话里一点声音也没有,连琳达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这样停了半天,洪钧简直以为电话断了,下意识地把电话从耳旁挪到眼前看了一下,显示还在通话中啊,洪钧便对着手机嚷:“喂,琳达,琳达。”

俞威瞥了一眼范宇宙那张困惑的脸,他沉浸到了自己的杰作之中:“我们总部那帮老美,真是没法说他们。他们觉得客户买科曼的软件是天经地义的,客户不买科曼的软件说明这客户有毛病。合智钱比较紧,我们的软件也的确是贵了点儿,合智想要的折扣我和托尼都给不出来,只能请总部批准。总部牛啊,不批,他们觉得我们即使不降那么多价合智最终也得找我们买。没办法,逼着我和合智一块儿想了个主意,你总部不是不批吗?我就吓唬你,人家合智真要买别人的了,看你总部批不批?”

这回轮到琳达沉默了,洪钧也就静静地等着,过了一会儿,琳达才说:“怎么会呢?他们怎么可能骗倒你呢?”

洪钧没有说话,他心里想,这个小谭,真是不知道事情的轻重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还在盘算着什么提成、指标,心里还惦记着有什么新项目,虽然的确是个不错的销售人员,可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是一点儿都不能为自己分忧,不能帮自己支撑一下的。洪钧知道,像小谭这样的,如果碰上一个像自己这样的“好”老板,还可以“罩”着他,他只管做项目就行了,如果洪钧不是他老板而换成什么其他人,像小谭这样只知道一个心眼做销售,恐怕没有好日子过的。

范宇宙立刻问:“准备找哪家银行啊?东西准备好了吗?”

小谭忙也举起杯子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嘴上还留着一圈啤酒沫就说:“赵平凡的确是什么都不肯说,哼哼哈哈打官腔儿。项目组里的其他人也都吞吞吐吐的,信息中心、财务部的,以前熟得不能再熟了,现在全像变了个人似的。后来你说得试试从其他渠道打听,我就找了些别的关系。科曼的一个女孩儿,在科曼做行政的,我从她那儿套出来,俞威今天也去了香港。另外,合智法律部的一个女孩儿告诉我,她们审过两个买软件的合同,一个是和咱们的,一个是和科曼的,她当时还奇怪到底是要和谁签。我还有个同学在合智企划部,做什么新策略新产品规划的,说他们头儿和科曼的渠道发展总监谈过不止一次了。”

两个师傅见俞威变了脸,便都不再说话,闷着头开始做上了。

范宇宙也不再问,话题一转:“看你累得够呛,找个地方给你捏捏吧。”

其中一个哈着腰说:“老板眼力真好,我们是从江苏来的,扬州的,我来得早,他刚来,是我老乡。”

小谭连忙边摇头边摆手地说:“不不不,没这意思。哪儿敢啊?合智出了这事,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要是在一天之前,琳达一定会说:“怎么想的?要不要我陪你一起洗?”可洪钧等了一会儿,等到的却是琳达问他:“合智怎么了?明天的活动怎么都cancel了?”

洪钧硬着头皮,向他本来认为最不必解释的人做着解释:“合智的项目出了问题,看来他们耍了我们,他们今天应该已经和科曼在香港签了合同。”

俞威走到范宇宙前面不远,范宇宙也看见了俞威,便离开柱子迎了过来。范宇宙笑着先开了口:“老俞,这地方我呆着不自在,咱们先出去上了车再说去哪儿。”俞威答应着,把胳膊搭在范宇宙的肩膀上,向外走去,他忽然感觉到旁边的人都在看着他俩,猛地意识到两个男的这么亲密的确有些扎眼,便把胳膊收了回来,和范宇宙也稍微拉开了些距离,范宇宙好像根本没有觉察到俞威的这些举动。

洪钧停下来,盯着小谭的眼睛问:“David,记得我以前说过的,怎样算成功的销售吗?”

范宇宙好像还想多打听个究竟,问:“你们俩当初那么好,怎么后来去了互相竞争的两家公司呢?现在谁都不理谁了,也别太僵了。”

服务生走了过来,小谭点了一杯嘉士伯,洪钧要的是健力士的黑啤。等两杯啤酒送上来,洪钧举起酒杯说:“喝吧,说说都打听到什么。”

琳达接着问:“下午Susan让我把订的会场、花篮、横幅什么的都取消了,她自己给那些媒体打电话,她打不过来又分给我不少让我打,一个个全通知说明天的活动cancel了,怎么回事啊?”

洪钧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他以前似乎从没有过这种强烈地想逃回家的感觉,在过去,这宽大得近乎冷清的家,只是他过夜的一个地方而已,而刚才,在和皮特或小谭在一起的时候,他居然有好几次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说:“回家吧,别撑着了,撑不住了。”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过山车一般的生活。每个电话,都可能是带来一个好消息,让他感觉像登上了世界之巅;每封电子邮件,又都可能是一个突发的噩耗,让他仿佛到了世界末日。所以,他已经慢慢养成了别人难以想象的承受力。他有时候会想起范仲淹在《岳阳楼记》里的那句话:“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其实这一直就是他的座右铭,只不过他越来越能体会到这话中的真谛,也愈发体会到这种境界的遥不可及。

俞威便穿上一身休闲舒适的衣服,坐电梯下了楼。出了电梯,他往大堂看去,大堂里虽不能说熙熙攘攘,可也有不少人,但俞威仍然一眼就看到了范宇宙,他和大堂里的所有东西都太不协调了。大堂里有四根又高又粗的圆柱,都是黑底白纹的大理石表面,很是气派,圆柱靠近地面的部分是一圈底座,范宇宙就靠在最远处那根圆柱的底座上。他个子不高,但很壮实,上身的宽度和胸背的厚度简直相差无几,大大的脑袋,短粗的脖子,剃着方方正正的平头,活像一个刚被锻打得敦敦实实的钢锭。范宇宙穿着一件宽大的套头衫,下摆垂在裤子外面,显得上身很长腿很短,下面穿着皱皱巴巴的宽大裤子,脚上是一双凉鞋,他双手背在身后靠在柱子上,左脚撑在地上,右腿向后弯起来,右脚底蹬在柱子上,大脑袋转着,眼睛扫着大堂里过往的人,因为过往的人也都不由自主地要多看他几眼。俞威心里暗笑:“这老范,门童居然放他这样的进来了。”

俞威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又看了眼范宇宙,范宇宙立刻明白了,他立刻横着身子从两个女孩中间穿出去,走到走廊上,冲着不远处站着的领班嚷道:“嘿,不是告诉你要丰满的吗?你怎么找来俩瘦干巴猴儿啊?!”

小谭还在嘟囔着:“本来还挺高兴,这么大的合同,提成大大的,全年的指标也都超额完成了,后几个月可以开始跟踪明年的项目了,这下可惨了,又得找新项目,手上另外几个项目前一段都没顾得上,又得回去炒冷饭了,咳,还得全力去攻普发集团那个项目吧。”

范宇宙张着嘴瞪着眼,听呆了,半天才嘟囔着说:“哎哟,我都听傻了。你玩儿得真厉害,真狠。”

小谭坐下就说:“你是看见那几个女孩儿才坐这儿的?还是她们看见你凑过来的?”

说着拉开门,把领班叫了进来,对领班嘀咕了好几句,领班像是心领神会的样子,满脸堆笑爽气地说:“行,保证老板们满意,你们稍等下,女孩子会来领老板们去房间。”说完退了出去。

俞威更加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有气无力地说:“不大,一百五十万美元。”

第19节:第三章(5)

第17节:第三章(3)

按摩师傅各就各位,年长的说:“老板,那可不一样,扬州真有手艺的师傅都出来了,内地的都是假冒的多了。”

俞威也坐了起来,整理着身上的浴衣说:“我得再来趟铜锣湾,找家银行开个账户,在香港有个账户以后有些事办起来方便些。”

范宇宙还没吱声,旁边床上的俞威已经笑了出来:“这儿还有人才外流呐?”又止住笑,接着说:“香港有什么好?!都往这儿跑!”

忽然,房间里有什么声音,开始时很微弱,但越来越大了起来,俞威回过神来,他听出是手机响了。他滑到地毯上,分辨着声音的来源,因为他也记不起来刚才把手机塞在哪件衣服的兜里,又把衣服扔在哪儿了。他爬向门口,忽然发现在松软的地毯上爬行原来是这么舒服,他真想这样一直爬下去。到了门边,他抓过地毯上的西装上衣,从里面翻出叫声越来越大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按了接听键:“喂,是我。”

小谭陪着笑说:“我以为你今天得陪Peter到挺晚呢。选这儿是想和你喝两杯,郁闷。”

俞威想起来了,他几乎把和老范的约定忘得一干二净,这个老范就是泛舟系统集成公司的老板范宇宙,主要经销UNIX系统的服务器,和俞威在合智项目上一直合作,今天也从北京飞来香港了,说好晚上聚聚的。俞威一边撑着站起身来,一边回答:“真忘了,晕头转向的。你等我一会儿,我这就下来。”

范宇宙让俞威趴到靠里面的床上,自己往离门近的床上趴着,让方才答话的年纪稍长的给俞威做,让年轻些的给自己按摩,一边说:“这年头到哪儿都一样,在国内,猜卡拉OK的小姐,不是四川的就是河南的,八九不离十,搓澡的按摩的师傅,一猜扬州的也差不多。没想到在香港也这样。”

洪钧心里觉得更苦,可又被琳达的话弄得更想笑,这滋味儿真难受,他耐着性子说:“我的傻丫头,合智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想着Peter正式给我升官儿啊?现在的问题,根本不是什么时候宣布我当首席代表,也不是到底让不让我当这个正式的首席代表,现在的问题,是我还能不能在ICE呆下去。”

洪钧脱了衣服,刚要洗个澡,手机响了。他不禁哆嗦了一下,难道今天还没过去?难道还有什么坏消息正在空中朝自己飞过来?不一定吧,难道就不会是他正在等的人吗?洪钧想到这儿,来了精神,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立刻按了接听键,不等琳达说话,直接说:“正想你呢,刚要洗澡。”

上了的士,范宇宙赶紧问:“去哪儿?九龙?”

范宇宙笑着说:“行行,就当陪我吧。”

洪钧想着想着,不由得微微苦笑了一下。他在自嘲,自己已经处于这种危在旦夕的境地,居然还在替部下操这份心。

范宇宙闭着眼,怕俞威睡着了,紧着和俞威说话:“老俞,这项目也是够不容易的,当初我还真以为咱们没戏了呢。”

范宇宙怔了一下:“不是说应该能到一百七十万美元吗?”又马上接着说:“噢,这也已经够大的了,都超过一千两百万人民币了,不错不错。”

洪钧说:“Peter早自己回酒店了,他也很郁闷。怎么着?你也郁闷?也想让我给你解解闷儿?”

车开到铜锣湾,在一条挂满霓虹灯的巷子中间停了下来。范宇宙付了车费,和俞威走进一家康乐中心。一个女人迎上前来招呼,范宇宙对俞威建议:“先来‘素’的吧?找俩手艺不错的男师傅给咱们好好捏捏,咱们还能聊聊。”

洪钧平静地说:“他已经知道了,我告诉他这个项目肯定出问题了。他发火也不会发到你头上。”

小谭笑了:“老板还是这么有吸引力啊,今天我也沾沾光。”

洪钧不搭理他的话,直接说:“怎么约这么晚?你以前不是说,带着女孩儿去酒吧,就到三里屯南街,到酒吧找女孩儿带走,就去三里屯北街,你给我选这地方是什么意思?”

俞威声音不大,幽幽地说:“没有一定能赢的项目,也没有肯定没戏的项目。有时候,别人觉得你没戏,反倒是件好事。合智这项目,赢就赢在让别人都觉得我们没戏,ICE觉得维西尔是对手,维西尔觉得ICE是对手,都没注意我们科曼。”俞威突然叫了起来:“嘿嘿,轻点儿嘿!”

范宇宙忙陪着笑说:“就是就是,生意人嘛,在商言商的好。”

范宇宙翻过身来,好像还在思考,在确认了单凭自己实在思考不出个所以然之后,便问道:“你和我说了以后,我当时心里有底了,可后来听说合智要和ICE签合同了,我就又糊涂了,你还跟我打哑谜,只说不用担心,直到昨天你说你要去香港和陈总签合同,我都没明白过来。”

琳达简单地“嗯”了一声,接着跟了一句:“都这么晚了。”

俞威坐在地毯上,靠着墙壁,没好气地说:“扯淡。刚回房间,陈总他们刚走。”

俞威硬邦邦地说:“没什么好庆祝的。你在哪儿?”

第16节:第三章(2)

范宇宙顺着俞威刚才的话说:“是啊,合智买了那么多跑微软Windows系统的服务器,可你们科曼的软件又最好是在UNIX机器上跑,谁都觉得合智不会选你们的。”

范宇宙咧开大嘴,像个孩子似的笑了。正好按摩也做到钟了,两个按摩师都停了手,等范宇宙给他们签了工单便退了出去。范宇宙坐在床上,对仍然躺着的俞威说:“这我心里就有数了。老俞,怎么样?舒坦点儿没有?来‘荤’的吧,我叫领班来告诉他安排一下。”

洪钧把腿抬到沙发上躺下,头枕着胳膊,说到这些,他反而变得坦然了:“这你不懂,Peter不会这么看的。他早向总部报了合智这个大项目的特大喜讯,总部也批准了我的任命,结果他白跑一趟,所有对媒体的安排全取消,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交代?你不明白,美国人是经济动物,而英国人是政治动物。”

沙发太软,洪钧的腰陷进了沙发里面,身体窝着,并不舒服。洪钧挪动着,不想和琳达再说这些沉重的话题。他知道,琳达不可能替他分担什么,也根本没有人能替他分担什么。他真盼着琳达能对自己说:“我现在过来吧。”他等了一会儿,失望中试探着问了一句:“你上床了吗?”

以前,她不在乎晚的。如果是琳达打来的电话,她常会说:“那我过来吧。”如果是洪钧打过去的电话,她也常会问:“你是不是想我过来?”然后都常常会立刻挂上电话,换上第二天上班穿的衣服,赶过来。

见俞威不理他,便接着按起来,力气轻了一些。范宇宙却同时叫了起来:“我这位师傅,你得重点儿,你就把我当块铁,使劲按。我告诉你啊,别看我个儿矮,可表面积不小,不许偷懒啊。”给他做的那位年轻师傅讪讪地笑笑,手上已经加了劲。

洪钧似乎隐约闻到了琳达的味道,中午时在沙发上留下的味道,那味道曾经让他兴奋,现在也让他感觉到一丝暖意,好像自己周围有一个场,托着自己,不让自己掉下去。慢慢地,洪钧似乎觉得那种味道越来越淡了,场就显得越来越弱,他就快掉下去了。洪钧真想对着手机说:“我想你过来陪我。”他张开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那种味道,电话里的声音,电话另一端的那个人,好像都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洪钧伸出颀长的手指,把裤脚边从沙发上粘来的一根细小的线头儿弹掉,幽幽地说:“我们不知道很多很重要的事情,不输才怪呢。”

洪钧把目光从小谭身上移开,又像是自言自语般喃喃地说:“怎样算最失败的竞争呢?相信了对手让你相信的东西。这次,我是相信了对手和客户合着让我相信的东西。”

洪钧嘴上说着:“哪儿?什么女孩儿?”边向周围扫视着,看见了那三个女孩。三个女孩冷不防洪钧直直地看过来,赶忙把目光转开,三个人几乎同时都开口说着什么,显得很可笑。洪钧说:“哦,刚才没看见啊。”

俞威漫不经心地说:“知道一家,用中国护照就可以开户,别的也没什么要准备的,开了户,存几百块钱就行了呗。”

“老俞,我老范啊,忙呢吧?是不是正‘请勿打扰’呐?哈哈。”

小谭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在寻找着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仍不死心:“那科曼的软件不能装在合智现在那些Windows服务器上啊,合智舍得再花钱买硬件?而且,他们都决定和咱们签合同了,Peter都来了,这不是把咱们当猴耍吗?”

小谭稍微愣了一下,马上挺直身子说:“成功的销售,就是让客户相信我们让他相信的东西。”

洪钧恨不能用手指去戳着小谭的脑门教训他,但还是忍住了,尽量耐心地解释:“David,谁和你是一家人啊?俞威怎么做是他的事,你也永远不要以为客户真和你是一家人。如果咱们自己小心,他们算计不到咱们。这次,不怨别的,是我太想拿到这个项目了,考虑了太多拿到这个项目以后的事,而没有仔细考虑这个项目本身。”

俞威自己都搞不清楚是如何从会议室回到酒店楼上自己的房间的,他也记不起来刚才是如何签的合同、如何与陈总他们热情告别,更不愿意再去想分手时托尼的那副嘴脸。他一进房间,就把自己几乎扒了个精光,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那一万多块钱的行头扔得房间里到处都是,身上就剩一条CK牌子的内裤。他仰面躺在硕大的床上,两臂张开,两条腿的膝盖以下在床沿外面耷拉着,就像一个下面被截短的“大”字。他从来没这么窝囊过,而此刻恰恰原本应该是他最风光最得意的时候。做得多么精彩漂亮的一个项目,没想到本应该是最高潮的尾声,却是如此的失败和狼狈。俞威感觉浑身火辣辣的,尤其是脸上,好像刚被人狠狠地扇了两个耳光,俞威想,右边的一下是陈总扇的,左边的一下是那个托尼扇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