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王强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人流好像变得稀少了,偶尔进来几个,不管是绅士还是淑女都顾不得风度一路狂奔着,一看就是迟到了,洪钧看了眼手表,九点已经过了。

菲比笑着说:“对对,我忘了,现在你和我是一伙儿的了,欢迎你弃暗投明,革命不分先后。你来了就好了,我以后才不怕什么小谭了呢,别说小谭,老谭也不怕了,因为我有老洪了……”菲比忽然停住了,好像犹豫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就叫你老洪吧。”

洪钧不能再不说话了,便很诚恳地说:“杰森,我对维西尔公司一直印象很好。以前没和您直接打过交道,但听过圈子里不少朋友说起过您,我也一直希望能有机会能和您多接触。”洪钧很自然地称起了“您”,可是昨晚在电话里,还有刚才见面时洪钧都是称“你”的,现在既然双方已经在谈即将开始的“上下级”合作,洪钧便开始改了口。

杰森笑了,说:“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洪钧偏过头,看着窗外,他需要想一想,杰森会给他这几分钟时间让他考虑的。外面的路上,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都在急匆匆地走着,好像所有人都在赶时间。忽然,一个女孩的身影吸引住了洪钧,只有她在溜达。她穿得山青水绿的,肩上背个包,腋下夹着些文件,裙摆被门洞里的风吹得飘动着,连她的身体好像都随时可以飘起来,洪钧感觉这个女孩很熟悉啊。女孩的头转在一边,看着星巴克的窗户,扫过来,洪钧看见了她的脸:是琳达!洪钧刚想转过头或用手挡住脸,可已经来不及了,琳达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扫到洪钧的脸上,又扫过去了,就像洪钧是个透明的人。洪钧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是这窗户的玻璃太暗了,琳达只是在看外面街上的风景映在窗户上的影子,而不是在看窗户里面的人。洪钧想,琳达准是到国贸中心的那家公关公司办事,然后就跑出来逛街了。

洪钧已经领教了杰森夸奖别人时候的夸张,看着海伦,问了一声你好,心里暗想,只做公司的大内总管就好,不要进我的大内哟,我可不要这样的生活秘书。又一想,这次杰森可能说的还算正确,特洛伊里面的海伦要是活到现在,的确也就是这种模样了。

杰森笑着骂了一句:“Check个鬼,那是对我不了解的人,才要问问别人的评价。你也不用再见其他人,咱们都谈妥了,回去我把offerletter发电子邮件给你,你上班那天我们签正式合同好了。你哪天来上班?”

很明显,桌子比人多,洪钧实际上比数桌子数得都快,就已经知道他面前一共有六个人了。

杰森笑起来,他很开心,指着洪钧说:“你这个Jim,乱讲,我怎么会拒绝你呢?我还怕你另谋高就了呢。”

洪钧便答应了十月八号上班。杰森显然觉得大功告成,脸上笑着,把皱纹又多挤出了好几层,他端起沉沉的咖啡杯,向洪钧做了个干杯的动作,自己喝了一口,好像连喝咖啡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没有褪去,洪钧看着都担心杰森会让咖啡呛着自己。

杰森说:“来维西尔吧,我们合作。”

洪钧翘着二郎腿,手臂搭在他的皮箱上,是个很精致小巧的沙驰牌的手提皮箱,其实里面几乎是空的,但洪钧觉得头一天上班空着手来好像不太好,便把这个多年不用的皮箱找了出来。自从几年前开始用笔记本电脑以后,这种当年很流行、外企的先生们几乎人手一个的小皮箱已经被各种电脑包取代了。

第45节:第七章(2)

杰森坐直了身子,爽快地说:“钱的事,这样子,你在ICE是什么样的package,来维西尔我给你一样的package。”

洪钧看着杰森,脸上露出不卑不亢的平和的笑容,等着杰森接着说。

杰森说:“我们维西尔北京不大,只有不到十个人,有三个sales,向你汇报,还有三个工程师,他们的经理是Lucy,Lucy在上海,但这三个工程师每天的工作,你也可以管起来。其他几个都是backoffice的,有前台一个女孩子,还有个出纳,她们的经理是Laura,也在上海,有什么事你让她们帮你做好了。”

女孩见洪钧盯着自己,好像明白过来了,脸一红,忙说:“哦,我是这儿的客户经理,叫刘霏冰,你叫我菲比好了,P、H、O、E、B、E。”

洪钧说不清是为什么,好像刚才飘过去的琳达的身影,让他下了决心。洪钧很明白,他现在处于谷底,维西尔北京也处于谷底,所以,无论向哪个方向走,都是在向“上”走。

洪钧脑子里很乱,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自己不辞职而是要求皮特把自己开掉,就是准备来维西尔的,他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居然只被施舍了这么一个职位,他觉得杰森是在趁火打劫了,而他直到刚才还幼稚地以为自己是要被请来做销售总监的呢,他为什么没有想到杰森绝不会请个人来架空他自己呢?

洪钧走到那个人的身后,他相信那人一定在竖着耳朵听着洪钧走过来的脚步声,但仍然不回头,手上胡乱忙着。洪钧走到他的桌子旁边,转到他的面前,伸出右手,大声说:“你好,我是洪钧,今天新来的,你叫我Jim好了,很高兴认识你。”

那人的身体震了一下,抬起头,看见洪钧伸过来的手,便把右手伸过来和洪钧握在一起,身子慢慢从椅子上抬起来,就像是被洪钧拉着手拽着站起来似的。洪钧见他个子不高,貌不惊人,眼神闪闪烁烁的,好像总在回避着洪钧的目光,洪钧觉得他以前没见过这个人,便等着听他自己介绍。

杰森走过来,咧着嘴笑着,用手指着洪钧说:“Jim,是吧?终于见面了。”似乎是头一次见面的样子。洪钧又觉得不太舒服,杰森装出多忘事的样子,好像就说明他是贵人了,也可能杰森觉得今天的洪钧是“新洪钧”,不是以前见过的那个了。

第49节:第七章(6)

洪钧很明白,杰森肯定是动了脑筋才拖到现在来找自己谈的,杰森是觉得如果太早就急于来找洪钧,会让洪钧自我感觉良好,会端架子、要条件,杰森就是要等洪钧求职四处碰壁,心灰意冷、走投无路之际再来轻易“收编”的,杰森肯定还曾经盼着洪钧主动找上门去到维西尔求职,却见洪钧一直没动静才主动来约的。洪钧暗自感叹自己忍的那四十天还算没有白忍,终于把杰森熬得受不住,主动来找自己了。

杰森笑着说:“这里是在北京看女孩子最好的地方,不过还是比上海差很多,在上海,坐在哪里都可以看,满街的漂亮女孩子。所以我要把你放在北京,这样子你才可以专心做事。哈哈哈。”

两点过了五分了,杰森还没有到,洪钧端起中杯的摩卡喝了一口,然后用纸巾擦了一下粘在上嘴唇边上的奶油沫,静静地等。又过了五分钟,洪钧看见一个人冲进了星巴克,脚步定在门口,四处张望着。洪钧认出是杰森来了,虽然他们没有单独呆过,但以前在各种公开场合已经见过不少次了。洪钧站起来,冲杰森挥着手,杰森也看见了洪钧,便走了过来。

洪钧张着嘴,被这女孩子的一长串连珠炮搞懵了,也在呆呆地看着这个女孩儿的样子。她高高瘦瘦的,典型的豆芽菜骨感身材,长长的头发,染了一些淡黄色,挽在脑后,脸倒是圆圆的,不算长,洪钧心想谢天谢地,不然高个子长脸,真像个惊叹号了,现在的样子挺好,是个向日葵。女孩的容貌很端正,皮肤很白很细,因为跑进来又说了一大堆话,五官稍微有些变形,慢慢恢复自然了,洪钧就发现她很耐看,尤其是一双眼睛,特别有灵气,洪钧好像找到这女孩为什么话这么多的原因了,因为她脸上的嘴巴和一双眼睛都会说话。女孩儿穿了一身很普通的衣服,上面是件衬衫,下面是条裤子,很利索的样子。

洪钧一下子明白了,杰森算得真细啊。是啊,明天去上班,连着就是十一长假了,那几天的工资杰森也就必须发给洪钧,如果让洪钧过了长假来上班,那七天的工资杰森就省了。洪钧不由得感叹自己刚才判断的正确,像杰森这样锱铢计较的人,是绝不会给出洪钧在ICE时那么高的工资待遇的。

洪钧正在摆弄着电脑,设置着自己喜好的各种选项,门一下子被推开了,洪钧先是感觉到了一阵风,然后发现他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儿。

洪钧喝了一口摩卡咖啡,里面有很多巧克力,据说巧克力可以让人镇定,在寒冷中感觉到温暖,洪钧正需要自己让自己暖起来。他平静了下来,看着杰森那张“渔民”的脸,觉得恰恰自己是个“愚民”,说:“具体来讲,有哪些工作呢?”

就是因为这一带洪钧太熟悉了,所以昨晚杰森在电话里提议在这儿见面的时候,洪钧是犹豫了一阵才同意的。世界很大,圈子很小,洪钧担心在这个外企一族人来人往的交通要道接头,要想不被认识的人碰到简直是小概率事件。洪钧总觉得附近桌上的人就有认识他的,随时会有个人走过来和他打招呼;外面路上瞬间闪过的人里,随时会突然有一张熟悉的脸,冲着窗子里的他笑着招手。洪钧对杰森说圈子里的人常去国贸星巴克的,很容易碰到熟人,能不能换个地方。杰森很不以为然,大大咧咧地说被人看见有什么关系,你洪钧已经不在ICE了,咱们就是朋友小聚,又不是竞争对手私下密谈。洪钧心里觉得很不舒服,他知道杰森一定明白,以他们俩现在的状况,任何认识的人看到他们坐在一起谈事都能立刻猜出他们在谈什么,他总感觉杰森有种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而且好像就是有意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似的,但洪钧没再说什么。

洪钧笑着说:“随便。不过,你的名字都不太好念,中文名字吧,不太上口,英文名字呢,好像也不是特别好。”

杰森的脸上露出非常赞赏的神情,接着诚恳地说:“Jim,不愧是Jim,非常professional。这样子,你在直接向我汇报的几个经理里面,我一定做到让你的package最高。咱们这样子,你的basesalary是每年五万美金,如果完全达到你的业绩指标,每年总共可以拿到十万美金。”

洪钧觉得双方的诚意已经充分表达,气氛也已经足够亲热,该是谈正事和细节的时候了,便不想再嘻嘻哈哈,问道:“杰森,您希望我来维西尔做什么呢?”

洪钧看着杰森坐下,心想终于可以开始了吧,没想到杰森又欠起身子,双手递过来他的名片。洪钧双手接过来,本都不想看了,因为名片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东西,可是出于礼貌,还是仔细地看了一遍。名片上正反面分别印着中英文,中文名字叫林杰森,英文名字叫JasonLin,洪钧当初第一次听到杰森的名字就想,这人的中英文名字的发音简直是太吻合了,都无法去猜他是先有的中文名还是先有的英文名。公司的英文名称是“VCL”,三个字母缩写,所以根据英文发音起的中文名称“维西尔”也还算贴切,只是洪钧每次听到这个名字,总觉得更像是一家女性内衣的品牌,让他浮想联翩、心驰神荡。

洪钧听着,他心想,借口维西尔在上海、广州的两个负责人会不服他,这理由是站不住脚的,那两人比他的资历背景都差很远,以洪钧曾代理ICE中国区首席代表的身份,来管维西尔三个办公室的销售团队没有人会不服的,反而像这样先只让他做北京的头儿,和上海、广州的平起平坐了,以后再想提升的时候那两个人倒很可能不服了。不过洪钧已经从杰森的后半段话中揣摩出了杰森真正的心思,像维西尔这种软件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其实就是销售和市场,谁掌握了销售,谁就掌握了这家公司,杰森担心让洪钧来当销售总监迟早会把自己架空,从而威胁自己的地位,所以杰森是不会设销售总监这个职务的,更不会让洪钧来坐这个实力派的位子。

杰森便招呼大家各忙各的,然后带着洪钧走向他的办公室。洪钧走到办公室的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那个男人,那人正好刚放下电话,微微转过脸来往这边看了一眼,发现洪钧也正向他望着,便马上把头扭了回去,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这一下让洪钧来了更大的兴趣,他要弄个究竟了,便向杰森说了句话,让杰森先进了办公室,自己转身向那个人走去。

洪钧笑了笑,走了进来,也说了一句:“蛮好。”

第46节:第七章(3)

杰森沉吟着,好像在想着什么,洪钧觉得有些意外,过了一会儿,杰森才说:“你真是很敬业哟,不过不用这样急嘛,你也可以再多休息几天,你们这里的‘十一’长假也要到了,多调整一下,这样子,你十月八号和大家一起来上班好啦。”

洪钧听着菲比把她的英文名字拼完,才注意到菲比直接称呼自己“你”,而没有像刚才的几个人一样对自己称呼“您”,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又好像觉得挺舒服的。他对着菲比微笑着,说:“别叫我洪总,你要叫我洪总,我就叫你刘副总,因为咱俩是上下级,我是总,你就得是副总了,叫我Jim好了。”

洪钧还愣着,他不想掩饰,不想让自己一下子装得自然起来,他必须让杰森知道他的感受。杰森早就看到了,忙解释说:“Jim,我了解你的能力,我这样子也是仔细考量过的。你来带维西尔北京的团队,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你就是把上海和广州的团队都带起来,能力也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你刚来,维西尔的情况你还不了解,上海和广州的两个teamleader很难搞的啦,上来就带太大的team不容易的啊,这三个地方的人,现在也就我可以搞得定他们。所以你先带北京,慢慢来,我会给你机会的啦。”

菲比说:“好吧好吧,反正我早就知道你的大名了,一直想认识认识你,没想到你来当我老板了。你们做销售真厉害,我都输给你们好多回了,好多回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输的,你们那个小谭老在项目上给我下套儿,他下了套我就钻进去,都不知道为什么老上当。这个小谭就是你带出来的吧?太恐怖了,我从来都没有从他手里赢过单子。”

洪钧心里又暗笑了起来,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在ICE的时候拿到的钱,绝不会是维西尔的一个经理能拿到的数目,他明白杰森只是在卖个人情,自己必须也做个姿态才行,否则就把杰森僵在那里了,便笑了一下说:“那不用吧,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体系的,来维西尔做,您就按维西尔的规矩来定吧,我想我应该没有问题。”

杰森说:“这个楼层多好,我们的生意一定好,没问题。”他说着竖了一下右手的大拇指,洪钧不知道杰森是在“赞”谁。杰森接着说:“原来是在7楼,我一直不喜欢。我让他们一直给我留意,后来说18层退出来一间,我马上就定了说我们要移过来,这个号码一定好的。”

第六个人,是个男人,坐在最远处角落里的座位上,一直背对着众人,在打电话。杰森看到洪钧在望着那个人,便对洪钧说:“也是个做技术的,先不用管他,等他忙完你再和他打招呼好了。”

“哦,还有个女孩子,总是四处跑,等她回来再认识好了。”说完,杰森又问洪钧:“怎么样?Jim,要不要讲些什么,算是你的就任致词或是开场白?”

杰森并没有想听洪钧答话,而是自己继续着自己的独白:“说老实话,我们维西尔公司的产品很好,只是我们的销售团队比较年轻,没有经验,结果销售老是做得这样子,所以我这次是来请你大驾出马,帮我带一带销售这个team。我刚一听说你离开了ICE就想立刻过来请你,又担心你可能心情不太开心,可能也想休整一下这样子,这次是专门来北京请你出山。”

洪钧望着大堂里的人,看着人流单向地沿着台阶上来,转着旋转门走进大堂,再挤在电梯口,等门一开便蜂拥而入,门刚一关上门口就又聚了一堆人。洪钧想着这些人里面有哪些会是维西尔北京的员工呢?有哪几个会是自己要管的销售人员呢?想着的时候,便猜着玩儿,是这个吧?那个应该是吧?

洪钧没想到刚才磨蹭了半天的杰森,却冷不丁一下子径直切入主题,一丝试探和铺垫都没有,洪钧被他弄得一愣,心里倒有些喜欢这种直率的风格,这是洪钧头一次觉得杰森身上有些闪光之处。洪钧毕竟是洪钧,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应该如何应对。他没有回答,因为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他继续面带笑容,等着杰森往下说。

第48节:第七章(5)

杰森说:“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圈子这样小,以前维西尔和ICE差不多在哪个项目上都会碰到,有时候你们赢,有时候我们赢,当然有时候是科曼赢了,就像这次的合智这样子。我一直很留意你,很欣赏你的能力,也很欣赏你的为人,我是一直希望我们能有机会一起合作这样子。”

洪钧吃了一惊,原来杰森也注意到了自己刚才看到琳达的样子,便说:“没什么,好像是以前的一个熟人,走过去了。”

菲比已经转身走到门口,手扶在门上说:“你先忙吧,我来打个招呼,不打扰你了。名字嘛,怎么你一见面就想给我改名字呀?对不起,您凑合着叫吧。”说完,又像一阵风一样刮走了。

洪钧知道现在自己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他想要的大多是这些单纯的数字以外的东西,但那些东西都不是能“要”来的。洪钧看着杰森的眼睛说:“可以,我说过我对package不会有问题,如果以后有问题我会主动和你谈。”

洪钧打定主意,便说:“Title无所谓,按照公司的规定好了。Package方面您怎么考虑的呢?”

洪钧还没来得及说话,女孩儿已经开口了:“洪总,对不起啊,放完长假今天头一天上班,有太多事了,我刚才是先去给一家客户送些资料,本来十一前就应该给他们送过去的,可他们临放假根本没心思干正事,所以我就想等放完假一上班再送去,本来是想送去放到他们桌上就回来的,可是他们上午好像不忙,非拉着我说这说那,讲的都是没意思的瞎说八道,我就一直急着赶紧往回跑,这不,才赶回来。”

国贸中心西边的星巴克咖啡馆里,洪钧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边,桌上放着他刚要的但还没有动过的中杯摩卡,他一会儿看看摩卡上面漂浮着的一层厚厚的奶油,一会儿扭头向外,看着落地窗外路边的景色。

洪钧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电梯里的另外几个人,都很年轻,愣愣地听着杰森说话,洪钧便只是微笑着而不说话,这些年做销售,已经让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电梯里有外人,不管是否认识,他都从不说话,更不要说讨论公司的事,因为他早已体会到,这世界太小了,而事情往往又那么巧,隔墙都会有耳,同在一个电梯里的人又怎么能不防呢?

洪钧笑了,杰森真够“慷慨”的,可洪钧并不在乎头衔。他在乎的是他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职业发展机会和能否获得成就感。维西尔北京是个烂摊子,手下就这么几个人,还肯定要受上海的露西和劳拉两个人的牵制。在ICE的时候,和维西尔在上海、广东还曾经有过几次像样的争斗,在北京,维西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洪钧很清楚那个团队有多弱。在业绩一直不好的地方,哪怕做出一点成绩都是飞跃,都会让人刮目相看,这是洪钧惟一可以寄希望“赌”一把的。

洪钧是个很细心的人,做事也循规蹈矩惯了,就问:“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process要走吗?比如做一下referencecheck,我可是被ICEfire掉的人啊。”

洪钧看着杰森摇头晃脑地说着这些酸溜溜的文词儿,又感觉到杰森似乎有一种得意的神气,他仍然笑着没有说话。

洪钧心里暗笑,他又一次感觉到了杰森似乎掩饰不住他的幸灾乐祸,难道是洪钧自己过于敏感了?以前洪钧是ICE在中国的一把手,杰森是维西尔在中国的一把手,两家直接竞争对手的一把手,要想有所合作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洪钧的“落魄”,倒的确创造了两人“合作”的机会,一个杰森可以“收容”洪钧的机会。

杰森和洪钧转过前台后面像影壁一样的一面墙,整个维西尔北京办公室便尽收眼底了。洪钧看了一圈,估计不到一百平方米,两个角各隔出了一间小房间,洪钧猜其中一间是自己的办公室,另一间应该是个小会客室。中间就是一个大的开放式的办公区,洪钧数到有十张办公桌,分成两列,一列五张,都是带个转角的那种写字台,办公区虽然不能说拥挤,但好像也不能再塞进什么了。

杰森突然说了一句:“哦,看见哪个美眉了?”

洪钧笑得更厉害了,他以前从没见过心态能始终这么好的常败将军,看来这个菲比倒是个可造之材啊。洪钧打断菲比:“不要还是‘你们你们’的呀,现在是咱们和他们了。”

如果不是杰森在前面领着,洪钧要想自己找到这间办公室还真要花些功夫,因为离电梯挺远,拐了两个弯,门就在一个拐角的后面,一不留神就会错过了。杰森走到门口,回头对洪钧说:“这里很好,很安静,没有人在外面走来走去。”说完,便走进了维西尔北京办公室,洪钧深吸了一口气,跟了进去。

洪钧笑了一下,伸手和杰森先探过来的手握了一下,没想到杰森非常用力地攥着洪钧的手,像是攥着个握力器正想打破自己握力的最好成绩。洪钧真想立刻把手抽出来,但他忍住了,也加力握了一下杰森的手,杰森便放开了。两个人都坐下来,洪钧在桌子底下活动着自己右手仍有些发麻的手掌和手指,心想,看来外企圈子里有这种臭毛病的真是为数不少,不知道在哪儿学的,都要通过使劲地握手体现自己热情、坚定、强有力、有魄力,结果让握手变成了“攥手”。

洪钧把自己带来的皮箱放在一旁的墙边,打开电脑包,拿出里面的黑色IBM电脑,这让他一下子怀念起在ICE时候的那台也是IBM的笔记本电脑了。

那人终于开口说话了:“李龙伟。”又嘀咕了一声:“您好。”

杰森让洪钧做到自己的椅子上,便说要打几个电话,走进那间小会客室了。肖彬拎着个电脑包走了进来,告诉洪钧这是公司给他配的笔记本电脑,又把写着密码、用户名等登录信息的纸片递给洪钧。

整个国庆长假,北京都在下雨,直到八号早晨天上还淅淅沥沥地掉着雨点儿。八点五十分,洪钧到了维西尔北京办公室所在的写字楼的大堂,说是大堂,只不过是从台阶上来到玻璃门再到电梯间之间的一片空间而已,靠墙摆着几个沙发,洪钧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等着杰森。洪钧已经养成了习惯,他总会比约定的时间早五到十分钟到达,无论是约的什么人、什么事。

洪钧听了觉得很奇怪,跟着杰森向小会客室走去。

又过了一会儿,洪钧看见外面停下了一辆出租车,右后门一开,杰森钻了出来。看来杰森也知道自己又晚了,着急地拉开右前门站在一边,催着司机把发票赶紧打印好递过来。发票刚递过来,杰森一把抓住,转身就跨上台阶走了进来,连出租车的车门也顾不上关了。

杰森接着向洪钧介绍另外几个人,洪钧与名叫武权和肖彬的两个工程师简单寒暄了一下,更多地是和两个客户经理聊着,这两个是他直接的下属,一个叫郝毅,英文名字是Harry,另一个叫杨文光,英文名字叫Vincent,洪钧和杨文光开玩笑,问他和杨家将里的杨文广是不是亲戚。这两个小伙子都很年轻,见到洪钧都很腼腆,甚至有些拘束,洪钧心想,要把这两人培养成像狼一样凶猛的销售好手,看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洪钧心里像被什么尖东西扎到,他浑身激灵了一下,惊呆了,这杰森喝的只是杯拿铁咖啡,不是酒啊,怎么会说出这种醉话、昏话?洪钧搞不清这杰森是城府极深呢还是毫无城府,他看不透了,但无论如何,将来要和这样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老板打交道,他得格外小心了。

杰森指着离得最近的一个女孩说:“这是Helen,是不是很像特洛伊里面那个海伦?她是你的大内总管,出纳、行政啊都是她做。”

杰森很开心,笑着说:“好啊好啊,我巴不得你马上做出业绩马上就来找我谈呢,我一定给你加上去。对了,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呢?”

杰森说:“我们去那边会客室聊聊吧,我把这里的情形都和你讲一讲。对了,亚太区在新加坡要开个会,我不想去,没时间,我想请你代替我去,带着耳朵滥竽充数就好。”

洪钧回答:“ICE终止了和我的合同,没有什么不愉快,情况我相信和你听说的一样,不会差很多。”

杰森放下杯子,嘴边带着咖啡的泡沫,也顾不上去擦,而是双手抱着放在脑后,身子向后仰着,眯着眼睛,对洪钧说:“Jim,你知道吗?以前我还听说维西尔亚太区的那帮混蛋,好像想把你找来换掉我呢,我听说这个以后就对你特别留意,你的确很棒,哈哈。说起来我得好好感谢你老板呀,如果他不开掉你,你不可能来为我做事,我还得担心你来抢我的饭碗呢,哈哈。”

电梯停了几次,其他几个人都下去了,只剩下洪钧和杰森。杰森发现洪钧一直不说话,还以为洪钧有什么想法,便忙补上一句:“当然,号码好,更要靠你哟,如果不是换了这个号码,我还请不到你来这里哟。”

洪钧觉得杰森很有意思,刚夸了洪钧很“专业”,自己就做了很不“专业”的事,他不应该对洪钧说他的工资和其他经理的相比如何如何的,但洪钧心领了,他知道杰森是在买好,他也不关心这个数目是否真是维西尔的经理级能拿到的最大数目,他没想和他们比。

洪钧愣在那里,脸上还带着刚才的笑容,他正在咂摸味道呢。这时,杰森推开门进来,洪钧便站了起来。

洪钧也笑着向玛丽说了声你好,同时趁机打量了一下“大美人”,他便立刻得出了一个结论:看来杰森最不吝啬的就是夸奖,尤其是与事实出入很大的“谬奖”。

洪钧已经站起来,提起皮箱迎了上去,杰森也看见了洪钧。洪钧本来只扬了一下手算是打招呼,可是杰森的右手已经伸了过来,洪钧没有办法,只好也伸手过去,又被杰森紧紧地“攥”了一次,因为洪钧这次已经在伸手时做好了思想准备,所以这一次被“攥”的痛苦小了很多。

“听说你离开了ICE,有没有弄得你不太愉快?究竟怎么回事呢?”

第44节:第七章(1)

洪钧接着说:“其实我离开ICE的时候,就想去找您毛遂自荐的,可是一方面觉得冒昧,怕被您拒绝,接连受打击;另一方面也是想趁机休息一下,因为以后不管是开始在哪家公司做事,恐怕就再也没有轻闲的时候了。”

杰森身材不高,虽然不算胖,但也已经有了肚子,只是在四十多岁的男人里面肚子还不算太大,脸上皮肤显得有些黑,皱纹不少,似乎是因为疏于保养而显得有些沧桑,洪钧脑子里突然跳出来一个词:“渔民!”洪钧忙想把这个念头甩掉,可发现这印象却好像已经牢牢地刻在脑子里了。杰森穿着白衬衫,打了条领带,领带看来是被有意松开了些,能看到衬衫最上面的纽扣也解开了,洪钧估计他是赶过来的时候走得有些出汗了。

杰森也笑着说:“不用费脑筋了,这里就是了。”说着,电梯停在了18层,洪钧谦让着,让杰森先走出了电梯。

第47节:第七章(4)

洪钧笑了,摆摆手说:“不用了吧,都是自己人,不搞那些了。我们也都已经认识了,各自忙吧。”

洪钧问杰森:“记得您说过应该有三个sales,这里好像还差一个……”

洪钧一下子呆住了,心里猛地一沉,从昨天接到电话到刚才的所有设想全错了,他没想到杰森只是给他一个北京地区销售经理的位置,他一直以为他会被杰森请到维西尔做中国区的销售总监。洪钧在ICE就是销售总监,而且实际上是ICE中国区的头儿,如果他到维西尔做销售总监,虽然头衔儿一样,但他将是杰森的几个下属之一,最多只能当个二把手,这在洪钧看来已经是降格以求,“屈就”了。没想到,这么下决心准备“屈就”,看来都太乐观了,都远不够“屈”。

马上就到“十一”了,可天气还是挺热,现在正是下午两点,太阳毒毒地晒着。还好,连接星巴克对面的国贸西翼的过街楼形成了一个门洞,阳光只能从门洞里透过来一些,星巴克外面的路边全都被过街楼和西翼遮挡在黑影里,让洪钧感觉到很惬意。路上走着的人行色匆匆,星巴克里坐着的人高谈阔论,这都是他以前最熟悉的景象。洪钧想想就觉得很有意思,昨天的这个时刻他还蹲在马路牙子上看路上的人流和车河,现在又坐回到他曾经熟悉的圈子里了,这种时空变幻会让洪钧搞不清楚,究竟自己属于哪里。

杰森刚坐下,就像椅子上有个弹簧又把他给弹起来了一样,弄得洪钧一愣,正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再陪着站起来,杰森说话了:“我去拿一杯咖啡。”说完就转身去了柜台,过了几分钟,端着一杯拿铁咖啡回来了。

洪钧站到自己的新办公室门口,不由得笑了,这房间真够小的,几乎和外面每个人占的空间差不多大,只是被墙围了起来,结果反而显得更加狭小。杰森在房间里站着,看洪钧到了门口,便说:“很小,委屈你了,不过这样子蛮好,你就会经常出去跑到客户那里去,不会呆在这小房间里。”

洪钧见杰森想多了,也忙解释一下:“哦,不是,我刚才是在想咱们的公司是什么样子,呵呵。”

玛丽一听杰森的话,已经红了脸,扭捏着,又看着洪钧,笑着说了一声:“您好。”

杰森终于落了座,喝了一口他的拿铁咖啡,脸上洋溢着一丝笑容,看了洪钧几秒钟,才开口说:“久仰你的大名,只是以前一直没有这样子的机会能和你好好聊一聊。”

杰森引着洪钧走进电梯,按了标着“18”的按钮,电梯向上移动了。

杰森咳嗽了一声,喝了一口咖啡,又清了清嗓子,他这连着的三个准备动作让洪钧隐约地又感觉不舒服了,他听见杰森说:“我们维西尔北京这个team尤其弱一些,我人又在上海,老往这边跑都照顾不过来,我就是一定要请你来帮我带一带北京这个team,这样子。”

说了这些,杰森停下来观察了一下洪钧的脸色,又接着说:“我理解,你在ICE的时候带那么大的一个team,来维西尔只带三个sales,委屈你了。可以这样子,你的title可以用北方区总经理,或者北方区销售总监。”

洪钧相信自己以前一定听过这个名字,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了,他拍了下李龙伟的肩膀,转身往办公室走,他决定不再想了,他相信一定会在不经意的时候一下子想起来。

门里先是迎面一个前台,很小很局促,里面的一个女孩儿已经站了起来,笑着向杰森说早上好。杰森扭头对洪钧说:“这是Mary,我们的大美人。”又对玛丽说:“这就是我说的Jim,你们的新老板。”

洪钧想都没想,随口说:“随时可以,明天就可以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