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王强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范宇宙穿着一身棕色的西装,系着一条明黄色的很扎眼的领带,双臂放在小圆桌上,两只肥大的手把玩着一只非常小巧的手机,满脸笑容地说:“洪总你这是骂我啊,你是怪我没早些来拜访,单等着普发要招标了才来报佛脚啊。”洪钧刚要张口解释一下,范宇宙却已经接着说了:“哈哈,洪总你不要介意,我开个玩笑。哦,对了,你叫我老范吧,大家都这么叫我。”

洪钧心里“咯噔”一下,表面上仍很平静,问道:“唔,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认为我们的机会最小呢?”

范宇宙又摇了下他的大脑袋,说:“我保证不了。我实话实说,你们三家的软件我都会投,我会用泛舟公司和我另外两家公司的名义,分别投你们三家的软件。我也不知道那块云彩会下雨,我只能都投。”

菲比走过去,拉开出租车的后车门,洪钧跟了过去。菲比坐进后座便要关门,洪钧一把拉住了车门把手,说:“哎,我得送你呀。”

十点,约定的时间到了,洪钧听到外面的菲比在和什么人打招呼,他知道是范宇宙准时到了。很快,菲比敲了一下小会客室开着的门,洪钧抬起头,看见菲比和一个很敦实的男人站在门口。洪钧站起身,范宇宙已经伸出手来,笑着说:“哎呀,洪总,周末还这么忙,我还来给你添乱,太不好意思啦。”

洪钧心里的不舒服已经变成了不快,他咳嗽了一声,然后说:“范总,说正事吧。你消息很灵通啊,我们刚收到普发准备招标的传真,你的电话就来了。”

洪钧没回话,静静地看着刚从范宇宙手里交换过来的名片。菲比又走了进来,把一杯白水放在了范宇宙的面前,范宇宙立刻仰起胖脸,一边说着谢谢,一边看着菲比的身影出了门。

洪钧忽然感觉和范宇宙的谈话,就像他当初和杰森谈加入维西尔的事一样,他没有更多的选择,他只能说“要”或是“不要”,而他还不能说“不要”。他还想争取一下,就问:“你怎么能保证你会尽全力来支持我们维西尔呢?”

菲比问范宇宙喝什么,范宇宙仰头直直地看着菲比,张着嘴愣了一下说:“啊,随便吧,什么都行。”菲比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洪钧一眼,转身出去了。

范宇宙用手机轻轻地敲着桌子,好像是要加大一下自己话音的分量,说:“我们比你们还关心普发会买谁的软件。软件是你们自己的,有戏没戏你们都得卖,我们可不一样,你们谁的软件也不是我们的,可你们谁的软件我们也都能卖,我们就是一定要卖普发想买的软件。我在普发里朋友不少,我上上下下打听了,就没有一个朋友劝我代理你们的软件来投标的,你说,这还不说明你们的机会最小?”

范宇宙哈哈笑着,咧着嘴说:“老洪,事儿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我在普发的关系到什么程度,我也不和你吹,到时候你想见谁我就能把谁约出来;你送东西,人家都不敢收,我替你送,人家肯定二话不说就能收喽。”

洪钧也笑了起来,说:“那好,老范,我估计你不喜欢叫别人英文名字,你就也叫我老洪吧。我可决没有怪你的意思啊,更不敢骂你。以前一直没机会合作,这次看来是缘分来了。”

洪钧明白了,菲比并不单纯,更不幼稚,恰恰是洪钧自己在和菲比的接触中太单纯、太幼稚了,他根本没有去想过菲比对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洪钧的脑子里觉得更乱了,这种措手不及是他最不喜欢的,他暗暗告诉自己,以后对菲比的一举一动都要多想一层含义了。

洪钧稍一迟疑,手上的力气就小了一些,菲比趁势猛地把车门关上了。

洪钧忽然觉得有些懊恼,他猜想菲比会不会是有意在洪钧疲累了一天、状态不好的时候对他突然袭击。这么一想,洪钧就板起脸,硬硬地对菲比说了一句:“你别忘了,咱们做销售的,从来没有下班的时候。”

洪钧微微点头,接着问:“依你看,普发会选谁的软件?”

范宇宙也站起来,和洪钧握着手,两人出了小会客室的门。洪钧正要送他出去,范宇宙却指着旁边不远的菲比大声说:“老洪你就留步吧,这位小姐可以送我出去的,你先忙吧。”

洪钧一下子站住了,他呆呆地看着菲比,好像面前的菲比是个陌生人。菲比最后的这句话实在太出乎洪钧的意料了,从洪钧见到菲比这名下属至今,他俩就一直像是在战壕里并肩战斗,洪钧真是只把菲比当作一名战士了,菲比刚才的这句话才头一次提醒了洪钧,菲比是个女孩儿。

洪钧很了解范宇宙的算盘,像他们这些做系统集成的,其实就是纯粹做商务贸易的,都想使自己利于不败之地,脚踩所有的船,不管普发决定买谁的软件他们都有机会中标。洪钧不想再多聊了,因为他发现看似大大咧咧、为人爽快的范宇宙,其实嘴上很严,现在不会吐露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洪钧只好说:“我看这样吧,老范,咱们今天就先明确达成个意向,我欢迎你们在普发项目上代理我们维西尔的软件,具体细节咱们随时沟通,今天也不用谈太细的东西了吧?”说完,就站起身来。

洪钧愣愣地看着车开远了,半天没回过神来,最后,才摇了摇头,把手里的风衣往肩上一搭,独自沿着路边向前走去。

更让洪钧感到震惊的是,他刚刚还在教训菲比“人都是多面性的”,现在却发现原来他也犯了同样的错误,他直到刚才还只是看到了菲比的一面,而菲比最后的这句话让洪钧看到了她完全不同的另一面。

菲比听到洪钧的这句话,本来一直红着的脸,一下子由红变青,又由青变白,比上次被姚工当众抢白时的脸色还难看几分,沉默了一会儿,她突然冲着洪钧身后的方向挥了一下手,洪钧立刻听到一声尖厉的刹车声,他下意识地一回头,看见一辆亮着顶灯的出租车已经听在了路边。

前一天菲比收到了普发集团发来的传真,普发集团决定正式招标,十二月一号发出标书,十五号截止投标并公开唱标。洪钧正给菲比几个人布置着写标书的事,电话来了,是范宇宙。洪钧知道范宇宙和他的泛舟公司,也听过不少关于他的故事,但没有见过面。范宇宙在电话里说要聊一下普发集团招标的事情,洪钧当然有兴趣,他现在对任何有可能帮维西尔投标的人都有兴趣。范宇宙说可以一起吃饭,洪钧客气地推辞了,约了第二天来公司谈。

菲比听见范宇宙这句话,看着洪钧,洪钧只好僵硬地笑了一下,菲比不易察觉地撇了一下嘴,走了过来。范宇宙立刻冲菲比伸出手,简直是拽过菲比的手握了一下,然后跟着菲比向电梯间走去。

星期六的上午,菲比和李龙伟几个人在加班,洪钧坐在公司的那间小会客室里,敲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处理着一堆已经积攒了几天的电子邮件,他在等一个人。

范宇宙笑了,说:“老洪,咱们刚见面你就唬我啊?不够意思啊。我和你不一样,我这人实在,怎么想怎么说。我觉得这三家软件里面,把握最小的就是维西尔,我这么说你可别生气啊。”

范宇宙摇着头说:“没有没有,他们就给你们、ICE和科曼这三家软件公司发了,还给IBM、惠普、SUN那几家硬件公司发了。像我们这些做系统集成的,天天围着他们转,不用给我们发我们也都知道。其实他们通知的这些外企,不管是做软件的还是做硬件的,都不会直接投标,像IBM他们肯定都是找他们的代理商来投标。”

洪钧解释着:“不是秘书,是我们的客户经理,就是她负责普发项目的。”

洪钧握了一下范宇宙的手,脑子里立刻想起刚从蒸屉里端出来的熊掌,嘴上说:“没有没有,手头有些杂事。让你大周末的跑一趟,该是我不好意思啊。”说完,请范宇宙在小圆桌旁的一把椅子上坐下。

洪钧愣了一下,他觉得对面的这个人是典型的大智若愚,不可小视,便说:“我当然是觉得普发会买我们维西尔的软件,没有这个信心,我不会请你来,浪费咱们的时间。你肯定也不会主动要求投我们的软件。”

洪钧一下子站住了,他呆呆地看着菲比,好像面前的菲比是个陌生人。菲比最后的这句话实在太出乎洪钧的意料了,从洪钧见到菲比这名下属至今,他俩就一直像是在战壕里并肩战斗,洪钧真是只把菲比当作一名战士了,菲比刚才的这句话才头一次提醒了洪钧,菲比是个女孩儿。

洪钧也热情地笑着,但嘴上并没有马上答话,他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不紧不慢地说:“老范,普发给你们发招标通知书了吗?”

洪钧立刻问:“你可以怎么帮呢?”

范宇宙一边往外掏着名片,一边说:“你们这个办公室不大,看来是藏龙卧虎呀,啊不,是藏龙卧凤。”

洪钧听了这话觉得浑身不舒服,他现在明白刚才菲比那种眼神的意思了,这个范宇宙是够让人腻歪的。

范宇宙坐正了,冲洪钧说:“你的秘书吧?这个女孩子真漂亮。”

菲比一边继续使劲拉着车门试图把门关上,一边冲洪钧大声说:“不用,我这么大人了,能自己回家。”

洪钧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不喜欢这种被动的守势,但他手里的确没有什么牌可打,但他还是倔强地问了一句:“你既然觉得我们维西尔没戏,那干嘛还要投我们的软件呢?”

范宇宙又笑了,露出一丝得意,说:“所以我说这是咱们的缘分呐。咱们一起合着做,我来帮你们,你们的机会就大了呀。当然我也不白帮你,你得给我最低的投标价格,谁给我的利润最大,我就投谁的软件。”

范宇宙又摇头,说:“这不该问我呀,你们做软件的自己心里还不清楚?”

范宇宙听洪钧这么说,非常高兴,连声说:“缘分啊,咱们有缘份,来来,咱们这次合作一把。老洪,这次普发招标,你把你们维西尔的软件,交给我来投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