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王强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洪钧一听,又来了精神,忙问:“那你那边大概几点能结束?”他抬眼看了下菲比,这回轮到菲比瞪了他一眼。

洪钧拿菲比没办法,摇了摇头,拨通了韩湘的手机,说:“喂,你好,我是洪钧,维西尔公司的。”

菲比一听,先是双手合十,作了个揖,又用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憋着笑说:“谢谢菩萨和玛丽亚,亏你还知道关心我一下,我太感动了。我才不吃这些垃圾食品呢,我呀,就吃了一瓶酸奶,嘻嘻,我减肥呢。”

洪钧立刻就势来了个顺杆儿爬,说:“好啊,选日不如撞日,既然说到这儿了,咱们就今天吧,晚上一起吃个饭?”

菲比没有像平常那样在洪钧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而是绕过桌子,挨着洪钧身边站着,把那张纸摊在洪钧面前的笔记本键盘上,菲比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好像急着马上说完一样,她说:“李龙伟和我商量的软件配置,给普发选的模块和用户数都列出来了,技术上没有问题,你看价格上、商务上还需要怎么处理。”

洪钧有些气恼,却又不便发作,等自己的呼吸变得平稳了,才指着菲比,一下子笑了出来,说:“你怎么回事啊?我告你性骚扰啊。”

菲比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她站起身,说:“你吃吧,我走了。”

洪钧开始严肃起来,板着脸说:“这可是在办公室,是在上班时间,有你这样的吗?”

洪钧向菲比解释:“韩湘,金总的助理呀,吃饭的时候你们不是也打了招呼了吗?今天上午的两个意外收获,一个是请到了金总来听咱们的介绍,另一个是发现了项目负责人的理想人选,就是韩湘。”

菲比瞪大眼睛,连连点头说:“对呀,学得不错吧?而且,他没成功,我成功了,嘻嘻。”

洪钧正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看是最终的软件清单,也就不再多想,而是坐直了身子,仔细地一行行看着。

菲比一边把已经空了的塑料袋捋了一下,打了一个结,扔到废纸篓里,一边说:“李龙伟和肖彬出去吃了,说是去涮羊肉,回来还得挑灯夜战呢,要先补一补。”

洪钧被她弄得又好气又好笑,看来她的确是蓄谋已久的。洪钧只好说:“第一,谅你年幼无知,又是初犯,我就不再追究了;第二,你刚才的动作,在咱们同志之间,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不能代表别的意思啊。”

韩湘在电话里说:“哦,洪总啊,你好你好。”

洪钧眼睛一亮,立刻记起来了他刚才一直在想的那件重要的事是什么,他忙从搭在椅子靠背上的西装的兜里掏出上午收来的一堆名片,一边在里面翻着,一边对菲比说:“我真得谢谢你,你可真提醒我了,我晚上必须请人吃饭,但不能是你喽。”

洪钧就不再客气,他真饿了,咬了一大口汉堡包,嘴里嚼着,咕哝着说:“别介,你减什么肥呀,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说,你也得有的可减呀。”

洪钧说:“韩助理,我心里清楚,是你向金总提议大家一起吃午饭的吧?我要谢谢你呀。”

菲比把塑料袋放到桌子上,从里面往外掏着,嘴里说着:“麦香鱼两个,苹果派一个,小心烫嘴,香草味的奶昔一大杯,就这些。现在有疯牛病,就没给你买巨无霸;现在有口蹄疫,就没给你买猪柳蛋;现在还有禽流感,就也没给你买麦香鸡;油炸食品会让你变得更加痴呆,就也没给你买薯条。所以,就这些,凑合吃吧。”

正在专心看着清单的洪钧,对这突然的一下“攻击”毫无准备,整个身体像被电击了一样,也一下子弹了起来,又重重地落在椅子上,惊魂未定地瞪大眼睛看着菲比。

洪钧摇着头说:“我就是随便问问,我和韩湘不定谈到什么时候呢。”

韩湘说:“是这样,晚上金总有个应酬,我得陪一下,只是意思意思,对方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和金总也不太熟。”

洪钧随口又问了一句:“那你晚上怎么安排?”

菲比被洪钧逗得大笑起来,又马上夸张地捂住嘴,不让声音发出来,但是手没有捂住的大眼睛已经笑得眯成了缝。等她笑得差不多了,菲比才说:“切,我就骚扰你啦,你去告呀。”

洪钧满意地长舒了一口气,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哈哈,安排妥当,随心所愿。”抬起头,却意外地发现菲比正咬着嘴唇,眼圈红了,洪钧立刻不知所措,刚想说些什么,菲比已经站起来,说了句:“那你忙吧,我没事了。”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洪钧拿起那张软件清单说:“你跑来学荆轲刺秦王呐?拿来这张纸让我看,趁我不注意就行刺?”

洪钧差不多忙完了,觉得饿了,普发集团的那顿十块钱的工作餐,的确是精神作用大于物质效果。洪钧站起身,刚要走出办公室去想办法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菲比正好拎着一个塑料袋把他堵了回来。

傍晚的时候,起风了,十八层本来并不算高,可是洪钧的小办公室位于写字楼的一个拐角位置,又面向西北,正好成了风口,大风夹带着沙尘拍打在楼外的墙面上、撞击到窗户上,鬼哭狼嚎一般地呼啸着。

洪钧已经恢复了常态,拿自己解嘲:“咳,看我现在混的,全都反过来了,阴盛阳衰啊。”

洪钧便问:“怎么?晚上有安排了?”刚说完,却看见对面的菲比得意地笑了,洪钧瞪了她一眼。

菲比仰头冲着天花板,说:“切,我乐意。谁让我面子不够,不配和你共进晚餐呢,就只能自己打发自己了。”

菲比没有像平常那样在洪钧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而是绕过桌子,挨着洪钧身边站着,把那张纸摊在洪钧面前的笔记本键盘上,菲比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好像急着马上说完一样,她说:“李龙伟和我商量的软件配置,给普发选的模块和用户数都列出来了,技术上没有问题,你看价格上、商务上还需要怎么处理。”

韩湘说:“不会晚过九点吧,金总不喜欢这种应酬的,他总说,还不如回家翻翻书看呢。”

洪钧已经找到韩湘的名片,嘴上说着:“这可得我自己来打,不敢劳您的大驾。”他拿起电话,发现菲比还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就冲着门努了努嘴。

洪钧立刻说:“那这样吧,晚上九点,咱们约个茶馆吧,你要是喜欢咖啡馆也行。估计你们就是在普发附近吃晚饭吧?那就在你们附近定个地方。”

韩湘说:“好的,我们普发大楼出来往东,十字路口再往南,有个咖啡馆,就那儿吧,九点,不见不散。”

韩湘回答:“哎,不必客气,金总不是说了吗?地主之谊嘛。你们今天讲得很好啊,以后我要找机会多向你讨教啊。”

菲比歪着脖子看着房顶,说:“我不走,你给韩湘打电话我怎么不可以听呀?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约的。”

洪钧在她背后喊了一句:“早点儿回家吧,别陪他们加班了。”菲比没有任何反应,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菲比又笑了起来,说:“你去告呀,我还是蓄谋已久的呢。”

菲比立刻看着洪钧,兴奋地说:“咦,太阳从东面掉下去啦?要不,等你和韩湘谈完,你请我吃饭?”

洪钧一听韩湘这么说,心里更有数了,看来他没看错人,韩湘不仅是个值得一交的人,而且韩湘也正有与他进一步结交的愿望。

洪钧一行四个人从普发回到维西尔公司,洪钧忽然觉得他一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只好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了,估计等一下就会不经意地被什么东西提示出来。

韩湘好像有些为难,想了想还是说:“哎呀,今天还真不巧。”

洪钧把包着汉堡包的纸打开,两只手捏住汉堡,张开嘴正要去咬,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住了问:“哎,对了,你吃了吗?”

洪钧听着菲比唠叨着,知道她又已经把下午的不开心抛到脑后了,便笑着说:“行了,别摆摊儿了,我自己来吧。哎,李龙伟他们吃了吗?”

菲比只好说:“是他呀,你要鼓动他来做项目负责人吗?他好像是对你印象挺好的,老冲你笑。那好吧,你直接约他吗?还是我来替你约?”

菲比一听,气不打一处来,眼睛瞪了起来,说:“你这不是故意欺负人吗?”又立刻平静了,问:“你要请谁呀?我能问一下吗?”

有人急促地敲了两下门框,洪钧嘴里说着“请进”,一抬头看见是菲比。菲比轻轻关上门,手里拿着一张纸,呼吸好像有些急促,胸脯一起一伏的,她大大的眼睛亮亮的,好像和红红的脸蛋一起放着光,洪钧不好意思再盯着看了,又转向电脑屏幕,问了一句:“有事吗?”

菲比已经绕回到桌子前面,坐了下来,恢复了平静,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微笑着望着洪钧。

菲比根本不在乎洪钧怎么说,立刻嗤之以鼻地接了一句:“切,看你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刚才那只是先给你一个下马威,我现在明确地通知你,你今天晚上要请我一起吃饭,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菲比一听,也收住了笑容,调整了一下姿势,一本正经地说:“别忘了,是你自己说的,做sales的没有下班的时候,所以上班下班一个样。”

洪钧一时没想出来怎么回答,下意识地抬起手,用手指擦着右脸刚才被菲比亲到的位置。菲比笑了,晃着脑袋说:“不用擦,什么也没有。吃完午饭我特意没补口红。”

突然,菲比俯下身子,把头凑到洪钧旁边,飞快地在洪钧的右边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像被弹开了一样,整个人又同样飞快地闪到了一边。

洪钧一边重复着韩湘说的路线和位置,一边记在了桌上的便签上,然后,对着电话也说了句不见不散,就放下了电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