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王强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菲比没有动,洪钧又拽了一下,还是没有拽动,菲比死死钉在地上。洪钧看着菲比的脸,刚要大声喊出来,却一下子呆住了,借着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的路灯的微光,洪钧看见菲比的眼睛里两串大大的泪珠无声地淌了下来。

洪钧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觉得面前的菲比是那么凄美,对他是那么真情。洪钧双手扶住菲比的肩头说:“算啦,我算是死在你手里了。走吧,反正我刚才咖啡喝多了,一点儿也不困,干脆我陪你吃饭,陪你聊天,陪你一晚上。”

菲比没有笑,又摇了下头。

普发忙活开了,洪钧这里倒平静了下来,甚至显得有些清闲了。洪钧几乎每天都会在晚上和姚工通一次电话,聊聊评标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情况。姚工是真心希望洪钧和维西尔能赢得这个项目,因为他觉得这样才能保证项目获得成功。洪钧曾经都担心姚工的倾向性太明显,明显的倾向性反而会让他的影响力打折扣,但很快洪钧就放心了,姚工其实很老练甚至是狡猾。洪钧想,这大概和姚工喜欢历史有关吧,他看了那么多尔虞我诈的东西,虽然不齿,但也学到几分了。

转眼过了元旦,新的一年开始了,这一年的春节来得早,一月底就又要过农历新年了。俞威本来希望在十二月底以前能够签下普发集团的合同,这样在他初到ICE的头一个季度里就能抱个金蛋,足以让总部的皮特等人对他更加器重和信赖了。没想到项目不像他预期的那么顺利,一直拖过了年,他自己觉得非常气恼,尤其是皮特已经明显地流露出了不满。可是随着春节的临近,俞威的心情又好起来,他想开了,把普发留到新的一年里来签,对他其实是件更好的事。如果去年年底签了,去年的业绩虽然很不错,可今年的指标就会立刻水涨船高,俞威可不想立足未稳就让自己面临太艰巨的任务;另外,过早地签了普发,人们难免觉得他是捡了洪钧留下的便宜,一桩大大的功劳无形之中就会被打了折扣,所以俞威觉得现在这样挺好,把普发留到新的一年,留到他俞威执掌ICE的第一个全年。

晚上范宇宙做东,请俞威和普发的柳副总吃饭,地方在亚运村附近的一家大酒店三层的粤菜馆,范宇宙事先定好的菜都摆上了,三个人便觥筹交错地忙了起来。

忽然,他的目光定住了,就在他的正对面,小街的另一侧,两棵细长的已经被风刮弯了的小树中间,立着一个同样细长的身影,迎着风倔强地笔直站着。洪钧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眯起眼睛仔细看,那人一动不动,洪钧看不清那人的脸,但觉得那人一直在死死地盯着自己。终于,洪钧看清了那人被风吹起的风衣的颜色,是紫红色,洪钧确信了自己刚才扫过第一眼时候的感觉,是菲比!

洪钧大声问:“怎么了?有什么急事吗?”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风一点没有变小的意思,呼呼地刮着,当洪钧和韩湘走出咖啡馆的时候,韩湘已经把洪钧当作了知己,并且已经下决心向金总主动请缨,要求担任普发集团软件项目的负责人,因为他觉得洪钧分析得很有道理,这次的软件项目可以使他深入普发集团的核心业务,并借机为普发拓展新兴业务,成为普发新生代的代表人物。韩湘已经相信,洪钧是他理想的合作伙伴,他们可以真正实现在普发的双赢。

菲比咬着嘴唇,一个字也不说,只是轻轻摇了下头。

洪钧也笑了,说:“我手脏,你自己找东西把眼泪擦了,被风一吹皮肤该坏了。”

菲比刚一见到洪钧就变得亮亮的眼睛又黯淡了下来,她过了一会儿才说:“没事,想见你,想让你请我吃饭。”

这让洪钧觉得有些沉重,因为俞威找的三家代理商投的价格最高,而且韩湘也说了柳副总在总经理会上明确提出应该选ICE的软件。不过韩湘还说了些让洪钧宽心的话,虽然金总始终没有明确表态,但所有人都知道金总对洪钧的印象很好,他是倾向于维西尔的,所以就连柳副总也绝口不说ICE的坏话。

洪钧奇怪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马上想起来下午和韩湘约定这家咖啡馆的时候菲比就在旁边听着。洪钧吃力地把嘴张开一道缝,问菲比:“什么时候来的?”

洪钧伸出手,拉着菲比的胳膊说:“走吧,打车送你回家,有话上车说,风太大了。”

一个多星期以后,评标结束,评标小组也就结束了在度假村里的甜蜜舒适的日子,回到各自岗位上去了,评标的结果也差不多有了眉目。姚工负责的技术部分评标的结论是维西尔和ICE的标书难分伯仲,科曼的标书问题不少,据说柳副总非常明确地指出了科曼产品上的问题。商务部分,形势就复杂了,三家软件公司各自找了三家代理商来投标,所以总共有九家公司投出了九种价格。价格从低向高排,投维西尔产品的三家排在第二、三、六,投科曼的三家排在一、四、五,投ICE的三家价格都很高,排在七、八、九。范宇宙用三家公司的名义分别投了三家的软件,他这三份标书的价格,分别排在第五、第六和第七,洪钧一直在琢磨范宇宙这个胖子的确是独具匠心,他用泛舟公司的名义投的维西尔的价格,比维西尔的另外两家代理都高;他投科曼的价格,也比科曼的另外两家代理都高;ICE采取的是高价竞标策略,而他投ICE的价格,却比ICE的另两家代理都低。

菲比使劲点了点头,把手伸进手包里掏着。洪钧侧过身和菲比并排站着,把手搭在菲比的肩头,搂着菲比,说了句:“走吧。”

菲比笑了,眼泪却没有止住,仍然刷刷地流着。

十二月十五号,是普发集团的软件项目招标截止并开标的日子。在开标当天,韩湘就被金总直接点将,“空降”到专门成立的“普发集团现代企业管理示范工程领导小组”当了常务副组长,金总挂了个组长的虚名,由韩湘负责具体工作。开标当天的下午,韩湘就率领评标小组的十多个人,几辆车浩浩荡荡地开到京北小汤山的一个度假村开始封闭式的评标了。

洪钧吃力地说:“怎么不进去?给我发短信也可以啊。”

菲比和洪钧沿着小街向前面的十字路口走去,没走几步,菲比就把头歪过来,靠在了洪钧的肩膀上,洪钧的脖子有些僵硬,又过了一会儿,才放松下来,慢慢地把头也歪过来,和菲比的脑袋挨在了一起。

评标小组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负责技术,一部分负责商务。负责技术的由姚工牵头,除了普发自己的人,还包括几个从外面请来的专家。商务部分由韩湘本人牵头,人数也不多,都是普发自己的人。

洪钧懵了,他在脑子里对自己说:“完了”。洪钧最见不得女孩子在他面前流泪了,这是他的软肋,这是他的命门,菲比的眼泪在瞬间就把洪钧俘虏了。

洪钧哭笑不得,本想从鼻子里往外“哼”一声,结果被风呛了回去。他有些不耐烦地说:“为什么非得今天啊?这么大风,改天不行吗?”

洪钧又问:“别说是你生日啊,那也太俗了。”见菲比又摇了摇头,他又咧着嘴笑着补了一句:“今天是一二九,你要纪念学生运动吗?”

洪钧在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把韩湘先送走,他一只手裹紧衣领,另一只手在风中挥了挥。等车走远了,洪钧转过身,一边努力背对着风,一边向小街的两头张望寻找着空车。

洪钧马上拉着菲比的胳膊转了个半圈,这样菲比就可以背对着风,而洪钧变成迎风站着了。菲比的眼睛终于可以完全睁开,一眨不眨地看着洪钧,笑了。

洪钧心里有数了,现在维西尔和ICE在普发项目上处于胶着状态,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因为这种情况下,谁不犯错误谁就将最后获胜。洪钧准备踏踏实实地过圣诞、过元旦,甚至过春节了。

菲比说:“不到十点就到了,谁想到你们真聊这么久。”

韩湘还透露,各方面找金总打招呼、递条子的也不少,但是因为这项目的钱全是普发自己出,自己的钱,自己的项目,金总的口气就硬了,方方面面的人打招呼来,也只能说是请关照一下,不敢明确提要求,但有几家金总还是要关照一下,所以普发不会选择出价太低的投标商,因为价格太低就没有操作空间了。

洪钧立刻向街对面跑过去,大风把他吹得差一点刹不住脚步,他几乎要撞到菲比才停了下来,现在鼻尖对着鼻尖,洪钧终于看清了菲比的脸。菲比满脸通红,洪钧想起来这一整天她的脸色都是这样红红的,他顾不上去想她之前的脸红是因为什么,他很清楚她现在的脸红是被风吹的、被冻的。

菲比说:“怕影响你嘛。”

洪钧没有主动给韩湘打过电话,倒是韩湘每隔一两天就会打过来一次,虽然韩湘每次都说洪钧可以随时和他联系,但洪钧还是想缓一缓,他不想让头一次操办这么大项目的韩湘感到洪钧在给他压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