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王强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柳副总正似睡非睡,老婆的手机响了,在英国的女儿像平常一样在临睡前给她妈打来了电话。柳副总睁眼看了看,北京的天已经亮了。对了,女儿的学费怎么办呢?虽然那只是他和俞威之间的一个托辞、一个名目而已,可女儿的学费的确是笔不小的开销。柳副总转念一想,这有什么可操心的,换掉俞威,还有其它的公司顶上来嘛,即使这个项目不行,以后还有别的项目嘛,只要他柳副总在这个位置上,正像俞威那句话说的,女儿的学费应该不用他操心的。

俞威坐下来,先堆起笑容朝自己的对家点了点头,又朝两边的人笑了笑,然后勤快地洗着牌。开始轮流抓牌了,俞威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他觉得这次应该不算什么大事,直到这时,他才开始集中精力地考虑一个重要的问题:“这是谁干的呢?”

柳副总想到了第二天要开的会,想到了他在软件项目上的表态,看来他要变一变,应该重新表一次态了。

俞威还想到了自己的老婆,会是她吗?看这几个警察没有再为难他的意思,不想把事情搞大而给他带来更多麻烦,似乎害他的人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从这个动机来看倒有些像是他老婆的作为。刚才那个警察不是也让他好好反省反省吗?说这话的立场也的确像她老婆的立场,可是俞威很怀疑他老婆的能力,她应该没这些本事吧。

俞威估计现在差不多十点了,知道琳达不会再打电话或发短信过来,因为这是他和琳达约好的,十点以后她不可以主动找俞威,只能俞威找她,不然万一接起电话或是打开短信的是俞威的老婆呢?俞威现在顾不上想琳达的事,他忙着冲那个警察点着头,开始“反省”自己。

刚想到这儿,俞威的手机响了起来,俞威一动也不敢动,看着那几个警察。其中一个走过去把桌上响着的手机拿起来,并没有接听,只是由着铃声一直响着,然后看着来电显示的信息说:“琳达,怎么这么怪的名字?”他说完这句话,铃声也停了。

也不知道后来过了多久,俞威一直陪着他们三个打“拖拉机”,再后来,派出所里有人走动,一早来上班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俞威偷偷瞥了眼墙上的石英钟,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昨晚上开车的那个人站起来,把俞威的手包和手机拿过来扔在他怀里,对他说:“走吧,别在这儿赖着了。”

他想到了范宇宙,难道是因为上次合智集团不买UNIX机器的事?按道理不会呀,合智可能最后还是不得不买几台UNIX机器的呀,那就还会是他范宇宙的生意嘛,只是生意来得晚了些、小了些。但也说不定,如果范宇宙和他俞威一样都是睚眦必报的人呢?得留神查一查。

柳副总回到家里,立刻把几个房间里的电话线都拔了下来,老婆觉得奇怪,问他是怎么回事,柳副总嘟囔着说是这几天有人追着他让他帮忙办事,他不想在家里还被他们骚扰到,干脆拔了电话清静。老婆提了一句说要是女儿从英国打来电话接不到怎么办,柳副总没好气地回答说她可以打你的手机嘛,老婆便不再吱声了。

俞威一直这么紧张地想着,感觉自己到了崩溃的边缘。忽然,看电视的那三个人里有个人冲他这边嚷了一句:“哎,叫你呢。”

柳副总一夜没睡。他一直在想,俞威到底出事没有呢?听范宇宙的意思,看来是出事了。只是俞威一个人出事了,还是酒店里也有其他人卷进去了?起码自己和范宇宙都平安无事嘛,没准真是只有俞威出了事。如果真像范宇宙说的那样,这警察不是专门冲他们来的,那事情倒是简单了,无非是虚惊一场,只可惜坏了他和那个学生妹的好事。可是那么大的酒店,怎么警察就会那么容易地找到俞威的房间,而他和范宇宙却都能侥幸躲过呢?如果警察真是要通过找酒店客人的麻烦,来找酒店麻烦的话,警察肯定得不到酒店的积极协助,也察看不到监控录像什么的,怎么俞威就会那么倒霉的被抓住了呢?

那个警察刚把手机放回桌上,没想到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收到了个短信。他就又把手机拿在手里,按了个键开始大声念着:“你在哪里?做什么呢?怎么不理我?我想你了。”接着又说:“还是这个琳达。”他斜着眼看着俞威说:“这位是你的情儿吧?你也真够忙的了,好好反省反省吧。”

俞威相信和他有仇的人应该不少,商场上、职场上、情场上哪能没有发生过结的,可是他实在理不出个头绪都有哪些人和他有仇。俞威这个人,既想不起都有什么人曾经帮过他,也记不清都有什么人曾经被他坑过,俞威记得清清楚楚的只有坑过他的人。俞威发现这样杂乱无章地想效率太低,便改变策略,从自己认识的人里面一个个地筛。

柳副总接着想,越想越不敢想,越不敢想却又越放不下。俞威会不会把他柳副总、范宇宙也给抖落出来呢?按说不会,俞威又不是共产党的干部,他不会有党委纪委找他麻烦,要只是个人的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用不着检举揭发别人来立功赎罪,反而是如果又牵出其他人其它事,性质可就变了,从个体变成团伙,从丑事变成案件了。可是,俞威的丑事会不会传出去呢?很可能,那就更得赶紧和俞威划清界限了,人言可畏呀。

俞威脑子里都在想这些,手上的牌出得有多臭就可想而知了,他的临时搭档不时大声地指责甚至谩骂,三番五次地把俞威的思绪拉回到牌桌上来,可是俞威的表现没有一丝好转,最后他的对家忍无可忍,把牌“啪”的一声摔在茶几上,俞威被吓醒了,旁边的两个人笑着解劝着。

俞威原本预备着迎接对方的大声呵斥,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阵笑声,那个人笑累了才又说:“会打拖拉机吗?三缺一,你过来凑一手。”

四个人走进一间值班室,其中一个人随手指着一把椅子,冲俞威努了努嘴,俞威便很听话地走过去坐下,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因为他印象中警察都是让坏人蹲着的,自己居然有可以坐着的待遇。另一个人一路上手里一直拿着俞威的手包还有手机,这时候也把手包和手机往一张桌子上一扔,便端起一个不锈钢的水杯走到旁边沏茶去了。第三个人就是刚才开车的那个,他走到远处一个角落里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只说了句:“行了,没事儿了。”就挂断了。

俞威以为自己听错了,扭过头抬起眼皮看过去,看见那三个人已经离开电视,围坐在一个破旧的茶几旁边,冲他喊话的人两只手里各拿着一副扑克牌,俞威这才相信了自己的耳朵。他的屁股从椅子上抬起来,哈着腰走了过去,那个人用脚把茶几旁边的一把椅子往前勾了勾,俞威便知道那是自己的位子了。

柳副总想着想着身上都出汗了,他感觉俞威是让人给盯上了。会是什么人呢?范宇宙?不会吧?他们之间哪儿会有这种过节呀,生意人当然免不了互相算计,但总还是狼狈为奸的时候多嘛,而且怎么想也想不出范宇宙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好处啊。如果真是有人盯上了俞威,是会就此罢手呢,还是会一而再、再而三?柳副总觉得脖子后面冒凉气了,如果有人还想继续对俞威下手,自己可得和俞威离得越远越好啊。如果这事真是俞威的对头干的,自己要是仍然和俞威绑得这么紧,他柳副总不就把俞威的对头也变成了他自己的对头了嘛。

俞威喜出望外,忙站起来欠着身子,心想,谁想在这儿赖着了。那个人又朝俞威说:“你的那些烂事,你老婆都懒得管,我们更懒得管,走吧。”

俞威觉得他们一定会问他:“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带你上这儿来吗?”他从电影电视上看到的都是这样。俞威盘算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想着想着他不禁心里苦笑了一下,他可以老实回答他干了什么,但是他实在无法回答他干了谁,因为他对那个女孩儿一无所知。俞威犹豫了半天,还没想好自己应不应该承认嫖娼,因为他连那个女孩儿是不是“娼”都不清楚。他有一点想明白了,就是他不能把范宇宙和柳副总说出来,可是那个女孩儿是从哪儿来的呢?俞威担心不说出范宇宙就说不清那个女孩儿的来历,他更担心说出范宇宙这事儿就闹大了。俞威最愁的就是这一点,同时他还是奇怪他们为什么没把那个女孩儿一起带来,难道他们对那个女孩儿是谁不感兴趣?

俞威也是一夜没睡。当三个人冲进他的房间的时候,他真被吓傻了,等他被架着下到大堂,又被塞进一辆切诺基里,他的双腿都是软的,俞威坐在后座,被两个人夹着,脑子才开始恢复了运转。车一开动,他注意到周围没有其它车是和他们一起的,便觉得有些奇怪,怎么没把那个女孩儿也一起带走?好像不是什么大规模行动,倒像是几个人专门冲着他来的。范宇宙和柳副总呢?俞威扫了一眼酒店门前停着的一排车,但还没来得及看清,切诺基已经开到了街上。俞威觉得刚才瞥见了几辆像是奥迪A6的停在门口,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范宇宙的那辆。

俞威浑身哆嗦了一下,低着头可怜巴巴地说了一句:“我错了,我交罚款。”

俞威心跳得像打鼓一样,忽然感觉自己口干舌燥,又想喝水,又想抽烟,可是都不敢开口提出来,只好忍着。那三个人谁都不理他,各自收拾停当就围坐在电视机前面,一边胡乱换台一边聊着什么。俞威的脑子里紧张地想着自己会被问到什么样的问题,自己应该如何回答。他的手包里名片、身份证一应俱全,手机上号码簿也一目了然,所以俞威知道关于他是谁这个问题还是如实回答的好。

车上的几个人一直没说话,脸色都显得很轻松。车开了不远,就停在了一座小楼的门口,这时候俞威的腿脚已经又可以听他使唤了,他便自己下了车,跟着人家进了小楼,俞威看见了楼门口挂着的牌子,他知道自己是被带到了一个派出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