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那又如何

乔静陆明华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我不管这些,反正你不能当代言人。”

“真的没办法跟你沟通。”

“嗯,”主动依偎在丈夫身上,乔静问道,“你不生气了吧”

“说得好有道理。”

“那又如何”

“创建子品牌的话,应该会有相应的独立公司,到时候我可以去那家公司上班。”

“那你去跟那些男人沟通,他们最了解你了,所以才选你当那狗屁的代言人”

“露逼这种词是你能说的吗”

“我怎么了我”

“那你为什么要穿成那样”

“那不叫搔首弄姿,那叫展示自己的美。”

“能不能小声一点”乔静道,“你这样大声,你爸是会听到的。”

“你知道我当上代言人的好处吗”

“合同已经签了。”

“吊带袜只是袜子中的一种,又不是情趣用品,怎么就不能穿了”

“那次打电话的时候,你还说你很喜欢我说脏话。”

“错了,”乔静道,“好处是我可以赚很多钱,给你减轻负担。我甚至可以赚到买更宽敞的房子的钱,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在卫生间里放个浴缸。像现在的卫生间,根本就放不了浴缸。”

“我当代言人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老公你别胡思乱想的。”

“就算有女人穿着吊带袜,你也不可能会知道,你只会认为那是很普通的裤袜。”

“所以我才叫梦妮帮我把毛剃了。”

“浴缸有什么用”

“你应该要换个角度思考问题的,”乔静道,“我是穿着内衣在他们面前走动,但他们只能看着,又不能碰我。而你呢,不仅每天可以看到我穿内衣的模样,你还可以对我做出任何你想做的事。当你跟我做嗳的时候,那些男人却只能看着我的走秀视频发呆,所以你才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男人。”

“既然你是这样的观点,那我们做嗳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可以扯开嗓子叫,让你爸听得一清二楚的”

“你这简直就是强词夺理,”陆明华道,“在知道你们两个人要去游玩后,我是希望你们能玩得开开心心的。结果你倒好,居然是去参加这种不要脸的比赛。先不说别的,单单就你的穿着,你不觉得很可耻吗其他模特都穿着普普通通的内衣,你却要在普普通通的内衣的基础上增加吊带袜。你知不知道在我的认知里,吊带袜都是欧美那些毛片里的女人的标配正常女人,怎么可能会穿吊带袜”

“我不能随随便便违反合同,”乔静道,“如果我违反了合同,我得交近百万元的违约金。”

“我没有露胸,更没有露逼,我那样穿有什么问题”

“这个还没有确定。”

“你左一句小姐右一句小姐的,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女人”

“那次是那次,这次是这次,情况完全不一样。”

“用浴缸泡澡对身体很有好处。”

“反正你可以当代言人,但不能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来。”

“行,我暂时认同你的观点,”陆明华道,“但以你的观点出发,那些女人好歹有穿着裙子,不让人知道她们穿的是吊带袜。而你呢,直接穿着个吊带袜去参加比赛,就好像生怕那些评委或者观众不会被你勾引到似的。我承认你跟其他几个模特比起来身材都好,也更性感,但这种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现性感的方式非常不可取,简直就跟那些打扮得性感的小姐站在路边拉客没什么区别”

“两个原因都有。”

“你有空的时候可以问下。”

“放心,绝对不会的。”

“不应该是写在合同上的吗”

“那你当了代言人以后,你的工资是多少”

“自己做错了事,还怕被人听到”

“如果你不当代言人,你要陪一百万”

“我讨厌你在其他男人面前搔首弄姿的。”

“你在走秀时穿的内裤真低,”陆明华道,“要是你没有把毛剃了,走秀的时候肯定已经露出来了。其实就算内裤是高腰的,只要三角部位很窄,那毛也有从边缘露出来的可能性。”

“真是快要被你气死了”

“嗯。”

“后天还有一份合同要签,那份合同上面才会标有工资。”

“我只是在保护你而已。”

“好处就是你会经常穿着性感内衣在其他男人面前走来走去的。”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没有问过。”

“嗯。”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我。”

“你剃毛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在走秀的时候不会把毛露出来,是不是”

“好吧。”

“还在生气中,”陆明华道,“你是我老婆,我真不喜欢你穿着内衣在其他男人面前走来走去的。”

“你的思想真的是特别的封建。”

“如果我不去参加比赛,梦妮肯定就不会跟我做朋友,到时候我都没办法在京华服饰待下去。而现在我成了公司子品牌的代言人,以后梦妮肯定是会跟我走得更近。她是董事长的女儿,依靠着她这棵大树是可以得到很多好处的。不仅是我能得到好处,就连老公你也能得到好处。等我跟她的关系稳定了,我就提议让你来京华服饰当个高管,你觉得怎么样”

“等哪天你衣服脱了爬到其他男人的床上,你也说那是展示自己的美”

“被她盯着下面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

“反正我在街上没有看到有人穿过。”

“本来就是这个道理。”

“你居然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

“那你知不知道当代言人这事是梦妮推荐的”乔静道,“你说过要跟梦妮搞好关系,这就是我跟她搞好关系的方式之一。她说我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很适合当代言人。我是觉得如果我拒绝了她,她可能会生气,到时候我半点好处都捞不到。我还想着我只是去参加比赛而已,又不一定能拿冠军。要是拿不到冠军,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所以对于拿冠军当代言人的事,我真的是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甚至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只是文员的我能打败那些专业模特。我是不敢相信,但这就是事实。而且合同都已经签了,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