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自由民

不死奸臣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想的还是你的试验,安琪是和你们一起长大的女孩,至少也十几年的感情,现在她被我打死了,你们就一点也不难过?你看看你的样子,连脸都是人家的。”陆岩看着“安琪”圆圆的脸蛋道。

陆岩大声对安琪道。相距一步之远的安琪,能感受到陆岩浓烈的怒气。

聪明个屁。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脑部负责理性,心脏负责感性。

陆岩双拳紧握,突然一拳砸向安琪面门。小说粉首发 . m.

“你无聊不无聊?”

安琪说完这句话,踱步远去。

“乔舒亚,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的部属,我的一切,桧木星系的复仇,与你再无干系。”

“有什么好难过的?”安琪冷淡地道:“如果试验能够成功,我就不需要她的音乐了。

如果试验失败,斯文德的死,一定会引来星际警察的追查,到时候我的一切都会暴露,被巨蛇座人发现我还活着,我也一样是死。

她当然希望那个能和她合奏出完美音乐的人,是陆岩。”

安琪其实心里早已喜欢陆岩,完美音乐,是她的执念罢了。

而如果来源于心脏,那么孝就是孝,就是想对长辈好,想让他们好好度过最后的时光。

那次事件太诡异,陆岩一直有疑问,可是陆岩哪里知道,安琪竟然可以变形。

就好像同样是孝这种情感,如果来源于脑部,想到的是伦理上的束缚,旁人的闲言碎语,社会的要求,遗产继承,道德上的谴责,所以要孝顺。

“乔舒亚,我知道你喜欢我,现在我给你明确的态度,我们之间不可能,你付出你的一切,都不可能得到我的回应,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愿意去哪就去哪吧。

这时乔舒亚开口道:“你应该知道你杀斯文德时,我告诉过你,我们外星人的命门在脑部,而你们地球人的命门在心脉。

“陆岩,我知道你为什么下不了手,因为你们地球人,真的有来自心脏的感情。你的理智已经给了你一万个理由杀我,但你的心告诉你,这样不可以,所以你没动手。

安琪闭眼,额前的秀发随风飞起。

“可是你毁了江希影,你知道吗?”

“对。”

“你打啊,最好杀了我,为安琪偿命,来啊。”

安琪睁开眼时,陆岩已经走远,夜色中的背影,格外苍凉。

现在知道她有这个技能,一切就都明白了。

乔舒亚深吸一口气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没办法,如果可以让安琪活着,我怎么会让她死?

“够绝。”

现在许许多多的事,陆岩全都想通了。

我所有的理智告诉我,我必须将实验进行到底,我必须活着,回到母星,让所有毁灭我们和背叛我们的人,付出代价。”

安琪还没说完,一个耳光已经落在了她脸上。

安琪突然回过头来。

你只是桧木星系的一个下士,没人知道你,你可以返回深空,做一个自由民。”

安琪怔怔地看着陆岩走远,手里摩挲着一个手镯。

更何谈复仇?

可是,拳头在半空中停住了。

“你赢了,我承认我下不了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他妈就是个怂批。”

什么第四代文明,第一千代文明。他们才是没进化的野蛮人。

“我们并不知道试验成功还是失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有。”

“你以为我不敢。”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愿意娶江希影,你应该记得,那一天的前一夜晚,我们说过什么。”

那时候不等星际警察到来,我们就已经被通缉了。

“陆岩,你很生气,但我希望你生气的理由,是充分的,你们地球人,是真的有来自心灵而不是脑部的情感。”

万万没想到,安琪竟然拿江希影实践。

那个小女孩,就是安琪自己。

“敢对公主殿下不敬,找死。”

“啪。”

这两个外星人……不,是所有外星人,其实全特么不是人。

所以我安排了安琪,来和陆岩比武。”

到现在,江希影都以为自己被黄博士强暴了,可是谁知道,强暴她的竟然是安琪。

所以,公主殿下试探了你。

乔舒亚勃然大怒,就要动手,却被安琪一掌推开。

“我现在知道你在扶桑,为什么会对我说那些话了,什么普通人无助于文明进程,生命没有价值。婴儿算不得生命……原来你们外星人是这么思考问题的。”

但是,对不起,我是桧木星系的人,没有你们地球人这种情感。小说粉最快 手机端:https:/./

“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花与剑试验,有成功的可能。”

这么久,安琪说了一句最长的话。

安琪突然笑了,用袖子擦干脸颊的眼泪,站起身来。

“公主殿下,你流泪了?”

你证明了你在飞机上对我说的话,没有撒谎。

“你怎么跟她说的?”

安琪昂起脖子,不屑地看向陆岩。

不尊重生命,不尊重感情的玩意,也配叫人?

“你很聪明。”安琪冷漠地道。

我们不信。”

你说你要认真和陆岩比武,可你想过,你一旦赢了,会怎样吗?安天佑带的人进入华夏地下实验室,我们的一切都会暴露给五十一区。

那是在江希影出事前,那个小女孩通知陆岩去救江希影时,陆岩送给小女孩的。

所以,我不能让你赢。

“然后呢?试探失败了吧?我没娶江希影。”陆岩道。

整个本系星团,哪里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这是乔舒亚第二次看到安琪的眼泪,第一次,是桧木星系覆灭,奶奶为自己挡住夸子射线那一刻。

陆岩终于知道当初安琪给自己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干嘛了,还拿穆雪婷说事,那时自己说,如果穆雪婷不是自愿的,就算被强暴,自己也还会喜欢她。

而你们地球人却说,有发自内心的爱,不附加任何条件。

“我告诉她,陆岩准备好了,为她弹奏能感动她的曲子,也就是安琪一直想要的完美之音。

“没错,我就认为你不敢。”

“她是我们朋友,但我们,需要朋友吗?”

爱这种情感,在我们看来,要么是因为生理需求,要么是繁衍需要,要么是老年的生存顾虑,要么是社会习惯的潜移默化,也许是旁人的眼光。

“陆岩。”

“所以,临死之时,安琪还以为陆岩是要和她一起合奏乐曲,向她示爱,对吗?”

“为什么这么安排,安琪难道不是我们朋友吗?”安琪冷声问乔舒亚。

我哪有心情关心一个地球人的死活,她算什么东……”

前者的情感,我们外星人有,后者的情感,你们地球人说你们有,但我们不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