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战争的步伐(十三)

绯红之月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看《教父》那本书的时候,里面有不少令冯茂印象深刻的内容,其中一段就是教父尝试通过合作的方式扩张势力的时候,曾经和一个黑帮头子进行过长时间的谈判。教父在谈判中‘经受了各种羞辱’,却依旧努力尝试和那个黑帮头子沟通。

麦伦看了看那个搅和的家伙,那家伙连忙喊道:“你就是说得好听,我告诉你,这个厂我们要了。你想分一份,那就一九开。我们拿九,你拿一。”

等冯茂说完,朱迪女士沉默着。沉默了好一会,才问道:“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冯茂没有回答,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把这厮的外貌牢牢记在心里。麦伦沉默了片刻才答道:“你觉得需要多久?”

麦伦盯着冯茂看了片刻,开口了,“你想从这家工厂要什么?”

“因为我能让这家厂继续顺利营运,以麦伦先生的知识和人脉,想来很容易就能弄清楚想让工厂顺利运营需要工程师。我自认为自己恰恰是一位合格的工程师。请相信我,我能让这家工厂很好的运营。”

仔细想来,冯茂需要的只是这家工厂获得的营运权。如果自己可以不受教会钳制,同样可以很轻松的弄点设备开办炼铁厂。而且通过交谈,冯茂感觉豺狼麦伦的目的好像不是搅黄这个厂,这厮也需要自己的利益。一旦有了生产,自然就有了利益。

笑完。冯茂先让茱莉娅回家,自己骑上二八大驴跑去了朱迪女士那边。

“这个回答包含太多歧义。您是要一家完全无法开工的工厂?还是一家能够良好运行的工厂?或者是干脆让这家工厂无法运行?这中间的差别可是大的很!我很想弄清楚,您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工厂。”

“我现在需要的就是这么多。您想给我多少,咱们可以商量。我不需要钱,我需要的是这些东西。等这些完成,我就会退出您的工厂。如果还需要合作,我会再向您提出。”

听到这么一个充满黑帮气息的词,冯茂忍不住大笑起来。茱莉娅用词还真准确,自己就是在用黑帮的手段对付黑帮。

利益这种东西,恰恰是最可以拿出来放到桌面上来讲的。只要冯茂的利益不受损害,冯茂自己就可以越来越强大。与眼前的强大带来的利益相比,小小的言语上受辱的价值就小的多。有的是时间来清算这些小事,十年后再清算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只能讲讲我的最低要求。我需要制作足够的农具用于耕种……”说到这里,冯茂抬起手,指了指背后那片广阔的烂地方向,“耕种那片土地的农具。还需要给这片地区的房屋提供门和窗户上需要的合页,把手,钉子,各种铁质用品。虽然自己生产这些铁件已经是最便宜的选择,但是我没钱。还需要出售铁和铁器挣到购买矿石与煤炭的钱。完成了这些,就满足了我的最低要求。”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分都不想给他们。不过我现在也没更多办法。女士,我觉得由您来决定吧。我之前说过我想要的,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候其实只想着把工厂运营起来。既然现在已经开始运行,我就把我想要的东西讲给您听。”

朱迪女士试探着继续问:“殿下出了这么大力,难道只要这点么?”

冯茂离开的时候努力表现的很客气,至少黑袍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恶意。冯茂回去之后就给勒内阁下发了个电报,又写了封询问的信,在邮局用加急挂号信的方式发给阁下。

麦伦已经高声喊道:“住手!你们过来!”

冯茂等他们走到见不到背影,才长长吁了口气。看来自己就是没有维托·考利昂的手腕。

“我可以帮殿下问一下。”

“阁下这么讲,难道是阁下自己都已经不知道申办学校的流程?”

当生物进化出大脑,进化出大脑皮层,大脑皮层从两层结构进化出六层结构,进而出现人类大脑结构之后。人类大脑将这种普遍生理反应通过语言进行交流,最终总结出了‘恐惧’这个词。

谈了一阵,

“这就是讲道理么?”茱莉娅讶异的问。

“也许一年。我觉得差不多需要这么久。”冯茂回答完,继续询问道:“麦伦先生,你到底想要什么呢?是这座工厂的土地?还是这些设备?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以你的实力,完全没什么好怕的。可否直接告诉我?”

冯茂仍旧不搭理他。很明显这厮做不了主,领头的是麦伦。冯茂继续和麦伦交谈,交谈中冯茂发现自己最初只是灵机一动想出了‘底线’这个词,随着交谈的深入,冯茂对自己的底线也越来越清晰。

带着这样的不安,冯茂前往钢铁厂。到了工厂,就听到机器轰鸣,蒸汽机为动力的鼓风机正在通过管道向炼铁炉子里不断的鼓入空气,这些导管围绕着排气口,通过一系列热交换,把空气加热到尽可能高的温度。

“小子,你哪里有这么多废话!”旁边那家伙恼怒的喊道。喊完,他看着麦伦,做了个大概是‘动手’的手势。

尽量不夸张不掩饰的把谈论的结果告诉朱迪女士,女士皱起了眉头。想了一阵之后才问冯茂:“冯殿下,您想给麦伦多少?”

更重要的是,考利昂本人始终维持着一个看着柔软的身段,才能让他的敌人不加防备。自己以前太弱,就如受到刺激的豪猪般炸刺,让自己看着更加可怕些。

“哦?你觉得这是什么?”冯茂反问自己的学徒。

人类的身体当然不可能有自主意识,从进化论研究来看,大脑是最后产生的器官。在大脑产生之前,肉体本身就已经拥有了趋利避害的反应。如果以大脑的角度来看,哪怕自己已经是超凡者,掉进面前的铁水里也会烧到尸骨无存。而身体的本能正在极力避免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

冯茂听到这话,向着斜次里奔去。很快摆脱了被包围的不利位置,站定后却见另外两人警惕的向着麦伦那边走去。冯茂收起枪,拎着长剑慢慢走过去。片刻后和四人面对面的站定,冯茂再次喊道:“麦伦先生,你们到底想从这家工厂里得到什么。说来听听吧。”

等待的同时理顺着自己的思路,冯茂觉得心里面的冲动消散许多。正在此时,就听那厮又喊道:“你还想和我们讨价还价,你凭什么?”

用爽快的语气说完,冯茂继续盯着麦伦。

朱迪女士的眼睛亮了。她垂下目光思忖一阵,抬起头说道:“我会派人去联络麦伦。明天我会派车去接您。就在我这里举行会议吧。”

见偷袭没成功,麦伦大声喊道:“冯茂,我听说你想见我。还要和我讲道理。我已经来了,想听听你想讲什么。”

刚拔出剑,冯茂突然感觉到斜上方有不对劲的东西。迈开步伐,冯茂轻盈的绕过高炉设备,窜到了空地上。刚冲出来,就见前面的隐蔽处走出两人,是那头豺狼麦伦和他的同伙。

这些天冯茂太多次考虑过干掉以麦伦为首的一伙人,也尝试着制定了许多计划。但是那些计划无一例外缺乏可操作性。冯茂想来想去,发现谈判本身就是最具有可操行的方法。哪怕是眼前这样的世界,想来每个人追求的同样是自己的利益。

“如果麦伦先生需要的是一家运营良好的工厂,我们为什么不合作呢?我有能力让这家工厂良好运营,如果你们肯提供保护的话,你们当然可以获得一部分利润。如果你们需要的是更精良的钢铁制品,我认为我有能力完成这样的目标。”

冯茂还是不搭理这货。对着麦伦说道:“麦伦先生,我还是回到最初的问题。你想从这家厂里要什么。我已经说出了我的底线,不知道麦伦先生的要求是什么。”

看来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因为群众们只能分到极少的利益,却要出最大的力。在这两方面根本别想骗到他们。

说完,带着他的那帮人扬长而去。

整炉的铁水温度极高,在感知中仿佛是一团生命体般沸腾着。能量震动着超凡之力构建成的探测模型,让冯茂生出热量要顺着超凡之力构建的纤细模型传入自己身体的错觉。这种错觉让身体生出畏惧。冯茂感受着这种恐惧,心中盘算着自己到底该怎么面对恐惧。

“我只是想听听你死前想说什么。赶紧说,说完受死!”冯茂背后的一个家伙高声喊道。

等信发出去之后,冯茂有些后悔。自己的行文有没有过于直白,直接把‘走上层路线’写在信里。但是信已经发出去了,冯茂又觉得称呼勒内阁下是‘上层’只是对事实的描述,而非拍马屁的言论。

豺狼麦伦冷笑一声,“哼哼!现在这家厂已经顺利开工,我为什么还需要与你合作!”

一个单纯的词汇其实毫无意义,根本没办法真正描述出‘恐惧’是什么……

对面四人听完冯茂的话,麦伦没有吭声,倒是之前那个叫骂的家伙喊道:“我怕你活不到那一天。”

说这话的时候,冯茂心里面有些恶意。在朱迪女士眼中,自己大概不会比麦伦好到哪里。既然如此,自己就没有理由给朱迪女士当枪使。如果正主都放弃了,自己更没有理由为正主强撑。

四个人围着自己一个人,冯茂实在是不放心,大声喊道:“既然想讲道理,何不面对面的讲。你们围着我,明显不是讲道理的模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威胁我们?”那个也许是唱白脸的家伙又嚷嚷道。

也不能说那时候自己的选择错了。但是自己的内心的确不够强大,所以才显得外强中干。如果能在天鹅绒手套遮蔽住铁腕,对自己也许更有利些。

“阁下可否给我一个明确的回复时间?”

朱迪女士调整了一下坐姿,做好了听条件的准备。冯茂就把自己需要农具和铁质品的要求讲给朱迪女士。

麦伦没有这么激动,倒像露出豺狼阴鸷的模样。想了一阵,他才问道:“冯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一任期间批过一次办学校,那时候不少教会旗下的小学和中学兴办起来。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在那之后我才到拉尼亚教区。”

“勇敢个屁啊。茱莉娅。”冯茂苦笑道:“我只是在和那些人讲道理。”

“那是……那是讲数。”茱莉娅答道。

“我要这家工厂!”麦伦不快的回应道。

冯茂继续不搭理这货,而是对沉默着的麦伦喊道:“麦伦先生,只要谈好分红的条件,我就会让这家工厂良好运行。一定会保证你的利益。我前面说过,我是有底线的。等到我的目的达成,你就是把这家工厂完全拿走,我也无所谓。”

回头一看,从高炉那边的隐蔽处跳下来两人,是麦伦另外两位同伙。

“抱歉,我没办法给殿下时间。”

站到之前确定的安全位置,冯茂发动法术模型,瞬间就感受到炉子里的原料在上千度的高温下正在起化学反应。铁矿中的铁元素通过碳的还原反应生成了铁水,造渣剂使得铁水中的其他元素通过浮力作用浮到铁水上方。

这厮话音方落,立刻闪电般跳开。冯茂已经拔枪在手,见这厮反应如此迅捷。只能向着他身边的家伙快步逼近。

冯茂顺水推舟的应道:“这家厂不是我的,而是朱迪女士的。我会请朱迪女士联络人,咱们开个会讨论此事。”

正在任由思维发散,冯茂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冷,危机感油然而生。转身从观察位置跳到已经准备好的安全位置,冯茂回头看去。却见感到危险的位置上并没有可疑的存在。

但是冯茂并不敢放松,随着自己在法术上的积累也来越多,直觉的恐惧感已经越来越准确。身体在没有物理损伤之前的反应可不会骗人,既然感觉到了危险,就一定有什么原因才对。

在很多唯精神论的论调里,战胜恐惧就是战胜自己。那什么是恐惧呢?以冯茂自己的体验,恐惧不是单独存在的东西。按照勒内阁下所说,名词是用来描述发生的事情,理论是对发生事情的过程做的假设性推论。

正在想,茱莉娅跑了过来。看得出她很紧张,拉着冯茂的手说道:“先生,方才吓死我了。您真勇敢。”

“我要那么多做什么?哪怕只是我要求的这些,对您来说已经是极大的压力。您要维持工厂运营,要购买原材料,给工人开薪水。所以我会竭尽全力为工厂提供服务,尽早生产出能让你能回本的产品。让您早日赚到钱。不为了赚钱,您根本没理由开这家工厂。”

麦伦想了一阵,丢下句,“明天。我最多等到明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