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南瓜夹心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劈砍、闪躲、格挡。亚瑟熟练的利用着自己手中的短剑与盾牌,在招架之中仔细的寻找着反攻的机会。

前臂用力盾牌后拉在前推,只两个动作就让艾登先生失去了身体平衡。转身躲过自己父亲的顺势伸过来的剑尖,脚却拦在了艾登先生的前面,被拉又被绊的艾登先生,立时就倒在了自己家小花园的草坪上面。

威廉发现了艾登先生的视线,他垂下眼帘思考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我今日登门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求您,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与您单独谈谈?”

这样的长度决定了这种短剑并不适合削砍,突刺才是它的拿手绝活,所以在与自己父亲的对峙之中,亚瑟都是仗着自己的手脚灵活,与父亲在打游击战的。

艾登先生闻言,握着茶杯的手微微的抖动了一下却还是起身说道:“既然如此,就请你跟我到二楼的书房去吧。”

他们两个以亚瑟为起点,交谈了几句之后又将话题转移到其它的地方。在谈论之中艾登先生惊奇的发现,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人,居然在政治、经济、历史、艺术等几个方面都有着很高的造诣。

亚瑟仔细的看了一下父亲与威廉的脸色,没发现什么异常。在用精神感知了一下威廉的情绪,也非常的平稳,这不喜不怒的两个人到底在楼上的书房都谈了些什么?

侧身、弓膝、轻跳。亚瑟灵活的躲避开了对面艾登先生一计劈砍,站稳了脚步之后,左臂迅速的抬起,用挂在前小臂上的轻质盾牌,将自己父亲的连续回击给格挡回去。

艾登先生与威廉两个人很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太过于擅长应酬的人,但因为有一个共同关心的人存在,两个人还是能够说上一些的。

而亚瑟就趁着这个机会,将格挡的盾牌往后拉,让身体前倾的艾登先生找不到可以借力的地方。

亚瑟捂着耳朵看着他,威廉不羁的一笑,然后拉开缰绳架驶起了马车。在夜幕之中,艾登一家人目送着威廉的马车缓缓的驶离。

艾登先生使用的是规格型的英格兰宽刃剑,这种剑自中世纪开始就是英格兰骑士们的标准佩剑。他手中的英格兰宽刃剑长度约在3英尺左右,这种剑两边开刃,一击不中不用翻腕即可回击,所以不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很有利。

艾登先生依旧稳扎稳打,挥舞着宽刃剑的手在一点抖动都没有,每一次短兵相接的时候,亚瑟都能够感受到来自父亲手腕处的压力,这让他知道,拼体力的话自己是绝对赢不了父亲的。

威廉听过之后回答道:“雷曼家族的封地位置特殊,在四国交汇之处,历来都是商贾云集之地。家族中的绝大多数的族人们,都是以经营商铺和商队的方式维持生活的,我和母亲也不例外。至于熟悉船队,那是因为我的手底下就有三支船队,其中两支远洋,另外一只走的就是德国到法国再到英国的近海航线,所以我才会对海运有些了解。”

艾登夫人带着女人们紧张的站在小花园里面观战,她们的手上都高高的举着一个烛台,这么做是为了给中间正在对战的那两个人提供一些光亮。

第44章

威廉摘下自己的帽子,动作非常自然的向艾登夫人问好道:“先生、夫人晚上好。”

家中女眷们打过来的光束,在昏暗的夜幕下其实没有多大的用处,亚瑟现在用来判断宽刃剑位置的,是他父亲握剑时的动作,和开过刃的剑锋折射出来的冷光。

与这边的骑士们经常使用的凯尔特长剑或者是英格兰宽刃剑不同,亚瑟现在正在使用的是一把罗马式的短剑。

艾登夫妇见状也很客气的与他回礼,众人在门前互相的问候之后,艾登一家将他们两个人迎进了家门。

原来艾登先生在反手连击的时候,步子迈的稍微大了一些,这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要往前倾斜。

威廉听过艾登先生的忧虑之后,十分中肯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艾登先生,我觉得您如果想要投资船队的话,不如选一些路程短,海面情况也不复杂的路线进行投资。船上的货物也要选择一些做工精巧,有英格兰特色的物件,这样的东西在其它的国家还是很好卖的,如此的话虽然每一回航行过后的收益并不会太多,可是胜在风险小,这样做长期投资的话,收益也是很可观的。”

亚瑟闻言很想要起身跟上去,却被他母亲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了。对于艾登夫人来说,丈夫在子女们的婚事上,是有着绝对的发言权的,即便小儿子已经是向导了,在这一点上也绝对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被母亲禁止了行动的亚瑟只能够乖乖的坐在客厅里面等待消息,他并不是担心艾登先生会胡乱的决定他的婚事,因为以那位先生对他子女们的疼爱,在不亲自确定孩子们的意愿之前,艾登先生是不会答应任何一个人的婚事的。

他们两个人现在正在讨论着投资理财的问题,最近正是航海大热的时候,被这股浪潮席卷的,做事一向求稳的艾登先生,也不免有些心动了。

这一次的交锋实在是有些惊险,在旁围观的艾米丽忍不出小声的惊呼出来。

众人闻言很客气的在挽留了一下,见他执意要走,也就不再强求,一路送他到了大门口。

坐上马车的威廉握着缰绳,俯身对着靠在自己身边的亚瑟耳语道:“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艾登夫人将脸色发白的两个女儿拥进怀里,眼神却是眨也不眨一下的盯着花园里真在搏击的两个人。

没人不喜欢才华横溢的人,艾登先生也一样,两个人在一番接触之后,艾登居然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将背依靠在自家柔软的沙发里,喝着自己的母亲亲手泡制的香茶,亚瑟觉得自己这几天在向导学院里面压抑的心情几乎是一扫而空。

再一次后撤躲过宽刃剑的攻击,用盾牌挡住艾登先生的反手连击之时,等待了许久的亚瑟,终于抓住了自己父亲的一次小失误。

虽然她的脸色也没有比她的女儿们好多少,但是这位夫人还是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因为她知道,身为艾登家的女人,或早或晚这一幕她都会看到,因为当年她的丈夫从老艾登先生的手中接过一切的时候,也有过与这场十分相似的一场比斗。

亚瑟闻言用力的眨眨眼,想将自己犯热的眼眶温度降下来。

他担心的是威廉那个家伙,虽然这位先生在之前一直都保持着绅士的风度,但是要是婚事被拒,身为哨兵的他情绪会不会出现什么异常?

半个小时之后,体质较弱的亚瑟在躲闪中已经开始气喘吁吁,虽然他现在看起来依旧很灵活,但是极速消失的体力已经开始让他感觉到自己有些吃不消了。

好在亚瑟的焦急等待并没有持续多么长的时间,二十多分钟之后先前上去的两位先生,又一前一后的从楼梯上走下来了。

艾登家的男人们,成年独立或者是将要掌权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场比斗,这是他们告别青涩迈向成熟的一种仪式。

亚瑟在游击之中一直都在紧盯着自己父亲的每一个动作,艾登先生已经成年,他的力量、耐力和经验都要比亚瑟多出很多。亚瑟很清楚,与父亲相比自己的优势就只有灵活性这一项,所以在这场比试当中,他当然要扬长避短,尽量将自己的长处发挥出来。

艾登先生闻言深深的看了亚瑟一眼,转过身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道:“当然,拿着你的剑和盾牌,到小花园那里去等我。”

这种短剑的剑身并不长,规格差不多都是四十到五十公分左右,亚瑟手中的这把算是罗马短剑当中比较长的一种,它的长度大约是六十公分。

亚瑟闻言轻笑了一下,挺直了身体对着他说道:“父亲,您已经很久没有考校我的剑术了,现在有时间为我指导一下吗?”

这一场比斗结束之后,小花园里正中间的两个人都已经是满头大汗。输在自己儿子手中的艾登先生满脸都是欣慰的笑容,他用宽刃剑支撑着立起身子,看了一眼同样满身是汗的亚瑟,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长大了,我很开心。从今以后外面的路虽然你要开始自己走,但是别忘了累了倦了的时候,家里的床铺和热茶,永远都为你保留着。”

此时的亚瑟和威廉已经离开了马车,相携着走了过来。

知道再也看不见那辆豪华马车的身影了,艾登先生才侧过身对着自己的小儿子问道:“亚瑟你没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吗?”

可是大海之上变幻莫测,谁都不能够肯定自己所投资船队每一次都能够平安的出海与返航,这让有家有室的艾登先生又对这项投资开始犹豫起来。

艾登先生闻言对威廉十分的敬佩说道:“你的年纪要比我小上二十岁,可是见闻与学识却还要比我多出许多,今日与你交谈,让我深感受益匪浅。”

就在亚瑟的疑惑当中,威廉谢过了艾登夫人继续递过来的茶水。他漫步的走到了大门的旁边,拿起了挂在门口的大衣和帽子,穿戴完毕之后回身对着屋中的众人说道:“今日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打扰了你们这么久我也该告辞了。”

说道这里艾登先生就忍不住又往小儿子那里看了一眼,顿时就感觉自己的心情十分的复杂。

艾登先生听过威廉的建议之后很感兴趣的问道:“我听你刚才所说的一些话,似乎是对商队的运行管理十分的在行,恕我冒昧的问上一句,路易斯先生,你从前也做过这样的投资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