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土著宅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林安脱鞋上床,先是伸手摸了摸霍城的额头,又将毛巾重新洇一遍凉水,拧干,搭在他额头上。

握着霍城的手,靠着他的被子,林安沉沉睡了......

“吵到你了?嗨,这不是给兄弟们弄点口粮。”龙强笑道,面色如常,像是丝毫不在乎行踪被人掌握了。

凌晨五点钟,天刚蒙蒙亮,村子里游荡的丧尸还未开始活跃,楼下也安静一片,没什么响动声。林安心里清楚,不到四点的时候楼下就有人出去。

林安眼神暗了暗,扫了一眼门口正往进搬东西的龙强等人,竟然破天荒的冲龙强一点头,打了个招呼,龙强竟也像忘了昨夜争执一般,冲林安客气的笑着说:“林兄弟早啊,这么早就起来了。”

起床揭开霍城额头上的毛巾,那毛巾已经半干了,被男人的额头烘得热热乎乎。整个脸颊都是滚烫的,干燥的,嘴唇甚至在一夜间暴起了皮,看得出来霍城即便在昏睡中,整个人也挨得十分辛苦。

“德子你放宽心,表哥心里有数,绝不让你白白受委屈。”龙强沉下脸,略略安抚了龙德后,若有所思隔着天花板看向楼上,他得弄清楚,楼上还有几个人。

一楼的卧室门被悄声开了,一个并不怎么利落的步伐悄悄地,像楼梯移动,动作十分缓慢。林安放下碗,脚下无声的走到厨房门前,看着不远处一瘸一拐的身影,逐渐和脑子里的一个人重合。

“你要去哪儿?”身后蓦然响起的声音,让龙德抖了一下,战战兢兢回头。他现在还不是什么野狗龙德,只不过是个得了特殊能力,又被林安那一枪打怕了的混混。

像大多数病毒感染者一样,霍城的高烧先前并没预兆,且来势汹汹,体温在短短几个小时里攀升到了四十度以上,之后再没降下来过。整个人也一直处于昏睡之中。要赶上平时,人早该烧坏了。

真是死性不改!

楼下卧室里,瘸腿混混被扶着坐到床上,跟龙强摇头:“不行,离得太远了,我察觉不出来,至少得上到楼上去才行。”

让人看着就心疼。

龙德咽咽唾沫,不自在的说:“那你放开我,我要上厕所。”说着,整个人极为紧张的推开肩膀上的手,又后退了两步。

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子,他安现在也睡不着了,顺势躺下来靠在霍城身边,每个说话的,他干脆就自己小声嘀咕:“哥你知道嘛,楼下来的一拨人,也不知道干的什么巧了,都是我的仇人呢。”

这混混叫龙德,可不就是龙强亲表弟。

清晨,微弱的晨光透过窗户投入室内,林安睁开酸涩的眼睛,张了个呵欠,哪怕明知道睡不踏实他也得硬睡,楼下还有人等着他打起精神去应付。

“你,你想干什么?”他一脸戒备,林安不紧不慢走过去,伸手搭上龙德的肩,意味不明一笑道:“别紧张,看在你们老大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动你了。”

龙强也皱眉:“那个林安盯得紧,不会让人上去。”

林安盯着镜子里的青年,黑色的瞳孔暗沉沉的,一片阴郁,嘴角紧抿,突然一点一点的翘起来了。镜子里的青年无声张嘴,一字一句——龙强,你还有多少张底牌?

林安扫了一眼被混混们陆续搬进来的东西,玉米,腊肉,用编织袋装着的粮食,甚至还有两只活蹦乱跳,被捏着翅膀的鸡。再看龙强身后的混混,十几个人,昨晚在客厅里的只有其中几个。这些人并不全是林安上辈子熟悉的面孔,此刻他们拎着钢管砍刀,上面还滴着血,脸上也是一片煞气。

林安没拦着,感受着体内突然多出的陌生精神力,冲着龙德的背影诡异勾勾嘴角,也转身上了楼。

因为能力特殊,首京基地大多知道有野狗这么一号人。也因为总被人防着,龙德干脆就一直戴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想要标记谁的时候就偷偷摘掉面具,混在人群里出其不意。

龙德,可不就是龙强现在最大的底牌。

野狗龙德更为特别一点,他是个几乎没有自保能力的精神辅助系,却靠着两样本领让兴龙团队里的异能者人人忌惮——标记和追踪。利用特殊的精神力于接触的瞬间在目标身上留下精神标记,无论对方怎么隐藏,都能在一定范围内准确找到他。

没了霍城陪着,林安也没什吃吃饭的兴致,将昨天晚上吃剩下的鸡蛋饼大致切丝,用剩菜简单烩烩就当早饭了。他也没往上端,从厨房里留心听着客厅的动静,一边端着碗吃饭。

“表哥,你想想办法,”混混愤愤的指自己的腿,哭丧着脸:“你看看我被欺负得,你可得为我报仇,让那小子好看。”一声表哥叫出来,在场的混混脸上并没有一个带着惊讶的。

林安也淡淡一笑:“你们不是更早,我听着,四点钟不到就折腾起来了。”

☆、第45章

将手伸进霍城的被窝里,摸摸他滚烫的大手,林安蹭着被子小声嘀咕:“你可一定得好了,我还等着和你一起去肇市呢,说好的跟我搭伙儿过日子,不能说话不算话。”他心里到底还是怕,怕第二天早上睡在身旁的霍城就不是霍城了。

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原本两人要到首京后才能遇见。如今因为林安这只蝴蝶扇动翅膀,将原本局子里属于龙强的装备扇到自己的空间里,龙强缺了留在锦市招揽小弟的本钱,只能带着人跟上军队,巧之又巧的提前和队伍里逃命的龙德碰头了。

楼下传来开门声,紧接着是脚步走动的声音,渐渐接近楼梯。

龙强的表弟龙德,兴龙异能团里人前从来带着面具的精神系异能者,代号野狗。

这种精神追踪,甚至可以同野狗一般灵敏的嗅觉相媲美。

他就知道想对付龙强没那么简单,早上这一出就是故意让自己看的,他有枪,但龙强有人。楼下十几个人里,熟面孔不多,龙强还是像上辈子那样第一个觉醒了火系异能,剩下的几个人呢,赵东,毛头,还有那个断了腿的“生”面孔。

林安毫不在意的收回手,脸色重新冷了起来:“最好像你说的那样,去厕所。我听力好得很,不信,回去问问你们老大。”这话里意有所指,被心虚的龙德一听就明白了。

“我,我......”龙德吞吞吐吐说不出来,眼看着林安越走越近,不由向后稍了两步。

二楼主卧内,蜡烛静静在床头燃烧,暖光笼罩着床上的男人,男人沉睡着,明明身上烫的可以煎鸡蛋,脸色却苍白的吓人。

林安漫不经心点点头,没多说什么,转身进了二层的洗手间。这家人盖房子算是挺讲究,房顶两个小水塔,分别供着两层楼使。打开水龙头,汩汩的清水立刻流出来,林安就着冰凉的水洗了洗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慢慢就沉了下来。

龙强确实还有一张底牌没使出来。

精神系异能是所有异能里分支最广的,几乎每个精神系异能者的能力都不尽相同,有的精神系异能者没有攻击能力,却可以操纵精神力读取他人的情绪波动,俗称读心。有的则是更偏向于攻击系,能够操纵实体化的精神力进攻。

林安上辈子被龙强困了五年都跑不掉,野狗龙德居功至伟。

“哥你说我该不该报仇,我想报,早就想报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给我添堵来,你放心,我肯定照顾好你。二楼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们上来,他们要是敢上来......”

他哥变成丧尸,那还能记得他,对他好吗?可一定得好了,哪怕成不了异能者,一辈子都是普通人,也一定不能不记得他。

林安给霍城掖好被脚,开门出去,正好和楼梯附近的两个人对上,其中一个扶着另一个腿上的,见林安出来,受伤的那个人明显瑟缩一下,被人扶着赶忙进了楼梯后面的洗手间。

那个人是不是龙德?

林安重新给他换了一块湿毛巾,心疼的小声嘀咕:“怎么就让你赶上了。”一百个病毒感染的人里也不见得出一个像霍城这样烧的凶的。

后半宿觉林安睡得并不踏实,时不时就在睡梦中惊醒一次,摸摸身边人的额头,松口气,继续闭眼。他心里到底是担心霍城挺不过去。

显然,龙强嘴里轻描淡写的“弄”,并不像他字面的意思。

“我,我真是去厕所。”他紧张的撂下一句,拖着瘸腿,急急忙忙转身往楼梯后面的洗手间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