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走在田间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潘鸣怕他老子,但不甘心就这么放手鱿鱼丝,撒娇说:“可我屁股疼。”

潘宇转身反手朝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乱叫什么!没规矩!”

过了一会儿,洗碗碗筷的徐父从厨房里出来,边用毛巾擦手边抬眼道:“徐星,过两天给你弟办转学手续,他也到你们学校上学。”

徐星心里直乐,可抬眼,却发现潘鸣正攥着小拳头,用一副不甘的眼神幽怨地盯着饭桌对面。

但是——

徐星顺着小屁头的目光望过去,正见陈厉举着筷子在挑鱿鱼丝吃,动作缓慢,一筷子一根,入口,一筷子一根,入口,都没多夹点,跟在黄沙里挑金子似的,难怪潘鸣那小崽子拳头都钻起来了。

舅妈赶忙去搂儿子,潘宇眉头直皱:“吃就吃,喊什么,有人不让你吃吗?!没规矩,不吃就下去!”

而那挑鱿鱼丝吃的神态……当真是欠揍的很。

潘宇也道:“你自己吃,别理他,没规矩。”

徐星看得一清二楚,在徐正和潘宇、舅妈这三个大人谁都没有注意的时候,陈厉夹一块鱿鱼丝放进嘴里,缓缓抬眼,嘴唇邪勾,那黑眸里散着的全是恣意挑衅的光,就好像在说——小东西,就不给你吃。

徐星:“……”这刚进门的弟弟有点牛啊。

潘宇刚说完,就见陈厉把菜又端回了自己面前,说:“好的,谢谢叔叔。”

逗的潘鸣哇一声嚷嚷了出来:“把鱿鱼丝还给我!”

潘宇还没工夫琢摩那菜怎么又端回去了,见儿子哭,反手又是一巴掌在后脑勺:“老实点!”

正说着,陈厉站了起来,脸上又恢复了那副人畜无害的谦逊模样,他抬手端那盘鱿鱼丝,嘴里说:“给小弟弟吃吧。”

潘鸣闭着眼睛扯着嘴哭,两条晃在桌子下的腿直蹬:“鱿鱼丝!我要吃鱿鱼丝!”

徐母换床单的时候,只有徐星和陈厉在客厅里看电视,徐星在想潘宇一家的事,眼神都没落在电视屏幕上,陈厉接过刚刚徐母给的苹果后,正在削皮,眼神随着长长的睫毛垂落,也没看电视。

舅妈:“屁股疼怎么了?”

潘鸣眼神溜溜跟着鱿鱼丝,好不容易见自己心心念念的菜要到跟前了,最后又亲眼目送鱿鱼丝飞走,孩童心性不稳地大哭了出来。

客气来客气去都是饭桌的常态,徐正和潘宇嘴里这么说,但既然陈厉都把盘子端起来了,换了谁都觉得这盘菜最后肯定会摆到潘鸣跟前。

摆的圆桌很大,鱿鱼丝离的也远,站起来去捞有点没面子,舅妈低声道:“你规矩点,又想被你爸揍了?”

大人并不将孩子的情绪当做什么,一顿饭继续,吃完后徐父去洗碗,潘鸣领着老婆儿子出门溜达,徐母忙着去徐星房间换床单——上下铺,以前徐星睡下面,今天早上徐母把徐星的床铺换到上面,又拿了新床垫和干净的床单,却不想被潘鸣踩成那样。

徐正在旁边道:“哎,算啦,小孩子要吃端给他吃好了。”

说着身体前倾,把手里的盘子朝潘鸣面前送去,当真是懂事又客气,徐正立刻又改口道:“你吃你吃。”

可吃了一会儿,他忽然听到旁边潘鸣在和他妈小声嘀咕,说:“妈,我要吃鱿鱼丝。”

潘鸣:“吃了鱿鱼丝就不疼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