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困成熊猫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陈源不明所以,还以为他是哪里不舒服,便轻轻摇摇了陆惜杰,“小杰?”

两天后,陆惜杰便踏上了去s市的旅程。s市近期会举办一次多肉植物展销会,他打算去转转,如果有适合的品种就再弄一些,顺便到周边的一些多肉大棚也考察一下。这次他是特意带着钱出来的,想着要是可以的话多弄一些适合繁殖的母株回去。

陆惜杰一皱眉心说哪来的精神病,朝外大喊:“这里没唐僧你找错地方了!”

陆惜杰这下子更不知道该怎么换了,但是不换粘糊糊的难受得要命。他今天还要出去一天啊!

陈源尴尬地回过神,“不小心的,我、我听你说住这儿所以过来看看,晚上没什么意思一起聊聊天也好。”其实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聊天!他就想摸摸陆惜杰的锁骨!而且他刚才想好的要说的台词根本不是这些!

陈源得知陆惜杰一个人去了s市着实有些惦记,恨不得飞过去看看他在那儿吃得怎么样住得怎么样,但是他手边的事情没忙完他也离不开。

陆惜杰说他要去大棚看看,不过去之前可能还是要去一上展销会地点,因为他跟何大爷约好了在那里见面。

陈源去洗完手回来脱衣服,倒床上看着的是陆惜杰的后脑勺。陆惜杰睡在他右手边并且是向右侧身,所以他只能看个后脑勺。但是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是恋爱的滋味,这种带着冲动跟莫明的兴奋还有想把所有好的东西展现在对方面前的感觉,原来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他想做的太多,多到开始怀疑自己的时间是不是太少。

陆惜杰穿着t恤跟睡裤擦着头发,狐疑了一下才问:“哪位?”

陆惜杰心说这怎么可能,他住进来的时候明明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说哪种房间都有随便挑啊。陆惜杰明显不信,但是出去一问真的一间房间都没有了。

再敲。

一道特别细微的裂响传入二人的耳朵。

陈源一听玫瑰耳朵立时支楞起来,“山地玫瑰是什么?也是像玫瑰花一样么?”

陈源夹着鼻子,“孙悟空。”

十分钟后,陈源回来告诉陆惜杰,“尽胡说,这里都住满了哪还有房间?”

陆惜杰没当回事,继续抄他的东西,直到很晚的时候见陈源依旧没回来,便给他打了电话,知道他有事之后就先睡了。

没人开?

陈源以前跟陆惜杰坐在同一个炕上但是他觉得那时候他的心跳没这么快,这让他很有些紧张,他于是轻咳一声,“有个固坡工程的招标会我过来参加,顺便过来看看你。吃饭了么?没吃的话我带你出去吃。”

敲门时陆惜杰还在睡,不过在外头时他一向比较警醒,因此陈源敲到第二声他便听到了声音。知道是陈源,他开了门之后看了看时间,见还早,便躺回去继续睡。

陈源叹气,“小杰,是我啊。”

陈源跟做贼似的到外头拨出了一串手机号码,之后他去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师傅谈好了自己要去的地方便直接离开了宾馆,然后这一宿几乎一半的时间他都在车上,直到快凌晨四点时才又回到宾馆。

妈的,内-裤又湿了,他怎么好意思当着陈源的面再重去拿新的!明明昨晚才换过。

陈源说:“我下飞机就开始忙,还没找着地方呢,拼床行不行?”

嘎——!

陈源说:“哦,出去买烟。”

陈源看了一会儿躺到他旁边,“小杰,这次看到什么自己喜欢的了么?”

陆惜杰说:“像,但是不像咱们常见的那种玫瑰花一样有刺,而且它就是绿色的。”

陈源本来折腾了一宿挺困的,但是看陆惜杰现在的表情他的困意一下子跑没了。可没过多久他就看出了陆惜杰的尴尬,于是只好不再提这一茬。他说:“既然你起来了那我出去买点早餐,你想吃什么?”

陈源笑说:“如果我梦见的是你,可能也会梦-遗。”

陆惜杰打开门微愕,“你怎么过来了?”

陆惜杰正在洗澡,他今天在展销会上颇有些收获,但是一直想弄的山地玫瑰没见着这让他小有些郁闷。不过他认识了一位在h市养多肉植物的老大爷,还算挺投机的。这位原来是养兰花的,后来觉着不是特别景气就开始弄了多肉,如今在h市那边也初具规模,并且在养多肉这一行上经验也比他丰富得多,他们说好了明天一起去看看周边的多肉大棚。

陆惜杰在床上抄着什么东西,这是这两天认识那个h市的老大爷亲手做的笔记,他借来看看顺便把他不知道的那些地方都记上一记,以免以后养植过程中再遇到这些问题。

陆惜杰睁开眼一眼看到陈源,恍惚地皱着眉,似乎是一时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直到确定这是现实,他一把把陈源推倒在床上,“回来的晚就睡你的觉!把我叫醒干吗!?”

陆惜杰说:“随便什么都行。”

陆惜杰抬头看了他一眼,心说你个骚包,不穿上衣是几个意思?他面无表情说:“嗯,我订了不少新品种,不过我没遇到山地玫瑰。明天我去周边的大棚转转,看看有没有,有的话就一起带回去,没有就等下次再来看看。”

陈源起身穿衣服,陆惜杰见状问:“要出去?”

陆源这时终于想好了要说什么,他于是轻轻敲响了门。

陈源不说话,他就直勾勾地盯着陆惜杰的眼睛和他有点潮湿的睫毛,然后猛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时他又把目光往下移了移,这一移就看到陆惜杰的锁骨了,陆惜杰的皮肤又紧实又白,然后打死他也移不开目光了……

陈源偷偷松口气,“可能是因为这两天有展销会所以人渐渐多起来了吧。”说完也去洗了个澡然后换身裤子出来坐到了床上。至于衣服,不穿了!

陈源起身,“那、我现在就去问问。”

陈源猛地想到张栋跟他说的话,于是不经大脑的就问了出来,“你不是又梦-遗了吧?”

可说来也巧了,陆惜杰到s市的第三天,s市这边开了一项关于固坡工程的招标会,陈源便以投标者的身份过来出差。这是难得的又一次能给对方惊喜的机会,于是他在路上就开始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出现在陆惜杰面前才能既留下深刻的印象又让他动心。

陈源给陆惜杰发了短信,大致套了一些信息,比如陆惜杰住在哪里,还有他的行程大概如何等等。弄清之后,他便去先忙活去了。然后到了晚上,他背着一个旅行包,抱着一盆孙悟空,在陆惜杰下榻的宾馆门口徘徊,想着一会儿见了面第一句说什么才好。

陈源走了,之后陆惜杰以最快的速度去换了内裤并且把脏掉的包进卫生纸里扔进垃圾筒毁灭证据。陈源回来的时候没看见还挺诧异,他把早餐放到桌上跟陆惜杰分吃着说:“我一会儿直接去招标会,你呢?”

陆惜杰轻轻嘤咛一声,哼唧着弓起了身体。

不过如果陈源能得知此刻陆惜杰做的是什么梦,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使劲抱,抱到他高兴为止!

陆惜杰说:“这家还有挺多空房间的。”

陆惜杰放人进来。他要的是一间单人间,里头就一张一米五宽的双人床,空间也不大。一开始本来是想要标准间的,一屋三张床那种,那种便宜些,但是考虑到安全问题最后还是要了个单人间的,因为也没贵多少。于是他坐在床上看着陈源,“你怎么过来了?”

当然,其实他此时此刻最想做的还是拥抱陆惜杰,单纯的拥抱,但是就连这个他都不太敢。陆惜杰年纪还小,但是他身上有种成熟的气质让他无法带着一丝不尊重,所以又把壳合上的陆惜杰让他有些无措。

他不问还好,一问陆惜杰就脸色通红,连耳根子都红了,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当然他更不知道陈源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什么叫“又”?他僵着脸看陈源,“别把自己的习惯带入别人,你自己有的毛病别人可不一定有!”

陆惜杰嘴角一抽,“你使那么大劲握花盆干什么?裂了啊!”

陆惜杰问:“你也住这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