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五色龙章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宣帝低声骂了一声,回过头抬手揽住朱煊的颈项,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朱煊摸着微微见血的下唇,苦笑一声,将宣帝压到面前御案上,更卖力地递送几下,终于泄在他体内。

宣帝每回忍不住要去碰亟待人抚慰的龙茎,都会被朱煊抓住手,然后狠狠惩罚。朱煊从后头钳制着他,却还是探手到龙茎上,抚上了未曾画上金龙之处:“七郎只是性急,我又不是不想叫你快活,只是咱们还要把这条龙画完,你下手没分寸可怎么好?”

一身体重尽数压在那方寸之间,叫两人亲近的速度快了许多,而腹中之物顶到的地方也深得令宣帝都有些后悔。他垂下头喘息了一阵,才慢慢适应了那种彻底而深入的贯穿,眨去了眼前水雾,低声叫道:“阿煊……”

宣帝虽然觉着这龙画在身上甚是不合理法,却也对他的话十分感动,捧镜自窥良久,才拉起了朱煊:“朕当初曾说过永不负你,当中虽然有些差池,不过如今你我总算好好的在一起了。你是要放马天下的人,这些日子在宫中确实受委屈了,明日朕便重封你为大将军,你还是多去兵部为朕坐镇吧。”

——《宣朝书》”

宣帝双手来回扽着衣袖,将后背压在朱煊身上,扭过头来叫他替自己解开这束缚。朱煊却耐心地拢住他的双臂,将下巴压在他肩头,细细劝道:“七郎且看你身上这画,若是咱们肌肤相偎,这半天不就白画了么?我倒是不怕重画一回,可是每做一回就要重画,这一夜可怎么画得完呢?”

身下紧紧贴着的阳物终于让宣帝发不出声了。朱煊慢慢整理衣物,手指顺着臀缝向内摸索,终于碰到了微微湿润的龙庭。他抬着宣帝的下巴,亲昵地说道:“七郎既不肯让我在外头多话,那就在里头画吧?”

朱煊紧紧抓着他,哑声道:“不要着急,慢慢来,我自然能叫你只凭着后面就满足的,七郎放心就是。”

朱煊回归在朝中并未引起任何动静,众臣早都心照不宣,只当这是宣帝遣朱恒出使后对朱家的补偿。

宣帝无意把后宫的事宣诸朝上,为朱煊授了金印后便高踞宝座之上,看着满朝精干忠诚的臣子,更看着自己博学多闻,聪敏贤德的皇后与三位爱妃。有他这样的天子,有朝上这些忠勇能干的臣子,何愁天下不定,何愁四夷不宾?

满朝应喏。数十年后,遂有《宣朝书》行于天下。

宣帝含笑看着外头渐渐明亮的天色,心中也似随着天光一起明亮起来。立德、立功、立言他已做到了两样,唯有立言一事,可从今开始做矣。待到百年之后,他也该如前朝名君一般名留青史,而他这几位后妃也不会因以男子之身侍君而被后世嘲笑……

宣帝怒道:“你还想画几回!你……”

朱煊握着他的手笑道:“七郎这是怕我闲了,总要把精力用在你身上么?可惜如今天下无仗可打,我在兵部晃荡那么一会儿,怕是消遣不了什么。”见宣帝脸色有些尴尬,他便放下镜子,将人重新抱起:“走吧,我帮你更衣,一会儿七郎还要在朝上为我授职呢。”

看着宣帝无力地伏在桌上喘息,朱煊心中之欲却似完全无法息止,将宣帝的龙茎握在手中,又从桌上拿起支笔,蘸了金粉继续描了起来。这回他却并不急着画什么,只是一层层细涂正面的鳞片,挑起宣帝再战一场的性致。

朱煊从背后摸着他汗湿的额头道:“七郎这是着急了么?罢了,我是体恤你才慢些来,若叫你难受,倒是我的不是了。”

“初,宣帝为明帝第七子,成帝之弟,封临川王。元初元年,成帝丧于后妃逆乱,无嗣,遂立宣帝。宣帝即位之初即平西戎、百越之乱,通商西域诸国,数遣人下西洋,遂至四海宾服,天下归心。

作者有话要说:本书完结

他轻咬着宣帝的耳垂,手指灵巧地在蕈头上爱抚骚刮,将宣帝体内积蓄已久的欢娱引导至他手指所抚之处,化作一股热流喷涌出去。宣帝脑中一片空白,僵硬地坐在他身上,几乎连呼吸都停住了。待得重新清醒过来,便见朱煊握着他软垂之处,用指尖擦净上头沾着的一星白浊,调笑道:“七郎这里面的蓄积倒还不少,看来这几日休养得还不错。这么看来,倒真还可以再画两回。”

他小心地调整姿势,将宣帝的双臂放开,要他跪坐在自己身上,慢慢上下挪动,两人一上一下互相配合,不时故意在他离开时按着他深深坐下。这样的姿势却比平日更能深入交流,他紧抓着宣帝腰身,还小心地顾着不要碰到方才画好的画,按着早已深深烙入脑海中的方位,一下下驰骋在那片熟悉的深谷中。

宣帝哪里放心得下来,他只觉着朱煊做得颇不够卖力,简直是存心折磨他,就算说着如何让他满足,也不过是将那东西在他腹中碾磨转动,偶尔浅浅律动几下,全无从前几乎要把他从里头翻过来的狂热。宣帝又叫他快些抽递,却不得回应,只得自己用力夹着体内之物,尽力体会肉身相接的快感,更忍不住要扯开身后衣物,去碰那久未正式被人爱抚的龙茎。

这条金龙虽比之前的山水画小得多,却足足画了四五回才画成。朱煊亲自拿来镜子照着,让宣帝看到自己身上那条活灵活现、威风凛凛的金龙。他半跪在地上,托着金龙对宣帝说道:“我家七郎便如此龙,但得有我相扶,便能直入云霄。”

凤玄一向说到做到,面对着朱煊、凤玄这样的情敌,和淳于嘉这种关系微妙的老上司,他越有一种绝不能输与对方的心态。何况在他手中不停颤动的龙茎也的确正面肯定了他努力的成果,从开始小小地在他手中蜷缩着,到后来已长成他最熟悉的模样,上头狰狞的青筋也在手中历历可辨。

他将目光从殿外拉了回来,向着阶下群臣淡然开口:“朕已立下万古未有之功业,如今便要著万古未有之书,并记一朝之事,令后人皆知朕朝中有名臣骁将,勿令千载后人以我等为平庸之辈!”

他将宣帝两腿拉开架在扶手上,握着他的腿从下方缓缓迎上,动作却是从未有过的细腻缓慢。宣帝几乎是贪婪地吞食着进入体内的那件物事,然而体内更深处却还是一片空虚,无法被满足。朱煊的动作实在太慢,太令人不耐,宣帝扭动身躯摆脱他的钳制,用力坐了下去。

5P番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