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五色龙章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朱煊自宣帝身后尽力分开他的双臀,一下下楔入那柔软又紧窒的后穴,似乎要和凤玄较量一般,几乎每一下都要抽出大半个分身,再狠狠顶到最深处。后庭中挤入两支肉柱却是令那种包裹感与摩擦感更为强烈,不止宣帝快感连连,凤玄与朱煊体会到的快感也比平时更激烈。

宣帝还沉浸在刚刚过去的高(@^@*)潮中,根本听不出他说了什么,只是感受到在他腿间轻蹭之物时,还是无可抑止地想让它早些进到自己身体内,给他带来更淋漓尽致、更满足的欢娱。至于是凤玄还是朱煊先进来,他都十分欢迎,甚至两人一同进来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的道理极多,其实也用不了这么多道理,宣帝已侧过头去,无意识地捧起那看起来便能给他带来无限欢娱之物,含入口中吸吮。那东西大得让他合不拢嘴,那种腥膻味充溢口中,却叫他愈发兴奋——虽然前头已几乎无物可射,可后庭中传来的快感却仍不停歇,连神智都有些恍惚,彻底沉沦到了肉(@^^)欲之中。

这种说不上鼓励的鼓励已让谢仁激动得无法自抑,将宣帝抵在池壁上,托着他的双腿,从下方长驱直入。经过方才那两人的狂肆,谢仁进入时已是十分容易,他将头埋在宣帝怀中,一面享受着龙体中醉人的滋味,一面也不停在宣帝身上制造点点星火,将他烧得更沉迷肉(*@_@)欲。

他呛咳着吐出口中之物,面上的浊液却被人抹去,一条充满侵略性的灵舌已探入他口中搅动,将清甜的津唾渡入他口中。宣帝眨着眼看向眼前之人,却因夜色与昏眩而无力辨清。然而覆在他身上的身体却充满活力和欲望,用无言的话语让他明白,这一夜还很长,他自己辍朝后留给后宫的时间却是更长。

宣帝仰起头来喘息着,淳于嘉却坐在池边,捧起宣帝的脸,将腿间高耸之物凑到他面前:“陛下岂能只宠幸旁人,却将我抛诸脑后呢?我自是不敢和谢将军相争,但陛下也该对后宫一视同仁……”

滑腻的昂扬之势隔着温泉蹭在宣帝身上,那种势在必得的逼迫感却叫宣帝有些畏缩——才辍朝三天怕是歇不过来的,早知就直接微服私巡,不管江南江北的,把这几位爱妃在宫里晾一晾……罢了,就是晾过几天,再回来还不是要自己面对。这几人都是自己不顾众臣反对强弄进宫来的,真是自做孽不可活啊!

何况此时人皆争先,这四人算不得知己知彼,也总是神交已久。他们却都是见贤思齐之人,旁人如此奋勇争先,自己怎肯随意退让?

淳于嘉果然依言抬起头来,一手揉捻着已被吸吮得涨大许多的乳首,徐徐说道:“别再吸这里,可是要我吸别处?可惜凤学士不肯让贤,我也是勉为其难啊。不若陛下将唇舌与我吸一吸,也免得我空得难受?”

宣帝闭上眼,发出模糊的“呜嗯”声,眼前已模糊一片。这样激烈的刺激,和被这么多人同时爱抚侵入的羞耻感,令他体内的欢娱倒比平日累积得更多,高(^^@)潮到来的也更早,更强烈,虽然在水中不如地上看得清楚,但龙精推动水浪撞到凤玄身上的感觉也十分鲜明。

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他终于也射在了宣帝体内,而后恋恋不舍地撤身出来,托着宣帝的脸亲吻了一阵。在他离开后,朱煊也无力再忍耐,几度冲刺之后,也将满腔精诚浇入宣帝腹中,慢慢碾磨着不停收缩的内壁,颇为自得地说道:“到底是我比凤学士强些,七郎觉得如何?”

宣帝也没心思管是谁强谁不强,他几度觉着自己就要叫他们俩弄死了,这两人若还想再来一次,他说不定就要荣膺史上死得最可笑的皇帝之名了。他有心喝斥,却觉着吐出来的话语自己都听不见,而被人碰碰就要立起来的龙茎也让他没面目说什么狠话。

然而凤玄与朱煊当真一前一后挤进去时,他也有些胀得难受,之前一直如飘在云端的身体终于被拉回地上,未开始前的忧惧重新回到宣帝体内。他细细抽气,用力握着不知何时被人塞到手中的粗硬肉(^^*)柱,缀泣道:“住手……慢、慢些……”

他侧过头去,一手托着宣帝的后脑,将自己双唇印上,与商议性的话语大相径庭,十分强硬地侵入他口中。

他胸前传来一阵阵轻微疼痛感和叫他全身发软的酥麻感,即便是半个身子都泡在温热的泉水中,被淳于嘉含住之处却仍觉着更加炙热,仿佛有火烧起一般,直烫得他的心都发颤了。宣帝抬手扶住淳于嘉的肩头,急促地喘息着,低头胡乱叫道:“幼道……别再、别再……”

朱煊与凤玄也在旁不断爱抚着他光裸的身躯,重又将再度炽热挺立之物贴到了他身上。宣帝喉头被淳于嘉紧紧顶着,每一次吞咽都带给对方最大的快感,柔软灵活的舌尖在口腔内微微动弹,也会给他的分身强烈的刺激。在谢仁的不停抽递之下,宣帝的内壁强烈收缩着,双腿也紧紧夹着他,反射性地更热烈地吞咽着口中之物,直到口中和腹中都被浓浆充满。

在与众人相争中取胜的感觉,又令他们比上回两人在宫中分享宣帝时更为快意。凤玄就贴在宣帝身前,更能直观地感到宣帝在他怀中几度高(^^@)潮,不仅身体得到极高的享受,心里也满足得无以复加。

朱煊终于退出时,他的后穴被人用手指探开,一点点抠挖着积存之物,水流顺着入口流入,冲刷着柔嫩的内壁。宣帝叹了口气,低声叫着:“阿仁……”

谢仁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亲,哑声劝慰:“陛下可要等着我,待会儿我会好生满足你的。”

亲吻时间太长,他不止下颔酸痛,更是有些呼吸不畅,头颈向后躲了躲。朱煊终于体谅地放开了他,细细舔着他唇边流下的津唾,满含情欲地问道:“七郎这就受不了了么?这可太早了,”他的手顺着宣帝的脊背轻划,却偏偏停在尾骨端上,用指头轻轻敲了一敲:“上面这张小嘴也就罢了,今天我定然不会饶过这里的。”

待到手中的龙茎终于平静下来,凤玄才终于放开了手,扶着自己的分身向后滑去,顶在了几乎被占满的穴口。他抬起头来叫宣帝:“陛下,放松此,我要进去了。”

不必等“待会儿”,宣帝现在就已彻底被满足了。朱煊和凤玄已将他腹中撑得不能再满,每动一下都如顶到宣帝心头,体内每一处都被不停挤开,撑满,那两人退出时留下的空虚又会被温热的泉水填补,让早被开拓得松软滑润的后穴更加温软舒适。

谢仁忽然苦笑道:“陛下还是慢些吧,我快要叫你握断了。至于大将军和凤学士,他们若是肯听话,眼下就不会站在这儿了。”

天色太暗,他甚至看不出宣帝脸上动情的神色到底是为谁而起的。虽然眼下不知,但他已下了决心,叫宣帝今晚因为他而沉入欲望之中。怀着这样的理想,他一手环住宣帝的腰身,将自己的分身与宣帝的握在一起快速捋动,低下头在他颈间烙下点点炙热的吻。

那三人的打算也和他一样。虽然宣帝要辍朝三日,但平时早晚都要上朝,夜里更要和人争抢,就是这三天全归自己都不嫌多。若再按规矩一人侍寝一天,辍朝才三日,可是完全不够四个人分。

宣帝几乎已说不出话来,靠在他胸前不停摇头,发出一声声令人无法听懂其意的轻哼。他的左腿已叫谢仁托起,后廷中已被几根手指深入拓开,虽未能进入足以令他满足的深度,但那种涨满感和平日也差不多少,而手指灵活的、全方位的抚慰却是前所未有的。

他一手揉着宣帝的臀瓣,帮他放松后庭入口,另一手握着宣帝的分身,一下下捋动,好叫他分散些注意力。宣帝不由自主地向他侧了侧身,隔着一片模糊泪光看向那张因为高涨的情(*^-^)欲而分外艳丽的脸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