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盈澈逝雪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佛既悲悯众生,可否真的度我?”杜越跪在蒲团之上,回首看着老和尚。

杜越对着电话拼命叫喊,猛地睁开眼睛,美梦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佛云因果轮回,既然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罪,他愿意承担一切,只祈求佛祖能够保佑秦楚,让他忘记所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无忧。

“一切交给命。”老和尚敲着木鱼,笑着闭上了眼睛,老神在在的念叨,“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他知道自己又做梦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法再阻止悸动的心,秦楚已经赢了,尝到了失去的滋味,他清楚自己再也抵抗不住,或许再次见面,他会接受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孩子……

苍老的声音传来,老和尚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

老和尚笑了起来,目光清明,从一旁拿过一个签筒放在杜越面前,“施主,苦苦不放是没有意义的,佛帮不了你一切,只能为你指一条明路,至于你是否能参悟其中道理,一切还要看命数。”

车祸发生之后,他亲眼看到了秦楚血肉模糊的样子,最初的崩溃和痛苦之后,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悔恨和自责。

用爱做借口把秦楚推向死亡,更是罪无可恕……

他并不信佛,只是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乱投医罢了。

杜越一动不动,仍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

推开车门,慢慢的走下去,顺着空旷的山路一直往上爬,他没有带任何一个人,包括跟着自己多年的张伯。

但美梦总是在最痛苦的时候戛然而止,他眼睁睁的看着秦楚跑出去,却无法阻止,他无数次的想过如果那天他能个把秦楚留下,而不是让他一个人走,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但是美梦只能是美梦,轻轻一碰就碎了,醒来之后只剩下刻骨铭心的煎熬。

爱上自己从小养大的孩子是罪。

睁开双眼,手指捡起来那根竹签,破旧的签子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上面还覆了一层薄灰,沾了杜越一手,但他仍旧看清了上面的字。

杜越苦笑,“就算心诚也无法换回死去之人,佛祖也不能度我。”

一根竹签掉在地上,杜越迟迟没有睁眼,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秦楚跟他说的最后那一句话:

杜越摆了摆手,整张脸陷在昏暗里看不分明,“我知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不用跟着了。”

但是就因为这一念之差,他用尖锐刻薄的话逼走了自己呵护了半辈子的孩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自己的感情,就这样永远的失去了。

停下来!不要再往前跑了!

“施主,心诚则灵。”

“施主,因何而来?”

这个像小动物一样永远在他身边蹭来蹭去的孩子大概永远不会出现了,那双带着渴望的黑色眼睛也再不会落在他身上了,杜越绝望的握着手机,想要给他打回去,可耻的想要再听听这孩子的声音,结果电话却率先响起来。

跨过褪漆的门槛,他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只是仰头看着黛青色的佛祖,面上没有半分表情,漆黑的眸子犹如一潭死水。

山上有一间千年古刹,香火并不旺盛,整个寺院里静的落针可闻,肃穆庄严地佛堂里老和尚正敲着木鱼。

“干爹,你等我。”

签筒在手里晃动起来,竹签互相啪嗒的声音像极了心跳,杜越心诚无比,不奢望奇迹,只想求个圆满。

那个永远笑着叫他干爹的孩子再也不会出现了……

眼眶里痛的几乎失明,可是他哭不出来,最尖锐的痛苦是没有眼泪的。

眼前的老僧已经老的猜不出年岁,他穿着一件灰色的僧袍,目光柔和慈祥,手里的佛珠滚动,不悲不喜,却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

杜越并不想跟别人分享自己的心情,只是摇了摇头,“为缘而来罢了,大师不必理会,我只想待一会儿就离开。”

“老爷,您难过就哭出来,别这样……”

“大师何解?”杜越虔诚膜拜,伫立在眼前的佛像慈悲的笑着,笑他执念不除,亦或是笑他痴心妄想。

他不应该去管教秦楚的生活,就算他游戏人间又怎么样,至少这个孩子还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眼前,还能笑眯眯的叫他一声干爹。

“明天秦先生的葬礼还需要您,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能就这样垮了。”

这样的煎熬大概要持续一辈子,杜越无怨无悔,他知道这是自己欠下的恶果。

老管家几乎把秦楚当了半个孙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无法言说,声音都在颤抖,听到“葬礼”两个字杜越慢慢的回过头来,入赘冰窟面如死灰,老管家早就哭红的双眼再次涌出了泪水,锥心之痛不过如此。

梦里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他与秦楚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十三岁,十六岁,十八岁,二十三岁……他见证了这个孩子生命里最美好的年华,也重温了那一道始终追逐在背后追逐的目光,梦里秦楚总是对他没心没肺的笑,哪怕在他身上跌倒了这么多次,却依旧能够笑眯眯的爬起来,继续偷偷地注视着他。

小楚停下来!

杜越摇了摇头,他并不想多说。

这间古刹破败的已经不成样子,自然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来这里求佛,老和尚一辈子也没离开过这座山,也没见过像杜越这样莫名其妙的人,但是他并没有奇怪,只是微微一笑说,“施主可是为了心结而来?佛祖普度众生,自然能听到施主心里的声音,求缘得缘。”

啪。

杜越闭上眼睛,想要握住梦中秦楚残留的气息,这时候一条毯子披在他身上,张伯的声音传来,“老爷,地方到了。”

秦楚着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气喘吁吁的带着他特有的声线,杜越的手心沁出一层汗珠,把头埋进枕头里,这一刻的表情他不想与别人分享。

“生亦是死,死亦是生,施主不该强求。”老和尚拿着佛珠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盘腿在蒲团上敲着木鱼,“世间万物都有定数,佛不度将死之人,这是命数无法更改,但新的轮回未尝不是生的开始。”

“干爹,我错了,不该这样对你说话,你等我,我这就回去!”

“大师您的意思是……?”杜越从不信佛,不信命,却愿意为秦楚跪在这里,或许他并没有慧根,参不透老和尚高深莫测的话,但是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愿意尝试。

既然爱了却一次次伤害他也是罪。

映入眼帘的是昏暗的车顶,他的眼眶酸痛无比,像是随时随地都能流出些什么,可是过了这么久他却始终无法落下一滴眼泪。

他要去参加葬礼了,自己最爱的孩子的葬礼。

电话里传来秦楚夹着粗气的笑声,似乎握着电话跑了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