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杯中小怪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地上躺着的那位,看起来就更像是一个华夏人。

“空吧哇(晚上好啊)!”林莓用日语打了个招呼。

可惜,这样神异的宝物,却被放在日本的地盘展览。

小贼:你也算柔弱?那一脚踢晕我的是鬼吗?

然后,在对方的手伸过来前,一跃而起,矫健地踢中了小贼的脑袋。

林莓轻轻叹气,不忍心再看下去,拉着穆行方离开曜变天目茶碗的展区,随便逛了逛就想离开。

林莓微微挑眉,这位也是道上知名的人物,专偷博物馆。但在林莓出来闯江湖的时候,这位已经销声匿迹,彻底成为传说中的人物了。

“把包拿来看看。”出于安全考虑,林莓没有靠近地上的男子,而是让保镖把旅游包拿了过来。

男子身后还带着一个黑色的旅游包,看起来像是装了不少东西。

飞鼠?

为了方便看展览,林莓定的旅馆就在静嘉堂附近。因为曜变天目茶碗而心情不好,林莓干脆决定取消接下来的行程,宅在旅馆睡觉。

“本来看在同胞的份上,我都不准备追究了。”林莓继续自说自话,“但既然你不准备说实话,那我还是把你交给日本警方吧。”

“爬错了而已。”小贼面不改色道。

“先把人绑起来吧!”林莓想想,“说不定他也是华夏人。”

林莓想了想,考虑到这位小贼可能是同胞,而且密码盒里的东西也身份不明……林莓不想贸然惊动日本警方。

林莓本来猜小贼是进来偷东西的。但听脚步声的方向,居然是朝着自己来的?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看容貌却似乎不是日本人。

这个动静很小,如果不是因为林莓根本没睡着,又听力灵敏且对开窗声很熟悉,特定是发现不了。但现在发现了,那林莓就占据了主动,可以看看这位半夜爬窗的小贼究竟想干什么。

“报警吗?”保镖大哥咨询林莓的意见。

不过这种密码盒随着后来指纹锁和虹膜锁的出现,而慢慢消失在历史长河。现在看到,林莓难免有几分怀念。

虽然号称只有输对密码才能开锁,但林莓来说,没有打不开的锁,只有不想开的锁。

“会说中文吗?”林莓很快调频,看到小贼微微一变的神色,很快确定这位也是华夏人。

“那就要看你说多少真话了。”林莓晃晃小贼的背包,“你叫什么?”

没想到,会在日本见到他。

也正是由于下午睡多了,林莓晚上有点睡不着。在床上滚了几圈,正打算开灯起来看电视的时候,林莓听到了细微开窗的动静。

接下来就是审讯时间。

小贼:“……”妈蛋!阴沟里翻船了。

小贼:这种拉家常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可惜眼前还有一位保镖大哥,林莓不能一展所长,甚是可惜。

打开一看,林莓就确定自己遇到了一位曾经的同行。

真是个难缠的女孩!

很快,漆黑里的夜里,几不可闻的脚步踏进了房间,而听动静,行进的方向正是林莓的床。

“是的哟!”林莓开心道,“我们是来日本旅游的,你呢?”

见到道上的前辈,林莓却毫无崇敬之意,继续审问道,“爬我窗是想干嘛?”

保镖大哥显然也是护短的一派,听到小贼又可能是同胞,也没多说,直接把人五花大绑了起来。

保镖听到这个大动静,很快赶了过来,听到林莓的示意,打开了房间的灯。

日本人、韩国人还有华夏人,虽然都是黄皮肤,而且在白种人眼中都长得差不多。但对于华夏人来说,日本人和韩国人和他们的长相还是有差异的。

林莓泼水弄醒了小贼,看到他不甚清醒的眼神,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就像游龙砚,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也不过出了这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只听“咚”的一声闷响,来偷袭的小贼被反偷袭砸晕在了地上。

飞鼠抿唇,刚想编点谎话把事情的严重程度降低,却看到林莓从包里拿出密码盒,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而看包里的装备,和他出现的地点,这位同行还是一位博物馆大盗。

林莓在旅店住得不高,才三楼。这个高度爬上来开窗,在林莓看来,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林莓记得这种密码盒,输对密码才能打开。如果暴力开启,或者连续三次输错密码,盒子里的东西就会自毁。

算是这个年代保密性相当高的产物。

林莓不再坐以待毙,假装翻身,调整了一下睡姿。

林莓没听到答案,自顾自又问道,“你大半夜爬我窗户,是干啥呢?”

眼见吃饭的家伙都被人劫持了,小贼甚是无奈道,“真名不能说,不过大家都叫我飞鼠。”

林莓把旅游包翻了个彻底,终于从里面找到了一个疑似装着赃物的密码盒。

也许是看到同胞,小贼抵触的心理减少了一些,“你们是华夏人?”

小贼神色微变,半响后终于咬牙认输,“都是华夏人,不必做到这一步吧。”

“是吗?”林莓自问自答道,“可我觉得你是故意的,你早就知道,这个房间睡着一个柔弱的,没有防备能力的小女孩,对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