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果核之王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恩。”唐少帅点了点头,“孔家现在焦头烂额呢,据说连孔庙都要给人带头砸了,怎么样,这个消息,是不是很有点儿意思?”

她想了一想,“啊”了一声微微张开了嘴:“难道是……孔景豪?”

“逆子,逆子!”唐大帅气的胸膛都在剧烈的起伏着,恨得恨不得拿鞭子抽他一顿,呼哧呼哧喘了好一会,才怒道,“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就算我有什么,还不是都是你的?我就算殚思竭虑,得了点什么,日后还不是都是给你的?我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要不是为了你,我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他看着面前和他面容相似但身姿挺拔如白杨,身形俊朗年轻的儿子,摇了摇头,“为父的手段想法你不赞同,这都没关系。我来做坏人,你日后才能做好人……”

唐少帅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最少,在东北,他们不需要和唐家的整一家人同住,唐少帅在沈阳也曾经住过六年多,算是重临旧地,只是她……此生从未出过京城,心里难免有些忐忑而已。

对她来说,京城的一切,在她传递完皇帝的条件之后,就已经结束了,这个旧帝国的时代,也已经在她的身后拉下了重重的帷幕。

出了京师,不必忌讳隔墙有耳,瞿凝这会儿说话做事都渐渐松散开来,脸上也渐渐多了几分少女的娇羞---尽管已经为人.妻子,但她说到底,不过只是二九年华啊。

这是一个时代的落幕,同时又是另外一个时代的开始。

这人跟人之间的关系,说到底都是处出来的,父子之间也是一样,这种对峙和防备久了,虽然血缘关系还在,可那种隔阂,却深得谁都跨不过去。而现在他挑破了,做爹的就知道,聪明的儿子其实什么都清楚,包括他的野心在内---故意说起世袭,这就是一种明明白白的通告。

“是谁?”瞿凝一惊回头,唐少帅笑而不语。

唐少帅重重摇了摇头:“父亲,这时代已经不同了。”他的声音凛冽而清润,带着一种掷地有声的决绝,“世袭的是帝位,至于大总统或者别的……从来都没有父传子,子传孙的道理,至于什么继承什么根基,您这又是何苦?”他抬眸看了他一眼,眸子里闪过了一丝隐约的痛苦之色,“儿子已经长大了,您也就该服老,该好好休息休息,含饴弄孙才好。您难道是不相信儿子的能力,还要做护犊子的老母鸡么?”

他最后还是说了同意,唐少帅跪下来磕了三个头,再没半句多话,站起来就头也不回的大步往外走,一眼也没再回头看过。

这哥哥做到这种程度,简直可以说是二十四孝,说不得她这做妻子的都得靠边站……不对不对,这就变成胡思乱想了,怎么跟吃醋似的。她连忙止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实际上,自打那一年,他留洋归国却看见母亲的灵位的时候,他的心里,和父亲的关系就已经是大不如前了。

几乎只是在火车上睡了一觉的时间,瞿凝就发觉,他们已经将将到了这趟旅程的目的地。

但同时,唐大帅心里却又觉得隐约的心酸起来:这小子哪里光是为了什么父子情分?分明是娶了媳妇忘了爹,这会儿是怕他媳妇难做,就抛下京里的一切不管不顾宁可去沈阳从头开始啊!

她能想到这个,难道唐少帅反倒是想不到不成?

“喂,喂喂?想什么呢?”他思绪刚转到这儿,面前就已经伸过来一只细细白白的小手,在他面前晃了一会,他想也没想的就一把伸出手过去抓牢了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牢牢的死死擒住不放开。

瞿凝想了想,道:“不过谨之,如今将三妹妹一个人留在京里,你真的放心?”她一边问,一边倒是有些不安心的颇有几分狐疑的盯着他等他答复。

唐少帅瞅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瞿凝凝神近乎于贪婪的看了好一会窗外的景色,坐在她对面的男子则是神态安逸,微微眯着眼睛---她在看窗外,他却在看她,看的光明正大,眼也不眨。

下一卷,远东。

注意到了对方毫不掩饰的目光,瞿凝没一会就收回了自己飘向外头的眼神,朝着他一笑,问道:“谨之,你给我说说那边的情况呗?现在我两眼一抹黑……总觉得自己成了个废人似的。”

对了,这篇文只有两卷。

唐少帅目瞪口呆,呆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她调戏了一把,看她已经捂住嘴开始得意的笑弯了一双大眼睛,他轻叹一口气,伸手过去拧了拧她的鼻梁:“夫人哪里学来的荤话儿?”

也许是为了散去她脸上的凝重之色,他忽然笑了笑开了口,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被派去秘密签订二十一条的使臣虽然是冷自行,但他一早在报纸上表达了自己的忏悔,所以他没有事。但在其中牵线的,是你的熟人……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父亲的声音越来越响,几近咆哮:“你这个逆子,为父现在有多忙,你难道没看到?千头万绪系于一身,你非但不想着替为父分忧,反而这时候说要去沈阳?你是不是被女色迷昏了头脑,连谁把你供养这么大都给忘了?”

他的声音醇厚而低沉:“沈阳的情况,比上京要简单的多。”他稍稍顿了一顿,想到了什么似得微微皱了皱眉,“临走之前,父亲对我说了,他近日里就会娶冯思嫒入门,婚礼之后,会再将三妹妹送到我们身边来,只是为着名声计,婚礼进行之前,沈阳的官邸,都只有我们两个人。哦,对了,倒有一条不比上京,沈阳官邸里没有卖身的奴才,洒扫之类的粗使下人们和厨子等人签的全是短契,我身边倒是惯了不用小厮,可只怕到时候夫人要觉得有所不便了。”

后来又有了些旁的事情,零零总总加在一起,最终导致了他们父子这么多年来,除了公事之外,就几乎没有了彼此交心的时候。名为父子,实如上下级一般。关系越闹越僵,反而多了互相防备和对峙,少了真心。

和上京城相比,火车越是往东北开,视野所能见的铁路就越新,铁轨也越密集,而那些上头全部满满当当的载着一车皮一车皮的煤矿的车头时不时的从他们眼前,轰隆隆的冒着烟奔驰而过,将一车一车的资源运送往全国的其他地方。

他跟父亲这么多年来,有很多隔阂和误解。

瞿凝摊了摊手:“这也要人教?无师自通的啊。”

京里人事复杂,他们是一走了之了,她担心的是,到时候冯小姐入了门要拿唐三去联姻,说不得万一扣着她不让她启程来沈阳,而他们到时候却鞭长莫及。

“滚!”唐大帅伸腿出来轻轻踹了他一脚,显然是被他最后的‘老母鸡’的比喻给弄得哭笑不得,半响才拧着眉头说道,“你这小子从小就倔,罢了,到底是孩子大了说不听了,”他好像一瞬间苍老下来,疲惫的摇了摇头,“老子就让你自己去闯,沈阳那一块,听说日本人现在动作频频,你不是不要老子的遗产么?沈阳那个烂摊子,就丢给你回去收拾吧。一年为期,一年以后,一切顺利平安,我就把你妹妹也给你送过去,要是你惹了乱子,就自己乖乖的滚回来,老子到时候再去给你小子擦屁股。”

我在考虑下一章是不是放一点番外啦什么的,比如……肉番……_(:з」∠)_你们来提供下意见好了。不要看的话我就直接跳过继续推剧情了。

而当日,接到了瞿凝第一手消息通知的《知音》和另外几家报馆做了一期增刊,在第一时间从不同的视角报道了这一起轰动全国的大事件,而几位执笔者,其中包括闫主编在内,都凭此一炮打响,声名鹊起。

唐少帅抬起了下巴,他的声音依旧寒如冰,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我没忘。但父亲你跟我都很明白,有些事情,我不会退,我也不能退。您也是一样。”

瞿凝也不挣扎,偏了头瞧了他一眼,看他终于回了神,这才乐了:“谨之,这眼看着车子就要到了,沈阳的事儿你还没跟我说完呐,这样,不大好吧?”

儿子的意思他明白,但他不甘心。多少年前就有人喊出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现在手里又掌着这样滔天的权势,离那御座不过就差了短短一步,这一步,若是少了儿子隐约的掣肘,他连跳带蹦的一下子就迈过去了。到时候他还就不信了,那小子还这能这么高风亮节,到手的御座都不要。男儿不可一日无权,只要尝过了这种滋味儿,就再休想松开。不过现在这时候,他既然打定了心思要走,那做爹的,也只得让一步---放他们自己去闯,总好过他在京里拽他的后腿。

唐少帅眼也不眨说了一声“好”。

瞿凝反而笑眯了眼睛,用力的摇了摇头:“怎么会不便!求之不得才对!”她冲着显然有些惊讶的唐少帅俏皮的眨了眨眼,“有谨之这样风神如玉的男子陪在身边,如此秀色可餐,难道我还喜欢将这等美人送予别人养眼不成?”

***

“……”这么幸灾乐祸真的没问题吗我的少帅?瞿凝白了他一眼,但心底却的确有种说不出的笑意慢慢的翻腾了上来:他们在奔向一个新的开始,而孔景豪他们,也在迎来自己一手写就的结局。

他对唐三小姐有多好,这点是不需要她再赘言的。

☆、第92章 亲疏(1)

唐少帅沉默片刻:“离京之前,我和父亲有过一番长谈。”他面上原本淡淡的笑意倏然散去,变成了不融的冰封之色。

但这一切,都跟瞿凝再无相干。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卷,帝国余晖,完。

当夜,瞿凝和唐少帅就已经坐上了前往东北的火车,她坐在窗口凝望着窗外的重峦叠嶂,青翠山峦起伏,那重叠的波浪,正如她此时不定的心绪:东北是一个新的开始,但同样的,她对那里几乎一无所知,她也不清楚,她在那里能做些什么。只是唐少帅对她保证说,那边民风开放,又是一块全新的沃土,适合做试验和进行改革,不像京城,势力盘根错节,他们的头上也还压着大山。

他单膝跪在父亲的办公桌前,无视了那男人极端气恼的目光:“我已经决定了,今夜启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