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做好贾赦

在这种和谐的氛围下,原本就不太怕贾赦的贾蓉、贾蔷自然而然的展现出了小包子们的天然呆属性。对于怪蜀黍贾赦诸如摸头揉脸一类吃豆腐举动欣然接受,贾蔷小包子更是经常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求抱抱,萌得怪蜀黍满眼冒大心。于是,贾琏小正太羡慕了,原来接受老爹讨好可以这样啊,自己要不要试试呢?小正太咬着手指想了半天,下定决心开始朝贾赦方向蹭。这边贾赦照例吃完贾蔷小包子豆腐放他下地,一抬头看到另一张小包子脸眨着星星眼求抚摸,本着有豆腐不吃过期作废的原则再度伸出罪恶之手,先摸摸,再揉揉,顺便搂过来抱抱。咦?怎么好像大了点,也重了点,难道给小包子吃太多了?定睛一看,脸儿红红的,桃花眼水汪汪的,既感动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自己怀里的小宝宝是——贾琏。

据说贾赦是一个极不得人心的兄长。只顾自己玩乐,从不亲近弟妹。这点从贾敏比贾母还不如的一次也不过问,贾政也只露过一次面就能看出。虽说出嫁的姑娘不管娘家事,但好歹也是亲哥哥,病了一个月还能装不知道也太说不过去了。贾政就更过分了,一个府中住着,也不用上朝,也不用理家,天天跟清客们谈诗论画有的是时间,来看看哥哥的空没有?真是忘了自己还占着人家的“雀巢”呢吧。

据说贾赦是一个纨绔中的纨绔。把自家的爵位楞给袭丢了一级。荣国公爵虽不是世袭罔替,但老国公贾代善确确实实是争气的从自己老爹贾演那里袭来了最初的爵位,且一生做到了京营节度使,高官厚禄,极得皇帝青眼,甚至死后还能给小儿子以恩荫——不科举就当了六品额外主事,虽说贾政也够无能的十几年就升了半品——现在是从五品工部员外郎——但对比贾赦因不学无术丢了荣国公爵只袭到一等将军来说,足以使贾政成为贾母眼中的出息儿子,并因此越发厌恶贾赦,偏心二房。

☆、二房折腾

人选自然从张家找,放着这么一门能干的姻亲可不能浪费了,绝不能混成书中那样,只一个王家还偏帮二房,一个林家还绝了后,有用的亲朋一个也无,孤家寡人可不是好背景。于是,贾赦带着厚礼屁颠屁颠的去了。原本打定主意要死皮赖脸抱大腿的,结果却是让贾赦大跌眼镜的热情礼遇,不仅大开中门,家主作陪,老太太接见,连自己送上的厚礼也加了两成回礼回来。并对贾赦拐弯抹角提出的无礼要求(真正读书人是不愿去有钱人家坐馆的,实在穷的宁愿去书院当先生。因为坐馆先生大都会被视为攀附权贵,贾雨村那样的是例外,所以他是小人)一口答应还送上名额若干任君挑选。贾赦研究了半天最后选了两人,一个是张家旁支的举人张焕,精通四书五经又写得一手好字,尤擅馆阁体;一个是张大老爷同年蔡老,因年纪大了又无钱无门路,虽中了二甲进士却未得一官半职。贾赦见此人出身贫穷想必能真正了解民生疾苦,不至于把孩子们教成“何不食肉糜”的可笑书呆。又见他虽遭官场黑暗排挤却不心生怨恨依然豁达看出此人心胸宽广,品格高尚,更加满意。遂诚恳请求二人随其回府□自家包子,因着贾赦的礼遇,张家的面子,二人欣然同意,当天就走马上任。而贾赦后来才知道张家的态度和他的厚礼及诚意根本没多大关系,全是因为张氏在之前就求过自家母亲兄长的缘故。原来,张氏在贾赦的日常唠叨中听出了贾赦有意亲近张家,更想让贾琏等得到张家助力,即为了自己儿子,又感激之前贾赦的亲近(话说真的只是亲近,还不到亲密的程度。一来是担心张氏身体想让她多调养调养不要英年早逝;二来也想培养培养感情再吃掉,毕竟是穿来的,先追求再拿下是惯性思维),故此派苏嬷嬷回家说了不少好话,更亲自修书一封,做小伏低请求娘家人不要给贾赦没脸(原版不仅渣,而且脑残,跟贾母一样瞧不起张家却巴结王家。也不想想,大房二房明摆不合,王家闺女又嫁的二房,那王家得抽风到什么程度才能去帮你大房啊!而张家气愤于贾赦的轻视和宠妾灭妻的行为也拒不往来),张家碍于张氏,也怕拒绝贾赦会让张氏日子更难过,这才有了上述一幕。

而最让贾赦意外的一个收获就是,贾琏小正太开始主动亲近他了,虽然幅度小的贾赦的一开始根本没看出来,但反应过来后何止是惊喜啊,简直是狂喜,想放二百挂鞭炮普天同庆的那种。之前一直警惕着的,生怕哪天贾赦又突然爆发一顿打骂的小正太为什么会有如此转变呢?

首先要了解贾赦的本质。

感叹着张氏的容易满足,窃喜着夫唱妇随的美好未来,贾赦领着两位先生回家了。

怎样才能做好贾赦呢?

说起二房这位王太太也是奇人。出身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家,是嫡长女。一兄长王子腾袭了父爵,为人又十分精明,如今做到了京营节度使;一胞妹,嫁到了“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皇商薛家。当年因为妹妹在姐姐前出阁让王家在京中足足红了半年,各种猜测,流言漫天,最终在得出了王大小姐不愿屈就商家而设计妹妹代嫁这一结论后大家才心满意足,不再街谈巷议。

对于之前被原版宠的搞不清自己位置的姨娘们,贾赦没多少同情,既然愿意当妾就要摆正自己心态,那些鼻孔朝天,脑子拎不清的有什么下场都是活该,在现代法治社会挑战人家妻子的小三也没人保护,何况是人命轻贱的古代。当然贾赦的小妾里估计有不少是被强迫的,这类的问明本人意愿之后可以帮她们脱藉(妾藉和奴藉)给一笔钱另嫁。那些一心想攀龙附凤期望一步登天的就不用客气了,若老老实实也就罢了,贾赦不介意多养几个人,当挡箭牌还得有几个不是。他可不想像别的穿越人士一样,搞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另类,自己真想一夫一妻可以私底下遵守,没必要大张旗鼓让全世界都知道,须知特殊化带来的可不都是好处,还有枪打出头鸟的说法呢,在不确定自己是否有主角光环以前,一定一定要当一个合格的古人,至少是表面上的。若有不老实的,乱搞小动作的,被别人收买了当钉子的,给自己美人老婆使绊子的,以伪长辈(妾是半个奴才,所有子女包括庶出的都比自己亲娘身份高)身份欺负自己儿子的,别客气,该贬的贬,该卖的卖,别当谁是好欺负的。当然,姚姨娘暂时不在此列,迎春小萝莉还得指望她呢。反正按书中来看,她死的也早,估计就是难产,自己也不想插手改变,就让她多舒坦些日子吧。每天关心一下姚姨娘的饮食,运动情况,确保能生出个健康宝宝。另外对着姚姨娘肚子朗诵大半个时辰诗词歌赋,再弹一段高山流水,梅花三弄(很意外原版居然很精通琴棋书画,虽然估计是为了附庸风雅,但自己捡大便宜了。Ps:虽然没得到记忆,但穿越之后就直接拥有了原版的一切技能,这里金手指了),争取胎教出个林妹妹那样的才女。

打定主意的贾赦在一次例行请安后扣住了两个小包子,和颜悦色的关心了一番,因每月只见一次而对这位伯爷了解不深的小包子们也没感到什么奇怪,恭敬而又不乏孺慕的回答了许多**非**的问题。

儿子吓到了得顺毛,老婆也要兼顾安抚。贾赦没有差事,有个爵位也不用每天上朝(但想去也有资格),除非皇上叫大起,否则天天在家吃闲饭,空领俸禄不干活。于是有大把时间拿来折腾。

据说贾赦是一个极不得贾母喜爱的儿子。这点从装病的一个月中,贾母一次也没来看过,连打发丫鬟来问也就两、三次可以看出。而且身为袭爵长子却偏居一隅,反倒被弟弟一家占据了正房,要说这里面没有贾母的施压根本不可能。估计要不是贾赦占着长的名分,贾母抗不过国法,现在连爵位都是贾政的了。

剧情已经确定,剧本随时更新,自己一定要做一个风风光光的贾大老爷。

贾赦的变化也许还不为外人所知,但由此给大房带来的新气象却不能不令二房夫妻暗自心惊,生怕出个什么幺蛾子威胁到自家。

小正太贾琏的改变就在这种环境下诞生了。宁国府小包子的到来让贾赦的慈父之心终于有了发挥的余地。每天早起请安后拉着小包子们一起吃包子;饭后手拉手送去上学;随堂听课和小包子们同甘共苦(先生们以为贾赦是想看看他们的教学水准而未加干涉,贾蓉、贾蔷两小包子没上过学,以为家长旁听是规矩,唯一知道的小正太惧怕贾赦不敢提出异议。贾赦就这样成为了大房学堂超龄学员跟着从《三字经》学起,直到最后科举);下了课陪小包子们一同做作业(主要是练习八股文,自己看书学的,总不能一直按小包子的进度来);晚饭前找个没人的地方做第二套广播体操,以便强身健体。话说他可是想让小包子们都文武双全的,当然捎上他自己一起文武双全就更好了。总得让小包子们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之后再找几个骑射师傅操练他们啊。目前所能看出的成果是,小包子们确实吃的比以前多了。

那二太太王夫人真正是个眼大心空,贪财弄权却又目光短浅的主儿。一辈子汲汲营营与后院那摊子破烂事,巴不得把钱、权都握到手里,却无德无能,管不好。这些年来靠着贾母明里暗里的支持也没能斗倒张氏,连平分秋色也做不到。气的贾母暗骂这个媳妇蠢,她自己也暗恨张氏挡路,却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

靠在床头装深沉的贾赦内心小人宽面条泪:“贾赦,你果真是个渣,比渣还渣。原以为只要不卖女儿,不要鸳鸯,不抢扇子就能改变渣的形象,没想到连回炉重造都嫌残次。得了,也别改造了,直接重新做人吧。”贾赦握拳,点头“对,就是重头开始,以前那个不是我,谁爱说啥说啥,今后的贾赦由我做主。”

据说……

当年看书时就有疑惑在现实中得到了证实,让贾赦对这位吃斋念佛的二太太更加心生警惕,自己妹妹都能祸害,还有什么人是她不能牺牲的,大概除了亲生的元春、贾珠和日后的贾宝玉外其他人都是她富贵路上的踏脚石吧。想想贾府罪行中最为严重的放贷、包揽诉讼、弄权害命、勾结废太子、私藏甄家财物,贾赦不寒而栗,天啊,这可全跟自己无干啊!都是王氏(二太太加王熙凤)干的却扣到了自己身上,对了,还有贾珍那个败类,秦可卿可是娶到他家去了,以后可要离的远远的才好。想到之前装病时来请安的贾蓉、贾蔷兄弟俩,比贾琏还小的粉嫩小包子两枚,日后将一个被亲爹戴上绿帽,一个被亲伯父当成禁脔,不禁心生怜惜,也不差两个包子,一起改造了吧,反正荣宁俩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把他们□好了日后也是一大助力,最最起码不会成为拖后腿的猪一样的队友。

对正太儿子,贾赦选择大走慈父路线。早起请安后,拉着儿子一起用早膳。一开始吓得小正太坐立不安,战战兢兢,吃一口停半天,确认了贾赦不是想找茬才稍松一口气,对于贾赦讨好夹来的菜,立刻起立,道谢,行礼,再坐下。一顿早饭下来,爷俩都有点消化不良。

贾赦,姓贾名赦,字恩侯。二八佳龄,不是16而是28,是一个由贾家荒唐大老爷,贾母不喜爱长子,张氏不合格丈夫,贾琏及未来迎春不着调父亲,无能一等将军等多重身份组成的人。

贾赦一惊,差点给扔出去,反应过来,又一喜,赶忙搂回来。小正太也被吓了一跳。先是给推出去,心下一片黯然,原来爹爹是真的不喜欢自己,还没失落完,又被拦腰抓回来,鼻尖撞到贾赦胸膛,登时红了眼圈,心里却是甜甜的。贾赦低头发现儿子眼睛红了,以为小正太伤心了,狠狠在心里拍了自己两巴掌,急忙想办法补救。但越顺毛,眼圈越红,泪珠子在眼眶里转来转去,贾赦更汗了(其实小正太是感动的)。于是,放必杀,“啾”一声,小正太左脸遇袭。温温的,湿湿的,被怪蜀黍亲了。小正太傻眼了,底下俩小包子也傻了。贾赦以为没效果,正打算再接再厉,小正太回过神来,看到眼前一张放大的猥琐的老脸逐渐逼近,尖叫一声,一掌拍开,飞身就跑。俩小包子习惯性向贾琏看齐,也跟着跑了。徒留下怪蜀黍一人顶着脸上的红印,捧着脆弱的玻璃心要哭不哭,要笑不笑,人见人躲,鬼见鬼避。

自当年生完贾琏未调养好便急着管家后,张氏的身体始终没有完全健康过,三日一小病,五日一大病,却偏偏无法安心休养。想想也是,就原版那不着调的德行,张氏再不抓紧管家权,估计大房早就被挤兑出荣国府了。老太太不喜贾赦张氏,因为贾赦是在先老太太(贾赦祖母)身边养大的,贾母觉得跟她不亲。对此贾赦腹诽:那你日后整天把贾宝玉霸在身边干嘛?张氏也因为是先老太太所选,而非贾母中意的自己娘家侄女而心生不满。要说张氏出身其实极为清贵,正经书香世家,祖父官至从一品礼部尚书,父亲为从二品内阁学士(均已去世,张氏是幼女,她爹40以后生的,古人寿命不长,活到60多去世挺不错了,贾母和刘姥姥是奇葩),两个兄长皆为两榜进士,目前一个进了翰林院,一个外放在江南,虽说只是四、五品的官职,但清贵、实权都占了,比之自家这个降了爵的二流公府只高不低。奈何贾母眼光只盯着爵位、世族,张氏一家就被贾母贬低了,加上嫁妆也没有二房王氏多,贾母就更加不喜了。

贾赦强忍抽搐的听完了关于贾敬前年就跳出红尘扔了爵位,族长之职跑去出家,贾珍同时得了两大馅饼变本加厉的嚣张,成功的在三个月内气死了自己原配,气病了自己老娘目前借口巡视祭田实则跑回金陵寻花问柳的实况转播后,一边在心中破口大骂宁府父子,一边煽情的安慰两小包子,诸如“不介意的话就把伯爷当亲爷爷吧,你们和你们小叔没差多大日后名为叔侄,实则当兄弟来处,我也会像待琏儿那样待你们”balabalabalabala……成功让两小包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之余深深感动且无条件投向贾赦,表示一切听伯爷□,并一口答应明天就过来和大叔小叔(贾珠贾琏)一起上课还主动承担了向祖母许氏解释此项诱拐行为的重任。

在征得许氏同意并获得口头感谢之后,贾赦开始折腾了。先要找几个好业师,老让贾政的门客给孩子们上课不是回事,何况就贾政的眼光那些门客能有几两墨水还不一定呢。当然贾珠不愿换也没问题,反正这注定短命的娃贾赦一开始就没列入考虑,更别提他后面是王夫人,躲都来不及了。理由也好找,贾蓉、贾蔷只有6岁,才是启蒙时期,和天生聪慧的贾珠不在一个水平面上,学的也不一样,就不麻烦尊敬的门客先生多功能教学了。

好吧,让我们分解来看。首先朝堂上的事管不了,他现在连宫门朝哪边开还不知道呢,打酱油都找不着地方,pass;贾母那里暂时够不着,也pass;贾家财政大权插不上手,再pass,那么就剩一个选项了,先来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吧。

饭后,送儿子去前院书房,一时不察主动拿起了书箱,众人下巴掉了一地,小厮、伴读们大磕其头,求饶不迭,以为老爷要发作他们了。贾赦只好讪讪地把书箱递给小厮拿着。又想去拉正太儿子小手,结果儿子受惊了,条件反射躲出一丈远,惊恐看着贾赦的眼神好似看到了史前怪兽。贾赦再度杯具了,摸摸鼻子无奈目送儿子出门,刚过拐角就听到一行人撒腿就跑的声音,贾赦内心小人咬手绢泪:“原版啊,你到底有多渣。”

打定主意后,贾赦开始讨好张氏和贾琏。不但每天晚上都歇在张氏房里,对一干莺莺燕燕持无视态度。开玩笑,自己可是从现代穿来的,撇开道德观、婚姻法之类,整天跟个种马似的还怕得艾滋病呐,不对,这里没有这个,那花柳病也不是闹着玩的。白天也力争全天候多方位黏着张氏,帮忙看账本,教训刁奴,安排各色应酬等等,充实而繁忙。一开始,张氏以为贾赦是心血来潮玩新花样,毕竟,张氏嫁过来也十几年了,从没见过贾赦干什么正事,而管家这事看着风光实则极繁琐乏味,张氏根本不相信贾赦懂得怎么做,只祈求别玩得太乱还得劳动自己收拾就谢天谢地了。没想到的是,贾赦非但懂,而且很懂,准确找出了大多数账本上的漏洞,连威胁带恐吓的吓住了那些欺主的刁奴,提拔了一些衷心能干的下人,为日后顺利接管全府打下了良好基础,并且一直管理下去直到张氏身体康复,才把内院事物交给张氏全权负责,自己仍打理着二门以外和土地田庄商铺一类,让张氏过上了正常古代贵妇的生活。

许氏本来就十分开明(不开明的早被那爷俩气死了),既是对自家孙儿们好,又有张氏拍胸脯保证绝对当亲儿子照管后便同意了,细细打点好应用之物着人送了过去,倒是一式两份,不偏不倚,对贾蔷和亲孙贾蓉一般看待。反观一向自诩心疼儿孙的老太君贾母,对两个出了五服的小包子连面子情也懒得维持,只听到两枚小包子日后要过府上学就同意了,后头贾赦精心准备的理由啊,安排啊听都不听。在贾赦技巧地说明了小包子们将住在大房后硬是忽略了大房地小人多这一暗示,非但不提让大房搬回正堂,连贾赦提出给大房扩大一些土地面积的要求也给骂了回去,还威胁要让贾政全权接管小包子们。为了不让自己的一片辛苦为他人做了嫁衣,贾赦只好愤愤地回去了,同时对贾母的偏心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和张家关系的破冰令贾赦惊喜不已,两位先生带来的改变更让贾赦振奋。先是贾蓉、贾蔷两个小包子被赞为聪敏好学是可塑之才,不久后,贾赦找借口让贾琏不再跟贾珠一起上课转而送至张、蔡先生处□更得到了两位先生的大力肯定,蔡老更表示贾琏小正太品格沉稳大度,绝非池中之物,让贾赦美的尾巴翘到天上去的同时也对原版吐槽怨念“到底是多废物的老子才能把如此底版良好的儿子教成书中那副德行啊”一百遍。

☆、意外收获

这得从贾蓉、贾蔷两小包子的到来说起。因着贾赦启用了现代教学制度,学五天休两天,早自习晚自修的教学方式,使得小包子们成了小住读生。古代早课本来就比现代早不少,再让小包子们往返于荣宁两府起早贪黑太不人道了。于是贾赦派遣张氏去开导许氏,自己亲自请示了贾母后,在大房前院的书斋旁收拾出了一进小院作为三小包子的宿舍,让他们体会同吃同住的美好学生生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