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越想越气的贾赦把什么现代啊,平等啊,人权啊全抛到脑后,发挥出了土著应有的心狠手辣。大叫道:“把这起子奴才全给爷重打四十大板,要重重的打。”刑房的人没动,只拿眼睛溜着贾母。贾赦更气了,抓起张氏茶杯也扔了出去,正砸在刑房管事脑袋上,喝道:“爷支使不动你了,是不是?来呀,先把这个眼睛里没有主子的东西拿下,打四十板子革出去,连全家一起永不许进二门。”

贾赦立刻接口:“可不是,这等背主的奴才合该着实打死。”

又过了一个时辰,天已全黑了,太医早被请下去休息去了。产房内也开始要热水要干布摆开全副阵仗。贾赦心里烦躁又不好发泄,就去书房拉着小包子下棋,心不在焉,连输三盘。气得打发小包子们去睡觉,自己坐回去接着等。

欣赏够了一众人的无声表演,贾赦笑着开口了:“看样子事情都弄清楚了,只是个误会而已。”

一时间,满院子鬼哭狼嚎。王氏急得不行,受罚的人里有一多半是她花费多年收拢的心腹,这下全折进去了。急忙劝道:“咱家一向善待下人,素有慈名,大伯这番动作可是要遭人诟病的呀。”一脸我是为你好,你必须领情听话的神色恶心的贾赦想吐。转开头,冷冷看着底下一脸希冀祈望王氏相救的那些人,一一指出来:“再加四十板子。”唬的王氏再不敢求情。

有那机灵的下人早把账房押了来,贾母喝命:“堵起嘴来,重打二十大板。打完了,撵出二门,永不续用。”

贾母一听,真厥过去了。深恨当初不如不生这个儿子。自己以孝压着他,他就以德压回来,三从四德,夫死从子,句句是要夺她的权啊。这叫握了大半辈子权柄的贾母怎么受得了,当下便决定一定要扶持贾政上位,自己才能安稳过后半辈子,万不能临了临了让儿子骑到头上。从这一刻起,贾赦在贾母心中的地位彻底由不受宠的长子变成了心爱小儿子的敌人,正式划分了日后宅斗的派系分类。

☆、迎春出生

念着念着,贾珠声音越来越小,堂上众人脸色则越来越精彩,贾政脸越来越红,王夫人则越来越白,贾母青中带黑,黑了又青,看得贾赦十分欢乐。终于贾珠白着脸念完了,最后几页几乎没人听见。贾母心知今日所图之事定是泡汤了,贾政深觉丢了面子,他不敢怪贾母,便狠狠地瞪王夫人,而王夫人还没搞清楚状况,只着急到手的好处要飞了,因此急急道:“大伯如何来的这个账本?可是假的了。”贾赦气结,真是贼喊捉贼,也不管一旁贾珠脸色发白,摇摇欲坠,又拎出一账本递与贾珠:“念。”贾珠无法,只得接过。这一本帐又让众人变了颜色。贾母咬牙,贾政阴着脸,王夫人那一脸掩饰不住的贪婪,看得贾珠心慌慌,这些还是自己熟悉的亲人吗?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慈爱的祖母,正直的父亲,善良的母亲怎么会做这种事?不,不会的,一定是弄错了。错了,对,是伯父的错,他一向不着调,要不是他,怎么会出这种事,全是他的错,自己祖母,父亲,母亲都没有错,也不会错。

贾赦听到姚姨娘胎气动的严重恐有难产之虞,急忙追问:“孩子可好?”太医一愣,心说原来是着急子嗣,倒也说得过去,但又想刚才号脉得知此胎必是女孩无疑,遂小心道:“收生嬷嬷经验丰富,坐镇指挥那必是极好的,定能生个漂亮的千金。”贾赦心中大定,坐一边美滋滋地幻想女儿模样去了。太医见贾赦没甩袖走人,以为没听清将生女儿,但想自己也没必要多说,于是也坐一边喝茶。

张氏被贾赦拽着一路脚不沾地的赶回大房,气都没喘匀便被一把推进产室。张氏心里酸酸的却强忍着帮接生婆张罗,姚姨娘听着贾赦在外打鸡骂狗着急非常心中得意,暗下决心定要生个儿子斗倒张氏。殊不知,贾赦心急的是迎春小包子,根本没把姚姨娘当回事。

☆、贾赦发威(下)

贾母沉着脸狠瞪贾赦,半晌才阴沉沉开口道:“大老爷也威风的够了,这起子刁奴固然可恨,然而骂过、罚过也就算了,咱们家一贯善待下人,这可是老国公定下的规矩。”

闻言,贾母王氏脸上都闪过一丝惶恐,更证实了贾赦猜想。不待二人说话,直接对贾政道:“二弟,今日之事实属家中大事,横竖珠哥儿也十几岁了,不日将娶妻成家,有些事也该明白明白的好。”贾政一脸茫然:“兄长说的是,就让他来吧。”转头吩咐丫头跟着同去。贾母王氏不好再阻拦,都在心中把多事的贾赦骂了个半死。

贾赦冷眼看了半天,见贾母渐渐收了阵势,才板着脸行了一礼道:“儿子一向不理俗事,竟不想纵出了这些刁奴,累的母亲受了场气,今后再不能放任了,父亲去了,儿子理当撑起这个家,继承父亲遗志,齐家治国平天下。定叫母亲再不必受累,只管安享尊荣便是。”

贾赦大声呼喝,威风十足,催促人牙子赶快把要卖的领走,又顺便定个时间买些新人进府。人牙子乐的满脸菊花开,上哪碰这样的好事去啊,一百多人,分文不要,全白给自己了,其中不乏好模样的能卖上大价钱,又要再从自己这买进新人,赚大发了。多来个两回,后半辈子都不用忙了。不亏是荣国府的大老爷,这手笔,那是一般人能有的吗?人牙子一边奉承,一边麻溜打包,不过一刻钟,贾府就消停了。

贾赦背对着贾母一脸暴风雨前的宁静,估计贾母要是看见了,可能就不会摆老太君威风了,可惜她没看见,就这么着,又给贾赦的怒火上浇了一瓢油。

贾赦彻底爆发了。他是听说过宅斗,也知道自己院里有别人的钉子,可没想到有这么多。看着眼前被那倒霉账房检举出的一院子奴才,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每一层都有别人的眼线,那叫一个齐全。

当日,贾赦东奔西走张罗买卖,被贾母和王夫人安插在大房的钉子一五一十的报告给了各自主子。贾母原就知道贾赦有大笔私房,可不知道具体数目,这一听,气疯了,破口大骂先老太太藏私,这等好东西理应由自己享用,结果却便宜了一向厌恶的大儿子。王夫人本不知道这些,一听也气疯了,她本就不满大房占着爵位,认为自家老爷深得父母欢心又素有贤明,贾赦就该主动把爵位让出来才是,但得意于贾母的偏心,想着自己在钱财上占了大头,倒也心气和顺了不少。现在咋一听,贾赦有那么多私房顿时炸毛了,暗恨大房既得名又得利,一定得全拿过来才甘心。婆媳俩一拍即合,又打着为贾政求公平的旗号自以为正义,便改了账本,企图栽赃张氏贪污好逼贾赦交出私房填补。而贾母更有深层想法,她觉得贾赦贪财,一定不会交出财产来填亏空,那自己就逼他休妻,另娶一小门小户上不了台面的继室,这样一来,那继室无权管家,贾赦名声也坏了,就没人说她让贾政住正房是偏心了。如果弄得好,连爵位也可以落到贾政头上,就算不行,有那样的父母,贾琏日后也没资格袭爵了,正好给贾珠。

少顷,张氏、贾珠前后脚赶到。待贾珠团团行完礼,贾赦拎起账本对贾珠说:“珠哥儿念念。”贾珠疑惑接过,从头念起。半晌,念完了。贾母拍着桌子怒骂:“你也真好意思,还让珠儿给你念。这件丑事你不怕羞,我还怕脏了珠儿的嘴呢!”贾赦闻言冷笑,也不搭话,取过张氏拿来书匣亲手打开,取出一本《法华经》递给贾珠:“接着念。”贾珠一愣:“伯父,让我念《法华经》作甚?”贾赦不耐烦:“让你念就念。”贾母又要拍桌,被贾赦一个冷眼吓得收住了,心下惴惴。贾珠无奈,只得打开,发现这是本披着《法华经》皮的账本,暗怪伯父荒唐竟敢玷污经书,一边念起来。

却原来,这第一本账本是贾赦当初照着贾府公帐抄录的备份,是当初他在现代当会计时就有的习惯,所有账目均留一备份,以便必要时复查之用,正好对照除了贾母拿出的贾府公帐上所有漏洞。而另一本则是当年祖母留给他的私房明细,清清楚楚地说明了他现有财产的出处,包括那个惹祸的酒楼。两份账本让贾母王氏的野心无处遁形。

荣庆堂正堂

这当儿,紧赶慢赶催来的太医抹着汗进来了,贾赦“噌”一下蹦过去,一把抓住太医手上下摇晃:“滑倒了,早产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太医被晃得难受,心说:“你不放我去诊脉,再摇我也没办法。”旁边去请太医的小厮看得满头黑线,上前扯开贾赦,救下太医恭声道:“老爷莫急,先让太医去请个脉才好啊!”贾赦回过神来,连连道歉,又催着太医赶紧进去,太医也急着躲开贾赦,二话没说,提着药箱一头冲进屋去了。

贾母气得鼻子都歪了也没拦住贾赦。索性眼一闭,腿一伸,哭天抹地起来:“老爷啊,带了我去多好,省得被这不孝子气死。”慌得贾政贾珠围着又跪又劝,王氏帮着拍背顺气,张氏也想近前安抚,却被王氏挤到一旁,只好看着贾赦,心下焦急。贾母见贾赦无动于衷,竟不向往日,早早跪下请罪,心中不安。要知道,她能被捧得高高的安享荣华靠的大部分是儿子的孝顺,不然她一个深宅老妇,再有手段,儿子不理她又能施展几分。眼见着贾赦根本不把她的指控当回事,心里也没了主意。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他们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从没被他们放在眼里的荒唐老爷才是贾府真正的当家人,是能够主宰他们荣辱甚至生死的人。众人暗悔不该为几两银子倒向贾母王氏,一边急忙该捆的捆,该打的打,一边大求佛祖保佑别让大老爷的怒火烧到自己头上。

又过了一会儿,丫鬟来请示晚饭。贾赦便邀太医一起,又吩咐人去给张氏送饭,让她出来歇会儿。太医插言让炖人参鸡汤给产妇补元气,贾赦也照样吩咐下去。

贾赦被那小丫鬟一脸的不屑,好似在看什么脏东西的表情彻底惹火了。自家还没定罪呢,这黄毛丫头就敢狗眼看人低,以后是不是想骑到爷头上去?一把抢过账本喝令:“跪下。”小丫鬟腿一软,栽倒在地,贾赦拎起账本放到她头上权当桌子翻看起来。

贾母王氏倒不是不想搭救自己心腹,奈何贾赦太过强硬,又不是原版,任凭贾母在一旁装气的要昏了,王氏煽风点火句句不离孝道,贾赦一概不理。开玩笑,你又不是我亲妈,又这般偏心不讲理计算于我还逼我孝?做梦去吧!母慈子孝,今后你不慈也别想我孝。

贾赦也败家了,抄起桌上雨过天青成窑盖碗劈头砸向跪在前排的两个大丫鬟:“春兰、夏荷,你们两个贱人。爷平日里是不被太善良了,纵得你们这些狗奴才如此吃里扒外。”

正在荣庆堂一片慌乱的时候,张氏大丫鬟墨珠一头闯进来,匆匆行了个礼,奔到贾赦张氏身边焦急道:“姚姨娘要生了。”贾赦猛地站起,姚姨娘要生了?迎春要来了?急急扯了张氏忙忙地往回赶,错过了身后贾母阴森森的要滴出水来的表情。

看着贾珠望过来的愤恨眼神,贾赦心中冷哼:“原想着你要是个明事理的,日后就拉你一把,没想到也是个不明是非的,那么多圣贤书全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吧。那就不可惜了,你该什么命就什么命吧,我是绝对不会插手去管了。”

贾赦在外头扯住姚姨娘身边小丫鬟喝问:“不说是还得一个月才生吗?如何就提早了呢?你们是不是没有精心伺候?”小丫鬟吓得脸如土灰,哭道:“奴婢怎敢不尽心尽力?每天都是一样的伺候,谁想到今儿照例散步竟滑了一跤呢?”贾赦急得直骂:“你要是扶稳了怎会摔倒”小丫鬟已经听说了前头贾赦发威的种种事迹,生怕也被发卖了,急忙申辩:“走的都是一样的路,实不知今儿怎么就洒了水在路中?”贾赦一听,阴谋论了。叫来管花园的婆子一顿喝问,知道洒扫那段路的丫头正是刚才发卖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心知那丫头定是被人收买了要谋害自己子嗣,却也无法可为了。人都发卖了,还能怎么着?只有在心中重重给贾母王氏记了一笔。贾母王氏排挤打压他尚能忍了,可算计到他孩子头上就万万不能容忍了。这厮压根忘了迎春是他前任留下的了,直接就全权接管成自己宝贝女儿了。

诺大个院子里,满满当当跪了几大排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位高权重的管家买办,也有三等洒扫跑腿的丫头小厮,一个个俱顶着正午的大太阳,瑟瑟发着抖。

贾母一听赶紧借坡下驴,也笑道:“可不是,都是这起子混账做得糊涂账,委屈我儿了。”

屋内,张氏放下幔帐、屏风请太医诊脉。太医摸着胡子诊完左手诊右手,半晌一言不发出门叫过接生婆嘱咐几句,自去向贾赦回话了。

荣庆堂正房前院

那账房不及喊冤便被堵住了嘴,噼里啪啦一阵,打完了板子,正要起身,就听贾赦慢悠悠道:“再给爷打二十板子。”打完又道:“再加二十替大太太出气。”那账房登时软倒,跪下哭道:“求大老爷饶命呀,再打下去小人就没命了啊。”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才打完,院中鲜血淋漓,看得一向在温室中保护良好的贾珠面色惨白,几欲昏倒,但这会儿谁也顾不上管他了。因为贾赦下令,将所有涉案人等连同其家人全部发卖,一个不留,这一下子就去了一百多号人。其中就有王氏一向倚重的来旺家,来喜家和贾母重用的柳家,又包括了贾府大管家赖大的侄儿一家和一个女儿所在的婆家,倒是赖大本人摘的一干二净,叫贾赦暗叹可惜,没能清掉这个最大的蛀虫。

贾赦那个气啊!自己身边两个大丫鬟,竟然一个是贾母眼线,一个是王夫人心腹,这都叫什么事啊!合着自己平日里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难怪贾母王氏能知道的那么快呢。再看看后头,大房采买,小库房管事,三等洒扫婆子,二门上传话小厮,都渗透的多角度全方位了。自己简直成了个大傻瓜。

单从这里看,虽然贾母手段卑劣下作,但不失为一个好母亲,一心为儿子打算。可那被算计的一个也是亲儿子的话,就很让人无语了。为小儿子算计大儿子,说出去都没人信。贾赦也不打算去说了,他决定再给她们一个机会,只要以后不再发生这种事,这次就揭过,不计较了。但很有必要给她们一个教训,省得这些人再觉得自己好欺负,时时算计着,就算没什么损失也烦的很。

底下小丫鬟咬牙暗恨,上头贾母也阴着脸认为贾赦折了她的面子,是对她不满,故而拿她身边的人出气,可贾赦没心情理她了,这会儿谁也比不上贾赦的火气大。这账本分明是自己批过的,自己的笔迹明明白白在那呢,张氏也未加半分修改,再细细一看,有问题的全是张氏交权时交接时期的,这一处那一处,说有漏洞都是客气,整个就是个筛子。这是明显的栽赃啊!更让贾赦心惊的是,贾母那样的老人精明明一眼就能看穿,如何还要发这场火?莫非……贾赦冷笑:“真真是母慈子孝,自己就是个多余的。原本还想着自己占了贾赦的身体,要对他的亲人好点,以补偿他们失去了儿子、兄长,现在看来是自作多情了。这些好亲人还是赶紧想法子甩掉吧,自己可是万万消受不起。”想到这,贾赦扯起张氏对她说道:“回去把爷书房里多宝格上写着《法华经》的书匣拿来。”看到张氏脸上明显的问号觉得十分可爱,又想起刚才自己曾怀疑过她,十分抱歉,便低声道:“知道你是冤枉的,那书匣能证明你清白,快去拿来。”张氏猛抬头,嘴唇颤抖:“爷信我?”那弱弱的小模样看的贾赦狼性大发,直想一口啃上去,可惜时间、地点都不对,也只能想想了。“不信你信谁呢?”停了一停,接道:“去看看珠儿下学了没有?有空的话,叫他一起过来。”

王氏噎住,那账房可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心腹,只是这当口也只能狠心推出去顶罪了。于是开口道歉:“都是弟媳糊涂,误信了谗言,错怪嫂子了。”说罢朝张氏行了一礼,张氏看自家老爷带着笑,以为是不想和贾母起冲突,只得咬牙忍下,亲上前扶起王氏笑说:“不怪弟妹,都是那起子小人闹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