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除了姚姨娘。姚姨娘拼了老命生下包子就昏过去了。张氏很厚道,给她灌了参汤又派人看着,等醒了通知她。姚姨娘睡了一天一夜,醒过来就急着看儿子,却被告知生的是女儿,顿时觉得没指望了,大哭大闹,指天骂地,一激动,抻大发了,生孩子时候没机会大出的血换这会儿出了。更倒霉的是,太医、收生嬷嬷都走了,身边几个小丫鬟还没及笄呢,能不添乱就不错了。等急急忙忙找来张氏,又慌慌张张请来太医,姚姨娘早香消玉殒了。

待得张老太太听完贾赦来意,大喜过望,一张老脸颤巍巍开满了金丝菊,倒叫急匆匆赶回家的张大老爷摸不着头脑,却也不及问,只得按母亲话领了妹夫下去好生款待。

贾赦也暗自盘算,自己已来看过贾敏,她也表现出了身体不适,那应该可以开口请林母了,从刚才的表现看,林母还是挺喜欢自己的,试试吧。于是甜言蜜语请林母明日出席女儿洗三,也不提贾林两家情分,只以小辈身份为女儿祈个福分。孰料,倒投合林母眼缘。林母自青年孀居以后便再没参与过这等喜事,虽说现在年纪大了,也随儿子得了宜人诰封,可没人请她也不能自己凑上去。况老年人本就喜爱孩子,她又十二分的喜欢孩子爹,只暗地里当作小儿子看,那便是去给自己孙女儿洗三了,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拒绝。一口答应下来,心里对那素未谋面的小女孩已是满满的疼爱了。

贾赦回到家刚坐下,茶水才喝了一口,就听下人回报贾敏身体不适,明儿不能来了。顿时急了,张嘴想说话,忘了自己正含着茶呢,被噎个够呛。好容易喘匀了气,一叠声地叫备车,他要亲自去请。刚出门又折回来,叫张氏包了一包人参燕窝之类好药材带上,张氏想了想,叫人包了两包,一包给贾敏,一包给林母,亲自捧了递给贾赦。贾赦美滋滋地瞅着自个儿贤内助,到底逮着机会在香腮上亲了一口才跑出去,羞得张氏满脸通红,摔了帘子回里屋去了。

贾赦很配合,让来就来,让喊就喊,忍着牙酸跟姚姨娘讲情话,许诺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直到姚姨娘暗示要贾赦扶正她,怒了,不给我专心生小包子,还有心思想这些,看来没大事,是矫情了。于是甩袖走人,找太医去了。

☆、迎春正名

“一打聪明,二打伶俐……”吉祥姥姥顶着阵阵寒气唱着洗三歌。寒气制造者贾赦瞪着一双桃花眼视察着每个步骤,务必不能出一点差错。张氏坐立不安,一边抱怨贾赦,一边埋怨贾赦。

☆、贾赦威武

这边张老太太乐颠颠回房,召来长媳,说明天一起去贾家给外孙女儿洗三,女婿亲来请她添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女婿重视女儿,重视自家,更说明女婿觉得她才是真正福寿禄全老人,不然怎么放着现成贾老太君不用,巴巴地来请她。

贾赦终于讲完了开场白准备进入正题,他觉得直接请林母不太保险,便提出去探望贾敏。林母觉得贾赦心疼妹妹是个好哥哥,林如海也觉得大舅兄今日表现和以往不同更合妻子平日所说不符,不似丝毫不关心她的样子,心下有些愧疚:“敏儿只是有些不舒服,大舅兄就急忙来探视。此前,大舅兄病了月余,自己却不曾理会,实在不该。”便主动要求陪贾赦去往贾敏院中,林母应允。

饶是贾敏的滔天恨意也不足以引起贾赦目前的略加关注。他现在所有精力都放在对付贾母、二房上头了。贾赦很忙,忙的不可开交。忙着抓二房把柄逼其分家,忙着找老太太痛脚逼其放权,更忙着筹划女儿满月宴,万不能再让贾母掺一脚搞得不欢而散。要知道,这满月宴可不单是庆祝新生儿满月,其母亲出月子,在贾府这样的大家族,满月更是让新生儿正式登上族谱。家谱的大日子。

事情要从昨天说起。贾赦在书房里折腾了一天,翻了一堆书又写了一堆请柬,邀请各式各样九转十八弯的亲朋好友来参加新小包子的洗三礼。弄好以后,按照《古风考俗》中的说法,再要请一个福寿禄老人来给女儿第一个添盆,求个好兆头。

贾敏也觉得奇怪,今儿太阳怕是打西边出来的吧,大哥居然会来看自己!贾敏自幼娇养于贾母膝下,贾赦则常年住在先老太太院中,两人没什么交集。等后来先老太太过世,贾赦便被贾母打发去了花园偏院守孝,兄妹俩足有几年没见过面。再后来出了孝,贾敏又订了亲,忙着备嫁,更顾不上联络兄妹感情了。所以她对贾赦的印象基本上全来自于“别人说”。贾母说贾赦不好,贾政说贾赦不好,家里下人们都说贾赦不好,出了嫁,往来人家还说贾赦不好,贾敏就信了,并且深信不疑。对于贾赦今日举动,只觉得定是贾母爱女心切才叫大哥来探望,心里便更加亲近母亲,倒也对贾赦有两分谢意,因此大度的决定以后回家不叫母亲收拾他了,算是还了情了。

贾赦忍着气离开贾母院子,也没回房,径自出了大门,登车往张家去了。

不得不说,贾赦穿越的时机很好。这会儿的荣国府虽说有些没落了,但还不到后来“墙倒众人推”的地步,还有些真正交情的亲朋好友。且这时节,夺嫡之事尚在暗处,贾家也还没忙着战队,因此跟一些朝中新贵,忠心直臣也有一二往来,大家也都还买荣国府的面子,因此,洗三礼上热热闹闹来了不少人。

林母之前没见过贾赦。贾赦跟贾敏不亲,以往来林家的多是贾政。她只听人说起过贾赦荒唐纨绔,但林如海是君子从不说人坏话,贾敏再不喜贾赦也不会在婆婆面前揭自己哥哥的短,林母又确确实实见过贾母贾政,只觉得气度大方,规矩良好,因此也不十分相信那些贾赦的传言。今日一见,更觉得那些流言是嫉妒贾赦的小人散播的,是在抹黑贾赦。瞧瞧,多精神的小伙子,仪表堂堂,端庄大方,进退得宜,恰到好处的恭维更让林母开心不已。林如海幼学儒学,一直以君子之礼自我要求,对母亲恭敬有加,亲密不足。贾赦可没那些想法,他年纪本就比林如海还小些,又生得比年纪更小,很得老人缘(贾母除外),奉承起林母来完全没有心理压力,俏皮话一串串的,逗得林母笑个不停,只遗憾贾赦不是自己儿子。林如海在旁听着,虽觉得贾赦所为不合他多年来所受教育,心中却也感谢他让自己母亲开心,便不自觉的对贾赦亲近了几分。

好在,张母、林母是真心疼爱这个不受祖母所喜的稚龄幼女,二老也顾不得什么喧宾夺主,瞧着吉时将近,便做主张罗开来。余下的人家大都清楚贾家长幼不分的□,心里都蛮同情这个倒霉孩子,自是不会落井下石再给贾赦添堵。大家不约而同把刚才之事抛到脑后,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重又热热闹闹地加入洗三仪式,添盆的东西一个比一个金贵,让贾赦稍稍顺利口气。至此,贾赦对贾母彻底死了心,再无一丝情分,对张母、林母却是感激,尊敬的,原本他是存了利用二老的心思,借她们抬高女儿身份,更是为了拉拢张家兄弟和林如海。却不料,得了二老真心疼爱,当下把内疚化作动力,日后对二老敬爱有加,只当做亲生母亲来孝顺。

可贾赦也不能大吵大闹,前儿那一场还没收拾完呢,再折腾一回,自己可就被动了。虽说并不在乎那个孝子的名头,但也不能让人拿住把柄。

屋内,姚姨娘最初的得意早磨得一干二净。她又不肯十分听收生嬷嬷的话,不肯忍痛,一味大喊大叫,喊贾赦,喊太医,疑神疑鬼怕张氏害她。张氏被烦得够呛,还得温言安抚,一边打发苏嬷嬷去请贾赦来,隔着窗子喊两句让姚姨娘定定心神,

贾赦知道后,囧的满头黑线。张氏听了也汗,如此别开生面的死法有没有来者不知道,但绝对前不见古人。汗过后,倒也松了一口气,情敌没了,生的女儿必是要记在自己名下,今后也算是儿女双全的福气人了。二来,姚姨娘这般死法倒比难产而亡好些,虽说可笑,却不必让小包子背上克母的罪名。于是,辗转向贾赦提出记嫡。贾赦本就想把这唯一的女儿当作嫡女来养,让她金尊玉贵,不再重蹈书中覆辙。夫妻俩一拍即合,大房嫡长女小包子就这样新鲜出炉了。

到林家的时候,恰逢林如海下衙,两人前后脚进了林家,同去拜见林母请安。贾赦在穿越半年后,终于见到了红楼梦第一女主角——她爹。彼时,林探花正在翰林院做侍讲学士,品级不高却是天子近臣。相貌俊秀,气质儒雅,一身五品白鹇官服硬是被他穿出了风流潇洒的味道。贾赦自穿过来,美男见了不少,包括他自己这副皮囊也是百里挑一的,却都比不上林如海。不愧是绛珠仙子的父亲啊。贾赦看得口水直流,林如海则浑身不自在,幸好这时林母开口同贾赦讲话,算是给林如海解了围。

意外的,因为自己父亲而不得亲祖母喜爱的迎春却同样是因为父亲而得了另两位祖母的拳拳爱意,不知道长大后明白真相的迎春会不会想起“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个典故来。

太医睡得迷迷糊糊被挖起来,也怒了,不好好生孩子尽折腾我干什么。气冲冲杀将过去叫出嬷嬷问明状况开药了。熬药熬了好几个时辰,天都要亮了。端进去,姚姨娘喝完没一会儿就生了个漂亮的小包子。张氏一看是女儿,也高兴了。喜滋滋抱着出来恭维贾赦。这时,一轮红日正好升起。收生嬷嬷满口吉祥话,直说小千金自己要挑好时辰出来,又说长的如何如何漂亮。乐得贾赦给了她双份大红包。太医也拿到了重谢,心里觉得贾赦很懂事,当下把起床气扔到一边,给贾赦张氏各诊了一回脉,让多休息,也乐颠颠回家去了。于是,皆大欢喜。

贾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贾母。亲祖母,又福寿禄全,再合适不过了。没想到,满腔热情的上门去,直接被一盆冷水泼了回来。贾母先是躺在榻上光哼哼不说话,一旁大小丫头指桑骂槐说是贾赦气的,尤以那天送账本的小丫头骂的最凶。等贾赦快忍不住想发飙了,贾母才有气无力的发话,先讲自己气大了,起不来,又说自己没那么福寿禄,只是个养儿不孝的可怜老太太,还暗指贾赦造孽太多,不积福寿,新生的小包子要倒霉,摊上这么个爹就是个没福的,当不起堂堂荣国府老太君去添盆。

吉时临近,贾赦的脸黑了,众来宾也尴尬的恨不得今日没来才好。却是贾母打发了小丫头来向众人告罪,言说自己身体不适,不能亲身前来。跟着王氏诚恳表示自己要侍奉婆母,侄女儿的洗三恕不能参加了。成功的让那些冲着荣国府招牌而来的追星党们全部退了场。片刻间,熙熙攘攘的来客走了有一半。剩下的大多是贾家十分交好的人家,绝不能走的,更多的竟是冲着张、林两家面子留下的。顿时让贾赦气了个半死,他万万没想到贾母竟能做到这地步。这是当众跟他叫板啊!是警告他,这些人是冲着荣国府的面子,她贾母才能代表荣国府,而贾赦不能。没有贾母的支持,他贾赦别想能撑起荣国府。

终于洗三礼圆满落幕,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用过中饭就各自告辞,唯张母、林母多留了一个时辰逗弄几个小包子。从贾琏到贾蓉、贾蔷挨个赞了一番,又厚厚给了见面礼才依依不舍离府回家。张母犹可,自家里有好几个孙儿,小儿子在外任也新添了一儿一女,回去了也能抱小孙子亲近。林母就不高兴了,看着贾赦身前四个粉雕玉琢小包子恨不能抢两个回去养,想到自己府上冷冷清清当即决定今晚就塞两、三通房给林如海,不要也得要。贾敏敢抱怨,自己就端出婆婆款儿来,逼也要逼她同意。让知情后的贾敏对贾赦刚升起的一点好感立时烟消云散,并彻底跟随母亲脚步,对这个长兄恨之入骨。

搞定了一切的贾赦兴奋的想用某些运动来庆祝,却被这几个月来变得腹黑了的张氏以刚生产完,还没出月子为由拒绝了,噎得贾赦直翻白眼,只好天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内心默默内牛:“女儿啊,快长大,爹的性福生活全指望你了。”就这样,念到了满月。

却说,前阵子,借着女儿出生那天的大甩卖和姚姨娘可笑的死法为由头,贾赦夫妻联手给贾府来了次大换血,各处重要岗位都安插上贾赦祖母留下的忠心旧仆和张氏陪嫁来的可靠下人,其他地方也换上了新进的庄子上家生子并外买的新人。总之,除贾母、二房手上资深仆役不便动外,整个荣国府的下人都已在贾赦的掌控之中了,而贾赦的目的就是跟贾母较劲顺便恶心王氏。想想吧,好不容易拿到管家权以后指挥的却都是贾赦的人,气也气死她了。更重要的隐身目的是想掩盖女儿出身。自从贾赦穿过来,除了最初那一个月,张氏便再未出现在京城贵妇交际圈中,而太医诊脉也只知道贾家大老爷的女眷有喜了,具体是谁并不清楚,也没人会去打听。府中知情的下人也大多趁着这次打发出去了,剩下的俱是苏嬷嬷、墨珠一类张氏心腹并着贾赦一些挑选过留下的小妾,全是安分守己的。亲戚中,知道实情的也就是张母、林母,绝不会乱说话的,这样一来,记在张氏名下的新生小包子便在贾赦有意操作之下成了张氏亲生小包子。外头人只看到绝迹社交界大半年的贾大太太是抱着包子高调复出的,而张老太君亲自主持的洗三礼更从某种角度奠定了新小包子张家亲外孙的地位,等贾母、王氏想拿小包子出身做文章时,一切已成定局,她们说什么也没人相信了。

张大太太听了也很高兴,主要是为小姑子。她和张氏年纪相差很多,张氏未嫁前又相处的十分好,如今小姑子过得好了,她也在心中高兴,便一口答应下来,还喜洋洋地跟张老太太商量明日穿什么衣裳,送什么礼物才好给小姑子脸上增光,张老太太听了越发欢喜,唠唠叨叨要送这个添那个,最后整整包了三大盒子,足够便宜外孙女儿用到10岁。

张家老太太得了消息,知道女儿身前即将儿女双全,又听说近来女儿夫妻关系和睦,十分高兴,正在家里盘算着要给便宜外孙女儿送点什么礼物,忽听下人来报姑爷求见。心里莫名,一面叫人待客,一面打发人去衙门请大老爷。

贾赦气疯了,气原版不争气,把老太太纵得这般嚣张,更气自己心慈手软,此前抓了那样大的把柄竟没狠心逼两房分家,妇人之仁,导致了今日耻辱,更累及无辜女儿。从这一刻起,贾赦再没有任何顾虑,与贾母正式决裂日不远矣。

贾赦坐在车厢里闭着眼睛想说辞,这会儿他倒不急着请贾敏了,左右他讨好贾敏意在结交林如海,实际上对这个妹子也没多少好感。贾母亲自养大的宝贝女儿是个什么样子,看元春也能猜出一二,贾赦实在没心情和一个年长版的元春打交道。贾敏不愿去正好,他亲自去请林母,只要林母看好他了,在林如海面前多说两句好话,岂不比贾敏有用的多。“嘿嘿,我真是聪明啊!”贾赦自恋着。

女眷中以张母、林母为首,关系最近,辈分也高,还都有出息儿子,便当仁不让坐了首席。不过,贾赦没见着四王八公家的女眷亲临,只有几家派了管事婆子送了礼便算。心中越发肯定,日后秦可卿的盛大葬礼绝对不是荣国府的面子能撑起来的,那是人家上头有人。看了眼正好奇地趴在摇篮边戳小姑姑脸的贾蓉小包子,贾赦暗自握拳,思想有多远就让秦可卿滚多远吧!四王八公们也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洗三风波

与张家的热闹喜庆相比,林家对贾赦长女洗三的反响可谓冷淡。贾敏淡淡打赏完传话的下人自往林母房里去了。一路上拧着手帕子,心中埋怨大哥的张扬,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嫁进门多少年了也没生出个一男半女,还这样大张旗鼓地给女儿洗三,这不是明晃晃地讽刺自己吗?越想越气,又委屈,心下打定主意回家后定要找个茬子叫母亲教训教训大哥给自己出气。因此给林母回话时也没什么好声气。林母听后心中也有不满,不过这不满是针对贾敏的。林母不似贾母,她不贪恋权柄,林家又一脉单传,不存在兄弟阋墙,也因此的,林母眼前就着急一件事——林如海的子嗣。偏偏贾敏进门多年一无所出,林如海又十分喜爱贾敏不肯纳妾,让林母盼孙子盼的快要抓了狂。这当口听见儿子大舅兄喜得贵女,心下艳羡,再听说这女儿是姨娘生的,养在正房太太身前,顿时就把积了多年的满腔怨愤全朝贾敏发泄过去。许多年来第一次对贾敏发了火,强烈要求给林如海纳妾,要是贾敏没有好人选,她就亲自出马去找。贾敏听完,直觉得五雷轰顶,心中不甘愿到了极点,偏又没理由阻拦,于是把这笔账全记到了贾赦头上,当下就称病,不肯去给贾赦女儿洗三了。

自洗三礼跟贾母结了梁子,贾赦便决定再不让贾母插手小包子任何事情。这名字,当然不能用书中的了。自己闺女金贵着呢,怎么能跟在元春后头。贾赦打算按贾敏的例,在王字辈中挑一吉字做女儿闺名。抱着《辞海》翻了几天,终于选定了“琳”字。琳,美玉也,甚好。兴冲冲地跑去告诉张氏,张氏也赞同。夫妻俩又和谐地商量了一回摆满月酒的诸项事宜,便安置了。吹灯,执手,反倒在床……纯睡觉。贾赦咬着被角默默流泪:“娘子,你腹黑了。”

闻言,贾赦对贾母最后一丝隐忍也没了。好个慈眉善目老太君,竟然诅咒自己亲孙女。看来,书中迎春最后那般下场还真是也有贾母一大份,就说么,以原版的愚孝,若贾母当真反对,怎么还能许配孙家,只能说,贾母是真没把迎春这个孙女儿放在心上。长房长女,一等将军唯一亲女,即便是庶女,也该比二房那五品小官的嫡女金贵些,可结果呢?一样养在贾母身前,竟不及探春这个二房庶女尊贵,那贾母但凡上心一点,也不至于叫个奶嬷嬷拿住迎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