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接生婆很疑惑,她不知道贾赦让她拿的是什么,她接生了多年也没见过生来含东西的,不过秉承着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敬业精神,她是愿意为贾赦做事的。左右也不是害人性命,又有大笔赏钱,何乐而不为呢?

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贾赦当着贾母的面重重关上了贾府威武雄壮的大门,宣布这个春节闭门谢客,他大老爷要专心读书准备殿试。这让喜怀身孕重又张扬起来的王夫人摔碎了整套斗彩莲花成窑茶具。天知道,她等这个机会等多久了,以荣国府当家夫人的姿态招待京中贵人。之前一直有个该死的张氏挡在前头,好不容易今年抢到了管家权,她正想趁此机会大宴宾朋向大家展示她作为当家主母的风采呢,却被贾赦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挡了回去,只叫王夫人恨得呀呲欲裂。她摸着肚子,垂下的眼帘里闪过一丝精光。

☆、贾母倒霉

可王夫人是谁啊?出了名的能折腾,她怎么能安于平淡呢?一定得弄出些动静来让大家侧目。为此,贾赦也有准备。赶在王夫人临产前,他专门花了半个月时间收买了一个贾府惯用的接生婆,让她在接生时先一步拿出婴儿口中的东西。在贾赦看来,那贾宝玉之所以能被宠到天上去就是因为他生来含玉,被认为是吉兆,是会有大作为的。要是没了这块石头,他就是个普通的婴孩,最多因着贾政的缘故多得些偏心,顶了天了是到贾珠的程度。至于那块石头,如果真能保佑他的话,自己就把它当作送侄子的满月礼,让他挂着也就是了。

不爽贾赦没有领悟自己良苦用心的皇帝大人决定要更进一步暗示,便在三甲入宫谢恩时赏赐了状元、探花各一方澄泥蟠螭纹长方砚和御制龙涎墨,却单独赏了贾赦十二本名家诗作。贾赦一看都是珍藏版,大乐,高呼万岁,磕头谢恩,一副赚到了的财迷神情把皇上气乐了,索性挥挥手叫他滚下去,随后钦点了三甲入翰林院,指望着那些读腐了书的大儒们能给贾赦灌上几斤墨水。

贾母的如意算盘被贾赦打了个粉碎。那日,怒骂了贾赦之后贾母命令他进宫陈情,要重点突出正房是贾赦主动让出的,贾政是盛情难却,绝不是无视长幼尊卑。其实在贾母想来,如果有可能,最好把爵位也让出来,把看不顺眼的贾赦踢出荣国府才是一了百了。可现在最重要的是消除那道圣旨的不良影响,爵位的事就先便宜那个讨厌的家伙了。贾母愤愤地扯着手绢想。

另一个同样开心的人竟然是二房的赵姨娘。虽然二房被迫迁出了正房,虽然二房太太被太后斥责,里子面子丢个精光,可,这关她什么事啊?二房有地位时也不是她住正房,二房太太掌家时也没她半分好处,反而越发过得艰难,所以看到王夫人遭殃,赵姨娘那个开心啊!她不止做梦笑,她随时随地笑。她如春风般温暖,如细雨般滋润,安抚着贾政那颗受伤的玻璃心,让原本大失颜面,郁郁寡欢又因着王夫人的哭丧埋怨而越发心烦的贾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柔情。啊!真是朵美丽温柔的解语花啊!贾政扔开一切烦恼,一头扎进赵姨娘伟大的胸怀中无法自拔,等王夫人终于从佛堂里被放出来时,赵姨娘不但已经占据了贾政心目中最重要的根据地,夺得了全部的宠爱,并且成功地生下了他们爱的结晶,还另揣着六个半月大的包子,让王夫人瞬间崩溃。

无视贾母王氏杀人的眼神,死亡的诅咒,贾赦提着精确测量过合乎规格的考箱,穿着四、五层保暖单衣,揣着满怀各色口味熏香由大舅子压阵,妹夫护送,张氏祈祷,小包子们目送着踏上了不死不休的科举不归路。

贡院前,等着观看西洋景的大人们排成排,各个用目光对贾赦展开评论,贾赦厚颜无耻的拱手作揖套近乎,嬉皮笑脸任瞅任看任批判,严重破坏了严肃凝重的考试氛围,气得主考官差点想把他踹出去。等考试开始了,总有巡考们有意无意地从贾赦考窗前经过,企图瞻仰这位注定留名科举的奇人。但无一例外的被贾赦的多口味熏香呛得头晕眼花。贾赦本人更是在五颜六色的烟雾中闷了九天,几乎变成熏肉才被兵丁们架出贡院,扔到奶兄赵大赶来接人的朱红宝顶油幄车上。以科举以来最高身份考生(正二品一等将军,其他人都是秀才,没品)为本次秋闱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贾赦是真烦贾宝玉啊!想那贾宝玉小小年纪就和袭人大被同眠,四处沾花惹草,招蜂引蝶,宝姐姐林妹妹左拥右抱,还把手伸到母亲房里勾引金钏,致其自尽,更别提在外什么秦钟,琪官儿之流,简直荤素不忌,这样的人居然是天真浪漫,而贾赦只要了一个鸳鸯就是荒淫好色,罪无可恕,这叫顶着贾赦恶名失恋50余次的孩子怎能甘心?

☆、加官进爵

愤怒的贾大老爷跑到座师徐大学士家,进了门,屏退左右就开始哭诉,讲一个不受母亲爱戴,兄弟尊敬的可怜孩子艰难的成长之路,很不要脸的把自己夸成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优秀青年,而贾母是糊涂被蒙蔽的无知母亲,贾政就是那个阴险无耻、混淆视听、陷害兄长、无视伦常的卑鄙小人。自幼谨遵孔孟之道的徐大学士在听到贾政厚颜无耻窃居正堂时就气炸了,在他老人家那顽固的可爱的思维中,单这一条就足够贾政此人被口诛笔伐,撸官去职贬为庶民顺道塞进孔庙忏悔三年了。因此,贾赦后来那些指控等于是白说了。徐大学士抹着眼泪扶起刚划归自己名下的便宜弟子,越看越觉得可怜。回顾贾赦那让人拍案叫绝的治黄河策,再想想过去常听到的不堪入耳的昭彰恶名,内心情感丰富的徐大学士自动脑补出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被恶毒兄弟常年打压的悲催的孩子。只见他——幼时,默默缩在墙角种蘑菇,渴盼的望着温馨的一家三口欢笑着;少年时,孜孜不倦地学习,以期求得父母一个鼓励的眼神;青年时,背负着被无耻兄弟强加上的莫须有罪名,顶着因圣上被误导而降袭的爵位幽居于富丽堂皇的荣国府后院的马棚中吃糠咽菜……好吧,最后一条有些过分了,但心潮澎湃的徐大学士已经深深沉浸在自己脑补出的悲惨世界里无法自拔,下定决心要为自己心爱的弟子讨一个公道。

随后的日子很平淡,贾赦拜访座师,拜访前辈,联络同年,又酬谢考官,还跟一些八竿子打得着及打不着的亲朋好友宴饮应酬。张氏也游走于各家女眷之中替贾赦攒人气。大家和和气气,形势一片大好,好的贾赦差点忘了正揣着块破石头的王夫人。

贾府二太太的哥儿生来含玉的消息一夜间传遍京城,快得贾赦还没想出办法就已经不用想了。贾赦盘腿坐在炕上,面无表情,拿银钎子插切成块的苹果狠狠的嚼,内心狰狞:“好个王夫人,爷真是小瞧你了。生来含玉,哼!爷活了两辈子也没听说有哪家小孩生来含东西的,就一个手握避孕药的,那是笑话。还鸽子蛋大的玉,怎么没噎死那个兔崽子。”又插了一块苹果塞到嘴里:“爷叫你给儿子塞玉,爷叫你进得去出不来。”

内院里,同样如遭雷劈的还有贾母王氏。她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人见人爱的儿子/老公怎么会遭到皇帝的厌弃,但这不妨碍她们习惯性地把原因归结到贾赦头上,当即暴跳着叫贾赦滚进来。贾赦正等着呢,他东拉西扯大半天不放人走就是为了让重量级人物有幸了解贾母本质,只要有一人能够上达天听,日后就再不必畏首畏尾跟贾母打太极了,他就完全可以光明正大无视此人。平生第一次心甘情愿挨骂的贾赦如愿以偿了。传完旨去偏厅喝茶的太监侍卫小分队,徐大学士派来深入了解弟子悲惨处境的御史督察小分队和告辞不及时没能逃走的名流官员小分队均有幸聆听了一场特意被外扬的家庭伦理狗血剧。贾母的霸道无理,贾赦的委曲求全,贾政的虚伪阴险,以打破京城流言记录的速度高速蔓延开来,连刚到扬州尚未安家落户的林家三口也听到了原汁原味的现场版。对此,贾敏是坚决否认并大力批判贾赦,甚至讲出了以前一直没说的许多事例来佐证,可惜,没人信了。林母对贾赦的印象开始就好并且越来越好,又亲眼目睹迎春洗三上贾母的种种行径,当下对传言深信不疑,对贾赦满怀同情,对贾母厌恶至极,并因此迁怒于贾敏。林如海的反应是,把传话的下人打出去,此等饶舌小人不可原谅。他坚定的认为这其中一定存在某些误会,而传出的话也被人扭曲走了样。他私下决定待会儿亲自修书一封回京城问个究竟。收信人当然是严肃正直的座师连清御史令。可怜的孩子,你的座师正是徐大学士的开山大弟子,联名上奏的头一名,坚定跟随自家师傅脚步一心为小师弟打抱不平的可敬的贾赦大师兄,你得到的真相一定会心碎的。至于收到座师回信,相信了事实比谣言更不堪的林如海从此对贾母的人品产生了强烈怀疑并不幸扩大到贾敏头上,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所以说,人啊,得摆正自己的位置,太得瑟了容易遭雷劈。”贾赦摇头晃脑躲在墙角坏笑,笑够了,严肃表情,带头高喊领旨谢恩。这时,被劈傻了的贾政才反应过来,木呆呆叩头接旨,那瞬间苍老了十几岁的辛酸表情让贾赦稍微同情了三秒钟,随即抛到脑后,冲上前拉着戴大公公的袖子往里塞荷包,戴公公很满意贾赦的识趣儿,便在回宫复命时认真描述了一番贾政的种种表现,全部歪曲成是对圣旨心怀不满,成功让杯具的贾二老爷在万岁爷心目中的形象变成了一团墨黑的污垢,上面还打了个大大的红叉清清楚楚的写着一个字——“渣”,

张氏最近很欢乐,丈夫高中榜眼,得封官职;儿子有了榜样,劲头更足;一向压制自己的偏心婆婆被禁了足,无暇他顾;而从嫁进门就在膈应自己的王氏不但当众挨了板子,还被强行夺了权,更妙的是,她终于腾地方了,而且是太后派人看着她滚蛋的,这真是——太好了啊!张氏简直连做梦都能笑出来。

在那盛大的荣国府含玉哥儿洗三当日,都察院四十五名铁面御史联名上折,痛斥荣国府贾政无视伦常、欺压长兄、窃居正堂。那奏折言辞犀利,证据充分,写的是惨绝人寰,骂的是荡气回肠,成功撩拨今上勃然大怒。在皇帝心中,荣国公贾代善是自己忠心臣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贾赦是新鲜出炉的天子门生,自己打算重用的年轻俊杰,而那个混蛋贾政胆敢欺辱忠臣之后,打压自己罩着的人,这是不拿自己的面子当回事啊,是大不敬。皇帝都是小心眼的,谁敢不给皇帝面子,皇帝就要把他全家的脸皮扒下来扔到地上再踏上一万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这会儿,皇帝大人倒是忘了,贾政也是忠臣之后了。

秉承着皇上讨厌的人要更加讨厌的原则,太后硬是不理会年纪比她还大的贾母顶着十几斤重的全副披挂跪在地上摇摇欲坠,生生让她跪了一刻钟才叫起,也不赐座,就那么站着听着,从为长不慈到无视国法,从不分长幼到妇德有违,太后专挑听起来严重的话说,吓得贾母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几乎浸透了诰命吉服。末了,说够了,挥挥手叫太监宣懿旨,鉴于贾母诰命是先帝封的,而今上也没说要撤,太后便只罚了半年禁足,叫抄《女戒》《女则》各三百遍,并令贾母背诵大青律法,务必做到逐字逐句理解通透,免得再做出些没脑子的蠢事便算揭过了事。对于那越据弄权的王氏,太后就毫无顾忌了,先把五品宜人降成七品孺人,从此非经宣召不得入宫,又叫掌刑女官到贾府亲看着杖责二十,打完立刻迁出正房。《女戒》《女则》各抄五百遍,又命贾母亲自监督王氏交出荣国府全部权柄,归于二品诰命张氏且永不得再擅权。最后状似无意的说了句,反常即为妖,王氏生子异象,当多多拜佛,祈求庇佑为好。贾母颤巍巍叩头谢了恩,被小太监半扶半拖着出了慈宁宫大门。

贾赦坚定地讨厌贾宝玉,并把这股怨气带到了会试考场,对着卷子大发脾气,把本朝连同开国以来的奸相酷吏以隐晦手法骂了个狗血淋头,不料投合了主考官——正直正气的内阁首辅,中极殿大学士徐璋之眼,破格提拔到前十,跌碎了京中众知情人士(特指知道原版德行的众人)昂贵的玳瑁眼镜。

尽管这个春节贾家的气氛不很和谐,但丝毫不受影响的贾赦仍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上太和殿,参加鲤鱼成龙前的最后一跃。面对策论上难倒天下才子的黄河水患治理工程,作为现代人的贾赦表示毫无压力。翻出当年考公务员的储备信息,各种裁弯取直,围湖造田,储水抗旱妙计纷呈,差点把三峡大坝也给写上,幸好及时想起这个时代没有水泥,钢筋质量也不过关才挽救了他的卷子,不然写上了可没法勾掉。洋洋洒洒八千策论一挥而就,写完才不过一半时间,可惜殿试不能提前交卷,无聊的贾赦开始偷偷左顾右盼。鬼鬼祟祟的动作引起了高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大人的注意,皇帝很诧异,居然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打混,叫过一旁大臣想问问这胆大包天的家伙姓甚名谁。得知是本次科考风云人物立刻来了兴致,搭着六宫都太监夏秉忠的手下了龙座,踱到贾赦身后看他的卷子。贾赦还是敬畏君上的,没敢抬头正视龙颜,规规矩矩跪在下边请皇上御览。皇上一口气读完,忍了又忍才没有拍大腿叫好,正要钦点贾赦为状元,不经意间扫到最后一页——两首十分徐志摩风格的颂圣诗雷得皇帝外焦里嫩,抽搐着想骂这个毫无文采的家伙,但想到之前令人拍案叫绝的策论生生憋了回去,慢慢坐回龙椅,盘算着是给榜眼好还是探花好。

贾赦夫妻全力以赴,张母、林母大力协助的满月宴到底还是被贾母狠狠插了一脚。贾赦咬牙切齿的看着德高望重到连个学堂都管不住的六老太爷填在家谱上的贾迎春三个字,对贾母的不满瞬间飚到了顶点。强撑着笑脸送走来客,回到房中连摔十几个茶碗、花瓶、古董,喘着粗气把自己扔到雕花檀木塌上,怒瞪房顶,心里转过无数能让贾母和二房倒霉的恶毒想法,最终锁定了一个绝对能让她们全体跳脚的妙计,贾赦仰天大笑出门去也。留下身后越来越了解自家相公的张氏顶着黑线默默哀悼惹火了贾赦的人们,愿她们一路走好。

刚进门,话还没说,苏嬷嬷一头撞进来,握着胸口高叫:“二太太才生的哥儿是个有来头的,落草时衔着块宝玉呢。”贾赦瞬间黑了脸。接生婆也吓了一跳,她亲眼见着的,那口中并无一物啊!看着贾赦逐渐凝聚成实体的怒火,接生婆已经不想赏钱了,她只求把自己摘干净就成。听完她指天画地的发誓,大房里又报销了一套鸳鸯莲瓣纹金盖碗。打了赏,告诫接生婆闭紧嘴,贾赦一扭头找美人老婆求安慰去了。

贾赦猜到了结果,但没猜对过程。贾母没接到圣旨,她是被慈宁宫总管太监直接宣进宫听骂的,出面的也不是皇上,而是太后。大青朝最尊贵的女人慈康惠敦和纯禧恭懿皇太后(简称恭懿皇太后)是先帝的婉贵妃,分位高贵,圣眷也重,儿子是自小养在身边的,母子感情毫无嫌隙。等今上登基后,婉贵妃就自然而然地成了皇太后,入住慈宁宫。她谨守本分,一向不插手朝政,就连后宫,先前皇后在时,也是一手不沾的,直到皇后去了,今上又不想再立,才接管过来。太后很明智,她知道自己的尊荣全部来自于皇上,所以从不违逆皇上的意思,对皇上喜欢的人她加倍喜欢,对皇上厌恶的人一向不假辞色,故而,这次皇上来找她抱怨荣国府老太君的胆大妄为、嚣张无礼时,太后干脆地表示一切都是她的失察,没有管理好一干命妇,当立刻宣进宫来严加斥责管教。皇上马上宽慰,都是些无知蠢妇,天生大脑发育不全,绝非母后疏于管教。太后再自责,皇上再安慰,最后皇上留在慈宁宫享用了一顿温馨的晚餐,母子互动十分和谐。

消息传回荣国府,贾母还是有些欢喜的,毕竟现在贾赦是贾府的门面,贾母还是希望贾家能蒸蒸日上的,最好叫贾赦想个法子把荣国公爵再挣回来,然后主动让给贾政。贾母做着白日梦,一边叫丫鬟们开箱子拣合适的东西包起来,预备给贾珠回金陵用。那边挺着肚子给贾珠收拾行李的王夫人就完全不开心了,她巴不得贾赦下一秒就惹怒皇上被罢黜呢,哪里想看到原本只有空头爵位的贾赦又得了翰林院编修的职位。在她看来,爵位合该是自家老爷的,编修合该是宝贝儿子的,贾赦合该是明天就死了的。越想越气的王夫人扔开行李决定去敦促儿子一番,这次回金陵一定要考个状元回来把贾赦踩到脚底下。

不得不说,贾赦也许真是贾母天生的克星,不管是原版的不争气让她受尽老国公的白眼,还是现在过分出息叫她吃了几次大亏的穿越版,贾母对上几次就倒霉几次,偏偏古人眼界不宽,没听过什么魂穿、全穿、变性穿之类的晋江特产,她也想不到自己大儿子已经换了内置CPU,还是一如既往地用简单粗暴的手段进行压制,而之前贾赦良好的接收批评态度加深了她对于自己权威的错误认识,杯具,就这么必然的产生了。

三甲游街那日,贾赦穿着标准榜眼装骑在披红挂彩的高头骏马上,十分亲民地对着围观群众挥手致意,看到临街的自家酒楼上崇拜地注视自己的小包子们,一个飞吻将气氛炒到最□,大家纷纷猜测贾榜眼这是看上哪家姑娘了?这么热情。其实他本来是想把鬓边插着的大红花给扔出去的,只是被状元、探花联手镇压了。贾赦默默泪流:“爷是男人,不想带花啊啊啊啊……啊!”

榜眼还是有些作用的。贾赦欣慰的想。至少科举结束以后,贾母就软化了不少,迎春的抓周也得以顺利度过。在一桌子书本、算盘、胭脂、荷包、金玉、古董中,不出贾赦所料的抓了一本棋谱。

于是接生婆进了产房,于是接生婆努力接生,于是接生婆抱着新生儿掰开嘴找东西,左看右看,除了舌头别无二物,连牙都没有呢,于是接生婆瞅个空子去向贾赦汇报了。

如此有创意的人才能通过乡试吗?答案是,能。众位阅卷官一致同意让贾赦以压倒孙三的姿态成为桂榜上引人注目的倒数第二名。来报喜的报子们好命的赶上了贾赦宝贝女儿的百日宴,双喜临门,让众来宾大赞贾赦才华横溢,又夸小迎春生带福运,旺父旺母。夸的贾赦咧嘴傻笑,用手揪都揪不回来。打赏完满口吉祥话的报子们,旋即趾高气扬地面向气抽了的贾母王氏一脸倨傲。贾母扯坏了上等贡缎手绢,王氏更是欲食其肉,饮其血。她坚决认为贾赦是沾了贾珠的光才吊车尾考上的,如果这场贾珠可以去考,那么上榜的一定是贾珠。贾赦对此表示疑问,他现在是真好奇王氏的大脑回路了,十分想知道王氏到底用多扭曲的心灵才能得出这么强大的结论。可惜,他没机会问,王氏气昏了。在场唯一太医(大家还记得迎春出生那天的可爱太医不?现在正式命名其为胡说【其实念yue,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的说】太医院五品,以后还会不断出场哦)当仁不让前去诊脉——喜脉两月有余,于是众人改口恭喜贾家三喜临门,让贾赦瞬间扯平了脸——讨厌的贾宝玉来了。

坐在宫里等着给新科进士们赐宴的皇帝大人听完御林军首领的实况转播后差点咬碎了一口龙牙,皇帝内心咆哮:“朕给你榜眼是嫌你文采丢人配不上探花美称啊,你居然还有脸欢天喜地。”

大房里,自称要“头悬梁,锥刺股”闭门苦读的贾赦正在逗包子。他怀里抱着粉团一样的迎春,身旁靠着帅气可爱的儿子,膝前锦墩上挤着白嫩嫩的贾蓉、贾蔷两兄弟,正伸着小手吃小姑姑软豆腐。贾琏没有参与,贾赦暗赞儿子沉稳有气度,却不知,贾琏小朋友正在疑惑。10岁的贾琏已经明白了小包子是由母亲生出来的这一严肃命题,又看到二婶日渐鼓胀的肚子,了解了小包子的生活空间,所以这个号称大房嫡长女的小包子就应该是从自己母亲肚子里出来的,那么问题来了,自己没看到母亲大过肚子啊!那小包子出生前究竟住在哪呢?对于这个疑问,他娘的做法是转移话题,揪着贾琏大讲小包子粉嫩可爱,作为兄长要爱护balabalabala……于是,贾琏把疑问转向近来十分和蔼可亲的爹,面对贾琏小朋友“爹你好聪明,你一定知道”的星星眼,贾赦表示压力很大。他本欲逃避该问题,却架不住儿子失望的眼神,一咬牙道:“你母亲瘦不显怀,你二婶是胖的。”众小包子看看张氏清瘦秀丽的瓜子脸,再想想王夫人珠圆玉润的苹果脸,瞬间悟了。只可怜贾赦顶着张氏似笑非笑眼光飞快遁入书房,以备考为借口,一连三天都没出来。

第二日一大早,太后打发完来请安的公主嫔妃们便立刻下懿旨招荣国公夫人入宫。在等待的过程中,详细了解了事件的起因、经过的太后表示,贾老太太就是个脑子拎不清的傻货。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局面了,一个年迈寡妇不说静心休养,拜佛念经还妄想插手一干内外事务,她贵为当朝太后也没敢成天跟皇上要求这要求那的,这贾母居然视朝廷规矩,长幼礼教于无物,把御封的一等将军撵到花园一隅,让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次子占据正房大院,昏了头了吧!真以为荣国府的一亩三分地是她的了?连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都忘了?敢在皇上的地盘上欺辱皇上的臣子,莫不是觉得她比自己这个太后还尊贵?

张家长兄也同样顶着黑线默默看着眼前笑得狰狞的妹夫,内心吐槽:“把自己名下恩荫监生顶到自己头上真是彪悍啊!”没错,这就是贾赦的终极必杀。监生,可直接入国子监学习,下场便是秀才,只考乡试,会试,殿试三场就能决定功名的古代高考合法作弊器。作为一等将军的贾赦是有一个名额的,虽然他很想留给自家正太儿子,可也知道,自己绝对顶不住贾母、王氏4、5年的算计等到儿子长大,今年正是三年一次的大比之年,14岁的贾珠实际上已经内定了这个名额,只等着上报到相关部门,贾珠就可以下场了,就算考不上也能去国子监蹲三年。但是,谁让他的老娘、祖母惹火了贾赦,发飙的贾大老爷决定用另一个同样具备资格的人把贾珠挤下去。鉴于自家包子们都还很□,贾赦彪悍的决定亲自上阵。于是,倒霉的张大老爷嘴角抽搐地被妹夫抓了壮丁,奔走于各个相关部门忍受着众人如看大熊猫一般的稀奇眼神,办理了大青开国以来,也有可能是科举成立以来的第一个自监自考生。

拜偏心的贾母所赐,京中所有够得着的有头有脸的人家全被邀请到荣国府,在大家感受到贾二老爷的吉祥儿子在贾老太君心目中的重要地位之前就先领略了一番天子之怒。掌宫内相戴权戴公公捧着超乎寻常长度的圣旨,以尖利刺耳的嗓音诵读着皇帝大人的愤怒,把倒霉的贾政从头骂到脚,连他老人家多年前亲自批准的未科举就入仕也成了无耻的证据,淋漓尽致的发泄了不满后把贾政连降三级,打成七品太仆寺主薄。可怜贾政入仕十几年才爬到从五品,这会儿直接跌成芝麻官,按照他的爬行速度来看,有生之年还能不能重登高峰还真是个大问题。杯具的贾二老爷在一天之内以亲身经历示范了一回何为乐极生悲。

听完传旨小分队队长一五一十的回复,铁青着脸的皇帝不顾形象的抬脚踹倒了摆在面前的金丝楠木雕龙圆桌,满腔怒火尚不及发泄就听见通传:“神威将军贾赦,太仆寺主薄贾政求见。”皇帝沉声道:“宣贾赦至养心殿见驾,着贾政于神武门外跪席待罪。”大殿上,贾赦发挥出超越奥斯卡影帝的强大演技,恭敬中透出委屈,苍白中隐着黯然,无奈中蕴含解脱,把贾母的要求原封不动重复一遍,句句不离主动、自愿,成功塑造了一个完美的小可怜形象,让皇帝的盛怒又加深了几分。末了,抱着一堆赏下来的精美御制之物乐颠颠地回府去了,留下贾政一人跪到天黑,宫门要下匙前才被侍卫们叉起来丢到街上。在家里左等右等不见儿子回来的贾母理所当然地又把贾赦当成了出气筒,但贾赦好心情地表示爷很大度,爷不计较。如果不出他所料,很快地贾母也该接到挨骂的圣旨了吧!

☆、贾政杯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