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其中种种,贾赦都一五一十告诉了张氏,半点隐瞒也无。张氏本就是个心善贤良的,二话不说接纳了谢姨娘。亲自安排饮食起居,伺候下人,一切都弄得妥妥帖帖,又时常背着人开解她。只是谢如碧被贾敬吓破了胆子,见到男人便恐惧不已。就算贾赦是她的大恩人也一样。她感激涕零,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接近。反正贾赦纳她一是可怜她遭遇,二是为安置惜春,并没有一丝□在里,这般安排两人倒都很满意,张氏遂不再作他想。

回到府上,迎面而来的是占了半个大厅的礼物山,占据最崇高位置的是宫中太后赏下的千年灵芝、万年雪莲,让今天一整天收礼物收到手抽筋的贾赦终于没忍住把嘴也笑抽筋了。看着不久前才因分家而略显空虚的库房再次爆满,且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更上了一层楼,贾赦连做梦都笑醒了好几次,以至于第二天顶着两轮硕大的黑眼圈去上朝,又收获了无数的嘘寒问暖外加贴心安慰。众大人轮番上阵,把贾氏族长不带脏字的从头骂到脚,把无辜的贾赦摘得一干二净,清白的好似刚出锅的小豆腐。皇上很满意这些善解人意的大臣们的发言,愉悦地表示朕是明君,朕很民主,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

鉴于罪首贾敬已逝,而受害之人又都是倒卖了死契的奴才,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的落幕了。除了受牵连被贬官的贾政和偶尔想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的贾赦,也没人再记起世上曾经还有贾敬这么一个人。就连蓉小包子和蔷小包子也绝口不提此货,从此只把贾赦当亲爷爷承欢膝下。

贾赦表示莫名其妙,明明自己只是见死不救,怎么到他嘴里就成了落井下石呢?

来者正是上次给宝玉接生的黄嬷嬷,因她经验老道,惯来很受贾府信任,现在贾家有不少孩子都是她接生的。这次她又应邀来府上接生,对象是二房得宠的姨娘,委托人是二房正室太太。或者准确来说,是二太太的得力陪房,塞给她一百两银子,只为一件事——设法弄死那姨娘生的孩子,如果能一尸两命更好。

经手人黄嬷嬷、苏嬷嬷、张氏三人组成临时小分队,计划代号——“龙凤一号”。具体操作,自己摸索。队长贾赦表示“我看好你们呦” !

贾赦纠结啊,纠结。一直纠结到赵姨娘即将生产,黄嬷嬷每天隐秘驻扎于贾赦出门的必经之路上,不屈不挠,贾赦终于下定了决心。

黄嬷嬷也谋财,但她不敢害命。她只是一个喜欢占点儿合理范围内小便宜的无害的老百姓。一百两银子当然好,她也确实非常垂涎,可如果代价是一个无辜的婴孩性命的话,她宁可不要。但她没能力反抗贾府太太,也不敢反抗。她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呢,杀人或被杀,她哪个也不想选。所以,在京中素有善名的贾大老爷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按说,那个贾环是他讨厌的贾政的儿子,又是日后卖掉他这具身体的便宜孙女儿的共犯,就这么消失掉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又一想到,他和他母亲的存在给更讨厌的王夫人添了多少堵,贾赦就很想拍拍贾环的肩膀赞一声“干得好”!但,在王夫人的小心眼之下同时保住贾环和黄嬷嬷着实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出了御史府,抢手的贾大人又移驾到患难之交的胡院判(当初和贾赦一起因治瘟有功,升了太医院左院判的胡说太医)府上享用了一餐丰盛的,健康的大补药膳,虚心听从了七、八号太医叽叽喳喳如同2000只鸭子一起开会的养生意见,接受了几大包上等补品才动身回家。

一直奉命监视贾政的几路力挺贾赦小分队立刻把贾敬之死的种种情况原原本本上报给各自的主子。顺理成章的,在各大臣极力煽动,皇上顺水推舟之下,贾政的官职一降再降,成了个不入流的典籍小官,连万寿节在宫门外磕头的资格也没有。京中有的是天潢贵胄,高阶大吏,以贾政现在的品级,大概只比庶民高一点儿,剩下几乎人人都可以睬他一脚,连个稍有势力的商人也能鄙视于他,这对于心高气傲的贾政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当下便一病不起,把一切都撒手不管了。

有巡街御史奏本曰:“原宁国府世袭神武将军,丙辰科进士贾敬,大肆采买幼女,行双修之道,有违天和,请圣上降旨责罚。”

具体措施是:用一个新生死婴替换掉二房的贾环,再由黄嬷嬷把孩子偷渡到大房谢姨娘的产室,连同降生的惜春算做一对龙凤双胞胎。从此,大房里多个儿子,皆大欢喜。至于,贾环小童鞋的品行问题,贾赦相信,作为一个现代人绝对有法子解决,那么多教育理论呢,他就不信没一个奏效。

挥挥龙爪,召人拟旨:“贾氏族长贾政御下不严,失察于族中子弟不良作风,念在初犯,只略施小惩,降七品太仆寺主簿为从七品詹事府主薄,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龙凤一号”小分队很紧张,同时又参杂了一些激动和兴奋。她们过去别说做,连听都没听说过这种事,因此对于能想出这个完美办法的贾赦异常佩服。贾赦暗忖:其实,他也是偷师。话说他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女友是个奶奶迷。在那一个半月的幸福时光里,他们俩温故而知新了奶奶的多部小说,其中就有著名的梅花烙。想那堂堂一个亲王府都能轻易偷梁换柱,他这小小一个国公府更该不在话下了吧!而且他也不扔孩子,两个都留下,应该不会出现20年后真女儿和假儿子惊天动地的爱情大戏吧!话说,他一直很奇怪,明明都能把假儿子抱进来了,为什么还要扔掉真女儿呢?都留下不好吗?好像龙凤胎是吉兆吧!有必要这么折腾吗?难道是为了后面好写?他曾经诚恳地同女友讨论这个著名的失误,结果导致了第28次失恋。

倒霉的在自己还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为全民公敌的贾政,成为族长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不肖子弟,他堂兄贾敬那无比挠头的破烂事。作为族长会有什么好处暂时不得而知,不过分产、搬家、挨斥、降级接踵而至,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怨恨贾母替他揽下的这个烫手山芋。可惜,贾赦是不会给他反悔的机会的!这个费力不讨好的族长,他是当定了!

一路上又在车厢内外亲切会见了没预约上见面的众大人遣来关怀的家仆若干,感激的收下各类慰问品共计126份,把两辆车塞了个满满当当,到最后把本人都挤出去骑马去了。

贾政强硬地派人把贾敬绑回来,贾敬死命抵抗,众人推搡之间一个错手,贾敬向后跌倒,头撞在铜制炼丹炉的尖锐边角上,当场血流如注。道观中的人都吓傻了,反应过来竟不上前救援而是作鸟兽散,哄逃而去。可怜贾敬无人施救,生生失血过多而死。

贾赦给那丫头改了名字,加上她自己依稀记得的原本姓氏,去官府办了个立妾文书。从此,贾赦后院里多了个叫谢如碧的小姨娘。且这谢姨娘是个有福气的,一过门就有了身孕,主子爷百般爱护,主母又大度贤惠,日子过得极顺心。只是,这人有些左性,生了孩子就自请长居佛堂为家人祈福,一年到头也没人见过她几面。

剩下那些少女,有家的送回家,找不到家人或是年幼不记事就被卖掉的,分别送到远离京城的几个庄子上,待她们养好身子,自行决定去留。大多数都选择留下来,反正她们也没处可去,留在这,起码能吃饱穿暖,而且主子又和蔼,不必时时担心再被卖去不堪的地方。后来还有几人和庄子上的农户结为夫妻,日子虽过的清贫倒也一生平安。选择离开的那些人,贾赦也都命多多给了银两,派可靠的人好好送去她们想去的地方。

☆、龙凤呈祥

吃完师母亲手做的爱心大餐,贾赦满足地抹着嘴巴被大师兄请到府上喝下午茶。席间聆听了今早奏本的御史一番诚挚地忏悔,大度地表示完全不计较。让可怜的被无数大臣用眼光杀死无数次地愣头青小御史终于松了一口气:“老天爷啊,以后再不敢参姓贾的了。原以为两人都出了三服,应该没事了呢!谁想到,贾大人这么有兄弟爱,竟担忧到昏倒呢!真是太善良了!”

皇上耐心地听完了贾赦含蓄地为蓉小包子打抱不平,表示以后只要小包子有出息,是会看情况找个借口把爵位还给他的,又奖励了贾赦把小包子养在府里的善良,最后高度赞扬了把讨人厌的二房连同贾母扫地出门的壮举。

自确定了二房的去留,贾赦再不肯花半分心思去搭理他们了。他现在全副心思都放在贾蓉、贾蔷身上,连贾琏都靠后了,那新到手的差事就更是每天应个景儿了事。这让已经习惯天天看见吉祥物的皇上很不适应,为此特地在贾赦轮值的一天赐了一桌子十八道御膳作铺垫,并在饭后进行了一场有爱的君臣谈心。

这可苦了贾赦了。因着赵姨娘要安胎,贾政一家连同贾母都还赖在荣国府。一伙人老的老,病的病,弱的弱,贾赦不得不给他们延医请药,更倒霉的是,贾政趴窝了,贾敬的后事就全落到贾赦头上了。葬礼倒是好办,这阵子已经是宁府一脉的第三场葬礼了,贾赦操办起来驾轻就熟。难办的是,道观后院密室里被贾敬采阴补阳过得十几个少女。都还只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身子还没长开,便被贾敬糟蹋得半死不活,其中有几个甚至没等到贾赦给她们请大夫就含恨而终了,那无论如何也闭不上的圆睁的眼睛,让贾赦恨得只想把贾敬弄活了再掐死。剩下的也大多伤了根子,坐下病根,怕是终其一生也难以痊愈。更要命的是,里面有一个十四岁的半大丫头,被查出了三个月身孕。

因着谢氏入府已有三月身孕,为了将来惜春声名着想,贾赦夫妻少不得要做一些安排,比如把足月的婴儿归为早产什么的。为此,需要有个信得过的收生嬷嬷。张氏建议用她的奶娘苏嬷嬷,只是苏嬷嬷虽然自己生过三个孩子又奶大了张氏,可倒底没有给人接生的经验,贾赦不大放心。正在这苦恼的当儿,一个人主动上门解决了贾赦的难题。

事实上,皇帝对贾家二房的反感还没有完全表达出来。也许皇上已经忘了最初是因为什么原因讨厌他们的了,但这不妨碍皇上在潜意识里越来越讨厌他们。在贾赦有意地宣扬两房分家到全京皆知的第二天,一道圣旨翩然而至,在一品诰命夫人的基础上,加封郡主母亲贾张氏为晋国夫人,授方团玉带加赐玉鱼。第三天,太后跟着凑趣儿,赐晋国夫人等同于郡王妃品级的车架、软轿,又给了见贵妃以下不必跪拜的特权。让京中一干贵妇嫉妒红了眼,一时间,治红眼病的药供不应求。

想清楚了的皇上和颜悦色地宽慰了贾赦一番,又赏了几件玩器与他压惊,便命人好好地送出宫去。一出神武门,立刻被守株待兔的徐大学士家人给塞上车,一溜烟跑远了。看得贾赦几个随身小厮目瞪口呆,赶忙套了车追上去,生怕自家主子叫什么人给拐去卖掉。

贾赦投桃报李地加倍努力工作,三日一次入宫侍读,兢兢业业,妙语连珠,总能逗得皇上开怀不已,而且他没有古人的酸儒思想,不介意偶尔客串一下书童,帮皇上研个磨,铺个纸什么的。同时又完完全全把君权之上的信条刻在脑子里,对皇上无比崇拜,敬若天神,做事之前总会谦虚地请示皇上的意见,虚心聆听指教,大大满足了皇上被需要的心理。让皇上恨不得把轮值全排成贾赦,最好是拴在裤腰带上,走到哪带到哪。

那个孩子该是惜春吧!贾赦叹息。从前看书的时候,最心疼的女孩子除了迎春就是惜春了。现在迎春已是郡主。只要自己不出大错,这一生的平安喜乐是无虞了。那么,就把原先计划好的给迎春安排的人生转给惜春吧!左右这两个女孩子一直很要好,不如这辈子做亲姐妹吧!

贾赦囧,被皇上讨厌的人们啊!你们到底是有多不得人心啊!被扫地出门却能娱乐别人。嗯,好吧。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哈!

在乾清宫偏殿悠悠醒转的贾赦,花了三秒钟确认一下周遭环境和围观人员,运了一口气,将手悄悄伸到被子里,狠掐一把大腿,逼出眼泪。之后,动作利落的翻身下床,爬到皇帝身边,抱住龙腿开始大哭,万分自责没管好贾氏族人,有负圣恩。一边不着痕迹地句句点明,一切都是族长之责。这让正苦于不想责怪吉祥物又怕不罚不好交代的皇上眼前一亮,对啊,这事儿合该是族长管的,而自家爱卿虽然位份高重却不是族长,贾家刚上任的族长好像是那个讨人厌的贾政,这真是太好了啊!

对于分派下来的差事,贾赦全部以极高的效率,一流的标准搞定,完美的表现出自己作为曾经的天朝公务员的卓绝能力。皇上简直满意死了贾赦,把他树立成朝廷模范员工的榜样,习惯性的口头禅就是:“这件事恩侯是这样做的……那件事恩侯是一天完成的……你们要多向恩侯学习……”一干无辜的被比的一无是处的大臣们气的牙痒痒,便把自己的差事故意分一大半儿给贾赦,本意是想刁难于他。却不料,贾赦以超人的意志,小强的精力全给做好了。而且他不邀功,不抢功,办好了差事就悄悄交回原主,对谁也不提一字,更不以此要挟与人。让内心阴暗想扎贾赦小人用拖鞋抽的大人们感动的无地自容,从此争先恐后把贾赦划到自己人的范围内,能关怀就关怀,该爱护就爱护,让贾赦混了个左右逢源,人缘好到老天都吃醋。于是,一个不爽,给他扔下了重磅炸弹。

现在,贾政有满腹的委屈,不满和抱怨,却又不能发泄。皇上他不敢惹,贾赦又惹不起,贾母那,自己都这样了,日后指望她的地方多着呢,暂时得先供着。于是,贾敬就成了唯一的发泄渠道。

☆、贾敬登仙

灵感源自同样接近临盆的谢姨娘。

接到圣旨的贾政,再也装不住谦谦君子的风度了。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又跳又骂了大半天,骂贾敬,骂上折子的御史,骂逼他当族长的贾母,骂的最多的还是一直让他看不顺眼,这次又落井下石的贾赦。

贾赦一口气没上来,两眼翻白,当场晕倒。当天早朝一片混乱,被迫提早结束。

但贾政不管这其中的微妙差别,只要他遭殃了,那罪魁一定就是贾赦,不是也是。而且,见死不救就对了吗?对亲弟弟见死不救很应该吗?他算什么兄长?贾政第一万次诅咒贾母,为什么要生下那个可恶的贾赦。要是没有他不知道该有多好呢,一切烦恼都没有了。所谓伪君子,就是那种他不会错,错的一定是别人,如果他错了,请参考上一条的那种人。就好像,贾政从来都不会反省他的所作所为给贾赦带来多大的烦恼和委屈。

贾赦很苦恼。

贾赦的最终方案是——让贾环死掉,让贾环重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