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贾母却对这桩婚事颇有微词。明眼人都已看出来,这些年皇上对太子的宠爱大不如前,反而对贵妃所出的二皇子多有倚重。而太子原本的优秀也在这些年的吹捧中消磨了大半,反而整天做出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架势,甚至隐隐表示出了对做了这许多年的太子的不满。这才是最要命的!天家无父子,哪个皇帝也不能容忍有人觊觎自己屁股底下的龙椅,就算是亲儿子也不行。贾母到底眼光老道,已经看出皇上是有意扶持二皇子和太子打擂台,以便把朝政控制在自己手上。眼下,两方势力正斗得旗鼓相当。他们家这时候贸然投靠一方并不明智。

☆、快乐大年

二十七赶大集,

贾赦勉强扯开黏在香糕上的目光,看清了眼前举着小手的可爱女儿。迎春软乎乎的婴儿肥小脸儿上绽开甜甜的笑容,小手又往前送了送,体贴地说:“爹爹饿,吃。”

不过,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不是贾母的风格,双保险才是王道。这样想着,贾母把目光投向正在安静抚琴的元春身上。这个孙女儿已经14岁了,原本早该订亲,她却一直拖着,就是为了寻个好机会,能让她为家族发挥最大的作用。现在看来,正是时候。两年后大选,元春16岁,正在应选之年。设法操作一番把她送到二皇子府上,相信以元春姿色才华,必是能得宠的。到时,珠儿娶秦可卿,元儿嫁二皇子,这样一来,无论哪方胜出,自家都有保障,都是皇亲国戚。

国子监祭酒的独生女还是太子殿下的私生女?这是一个问题!

可任他们如何折腾也没辙。秦可卿身份不能公开,在外人看来她就是一个五品郎中的养女,且是从养生堂抱来的,父母都不详的孤女,配一个八品典籍的嫡长子没什么委屈的,真嫁给荣国府嫡长子才是逆天呢!

新年将近,贾赦激动万分。

这份心情恰如其分的表现在他的脸上。

二十五做豆腐,

他一直很向往那种传统的新年。可在现代,年味儿已经淡到加一整瓶酱油也尝不出来的地步了,他也只能是向往。

二十九上大供,

呃,贾赦有点儿反胃。

在太子看来,秦可卿可是高贵的无冕郡主,毕竟那是他太子殿下最喜爱的女儿,而且太子也不认为他心爱的女人,秦可卿美丽的生母身份低下。一个纯洁美好的女子,即使不幸沦落风尘仍不掩其高洁,坚守着卖艺不卖身的节操等待着与他相知相爱的那一天。噢!真是太美好了!那一天是他生命中最灿烂的一天,连当初父皇册封他为太子时的喜悦也不能相比。

晚上躺在床上,他向张氏炫耀。张氏不屑地撇撇嘴,转过身拒绝搭理这个幼稚的超龄儿童。也不想想,当时在场的都有谁?她正带着人忙里忙外,根本不在眼前;贾环、惜春牙都没长齐呢,只能喝奶;贾琏那个调皮小子早带着蓉儿、蔷儿偷吃了几盘子,正被她罚去蹲墙角……就剩他一个坐在那儿瞎YY,可不给他能给谁呢?这也吹得起来?切!张氏偷偷腹诽了一下越来越低龄化的丈夫,决定以后拿他当个大儿子看,准没错。

王夫人可没什么犹豫。穷酸小官的女儿和尊贵太子的女儿,傻子也知道该选哪个。为此,她甚至一点儿好脸也不给遵照丈夫指示上门探口风的李夫人。在她看来,这李家好不识相,死乞白赖着她的珠儿,害她不能明天就把秦可卿娶回来。李夫人被甩了两回脸子便再不肯上门了,而是告诉丈夫,贾珠实非良配,单是有那样一个母亲就足够出局一百次了。李守中无法,只得另择佳婿。倒是李纨偷偷掉过两回眼泪,她从父亲那里听过关于贾珠的描述后,就悄悄芳心暗许了,以为从此找到了良人。现在初恋破灭,难免伤心一阵子。好在,李纨是个最传统不过的女子,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任何抗拒。后来嫁了别人,过得也不错,而且逃脱了少年早寡的命运。

被无视了的贾赦寂寞地望着床顶,回想着今天晚上皇上赐下的两盘福菜,那味道真是——太不怎么地了!

秦家最终答应了贾政的提亲。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婚礼的各项流程足足准备了一年多。尽管贾政和王夫人极力表达他们渴盼早日与秦家结亲的热忱,秦邦业仍是不敢松口,且转达了太子殿下毫不客气的命令:让贾珠务必在成婚前取得功名官职,不然就作罢婚事,另选能人。贾政夫妻满头大汗,诺诺应了,一回府就左手拿糖右手大棒鞭策贾珠去了。

二十八贴花花,

☆、尘埃落定

一块粉蕊蕊的香糕递到嘴边。那糕呈圆润的椭圆形,中间用一些不知名的黄色粉末拼成吉祥图案。微微冒着的热气充分显示了它新鲜出炉的火热身份,一阵甜腻腻的香气扑鼻而来,闻着就心旷神怡。

贾赦对现状无比满意啊满意。

终于,现在一切好转了。比牛皮糖还烦人,比屎壳郎还膈应的贾政一家人终于滚出他的视线,还顺便搬走了贾母这尊大佛,令他浑身通泰。朝堂上,上至王公大臣下至神武门小护卫他都混了个脸熟儿,会有多少人给他雪中送炭尚且不得而知,但一定没几个人会对他落井下石,这就够好了。左右他不会蠢到干些掉脑袋的事儿,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话还是挺容易做到的。而他从来没想到的是,他的宝贝女儿们是如此给力,竟抱住了太后的大粗腿,而太后对皇上的影响力,啧啧,那岂是一个给力了得!

二十四写联对,

终于,到了最重要的除夕夜。贾赦虔诚的望着满桌子鸡鸭鱼肉,偷偷咽了好几次口水,到底忍不住别过头。再看下去,他不保证能不偷吃。

穿过来之后倒是过了几回年。可第一回他正在装病,基本处于一天十二个时辰他躺十一个的状态;第二个新年他忙着考试,别说窜门子,连上茅厕都要掐时间;第三年则是宁国府一脉的大不祥之年,一个接一个去找阎王爷喝茶。这种氛围下自然也没兴致折腾什么。何况,这几年他是外忧内患。对内,要跟贾母、王氏打擂台,斗智斗勇还得比口才,有时候气的狠了恨不能撞墙穿回去,省得遭罪。对外,他要改头换面,让众人认识到他的优秀,他的才能,还要到处讨好卖乖攒人气,累的像条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掉毛狗。每天一闭上眼就能见着周公他老人家,早上非冷水泼面醒不过来。那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前者,身份正大光明,又有得力老爹,是可以肆意炫耀的亲家,而且定了李纨,李守中的监生名额立刻就会过到珠儿名下,实际好处明显;后者,身份不能见光,却有更加给力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爹。就算暂时不能公开,太子也必然少不了自家的好处。何况,有朝一日,太子登基,秦可卿就是公主,珠儿就是驸马,自己就是实打实的皇亲国戚了,一步登天,将比兄长贾赦更加高贵。可到底是有风险的。贾政左右为难。

所以,在过年封笔前这段时间,上至皇亲大臣,下至侍卫太监,每个人都从贾大人身上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那热情的笑容,亲切的姿态让这个冬天给外温暖。于是,皇上很高兴,挥挥龙爪,赏下一堆吃的用的,且按着贾府主子人头数每人一份,那数量非同一般的庞大。众大臣也高兴,回头就嘱咐自家夫人给荣国府的节礼再加三层。可怜没人爱的小侍卫小太监也高兴,贾大人真是太好伺候了,随便给指个路端杯茶都能得到一句亲切的谢谢外加一个精致的小荷包,装着提前发的压岁钱,让一直处于弱势群体的他们感动加敬仰。瞧瞧人家这风度,这修养,要不怎么能官运亨通呢!

贾赦“嗷”的一声狼嚎,扑过去抱住女儿带着奶香的小身子蹭啊蹭,激动的语无伦次。呜,真是太贴心了,这才是小棉袄啊!真是没有白费这两年的亲近,女儿第一个想到的是他啊!这么多人,她只把糕递给他。不是她娘张氏,也不是她哥贾琏,更不是她弟、她妹、她侄子,而是他——她亲爹贾赦啊!贾赦嗷呜一口把糕囫囵吞下,嚼都没嚼直接咽了。又涎着脸说:“乖迎儿,爹爹还饿呢。”迎春想了想,端起盘子,颤巍巍捧到贾赦面前,软软地说:“都给爹爹。”贾赦又一声狼嚎。

因为李家主动退出,贾政也不用纠结了。直接找了媒婆去秦家提亲。内心多少还是有点儿遗憾的,到手的监生就这样飞了。因为贾珠第二次也没考上,现在没了监生,只怕又得回金陵了。可转念再一想,只要攀上了太子,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小小一个监生名额又算得了什么!

没错,贾大人又升官了。赶在封笔前,皇上颁布了今年的最后一道旨意,贾赦连跳三级成了正三品通政使司通政使。把个贾赦美得找不到北,乐颠颠地抱着新发的孔雀补服回家过年去了。

但他也做不出反抗的举动来,只能默默的认可下来,看着父母兴高采烈地忙东忙西做准备,无声苦笑。

因为每道菜不能吃超过三口的铁律,那盘子底儿看上去还是挺丰满的。不过,味道嘛,实在不敢恭维。请自行想象一下,一盆全用荤油做成,配上十几只鸡鸭鹅虾仁儿炖出来的肉在寒冷的冬天放上四五个时辰的样子。

贾母憧憬着,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她好像看到了自家辉煌重现的那一天——宾客盈门,往来无白丁,而她则是最耀眼的,受人瞩目的老太君。

但是,一来婚事已定,再要反悔那是明晃晃的下太子的面子,现在的贾家可承受不起太子的怒火;二来,贾母也想搏一搏这泼天的富贵。贾母不比王氏那个没见识的,她心里清楚,以秦可卿的出身,就算太子真的登基了也不太可能封公主,甚至郡主、县主都不太可能。皇家可以有义女、养女却不会承认私生女,贾珠想当驸马难于登天。可从另一方面想来,因为不能正名,太子必然对这个女儿抱有歉意,少不了各种补偿,只要利用得好,自家定能乘风而上,鹏程万里。

这边贾政夫妻兀自做着成为未来皇帝亲家的美梦,那边秦家可是阴云密布。秦可卿一听到原先定好的荣国府世子换成了八品典籍的儿子立刻拉下脸回房了。留下秦邦业苦哈哈面对太子门人点头哈腰地赔不是。

所谓福菜,乃皇上所赐,由御膳房大总管亲手料理,用无暇的镶金缠枝莲花纹白玉盘盛着,经由十八位美丽宫女的纤纤素手呈上,被一双金镶玉象牙筷子轻轻搅动过后,再下赐到极受重视的皇亲臣子府上……好吧,说白了,就是皇上吃剩的盘子底儿。

贾政正面临出生以来最大的难题。

二十六割年肉,

贾珠听说父母给他定下了秦家姑娘,蒙了。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妻子注定是李家小姐呢,而且还有他崇拜的李祭酒做岳父,怎么会变成秦家了呢?

他本来是想娶那个清新如莲花般的女子为侧妃的,可恨那个善妒的太子妃就是不肯接纳她,甚至还威胁他要上禀父皇。哼!真是可恶至极。他是她的丈夫,又是她的君王,她竟敢反抗!等自己登基了,第一件事就是废掉这个恶毒的妒妇。都是因为她,自己心爱的梦荷才会郁郁而终,一生也没能等到应有的名分,自己心爱的可儿才不得不寄养在一个无爵小官儿家中,嫁不进高门大户。

二十三祭灶天,

太子也担不起被兄弟们抓住把柄逼下台的风险,他再抽也知道,不能抖着太子的威风强逼一个镇国公府接纳他的私生女。可得瑟惯了的太子也同样不能接受一个国公胆敢拒绝他的要求。

不论太子有多么愤愤,和贾家的婚事仍被提上了日程。原本想利用秦可卿拉拢贾赦的,毕竟,他是父皇面前的红人儿,他两个女儿是太后面前的小红人儿,他本人又跟京中大部分王公大臣交好,只要拉拢了贾赦就等于拉拢了一大批有力后盾。可是这个混蛋实在太不识相,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太子咬牙切齿,有朝一日他登基为帝的一天,一定就是贾赦的祭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