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八人大轿里,贾母破天荒的觉得以前很宽敞的轿厢狭小的让人喘不过气来。贾政和王夫人在二门上等着迎接,看到一脸惨白、失魂落魄的贾母时,都吓了一跳。忙忙扶回荣庆堂,张罗着喂了一丸定魂丹,又灌了半碗参汤才缓过来。

初一早上,诰命们入宫向太后请安。

贾母也还罢了,顶着个亲娘的身份又一大把年纪,磕两个头就磕两个,权当是拜祖宗了。可那个贾正经,贾赦差点咬碎了一口小白牙,他怎么就忘了,三节两寿也得给族长行礼请安呢!

贾母越想越气。她是最爱面子的,因此,她能忍下自己吃的暗亏然后摆出风轻云淡的姿态,却不能接受被人明晃晃的打脸。

看贾母恢复了,贾政夫妻赶紧问起了今天请安的情况。他们俩一个忧虑自己的官职,一个惦记着自己的诰封,都盼着贾母能得太后青眼,让他们也好跟着鸡犬升天。

很明显的,贾母完全忘了她不喜欢的儿媳妇儿张氏了。

不懂察言观色的两口子喋喋不休,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贾母只闭口不言。偏他们不停追问,直烦得贾母摔了杯子才诧异的住了嘴。

想一想自家晚宴上无比丰盛的四冷盘,四热炒,四荤四素,四海鲜四河鲜,不但都是热乎乎、香喷喷的,而且全部是用自己压榨着大厨们开发出来的菜籽油、素油做成,健康营养,又没有膻味,放得再久也不会凝固成倒人胃口的白色块状漂浮物。贾赦默默对皇上献上一咪咪同情。这个职业,还真是不怎么地啊!

贾母懊悔不迭。

虽然,她仍旧是贾府最高权威也仍是一品诰命夫人,可她却被隐隐排挤出了原先那个高贵的交际圈。半年了,根本没有一个旧日交好的夫人上门拜访,即使她发出邀请,十户有十户表示抱歉,不是自己生病就是婆婆抱恙再不然是孩子发热,总之,所有人都没空参加她的宴会。而那些过去收到厌烦的华丽的烫金封面请柬也再没摸过边儿了。添丁的,祝寿的,娶媳的,嫁女的没一户人家想过要邀请她,大家镇定的好似没有她这个人一样。就算有时候她听到信儿,厚着脸皮主动登门,除了主人家不得不出面招呼几句,大多是当成没看到她或是虚情假意地敷衍,说些不咸不淡的话。而就是这样,她们也不会多搭理她,往往略找个借口就从她身边走开,一去不返。直到这时,贾母才真真切切意识到,离开荣国府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而她,又失去了什么。

张氏不但是公爵夫人,而且是镇国公夫人,比贾母的辅国公夫人稍微高了半级。这倒也罢了,毕竟贾母是长辈又是嫡亲婆婆,也能扯个平。可架不住,人家有争气老公对了皇上心思,顺道也抬举了她,加封晋国夫人;又有给力女儿得了太后眼缘儿,顺便又荫及了她,品级待遇等同郡王妃。所以,当贾母站在殿外吹着冷风回顾峥嵘岁月时,张氏已经坐在慈宁宫里喝着热茶,吃着点心享福了。

后来,见时辰快到了,太后只好依依不舍的把快睡着的惜春送回张氏怀里去,又命嬷嬷们在身边放个小锦墩叫迎春坐着。到底是小孩子,虽然迎春在太后身边呆过一段日子并不认生,而且还很爱亲近这个慈祥的老人,但今天殿中一大群艳妆华服的美人儿晃晕了小姑娘的眼睛,迎春本质还是挺腼腆的,多少有点儿怯场,便一直抓了张氏衣摆不撒手。张氏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进退两难,加上怀中惜春感觉不舒服了,皱着小眉头直哼哼。太后听得心疼,索性不叫两个孩子来回折腾,直接让张氏坐了她身边下首第一个位置。迎春夹在太后和母亲中间十分安心,惜春摆了个舒适的姿势打起了小瞌睡。于是,皆大欢喜。

坐在养心殿里强撑着守岁的皇帝陛下,一个大喷嚏,华丽丽滴感冒了,得到了提早上床休息的赦令。

天不亮就得起床不是主要原因;穿着十几斤重的朝服,顶着沉重的朝冠,带上几大盘朝珠去乾清宫三叩九拜他能容忍;饥肠辘辘坐在一大堆美食中间只看不吃光听皇上白话也就算了,最不爽的是,他还必须去给那个假模假式的贾母和一点儿也不正经的贾政行礼!!!

贾母其实是很想趁着这个新年跟贾赦拉拉关系,套套近乎的。

☆、狭路相逢

贾母眼下最烦的就是这事儿。即使她心里清楚,贾政王氏并不知道今天慈宁宫里的情形,可还是忍不住觉得,他们是在嘲笑她,嘲笑她的丢脸,嘲笑她的落魄。可她是为了谁才会弄成这样的啊?贾母当即就拉长了脸,一言不发。

带着视死如归的信念,贾赦一咬牙,一跺脚,冲着贾母一揖到底。果然,半天也不见叫起,贾赦躬的腰酸背疼,一瞪眼,干脆自己直起来。果见贾母黑着一张脸,阴测测开口道:“老大是不是觉着我一个孤老婆子受不得你荣国公的大礼?”

贾赦那个不甘心啊!他一整天都在拼命吸引目光,就盼着哪个好心人能开口请他至府上秉烛夜谈,只要混过了初一,他就可以继续正大光明无视贾政了。

只除了,磕完头起身的贾母,瞬间黑了脸。

她搬过来没多久就后悔了。拥挤的房屋,窄小的花园也就算了,下人们一脸亏大了的表情她能假装是没看见,儿子、媳妇若有若无的抱怨她可以咬牙忍下来,可她受不了自己老太君的派头和威风从此烟消云散。

真是让人火大!!

贾母站在公爵夫人堆里,含蓄而骄傲地面带微笑。

她也确实有骄傲的理由。当年册封的八公及其妻房都已离世,儿孙们则大多降级袭的爵,只她所嫁的贾代善因为救驾有功袭了原爵,再有是当年功劳最大的镇国理国公牛家,只降了半级,如今是辅国公。可牛夫人也过了世,她的儿媳妇儿只是三品淑人,也就是说当年风光显赫的八大公爵夫人如今硕果仅存了她一个。她当然骄傲。

☆、醉泄天机

先时,她还撑着老太君架子等贾赦回心转意,主动接她回去,她搭搭架子也好下台。可等了大半年也把她等清醒了,知道想让那个离开了她仿佛蛟龙入海的大儿子低头是不可能的了。为此,她甚至做好了隐晦认错的准备,只要能回荣国府就好。

贾母站在命妇的最前方(因为亲王妃、郡王妃们都坐着),感觉到身后越来越刺眼的注视,心里的火气瞬间飙到了顶点。她几乎能想象出那些贵妇们嘲笑、讥讽的眼光。因此,她完全忘记了要借机跟太后套近乎,要向张氏示好,还要同众诰命们建立邦交……请安一结束,贾母几乎是冲出了慈宁宫。

张氏其实很尴尬。她清楚这个位置不是她配坐的,也很想回到自己该待的位置上去。奈何今天,她因为存了讨好太后的心思,特地带了两个女儿进宫。果然,太后一见迎春就喜欢的不得了,忙忙揽到身边搂着,又见张氏怀里抱着肉嘟嘟的惜春。原本是爱屋及乌才抬举了一个没见过面儿的小女娃,如今见了,倒平添了几分喜爱,遂招张氏近前,又逗弄起惜春来了。

张氏现在坐在太后下首左侧。

可贾政不这么想。当他听见贾母吩咐厨房准备贾赦爱吃的菜色时,心里一个激灵,隐隐猜到了一些贾母的想法。只是,他以为贾母是要抛弃他们了,转变立场去讨好贾赦。这绝对不行!他绝不容忍!因此,贾政也悄悄吩咐下去,叫人收拾正堂,他要以族长的身份让贾赦对他行礼。这样一来,贾赦就会想到是谁帮助他从他那里抢来族长之位的,到那时,憋了一肚子气的贾赦就不可能会理睬贾母的示好了。

王夫人?贾赦猛一抬头,后知后觉想起今天一整天不见踪影的张氏。好像她是一早入宫给太后请安了吧!怎么到现在也没见回来?还顺带着他家两个小宝贝也芳踪渺渺。贾赦顺口问了贾母一句有没有在慈宁宫看到张氏?没得到回答,便自顾自低头陷入了严肃的思考中,不经意地忽略了贾母渐渐由无形转化为实体的怒火。

惜春这小娃娃很有个性。大概是在娘胎里沾了不少佛气的关系,性子有些清冷,不大哭也不爱笑,就那么睁着黑珍珠似的大眼睛,抿着小嘴儿,板着小脸儿做观音状。可是,这幅圣母表情在一个不满周岁的小女孩脸上只会有萌到不行的效果。张氏眼瞅着太后脑袋上飘起了粉红泡泡,心里暗叫不好。果不其然,太后开心不已的左抱惜春右揽迎春,只顾着逗包子,全然无视了殿中一干宫妃命妇。让张氏好好接受了一番各不相同的目光洗礼。

贾赦真的很无辜,他哪想得到自己踩了多大一个雷呢?

真是失策!!

大年初一一大早,贾赦欢快了好几天的脸拉成了鞋拔子。

可惜,贾母实在是倨傲太久了,即使她能咬牙向儿子低头,却不代表她能忍受向儿媳行礼。

贾赦摸摸鼻子,很想回一句:“是”。但他脑子里还有一个名叫理智的住户,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实话是不能乱说的,特别是旁边还坐着个贾政,身后还站着个王夫人。

他对着皇上骈四俪六恭维了一大篇,只得到了一个满意的微笑和高贵的一点头;他去师父家蹭午饭,顺带着探讨了一番圣人之言,却没收到留宿的邀请;不死心的又跑到大师兄家,结果等了小半个时辰也没见到被窜门子的众人围观的水泄不通的正主儿。无奈之下,只得以走三步退两步的速率向贾府(以后称贾赦家为荣国府,贾政家为贾府)进发。

这个位置十分特殊。不仅仅是因为那里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更关键的是,它不应该由张氏坐。

贾母强忍着怒气坐着等贾赦到来。她决定要跟贾赦好好谈谈,打亲情牌也不要紧,只要能让贾赦开口请她回去就行。当然,回去后她还是会继续照顾老二一家的,而且能时时面对贾赦一定会对他们更有帮助。

按理,太后下首右侧该是皇后的座位,现在没有皇后,便由后宫地位最高的贵妃坐。左下首就该是两妃之一,或是荣妃,或是贤妃。荣妃资格老,贤妃圣眷浓,又都有成年儿子,所以两妃一直明争暗斗个不休。争分位,争皇宠,争赏赐,争在太后面前的地位……今儿一大早,两人盛妆丽服赶来给太后请安,结果一进殿,就发现,她俩甭争了,那个战略高地,有人了。

媳妇儿坐着,婆婆站着;婆婆行大礼,媳妇儿侧身受了,仅回了半礼,这算是哪家子的规矩?贾母当场就气得胃疼,可那是慈宁宫,不是她能发脾气的地方。于是,硬生生地憋成了内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