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祁州地处偏僻,因盛产铁矿而成为朝廷重视的要塞,要说出使祁州本来是个美差,但坏在它离平安州太近,谁知道那里有没有废太子余孽呢?万一真有,朝廷派去的驻官岂不成了靶子?

事实上,他以后什么也不用干了。这次受伤很重,原该致命,多亏了云书妙手回春才得生还,可到底身体垮了,日后只能静养,也算就此废了。

皇上震怒,加派精兵令京营节度使王子腾带队赶赴祁州。王子腾是个能吏,完美地摆平一切,还能抽出空儿来安排人送史家兄弟归京。贾蓉、贾蔷却没有一道回去,俩小包子自以为理解贾赦深意,发誓要办好差事立功回去,气得贾赦直撞墙。而王子腾也以为贾赦惦记着两小立功,便刻意安排他们做些不太危险又有功劳的事情,倒真的有些成绩,回京复命得了皇上青眼。

消息传回京城,史家大夫人和二夫人同时发了疯,哭天抹泪喊着自家老爷。糟糕的是,二人都有孕在身,只是一个月份小点儿自己还不知道,另一个却行将生产,当即吓流了孩子,大人也没保住,大出血没了。正好赶上送回京的史鼐尸体,夫妻合葬进祖坟,身后连个摔盆的孝子也没留下。

王熙凤强忍怒气不得不接纳了贾元春摆着娘娘表姐的款儿在凤藻宫里颐指气使顺便勾引皇上。也怪王子腾,为着面子,没好意思跟女儿讲自己妹妹干的那些蠢事,导致王熙凤只知道贾赦及其全家圣眷隆厚,因而不敢跟他侄女儿叫板。要是她知道贾赦贾政根本不和,两看两相厌,凤辣子早就把贾元春打发出去扫地了,哪会容忍这个狐狸精一边大讲姐妹情深一边勾搭皇上。而她更不知道,皇上对于贾政及其全家都深恶痛绝,如果知道了元春是贾政女儿,直接一杯毒酒扔去乱葬岗的心都有。

☆、祁州效应

从无品宫女一跃而成五品女官,元春简直是坐着火箭晋位。为这个,后宫里对她怨念深重的大有人在,可她们都比不过王熙凤的痛恨。

此人乃史家二老爷史鼐,一向因为出生晚了点儿,名分上差于大老爷;智商低了点儿,能力上差于三老爷,是一个尴尬的存在。靠祖荫混了个兵部员外郎,跟贾政是一对难兄难弟,共同嫉妒着靠生的早白得了爵位混吃等死的贾赦。

按说,一个从二品大员的嫡长女入宫为妃为嫔,出身是够高了,要是恰巧本人又长得如凰似凤,机敏伶俐,家里老爹再聪明能干,那日子是断不会错的。可是,当她身边死黏着一个脑子缺弦儿的姑母生的野心大过天的表姐时,一切都是浮云啊浮云。

这一回,皇上猜得很快,知道贾赦舍不得小包子了,微微一笑,叫来内务府总管暗示几句,总管是个机灵人儿,领悟了圣意就亲自监工,把没收的宁国府一分为二,按品级改建一番挂上忠靖伯和威烈子爵的牌子上荣国府送地契去了。^//^

皇上原本就有心让贾赦如愿,接到折子毫不手软开始封赏,给贾蓉提了一级封为一等伯,赐号忠靖,顺手把他原来的品级转给贾蔷,又加了个一等子爵一并塞过去,同时着令内务府按相应品级建府。

王子腾人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大女儿成了娘娘,他大小也算个皇亲,当然不能跟徐大学士这等正经国丈爷相比,但走出去,别人也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史家风云

可皇上当庭指派,使得贾赦没机会私下里劝说史鼑推辞,眼看着皇上就要定下史侯叫人拟旨了,贾赦情急之下,站出来主动请缨:“臣请求前往祁州。”话音一落,朝上一片寂静。

史家大太太痛哭晕倒,意外诊出身孕,然而情绪波动太大,恐有不保之虞。好在贾蓉派人送了信儿,得知史鼑虽伤重却好歹保住了命,倒是能稍微安心些养胎了。

忙完了林家的事情,贾赦暂时安心了小黛玉的未来,转而全力看顾小湘云,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史侯夫妻好像是快出事了,他且得小心防备着。

贾赦再怎么担心也不敢去驳皇上的旨,何况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驳,说自己知道此行危险,可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呢?没法儿解释。只好回家折腾,包了一大包药材,拜托云郎中千万跟着去,又折回家叮嘱贾蓉、贾蔷,亲自挑一批功夫不错,人也靠得住的护院跟着,最后依依不舍去送行,差点想把自己也打包挂在马上一起跟去。皇上听说后,哭笑不得,随手又点了一营兵马追上去。却不料,歪打正着。

王子腾是这一次功劳最高的,而且此人十分伶俐,姿态摆得端正,没有一副讨封赏的嘴脸,奏折里也多多写了其他人的好话,毫不居功,皇上十分满意,但眼下没地方让给王子腾升官,只能叫他继续做京营节度使,可立了功的臣子也不能不奖励。又是善解人意的夏公公提醒皇上:王子腾大女儿上次选秀进了宫,因着出身好,一上来就越过小主儿封了贵人,皇上不如去看看?

什么叫咱们姐妹同心协力伺候皇上?她妹妹好好的在家里陪伴爹娘呢,哪里又多出来一个姐妹了?还同心协力伺候皇上?一个娘娘和一个女官伺候皇上的方式能一样吗?还是你贾元春想踩着我王熙凤再来个一步登天?妄想!王熙凤眼神一暗,表姐,你老老实实做你的尚书女官,待到二十五岁,本宫自然让你风光大嫁,聘出去做正头夫妻,你若有什么歪想头,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不念姐妹之情了。哼!我凤辣子的名头可不是白得的!

王熙凤现在真有叫王子腾给她改名的冲动。原本,她对这个名字十分满意,而皇上也因喜欢她的名字华丽大气,赐她凤藻宫主位。要知道,一般妃位以上才能居一宫主位娘娘,一个嫔能进主位端的是天大的恩赐。可现在的王熙凤对这个恩赐无比怨念。任哪一个娘娘喜迁新宫的第一天就有一个无品宫女冲上来一脸欣喜的抓着手一口一个表妹也不会高兴。更要命的是,当时皇上就在一旁,见凤嫔在宫中遇着娘家表姐,想着有个亲戚作伴能高兴一点儿,都没问问清楚,就开金口提了这个宫女为凤藻宫尚书。

常驻侯府的老郎中云书被贾大人催着一天两遍请平安脉,拍着胸脯保证绝无隐疾。贾赦一听,不是病,那就是灾了,千万小心再小心。果然,在一次大朝会上,皇上点了保龄侯史鼑(读dǐng)的外差出使祁州,贾赦心道:“原来是这样!”

可惜呀,这些都属**,没有人会直白地告诉心直口快的凤辣子,所以这些不那么美丽的误会也只有一直进行下去,直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祁州的大军回京那天,贾赦正好休沐,一大早跑去城外等着接小包子。

皇上惊诧于傻猪精为毛这么主动,众大臣琢磨着此事必有玄机,是不是有什么天大的好处在里边,史大老爷有点儿委屈贾赦跟他抢差事,可他做惯了大哥,让表弟也让出了习惯,委屈一会儿也就打算让给贾赦算了,可有人不干啊!

皇上从善如流,往储秀宫逛了两天,因喜王贵人温良如玉,德才兼备,册为凤嫔,赐居凤藻宫。

王子腾也看到贾赦了。他现在无比后悔当初没有先一步把女儿许配给贾琏(话说王子腾想许贾赦也不会要的),就算贾蓉、贾蔷两个抓住一个给小女儿也是好的啊,可惜了了,全被皇上搂过去指了婚。眼下,自家是没什么人能拿出去配贾赦家的孩子们了,王子腾只好叹着气惋惜一回。可他也不是目光短浅到只知道靠联姻来结盟,在他想来,不管什么方式只要能跟贾赦挤上同一条船就是好的。所以,这次他对分到旗下的贾蓉、贾蔷两个格外照顾,那劲头,比教养儿子还卖力,上给皇帝的奏折里也特别点明两小的功绩,姿态摆得十足。

作者有话要说:插叙暂且告于段落,下面继续主线情节。

看着元春一脸娇羞,柔柔弱弱地福身谢恩,王熙凤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毫无悬念的,保龄侯易主史鼎,史鼑为国负伤,恩赐了一个三品文渊阁协办学士从此退休荣养。把贾赦气得一个月没跟皇上说话。皇上莫名其妙,后来还是善解人意的夏公公打听出贾赦和史鼑关系极好,表兄弟处得比亲兄弟贾政好上百倍,皇上这才明白宠物炸毛是为哪般。可惜,史大太太的孩子到底没保住,而史鼑伤了根子,此生恐再难有子嗣,这个爵位是没有想头了。不过皇上找了个机会按律给史湘云赏了一个乡君的封号,好歹算挤进了贵女的行列,日后婚配也能好听一点儿。

最后皇上思量着,贾赦一定是想再立功好提挈他家的孩子们。考虑到贾琏已经是世子,去年又中了举人(贾蓉、贾蔷有孝在身不能科举,今年才除服可以出去建功立业),名次也还不错,又娶了皇后的侄女,有自己罩着,前途一片光明,不用小猪费心。而贾环还小,什么事也干不了呢。倒是贾蓉、贾蔷这两个,13岁也不算小了,又指了婚,也该有点儿作为。何况当初为让贾蓉娶简亲王小孙女儿,特特给他复了爵,但毕竟没个说法,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皇上想,贾赦一定是想得了这桩差事好带贾蓉、贾蔷去立功,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允了!

一个废人能当大青朝的侯爷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史家三老爷史鼎冠冕堂皇上书要求袭承爵位,贾赦气歪了鼻子也说不出反对。毕竟大老爷史鼑的情况摆在那里,身有病痛残疾不能入仕,而他又没有儿子,史大太太怀的那一个还不知是男是女,更不知能不能平安生下来。若要过继一个,最近的就是史鼐、史鼎的儿子,可史鼐没有儿子,史鼎也只一个独子,断不能过继,这个爵位就只能拱手让人了。

史鼐死了。代替了原本史鼑该承受的命运。

在外面乐颠颠的王子腾不会知道,他们家凤嫔娘娘在宫里过得是怎样水深火热的日子。

众大臣想得也都差不多,因此个个争先恐后,不过皇上原本属意保龄侯,也就没换别人,仍点了史家大老爷的差,不过同时也点名让史鼐和贾蓉、贾蔷随行。至于史家三老爷,对不起,皇上不认得。不过,这史鼎倒是因祸得福,这是后话。

远远看见王子腾带队出现在地平线上,贾赦兴奋的满地转圈圈,扑腾着想上马奔过去,叫赵大给死死按住了。赵大当日是跟过贾赦去平安州的,他见识过自家老爷那叫人不敢恭维的骑术,很不敢让老爷再骑马,只得拼命拉着,说些好话。

这几年贾赦一路风光,先拿了榜眼,又进了爵位,更靠着救驾之功攀上皇亲,眼瞅着三十出头就混进内阁,史鼐心里不平衡到了极点,现在看贾赦蹦的老高抢着去祁州,心中认定那里一定有泼天的富贵,因此说什么也要帮自家大哥抢到差事,他好能跟着去捡便宜。

贾赦收到地契眉开眼笑,一转脸把女儿们送进宫去奉承太后。皇上在慈宁宫里见到迎春惜春,知道宠物猪气消了,便优哉游哉逛后宫去了。

只是,元春入宫是付了极大代价的,自是不肯屈居小小一个女官之位。在她看来,后宫的娘娘们不过如此,便是皇后也不是什么倾国绝色,以她人才相貌,做个贵妃绰绰有余。于是,此后几天,王熙凤就咬牙切齿的看着贾元春每每在皇上面前大献殷勤,气得够呛,奈何人家有个好姓氏,皇上现在看着姓贾的就喜欢,也没详细问问元春到底是哪家出来的。因为皇上还记得自己贬黜了和废太子有牵连的贾政一家,因此,他们家纵有女儿也不应该在宫里出现,所以也没多想。只是听说元春姓贾,就联想到朝堂上的宠物猪,慈宁宫里两个可爱的义女,自己亲自赐婚的两个青年才俊,都是姓贾的。便觉着这是个有福气的姓氏,连带的对所有姓贾的都和蔼起来。

因是大朝会,七品以上都有发言权。史鼐跟贾赦据理力争吵得不亦乐乎。皇上和众臣都忙着琢磨贾赦的动机,顾不上喝止二人,苦哈哈的史大老爷只好左劝右劝,结果弄了个里外不是人,一赌气,也不管了。

只有一个人真正领悟了贾赦的意图,那就是史大老爷。他现在无比感激贾赦的鸡婆让他带上了云郎中,无比忏悔当初怀疑贾赦抢功的阴暗心理,发誓以后一定听贾赦的话,自己干不来的活儿再不揽了。

贾大蝴蝶还是有作用的。托他的福,皇上多派了兵刚好及时镇压下祁州的暴动,将损失降低到最小。而贾赦派去的人也都好好的保护了贾蓉、贾蔷,甚至还帮着他们立了些小功。云郎中同样功不可没,全力保住了重伤垂危的史大老爷得以回京续命。但剧本就是剧本,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换了人也要发生。

结果,贾赦又不理皇上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