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贾珠自那年回乡考试落下病根以后,身体一直是外强中干。成婚几月的大喜大悲彻彻底底折腾垮了他那副羸弱的小身板儿,从接到罢黜圣旨的那天起,这个悲催的娃子就一病不起了。心如死灰之人,药石罔效,任贾母王氏怎么给他灌千年人参汤也不过熬日子而已。

小孩子们最爱跟风,他们听过自家大人的愤恨抱怨,再看着六老太爷明睁眼漏的无视贾宝玉,顿时群起而攻之。不是不小心扯烂了他的书本,就是不经意摔坏了他的笔砚,时不时还撒些汤汤水水把凤凰蛋烫成煎鸡蛋。伴读长随们想阻止,大家就齐齐上去团团围住,缠得他们动不了手,没有强硬后台支持的奴才们自是不敢跟各家的小主子们打架,只能跳着脚干看着。

贾宝玉不去上学,贾政怎么会不发言呢?

他想在家里寻求安慰,可惜没人有空搭理他。贾琏正忙着准备来年的秋闱,连带着贾蓉、贾蔷也在忙,他二人新得的爵位都在五品以上,自带监生名额一枚,他俩离有儿子的岁月还早得很,便照着贾赦当年的样儿,自己顶上去考试。三个小家伙成天窝在书房里探讨学习,一不小心忽略了满眼哀怨的老爹/叔爷。

而回到家,看见凤凰蛋凄惨情形的贾母王氏自然把责任都归咎于下人,今儿一顿打,明儿扣月钱,那几个下人恨透了贾宝玉,从此再看见有人欺负他也不上前,只在一旁坐着,看着,等众人虐够了,赶在回家路上七手八脚将他拾掇干净狠狠恐吓一番,叫他只不敢告状。贾宝玉被深深的威胁到了,吓得没一声言语,贾母王氏便以为相安无事,骂了家学里的小子们几句就放下了。

☆、42 风水轮转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青色的梅子扔了一颗地雷,炸得好**哦,抱抱,摸摸,再亲亲。么!

贾赦听下学回家的贾环一说,顿时笑岔了气。诶呦喂,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呐!原本该是众星捧月的贾凤凰如今沦落到为着每个月二两银子只带着两个书童两个长随来学堂蹭午饭,而上不了台面的小冻猫子贾环则风风光光地领着四个书童四个小厮八个长随来学堂体验生活,这可真是——大喜剧啊!必须围观!

贾赦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继模范官员,模范老公,模范老爹,模范弟子,模范半子以后又被树立成模范公公(此公公非彼公公,不许误解)。其实贾赦是真没考虑到关于亲家脸面,夫妻感情之类的高深问题的,他只是单纯觉得过早接近女色对身体不好,一滴精十滴血,太早河蟹容易造成以后×痿,结合贾琏此人有宠妾灭妻的前科,因此在张氏提议放房里人时一口拒绝顺便拎着贾琏耳朵大讲一通沉湎女色的恶果和宠妾灭妻之危害。结果被更加单纯的贾琏小朋友形象地理解成“以前爹爹宠爱小妾,结果官职没有爵位不高像个废材,现在爹爹亲近母亲,结果才学过人高官厚禄春风得意。结论:老婆是重要滴,老婆是招财滴,老婆是带福滴,一定要紧密团结在以老婆为中央的旗帜下,以疼老婆为荣,以虐老婆为耻。”然后,坚定的,义无反顾的照着既定命运走上了妻奴的光辉大路。

居然是贾母的眼珠子,王氏的小心肝儿,贾家最金贵的凤凰蛋——贾宝玉。

此后几天,贾赦每到休沐就会带上大队人马跑去学堂围观贾凤凰。不得不说,这块破石头还真有几分歪才,对对子什么的很有些灵气,只是那一脸读书人都是国贼禄蠹的表情叫贾赦很腻味。你还当自己是金贵的凤凰蛋不成?不过一介庶民,顶了天了是有个一品夫人的祖母能比一般庶民强上一点儿而已,摆个尊贵架子给谁看呢?都到这地步了还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也是个极品了。想来当初补天那会儿,人家女娲不用你是有原因的,真要拿这块破玩意儿去用,女娲非得再补一回天不可!

贾赦自是不知道自己肩负着维护和谐的重任,他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教导小贾环,忙得不亦乐乎。他越教就越觉得这孩子着实聪明,想想也是,原著中那样的环境下都能活下来并且最后找机会脱离了贾府的孩子怎么可能太笨?何况那还是在没有人教导的条件下长大的,若是有人悉心教导,成就必然不会太差。可笑贾母贾政,心里眼里只一个贾宝玉,庶子便不是儿孙了吗?真那么瞧不起庶子就系紧自己的裤腰带别叫他出生啊,生下来又不理会,算什么能耐?倘若贾政就算不能一视同仁也多少关注一些贾环,可能最后还能留下一二出息子孙重振家业,不至于一家人狼狈投靠一对备受欺凌而心怀怨恨的儿媳和长孙,看人脸色。

贾赦有人搭理了,心情就好了。贾赦心情一好,皇上就高兴了。皇上一高兴,大臣们就都开心了。唉呀妈呀,前些天简直不是人过得日子啊!贾大人呐,你就一直保持心情愉快吧,有利于和谐啊!

☆、43 同命鸳鸯

小包子贾蓉、贾蔷祁州建功得以进爵,这是好事。不好的是,这同时意味着他们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自己一份家业,就要离开他独立了。刚养到第七年头上还没来得及一痒就要说拜拜,贾赦很不爽。虽说宁国府,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忠靖伯府和威烈子爵府了,离荣国府很近,近到两小可以天天过来喝茶聊天顺带蹭完晚饭再回去,但贾赦仍然不开心。

贾赦化悲愤为力量,撸胳膊挽袖子打算冲上朝堂大展拳脚,可惜用他不着。最近唯一大事是催款,那时人家户部的事儿,唯一烂尾是废太子党羽,那是人家兵部的事儿,勉强在算上吏部和刑部。贾赦近来被皇上放去礼部溜达,一不祭天,二不酬神,大婚结完了,小范围册封嫔妃人家皇上亲力亲为选好封号了,也不用他参和,皇子们的府邸去年就建好了,出宫开府都有定例,何况内务府占大头,礼部不过跟过去摇旗呐喊,再清闲不过。贾赦一腔热血遭遇霜降,瞬间冻成冰碴碴,垂头丧气回了家。

秉承着谁给他添堵他就把那人堵死的原则,贾赦毫不客气地在家学里指点江山,看谁不顺眼,揪过来一通批,而贾宝玉,那是连茬儿都不用找,他自己就能撞枪口上来。六老太爷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是长辈没错,但威风什么时候可以耍,什么时候不可以耍,对什么人能抖,对什么人打死也不能抖他还是分得清的。别说现在贾赦位高权重,就是从前那个纨绔废材,他一个庶出六叔也得掂量着说话。贾氏一族的其他族人就更不会吱声了。他们本就是依附荣宁两府而生的,现在宁国府跨了,荣国府却愈加兴盛,他们自然要看准风向贴上去。可气贾母那个老太婆,好端端的整什么幺蛾子,把族长一职强抢走给那个废物贾政,他连自己家都保不住,又怎么能带领全族?

然后,他在那里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小贾环就很占便宜。他可以打小由贾赦教着,那些教学方法又在贾蓉、贾蔷身上试验过,很有成效,套路熟练了,更是事半功倍。因此,原本该学一年的识字课程不到半年就学完了。多出来这段时间,按理该提早去跟先生们上课的,可眼下贾琏三人都在备考,两个先生转着圈的忙活,实在不宜接手新生。贾赦转念一想,不如让贾环进家学呆上一阵子,权当是上托儿所了,多跟同龄孩子们玩玩儿也多些童趣儿不是?反正去年也考察过,现在的家学并没有书中那些混乱,风气也还不错,不必担心会学些混账把戏回来。

☆、41 寂寞贾赦

最让徐氏意想不到的是,夫君竟不曾有房里人!这在大家族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出嫁前,她娘千叮咛万嘱咐的如何给通房立规矩,如何从得宠姨娘那拉回丈夫的心,如何挑选靠得住的家生子平衡环境等等全没派上用场。

原因很简单,他另一个儿子都快死了,哪里还顾得上这等小事儿。

贾赦鼓足干劲儿开始教,先用《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做铺垫,多认些字,等都学完了再进些简单易懂的诗词,《诗经》就很好,描写生动,琅琅上口,虽说有些男欢女爱的感情小品,跳过去不就得了。期间掺着讲一些历史经济,开阔视野,省得把孩子教成书呆子。就比照先前教导贾蓉、贾蔷的法子就很好,可惜穿过来的时候贾琏已进学几年,思维什么的都已经粗粗养成,不敢太改生怕倒弄混乱了,便仍以四书五经策论八股为主,学得不错但到底不如贾蓉、贾蔷思路灵活,只得以后慢慢再教了。

就这么没几日,把个神气十足的贾凤凰生生折磨成了只秃尾巴鸡。忍受不能的贾宝玉跟贾母大哭一场,得到了不用上学的特赦,从此开始了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生活。

一进书房,书桌前一个小人儿两脚悬空,小身子努力挺直,肉嘟嘟的小爪子颤巍巍抓着毛笔照着字帖描红,听见声响,回眸一笑,快手快脚爬下椅子,张着沾了黑墨的小手扑过来抱大腿,嘴里软软地叫着:“爹爹,哥哥教环儿写大字了,环儿今天写了三篇呢!”贾赦失落的小心肝儿瞬间治愈了。呜,太不应该了,家里还有这个小宝贝的,怎么可以没想到?呜呜,环儿小宝贝最贴心了,小棉袄神马的虽然很好,小棉裤也很重要啊!决定了,本榜眼要亲自给环儿小宝贝启蒙,状元神马的,在下不客气了。

这一年多来,族人们胆战心惊的看着贾政一家一路跌到泥里爬不出来,心里又悔又怕,深恨贾母妖言惑众,蛊惑长老们支持贾政,生怕他会把全族人也一起拖下水。而贾家为让元春入宫早已穷困潦倒,别说接济族人,不抢了他们口粮就是好的了。去年过年的钱粮至今还没发下来,想也知道是泡汤了,贾氏族人恨得都想把贾政一家煮了算了。六老太爷也盘算着家学的银米已经拖欠了几个月,而你个贾政还有脸送儿子来白吃白占,不虐你虐谁?

贾赦最近很寂寞。

贾赦自认为是个聪明人,所以他坚决跟贾政反着干。他一定要把贾环教好了,将来或自立门户或辅佐贾琏,总能有一番作为,才不枉他费尽心思救下他一条小命。反正贾环现在是他儿子了,养得越出色越好,至少得强过那块破石头。想一顽石,痛改前非之后都能高中一百多少名进士,他家这块美玉(环有美玉的意思)怎么着也得甩他一百来名才成啊!

夫君贾琏对她十分尊重,两人相敬如宾,徐氏对此十分满意,在她看来这就是一桩好婚姻的最高标准了。她是从小读着《女戒》《女则》长大的,家教严谨,坚守闺训,从不幻想才子佳人这等低俗话本情节,连听戏时听到《牡丹亭》《西厢记》一类都自觉回避,从思想到行为都堪称古代大家闺秀的典范。但据她说“自己及不上小姑母一半”令贾赦对皇后娘娘肃然起敬,居然能达到自家这么好儿媳妇的两倍以上,神人啊!赶紧叮嘱闺女们以后进宫要多向皇后娘娘学习,争当新一代大青模范闺秀,俩小萝莉似懂非懂点点头。

原本,大婚第二天走完整套新媳妇过场之后,徐氏回到自己房里打算接见一下未来同事,却不想左等右等不见有通房侍妾上来请安。隐晦地跟夫君请示,只收获倍感迷茫桃花眼两枚“娘子说的话为毛听不懂涅?”夫妻俩大眼瞪小眼对视半晌,后来还是贾琏乳母钱嬷嬷反应过来,悄悄拉过徐氏奶娘周嬷嬷小声解释一番:“我家老爷怕丫头们妖精似的勾坏了大爷影响学业,故此不叫放通房进来。”周嬷嬷感到的翻译成“贾大老爷怕丫头们妖精似的勾坏了大爷影响夫妻感情,因而在成婚前打发干净。”(古代大户会在成婚前给少爷放通房以教导夫妻之礼,有些会在大婚前打发出去以示对新娘尊重之意,有的就留下直接等过了明面提成侍妾、姨娘,几乎没有婚前不放通房的先例,除非结婚年纪特别小的,可能还来不及放)眼泪巴叉学给徐氏听,俩人坐一块儿感叹贾赦不是很好而是非常好。三朝回门又学给娘亲徐孙氏,徐大太太再内部宣扬一番,整个徐氏家族对贾赦好感度上升10个百分点,连宫中的皇后娘娘都高兴得在贾琏徐氏入宫谢恩时多赏了几件价值连城的古董。在徐大学士得意非凡的宣传之下,京中大半人家都知道了荣国府厚待儿媳,有女儿的人家从此盯紧了贾环。

然而好名声也填补不了贾赦内心的空虚,他寂寞啊!儿子老婆连带儿媳妇儿都没空理他,他去抱女儿总可以吧!可谁承想,太后近来十分无聊,没有宫务要管,前朝政事不能插手,整天吃吃喝喝等别人来奉承,老太太也寂寞啊!于是,一道懿旨无耻地霸占了贾赦的宝贝女儿们,一连半个多月不放回家。贾赦咬着小手绢:“好歹给我留一个啊!!”太后娘娘表示,年纪大了,耳朵不中用了,你说啥?没听清啊!贾赦泪奔。

第二天一大早,不厚道的贾赦乐颠颠抱上贾环小包子赶赴学堂。先是堵着大门口表演父子情深,又扯着六老太爷袖子悄悄塞进一张银票,感叹自己公务繁忙照料无力只好送没到岁数的小儿子提前上学,烦请太爷多加关照balabala……六老太爷还没老糊涂,心领神会把贾氏族长公子撵到后排,打扫干净正中央一套课桌椅请荣国府小宝贝儿就座。贾赦遂满意的飘走。

徐氏在家时就听说荣国府规矩极大,婆母用膳儿媳要在一旁立规矩伺候着,因此做足了心理准备。孰料,张氏是个省事儿的,除了新婚头三天叫她上前立立规矩,等回完门就免了。而且也不像徐氏打听到的那样,一顿饭从头站到尾,只是象征性叫她布几筷子菜应个景儿,完事就可以坐回自己位置上用饭了。两个小姑子更是省心,皇上宠爱的义女,太后面前的红人儿,竟没有半点架子,笑眯眯收下荷包喝完嫂子茶就一左一右缠歪上去,一口一个嫂嫂叫的亲切无比。令徐氏倍感温馨,婆母、小姑都视她如亲,以后的日子可就舒坦多了。

张氏也在忙,忙着跟儿媳妇儿磨合婆媳关系顺便移交管家权。张氏可不想当贾母,一把年纪了还有跟儿媳争权,她可是一直期待娶进儿媳就放权去当老太君享福呢,现下有了可心的媳妇儿,她才不要继续累死累活的瞎忙了。徐氏不愧为大家出身,虽则刚刚及笄,但处事手段比张氏只略差于经验,对于如何打理一大家子吃穿度用烂熟于心,没几日就能上手管事,有条不紊,镇定自若,一下子镇住了老油条们,树立起大奶奶的威严。

恭喜恭喜,贾大人终于找到一份可以在和平时期发挥余热的工作,真是可喜可贺。皇上听说贾赦回家养儿子去了,大松一口气,宠物猪神马的,果然还是白的好看!(指之前贾赦心情不好总黑着脸看人,一副怨念深重的样子,具体形象参考地狱少女)

于是,贾环小包子就背上小书包,早起上学堂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