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答案大家知道。

贾赦窝在刑部后堂里坐北朝南的一间小杂物房改成的机密文件整理室里,虔诚地抱着全无唯一一小盆比饭碗还小一圈儿的冰盆儿,汗流浃背地抓着一根看上去非常像是在水里泡过一个礼拜的,既发霉又长毛的秃毛笔抄录着一件关于两家×楼争买一个卖身葬父的俏丫头未果即遭遇某侯府继承人乱入而引发的长达三个时辰的京城交通要道阻塞的惩罚方案,心里同步进行着的是一刻不停地以十六国外语对某贱尚书开骂。

皇帝对着小白猪温和地笑,左刀右叉闪闪发光:“爱卿能否保证,今后只以星星眼小红心崇拜朕?”

皇上满意状挑断绳子,抱起小白猪往寝殿走,“今日晚了,宫门已关,朕就大方地把床借爱卿一半好了,爱卿不必太感激。”奸笑……

“唔?瑞珠你也找到了吗?”兴奋状……

贾赦的心情很糟糕。

“焦大威武……好崇拜好崇拜……”贾赦满眼小红心。

贾赦连刑部尚书的金面都没见上一回,就被发配了第一项任务。

"βЦǜ┋ōФ∪≡±÷∨!!∷⌒ЯЮ¨Т∈……"

贾赦顶着满身大汗在贡院对面的茶楼里坐足了一整天,又看着里头陆陆续续扔出几个考生,总算没有贾琏三人中的任何一个,悬了一天的心这才勉强放松了一下。看看天已近黑,在小厮的催促下,揣了一肚子的茶水和担忧一步三回头地往家里蹭,可是也只能如此了。明天可没有休沐了,他得上朝呢。

必然不能。

好不容易熬到开饭,贾赦总算振奋起精神,亲自动手收拾出一片干净的桌面,等待家里送来的爱心午餐,一想起今早上朝前张氏对他絮絮叨叨的菜谱——桂花萝卜、檀扇鸭掌、脆皮素鹅加梅子酱黄瓜的四冷拼,糖醋莲白、香麻藕片、蚌肉豆腐并莼菜塘鱼片的四热炒,外加一大碗的三鲜木樨汤和一大壶冰镇绿豆百合莲子汤,贾赦内心小人口水滴滴,神啊,他爱午餐。特别是,体贴的张氏一定会不吝从家里给他装些冰块来,这对于被闷了一上午,眼看着就要变成红焖全猪的贾赦来说,其重要程度更高于午膳。

汪健把他所有的失落统统转化为对贾赦的怨恨,在他眼里,贾赦就是一个凭借良好出身和谄媚巴结来媚上惑主的奸臣。而他汪健,一个不幸被皇上遗忘了的、忠心耿耿的国之栋梁,所要做的全部就是——清君侧。为圣明的天子赶走这个既无能力又无忠心更无公正

小心眼儿的刑部尚书汪健昨天特地花了一个休沐日给贾赦做了一双小鞋儿,今天就迫不及待地给他穿上了。

☆、52、囧审判长

满头小问号,贾赦星星眼求解答

今年的秋闱也不知道是少拜了哪路大神,明明已近深秋,天气却是出奇的闷热,比盛夏也不差什么。而那贡院里,贾赦用膝盖都能想象出数百考生挤在鸽子笼一般大小的考位里忍受着各种诡异的味道呆上九天的窘况。更囧的是,他家三只包子也在里头,贾赦不住地祈祷着,可不要香喷喷白嫩嫩三个胖包子进去,结果出来的是黄灰灰臭烘烘三块馊馒头。

手上捧着一尺来高的陈年档案,有雨水泡过的,有耗子磕过的,还有夹着虫子木乃伊的……他万分理解这些东西有重头整理抄录的必要,可是,为毛让他干啊?他不是新上任的刑部侍郎吗?为什么要干这些明摆着是书吏的工作啊?机密?不可外泄?你全家才是机密!真那么机密就亲自干啊!贾赦拿两根手指厌恶地拎起一本记录着某年某月某日某王府总管的二大爷当街用新买的粉彩花鸟莲藕双耳瓶敲破了某侯爷奶娘的女婿的后脑勺,进而引发的十七、八家豪门持续了一个月之久的口水仗的全部经过,挂了满头黑线。

“老爷莫忘了,丫鬟不止一个,血书也不止一封。”

菜鸟贾赦不知道,可差不多一进宫就被分到刑部衙门当差的小太监小良子却相当清楚,这位汪尚书,在还只是刑部郎中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他对于出身富贵却不学无术的世家子弟的深恶痛绝,从他每每毫不留情地攻击审判那些不幸栽到他手上的闹出或大或小的不良事件的大家公子,甚至是公子爹、公子爷爷就可见一斑,而这种非但不官官相护反而大拆后台的铁面无私为他赢得了美名无数,也使得他在踏进官场十年后终于得到了皇帝的青眼,开始了高速升迁,三年两升级,七年中就坐稳了刑部尚书的宝座,随后又被加封为协办大学士,一时间风头无两。

一想到上朝,贾赦的心情更糟糕了。

小白猪嘴里咬着大苹果,含着眼泪泡狂点头。

存心要整人的某贱尚书会让贾赦如愿吗?

“那就再威胁一次好了。”

啊呸,能自己走出来那是万幸,眼下贾赦最怕的就是这几个小子没熬到结束就被人拎出来。考不考得上倒是好说,万一弄成贾珠那种考试衰弱型的,贾赦可就连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他非常想问问制定朝服制度的那位祖宗,怎么就那么没有远见地忽略了温室效应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口胡!就不能人道一点吗?为什么过了立秋就必须要换上秋季官服,现在的天气明明崩坏的像大暑,他今儿穿了一天的夏凉薄衫还弄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而明天,贾赦打了个哆嗉,不敢往下想了。万佛啊,请保佑明天将成为他新上司的刑部尚书能宽容的允许他偷偷少穿两层吧!

口胡!!今晚回家就扎刑部尚书的小纸人拿拖鞋抽!!!

小白猪泪目心语:“可以拒绝吗?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

才怪!

皇帝突然乱入。“禁卫军,把荣国公给朕拿下。”

☆、51、无妄之灾

看着眼前比期望大了十倍不止的失望——菜量少也就算了,就当是减肥;早凉透了也不要紧,正好嫌热呢;可是这么下火似的天气居然给他特别准备出一份全上火大餐,而且连碗凉茶也不给?贾赦不得不很有骨气地用一不小心将饭菜挥下桌子来表达他的愤怒。转而又诅咒着新上司,一头扎回机密文件里争分夺秒去了。

今天的天气很不好。

"∑∮∏∷≌【ЯвУà∑!"êá⊙≡¤~~……"

“一切尽在老奴掌握之中。”焦大背手临风。

小白猪被捆做粽子状奉上。夏公公帮皇上系好餐巾,摆上刀叉,瞬间移动至殿外。

看着对面贡院里被兵丁抬着扔出来的人事不醒的考生,贾赦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已经是第九个了。而这才只是秋闱的第四天早晨,还有五天。

小太监同情地看着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了新上司的贾大人,默默地动手收拾了地上的狼藉出去了。不一会儿,做贼似的偷偷摸摸端来一小盆儿凉井水泼在地上,一边连连摇手示意贾赦别说话,收获贾赦感激的目光一枚后又悄悄溜了出去。倒不是小太监不想多得点儿感谢,他只是太怕会因此而得不偿失了。

贾赦不知道的是,早在几年前,刑部尚书就已经在扎他的小纸人抽了。纯粹是嫉妒的。凭什么贾赦那样的荒唐纨绔能在短短几年之中顺风顺水做到了内阁学士又被皇上钦点着以二把手身份轮转六部,还同时挂上了民爵中最高的镇国公衔?而自己寒窗苦读15载考中了两榜进士,又在官场上挣扎了19年才只比贾赦高出半品?这是为什么?他贾赦除了有个好出身之外,又有哪一点比他强了?如果自己有他那样的出身,现在早就是内阁首辅大臣了,才不会混成他这个德行。难道就因为自己出身寒门就要眼睁睁看着这个靠祖荫庇护的家伙空降到自己眼前混吃骗喝顺带分功劳吗?他决不允许!

用一个毫无合理度的借口打发回去荣国府送餐工,转头命令一个小太监把刑部公务餐给贾赦送一份儿去,顺便转告他,那些机密重抄档案一定要在今天下班前交上来。

可是,还不等汪尚书享受这份春风得意,贾赦异军突起,从秋闱、春闱便一路夺人眼球地哗众取宠,又经过治瘟、平叛、还款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书写了一段纨绔变栋梁的大青传奇,致使所有人眼里只剩下一个被皇帝宠上天的,差点拴在裤腰带上走到哪带到哪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镇国公爵,而且此公还被皇上钦点了以侍郎职轮转六部,摆明了皇上是在培养贾赦,只待日后做宰辅。现在,所有人对贾赦有朝一日一定会位极人臣已经没有了丝毫怀疑,只剩下计算还有多久会出现第三位殿阁大学士了,而曾经的焦点汪健早已经退化为萤烛之光,再无法同日月争辉,被所有人遗忘到回忆录的犄角旮旯里发霉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