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当初林如海之所以看贾雨村好,其中一点就是他对于林家的地位财富表现出的熟视无睹。可林如海不知道的是,这一位还是个能屈能伸的好手。贾赦明明白白表示出了纯粹拿他当镖师,想要用钱砸走他的意愿,可人家照单全收了,还郑重其事致了谢,大赞王爷仁厚,送上一堆的高帽子,末了,居然直接掏出那封信,说是林如海所托之事尽付于此。

待得亲见,这家伙倒是个相貌魁伟,言谈不俗之辈。生得是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目,高鼻方腮,要不是因为事先知道他后来那些狼心狗肺的恶行,贾赦真的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饱学却不得志的高士。不过,眼下嘛,哼哼!

一想到可能会是王爷的某位长辈(从刘老老的年纪上推测的),众人怎敢怠慢,忙忙的从角门迎了进去,又有人赶着去请大总管。

贾赦第一站直扑连府,他打算先试试看能不能把林如海直接捞出来,要是能行,那他们后面也就不用折腾了。

贾赦摇头晃脑朝胡府而去:“为什么女主角的爹一定要是圣父呢?哦,对了,要不是这样,怎么能培养出崇尚爱情,只知道真、善、美的女主角来呢?那后面的剧情可就开展不起来了。”

却说那一日,林家坐船拢了岸。林母因一路上都没能想出个妥帖的应对之法,故而在城外就命换了车轿,打算晚点儿进城,也好富余出时间再做些盘算。

林母万万没有预料到的是,就在她上京的路上,她娘家侄子程源升了保定知府,上任直隶去了。一走三年,不得不举家搬迁。一下子否决了林母的三种提案。要知道,林母给黛玉安排的所有选择都是建立在程家在京的基础之上的。要不然,她一个老寡妇,既无丈夫撑腰,儿子又不在身边,总不能住到儿媳妇儿娘家去吧,太也不成体统了!黛玉有三个选择,可她只有一个。程家这一记釜底抽薪彻底打乱了林母全部的后续部署。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了孙女儿一起往贾府走一趟,对了,她还能抓个机会叫人去向贾赦求救:“老身聪明伶俐的‘贾/假’儿子呦,紧急驰援呐!”

林如海打点好了一切,择吉日同胡妹妹一起送别了老母和女儿。想到自己做的充足的准备,林如海这才稍微放下一些担忧,转而全力以赴盐课税务。

一旁小丹子看出贾赦心思,便出言讥讽贾雨村,想要将他气走。可这一位的忍功再度超出贾赦想象,那叫一个宠辱不惊啊,甚至还能跟小丹子一唱一和的自嘲。贾赦不由得再次肯定,这是一块天生的奸臣材料。

☆、老年战争

直到上路,也没有人能想出绝对可以阻止贾母阴谋的强大办法,虽然胡妹妹提供了很有创意的方案——她愿意专门给贾母开发一种只要闻一会儿就能起满身大包的毒香,这样就可以用隔离传染为借口远离贾家了。只是刚提了个开头就被崇尚尊老的林如海给一票否决了。林母将心比心想象了一下,嗯,投张弃权票吧!

可是贾雨村按耐不住了,眼看着就能得一王爷举荐,复起在望,他是一刻也不想耽误,便启了林母要先行一步,只说是代她们祖孙俩先去报个信儿。林母听后也便同意了。

直至正午,刘老老才带着板儿气喘吁吁望见了巍峨的大宅。

一直全神贯注提防贾母的林母第一时间就发现厅上进来了个疑似年龄超标的陌生小子,当场尖叫一声挡在小孙女儿身前,一边引经据典痛斥这个不守规矩、胆大包天的臭小厮,一边拍着胸脯安慰老姐姐,不用怕,她带来的嬷嬷都是极干练的。果然,两颗贾宝玉最讨厌的老鱼眼珠子在林母发声的同时就如狼似虎猛扑过去,一个捂嘴,一个遮眼,两人合力左右一掐,“嗖”一声,携带某一人形障碍消失于泥金錾花大红猩猩毡之后。贾母半晌才反应过来,当即瞪起了哭红的肿眼泡,一抡拐杖就下了塌,林母在一旁配合气氛地安慰贾母,鼓励她拿出一品诰命的威严,好好敲打敲打放肆无礼的下人。贾母能怎么说?告诉林母你骂的是我孙子?如果没有林母一直喋喋不休的那些老古董礼法,贾母还能澄清事实,可是在林母左一个7岁避嫌,右一个不见外男之后,就算是贾母也鼓不起勇气承认那个“惫懒可厌的下流胚子”是她孙子这个残酷的事实了。

就在贾赦和贾雨村纠缠不休的时候,另一位厚脸皮的贾氏成员已经先一步劫走了林母和黛玉。

胡说的主要活动范围都在医学界,他需要确保通知可靠的太医来齐心协力拆有可能出头帮助贾府的人家搭的台子。比如说,在指定的时刻诊断个恶性传染病不得面圣什么的。虽然以贾府的人气值来说不会有人愿意搭理他们。但是涉及林黛玉就不一样了,控制住林黛玉就可以威胁林如海,给他添堵、乱他阵脚、甚至是直接策反也未可知。基于上述原因,还是可能会有人出面支持贾母养外孙女儿的。一旦发现此类人群,基本上就能确定是隐形叛党,所以小胡太医的另一项重任就是把这些人无声无息地放倒在反人类反社会的迷途之上。

☆、重要酱油

贾赦被他的厚脸皮震撼到目瞪口呆。

大获全胜的林母成功蝴蝶掉宝黛初见(林黛玉没抬头就被挡住了,贾宝玉没看清就被扔掉了)的经典场面,跟着王府派来迎接她们祖孙俩的、贾母等人一见就齐齐打个哆嗦倒退三大步的、叫做焦大的管家高高兴兴地投奔贾赦去了。

听完林全的转述,贾赦不禁扶额叹息:这林如海为官恁地精明,怎么当个爹能糊涂成这样?这一堆措施里,就最后一条算踩到点儿上了,剩下的都是什么垃圾办法,送回收站都得被垃圾箱搓个团儿扔出来。

世外仙姝的两个舅舅(贾赦和胡说)凑在一处,共同啃掉了三盘香芋斑兰糕、四份核桃芝麻糊、五块香酥苹果盒外加两壶碧螺春,终于敲定了所有细节,分头行动去了。

刘兴新官上任,根本没理清贾赦的亲戚关系,不敢托大,急忙找来焦大。焦大过去游离在宁国府的边缘,连家里的小主子也不认得,哪里又说得清贾氏一族错综复杂的人际圈呢?便去请示王妃。

太阳升的老高时,这一老一小方才进了城,只见两人既不卖什么物件,也一概不买东西,却是一路打听着王府何在。

贾雨村于言谈上很有一套,开口便是不卑不亢,既不显得攀附权贵,又时时把自己放在同宗的层面上,端的是进退得宜。只是贾赦对他横看竖看不顺眼,也就不打算多说。刚一听完他护送林母黛玉上京这一段,立刻出言打断,懒洋洋命小良子递上一百两现银就要打发他走。

刘老老一面心说,二十年没见,这王家越发做大的气派了,想当初她和女儿来的那一趟可还没有这老吓人的大石狮子守门呢,一面壮壮胆子抖着腿上前请安:“太爷们纳福。”门口站的一水儿是三、四等的王府侍卫,瞧了半天也不确定这一位是不是走错了门,便开口问道:“是哪里来的?想在这儿找什么人?”刘老老赔笑说:“我想来请大老爷的安。”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打哪儿蹦出来的人物,现如今早都改口称王爷了,这一位却还能叫大老爷,怕不是贾氏族中的远亲吧!

尽管贾赦和胡说串联起了绝对雄厚的合伙势力,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贾氏一族基因里可能会变异出的脸皮厚度。

贾母没辙了,只能寄希望于她祥瑞的金孙能勾住小丫头的魂儿,让她自愿留下。于是,使个眼色,隆重推出粉墨登场的贾宝玉。可惜,她不应该忽略掉自己从来不在意却是书香门第封为圭臬的礼教和黛玉今年6岁,虚岁7岁,刚刚好可以够上避见外男的分界线,而她的宝贝破石头又是个往常惯爱不通报就闯空门的主儿,这结果,当然就很精彩了。

已升任吏部左侍郎的连清一口拒绝了调林如海回京的请求,并且恨铁不成钢地拎着贾赦衣领喷了他大半个时辰的唾沫星子,逼他背诵忠君爱国守则。被摇得脖子快折了的贾赦满脸痛苦地被迫承认了林如海坚守扬州当靶子用以供人实践绑架、下毒、刺杀等一系列项目是非常必要的,是绝对崇高的,是值得所有人膜拜学习的并竞相追求的。不过连清倒是答应了派御史去蹲守贾家以及万一林黛玉深陷泥潭时火速以师爷爷的身份把她抢出来。让贾赦觉得今天被喷得好歹还算有价值。

那贾雨村便快马进了京城,整了衣冠,带上童仆,拿了宗侄的名帖至王府门上投了。这时,贾赦已经知道了他欲求之事,又打定了主意不理会,便吩咐晾了足有他小半个时辰。

现在有人在京城大街上单提王府二字,大家第一个反应出来的肯定是贾赦的忠勇郡王府,虽然很奇怪这乡下佬做什么打听京中的名流,却也不乏热心之人给她们祖孙指路。老妇人千恩万谢过,拽回死盯着糖葫芦摊的小孙孙又埋头赶起路来。

这老人正是红楼梦里的重要酱油君——刘老老是也。

贾母一如原著,搂着黛玉大哭贾敏。林母见状,立马跟进,哭得比贾母还伤心,一把扯回黛玉抱在怀里大讲先媳妇儿的贤,又赞现媳妇儿的惠,把贾母未尽之言全堵在嗓子眼里出不得口。第一回合,林母完胜。

却不料如此歪打正着,刘老老本来是想去王府求见王子腾,没成想,阴差阳错拐到王府来找贾赦。因为不懂规矩,不但自称“我”,还开口就要请大老爷的安,众人虽已习惯叫贾赦为王爷,但也都知道他以前是被称作荣国府大老爷的。如果刘老老说要见王爷,那他们百分百会轰走这个明显不搭调的老贫婆子,可她叫的是大老爷,这就不能不让众人深思这一位是不是原籍的族亲打金陵而来了。(从刘老老的风尘仆仆上判断的)

这一回贾家没有了高高在上的地位和财势,下不成马威了,也就直截了当开始上演苦情大戏。

张氏表示自己不认得这位老太太,可她也不敢肯定地说这就绝对不是贾家的族亲。因此上,只有一面招待着,一面派人赶紧去接贾赦回来。

和林母失算于程家一样,贾母也没考虑过会见到她恨之入骨的前亲家,因此,她的表演一开始就被无限拐歪,差点成了笑剧。

贾母定了定神,扯开话题开始讲贾敏幼时的趣事儿,说着说着又抹起眼泪,直愣愣瞅着黛玉说哪里哪里多么多么像她母亲,恳请林母让外孙女留在自己身边,以慰丧女之痛。林母一听,盈盈立起,朝着贾母就拜下去。要说林母年纪确实比贾母小上几岁,随林如海得的三品淑人诰封也比贾母的一品夫人低,正常来说,见了面是的给贾母行礼。可是,考虑到林、贾两家如今的社会地位,这一拜就十分惊悚了。贾母暗叫不好,可不及开口,林母全套礼节已经行完了。一抬头,那眼神比贾母还朦胧,哽咽着谈起了贾敏的逝世对于黛玉造成的不可弥补的伤害,和这孩子常日里忆起母亲便要哭病一回的事实,哀求贾母不要让黛玉留在这个她母亲曾经生活过的伤心地,免得黛玉哀毁过甚,伤及身体,相信贾敏在天上也是会心疼的泪如雨下滴!贾母再度噎住。第二回合,林母K.O.胜。

京郊的山路上,一个穿着破旧但却浆洗得十分干净的老妪,一手提着个褪了色的破竹篮,一手拉着个五、六岁大的小童正在急急赶路。

详细地分析一下这些让林如海放心的准备,它们分别是:请黛玉西席贾雨村陪伴老妇稚女同行,沿途起保驾护航之功能;带足大额银票孝敬贾母,以期她能见钱眼开,放过自己的女儿;三是派二管家快马从陆路赶赴京中,先跟贾赦通个信儿。

话说,都蝴蝶掉贾敏又蝴蝶去胡妹妹了,怎么林如海还能跟贾雨村看对眼呢?一样聘他做西席,一样请他当保镖,这样看来,估计那封请他帮贾雨村谋复起的道具信也是少不了的了。不过他是绝对不会去管那只白眼狼的,要不然干脆尊重原著,再给贾政送去?让他们俩存周兄、雨村弟再去黏糊黏糊?

林如海哭笑不得,私下里跟小黛玉说,叫她把她母亲偷偷塞给她的那些古怪玩意儿都扔出去。小黛玉眨着纯洁的大眼睛,保证自己身边什么不良物品也没带。林如海闻言,放心地飘走。小黛玉看着远去的老爹,拿帕子捂住嘴偷笑,一边给同样抿着嘴竭力保持严肃的丫鬟雪雁、雪晴使了个眼色:父亲大人,女儿可以保证自己绝对什么都不带,可是,母亲赏给丫鬟的东西,女儿可就过问不着了呦!

至于银票,他敢打赌,林如海要是真把家底兜给贾母知道,那林黛玉有生之年就甭指望能跳出那虎狼窝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