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高严一心惦记要找机会刺杀皇帝,没精力关注两旁。压高严进来的侍卫们都知道贾赦圣眷隆厚,又因为他现在是刑部尚书了,正该审理这件大案,便也不奇怪他出现在这里。皇上倒是知晓内情,可还没来得及开口,贾赦就把高严撞翻了。高严怀里那块磨得跟匕首似的铁券“当啷”一声砸到了地上。

东南西北四大郡王相交多年,感情深厚,境遇相似,同仇敌忾。这一次,贾赦可以说是踩着西宁的尸体封的王,单是这一条就足够其他三大郡王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更别提西宁带来的后遗症——削藩了,这可比杀父夺妻更难以容忍。南安郡王和东平郡王都气得恨不得活啃了贾赦。至于和北静郡王之间的梁子,那就更久远了。几十年前,贾赦那个跟他一样讨厌的爹——贾代善就卑鄙地夺走了北静王家世代专属的京营节度使,老北静王几乎就是被这事儿给气死的。现在的北静王水岚(后来出场的红楼梦里的水溶之爹)也因为多年的无所事事而郁郁寡欢,他把这笔账全记在贾代善头上,贾代善死后就顺理成章地转移到贾赦的头上。

可怜未及弱冠的贾小琏,就这样被亲爹毫不留情地从巢里踹了出去,扑腾着稚嫩的小胳膊,狼狈地周旋在贾、史、王之间,听到的还净是不满和抱怨。

短短两个礼拜,新郡王贾赦就像吹气球一样飞快的胖了起来。之前经历了刑部大牢一日游而瘦下去的体重迅速回升,很快恢复到秋狩之前的玉树临风。皇上对此表示满意,找了各种借口重赏御膳房几个大厨和所有请贾赦吃饭的府邸主人。众人见状,更加坚定了跟着贾赦有肉吃的信念,一个个像闻到腥味的鲨鱼一样迅猛地朝贾赦扑过来。其中,尤以史、王两家最甚。

自觉失去一切的王夫人终于彻底放开了之前死守着的贵妇形象,以泼妇的姿态杀进王府,坐在大堂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王子腾的冷酷无情和罪大恶极。

陈兵意外之喜从右迁到左,做了尚书预备役。王子腾无比庆幸自己有理由不去道贺。但是,当女儿王熙凤从宫中传出消息,说皇上怜她丧了祖母,特地撤了她一年的绿头牌让她可以按出嫁女身份守孝的时候,王子腾脸上的表情想来一定是五彩纷呈的吧!

这里面,就数贾政最是个好对付的。直接关门,放焦大,分分钟搞定。贾母都没轮上出场。

贾母摔了杯具,贾政砸了笔砚,王夫人大哭大闹,贾宝玉吓得半死。瞅准机会一头扎进赵姨娘的小屋,和探春抱成一团缩在赵姨娘怀里,三人一起瑟瑟发抖,就怕一个不小心成了上面的出气筒。其中贾宝玉主要是怕贾政,但好歹还有贾母和王夫人会护着他;而探春最怕的是王夫人,因为贾政和贾母都不常爱见她,自然也不太可能专门抓着她出气;赵姨娘最倒霉,这三人不论哪一个她都惹不起,偏偏更躲不起,她只能祈祷着贾宝玉能勇敢一点儿,顶在她们母女前面,不过看起来这个愿望要实现会非常有难度。

出了偏殿就是正殿,皇上当时正传了高严进宫审讯。

侍卫们内心感叹,手上也不慢。各自掏出汗巾子,七手八脚把高严绑结实了,便趴了一地向皇上请罪。

王家则表现的很聪明。王子腾太知道贾赦全家对贾政全家、尤其是自己那个傻瓜妹妹的深恶痛绝了,所以他小心翼翼避开地雷带,光拽着和贾赦同朝为官的情谊大讲特讲。这一世,由于王熙凤入宫为嫔,所以王子腾不但没有参与废太子的乌龙,甚至还积极掐断了跟过去交好的、但却是皇上最忌讳的异姓王之间的联系。除了跟比较老实又有着拐弯抹角却在八竿子以内的亲戚关系的东平郡王实在扯不开以外,对于四处蹦跶表现自己的求贤若渴妄图搏个贤王美名的北静郡王和老想着独霸水师的南安郡王这两只,王子腾是有多远就躲多远,直接翻脸也无所谓。

贾琏对于王子腾同样避之唯恐不及。可是王子腾和史鼎不是一个段数的。无论他表现的多么倨傲无礼,王子腾都能笑脸相迎。贾琏到底还是太年轻,面对着比他父亲年纪还大的王子腾,他有点儿撑不住。

还是贾蔷,再一次想到关键。王子腾是王夫人的兄长,而王夫人是贾政的太太,通过之前焦大收买的贾府下人,关于王子腾无情抛弃贾政热烈追求贾赦的传闻很快送达贾母、贾政和王夫人的耳朵里。

☆、封王之后

☆、57 史入王府

要说这水岚的思维也挺特别,贾代善夺了他父王的京营节度使,他记恨了贾家两代人。可王子腾当上了京营节度使,水岚反而兴高采烈。他认为王子腾是帮他报仇了,就凭这一点,水岚自说自话就把王子腾乃至整个王氏家族都划归他自己旗下。在以前,王子腾确实是非常愿意这么划分的,可是现在,王子腾只恨不能把这一段从生命里抠出去。这种表现从他近来对贾赦的热情骚扰和对水岚的避之不及可见一斑。

贾赦以卸任荣国公为理由,把所有登门荣国府的不速之客全都丢给贾琏去处理。

在京三品以上大员共同奉宴。

当然了,存心给贾赦造声势的皇帝陛下也没忘记启发众侍卫各处宣传一下贾赦的英勇无畏和义胆忠肝。

皇上命他们先把用力过猛以致昏倒(其实是酒劲儿上头又睡着了)的贾大功臣扶到侧殿去,再去太医院宣了口风严密的孙御医来请脉。又大度地宽恕了侍卫们的失察之罪,只罚了半年俸禄,小惩大诫了事。最后,把所有怒气痛快淋漓地发泄到不识相的高严身上,当庭杖责一百,打到就剩一口气,扔回大牢里等着砍头去。

存了这种心思的皇上便下令,宣高严进宫,亲自审问,看看能不能找出点什么理由饶恕高严的家人。至于他本人,趁早别做梦了,逆谋大罪,不千刀万剐就是他的运气了。

倒霉了王太太,不得不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去打发这个惹人烦的小姑子。更可怜的是本来微恙在身的王老太太,一边是儿子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一边是女儿的落魄不堪雪上加霜,大喜大悲恰似冰火两重天煎熬着王老太太快过保质期的老心脏。喜伤心、怒伤肝、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好了,心肝脾肺肾都折腾全了,王老太太也活到头了。悲催的王子腾在人生的重要关头,“嘎”一声,熄火了。不得不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原本唾手可得的二品顶戴“咻”一下,在别人头顶上着陆。更悲剧的是,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要,皇上没有不舍地夺他的情,而且爽快地准了他的折子让他回家丁忧。这一下,非但没能晋升,反而连原本的京营节度使也拱手让人了。

王子腾被缠得焦头烂额,他现在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就是像南安王缠他那样死死地黏住贾赦。不单单只是为了贾赦一直以来无人可及的荣宠,更是因为这次封王。

王子腾深知和这个脑子没长好的妹妹讲不了道理,干脆就躲着。正好,王夫人进不去荣国府,而他特喜欢逛荣国府。于是,王子腾就天天跟上朝一样,按时去找贾琏聊天,多好啊,一举两得。

可惜,高严的脑电波明显不跟皇上处于同一个波段。在大牢里快蹲疯了的高严一听到皇上要御审,当即认定皇上终于要杀他了,还要祸及他妻儿,灭他九族。高严满脑子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他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于是,他藏起了自己唯一的武器——被磨尖了的西宁郡王铁券(皇上抓到他的时候忘记回收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进宫了。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当年一同在金陵发迹,几辈子以来相互结亲,根深蒂固,一荣俱荣。见到贾赦如此发达,除了远在金陵跳脚也够不着的薛家以外,在京中的史、王两家早在第一时间就屁颠屁颠堵在门口攀关系。

听完贾赦的醉言,了解了贾赦忧思惶恐的根源,皇上为了安抚贾赦的恐惧,特地决定对高严网开一面,从轻发落,以便向贾赦证明他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暴君。

贾赦就是在这种局面下乱入进来的。

五部尚书共同奉宴。

皇上赐宴忠勇郡王。.

当时,醉的迷迷糊糊的贾赦一路走一路晃,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可是他走斜了,离了墙,大殿里空空旷旷的,他想扶点儿什么都没有。这当口,一抬头看见来了个大活人,马上乐颠颠就扑过去了。

北静、南安、东平三郡王联袂设宴。

众侍卫一看清楚,全都吓疯了。磨得这么尖一块铁,他想干什么?一窝蜂扑上去,顿时把皇上和高严给隔离成万水千山。回头一看,贾大人正奋不顾身地死死压在高严身上,抱手缠脚,拿自己当绳子,捆得高严一动也不能动。众侍卫羞愧得无以复加,多么英勇,多么忠诚的贾大人啊!即能洞察忠奸,又能先发制人,果断救圣驾于水火,他们真的是万万不能及!

太后赐宴忠勇郡王。

黄带子老亲王赐宴忠勇郡王。

各宗亲设宴。

于是,两次救驾的贾恩侯一跃而起,蹦到了铁帽子王的高度,取代了被削去封号的西宁一脉,与南安、北静、东平一道成了新的四大异姓王。不过,比起失了兵权,完全赋闲在家的其他三王来说,身兼刑部尚书,加封武英殿大学士,位列内阁第三宰辅的忠勇郡王显然要高高在上的多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昨天,贾赦把皇上气出去以后,一个人霸占了整张龙床睡得无比豪迈。好梦正酣的时候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尿意憋醒,晕乎乎爬下龙床四处找马桶未果,遂扶着墙壁朝门口挪动,准备出去找。

史家就比较纠结。毕竟史家现任保龄侯史鼎是贾母的亲侄子,贾赦的二表弟,也就是贾琏的表叔了,而且还不是可以用一表三千里来打发的那一种。有着亲戚加长辈的双重保险,贾琏没办法对他不理不睬,甚至还不得不敬着。贾赦本着考验的原则,故意不提醒贾琏,他现在也不是小世子了,而是一品镇国公爵,史鼎甚至还得向他行礼。后来还是贾蔷灵光一闪,想起这个茬儿来,贾琏立马抖了起来,对着史鼎那叫一个得瑟,生生把人给气走了。//

前些年,贾赦纨绔无用的时候,水岚非常开心。他悉心收集了贾赦的每一件荒唐行径,就等着将来在地下见到贾代善可以好好嘲笑一番。可是,从几年前开始,贾赦突然浪子回头,开始奋发图强了。让水岚吐血的是,贾赦的努力竟然收获了那么大的回报——铁帽子郡王、内阁宰辅、殿阁大学士,每一个称号都像是一把重锤狠狠敲在了水岚的脑门上。那日宴请过贾赦以后,水岚就气倒了。到现在都没能下得了床,也因此才没有过问王子腾的背叛。

只可惜,王子腾太能干了,手握京师兵权,深得皇上信赖,又有个女儿身在后宫,位份不算低,圣眷也不错,可以说是贾赦崛起前、仅次于汪健的红人儿。而现在贾赦冉冉升起,汪健红牌下场,王子腾倒是轮到个替补上阵。特别是目前现任的兵部左侍郎李可年纪大了,听说已经写了辞呈请求告老还乡,这个空出来的位置,大家都认定非王子腾莫属。就连现任的右侍郎陈兵也没指望自己能更上一层楼,根本就不打算争了。这样的能耐人儿,即使北静郡王自恃身份不愿死缠烂打,可南安郡王却不会放过他。不顾脸面地追着王子腾到处跑,上赶着要把自己女儿许给王仁。却也不想想,他的女儿到婚配的时候最差也是个县主,而王仁一无爵位、二无官职、三无功名,这样的人真要能娶到郡王府的县主,丢的可是整个宗室的脸,到时候,那些有女儿待嫁的王爷谁能饶得了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