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皇后和贾赦是紧密缠绕的姻亲,算起来身兼他本人师妹,他儿子姑姑,他孙女儿姑外祖母等等多重身份,所以她也是愿意贾赦能多有几个可以长脸的姻亲的。因此听了皇上的意思,当场就开始细数有哪家的姑娘配得上贾赦了。太后最爱给人做媒,也兴致勃勃赶来凑趣儿,而皇上是最愿意贾赦后院百花齐放好赶紧清空心里内存的,三巨头一合计,干脆先可着宫里条件不错的女官仔细梳理一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先补上庶妃的缺儿,待明年大选之时再挑好的侧妃。(年轻的女官都是宫女中出身相对比较好的,属于比上【秀女】不足比下【普通宫女】有余的中间等,一般是五品到七品官宦人家出身,不会有商女,皇商也很少,是符合庶妃身份的等级)

皇上根本不知道贾赦的想法,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多在意。毕竟喜欢贾赦不一定要捎带上他儿子,而且皇帝本人少年时期也是从先皇的后宫里杀出一条血路才登上皇位的,没准儿人家觉得斗斗更健康也说不定呢。

像黛玉那么大的少女要想聚会,通常要伴随在其直系监护人召开的贵妇人茶话会后边。以张氏现在的身边,轻易是不会踏足三品以下人家的。所以,每当迎春等人觉得无聊想找几个小伙伴玩玩儿的时候,大多是由张氏出面请人家带女儿、侄女儿、外甥女儿乃至孙女儿、外孙女儿上门来做客的。

末了,一甩帕子,扭头回屋审问贾赦去了。

☆、62 爹控代价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平常官宦人家的太太出门做客都会多多少少带上一两个姨娘去立规矩。不过因为贾赦把后院清理一空了,剩下的又都是些老实到过分的,所以张氏已经有好几年没往出领人了。可是,现在成了王妃,连每月一次进宫请安都得带上侧妃,这在府中宴客,又怎么能拦着第一侧妃不让她见人呢?

贾赦下了朝被皇上留下议事,又陪着用完御膳才出宫。一出来就见自家里前后四拨下人立等着催他回府,又听说什么老妇小童的,更是莫名其妙。一时间也没想到刘老老身上去,主要是因为知道刘老老家是和王家联的宗,和贾家并没有一丝关系。当初会来荣国府是因为王子腾升官出了外省,不得已才来找王家嫁出去的姑娘。可现在,王子腾好端端地呆在京中守孝,王夫人也随贾政分家在外,王熙凤更是坐在宫里无聊地要死,更更何况,他如今住得也不是荣国府,那么来人就不会是那个仗义豪侠的老人家了。可要不是她,又有哪个老人会带着孙子出来打酱油呢?想不明白。

打完一看,屁股红红的,居然很有美感,皇上胃口大开,从脸颊开始往下啃,尖尖的下巴,修长的脖颈,优美的锁骨,圆润的肩膀,纤瘦的胸膛,诱人的红梅……打住。皇上也是讲究情趣儿的高雅人士,太糊涂的吃着也不香。遂拉过被子把光溜溜的小白猪裹成春卷,不过这样干看着太委屈自己了,做点儿别的还是可以的。皇上想起小白猪每次喝醉了就会变得甜软稚气的小嗓音,顿觉小腹一收,菊花一紧,一道热流隐蔽地滑过。

抱走了儿子也好,皇上才刚被养心殿里那个“大儿子”气个半死,正没好气,实在不想强颜欢笑逗弄小儿子。见皇后这么识相,也就懒得客气,直截了当问皇后要上届选秀留牌子的秀女名单,他现在就要给贾赦挑上半打儿庶妃、侍妾,让他忙得没时间再缅怀他那碍事的死鬼老爹。皇上还琢磨着能不能选出一两个跟他龙颜肖似的去潜移默化小白猪一下,但是很遗憾,截至目前为止,跟他长得相似的只有才11岁的四公主。别说她还不够年纪嫁人,就是能,也万没有堂堂公主去给个王爷做侧妃的道理。至于弄死张氏让公主当继配这种不华丽的小人行径,皇上到底觉得有失风度,于是作罢。

太后还为此特地单独叫张氏领谢氏进宫来请过一回安,细细瞧了一回,果然拿不出手。好心肠的老太后便同皇帝商量着,等明年选秀的时候要给忠勇郡王指一个出身高贵的侧妃过去,好好给他长长脸面。

拍拍,戳戳,在揉揉,确定贾赦醒不了了,皇上兴奋地搓搓龙爪,双手齐出,把个花雕醉猪拨得是干干净净,直到露出了白白嫩嫩的小猪皮。

各王府里满心怨恨的侧王妃、庶王妃们把欺负谢氏当成了乐趣,当面暗讽,背后明嘲。谢氏根本没听懂,张氏听懂拦不住。毕竟她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当个二流公府的主母,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个进了宗室的王妃。她自己都有点儿招架不住那些个大家子出身的侧妃、庶妃们,想帮谢氏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没等到张氏的反击,一群无所事事以搬弄口舌为事业的女人们越发的变本加厉,弄得流言漫天,最后竟然都传到太后跟前去了。

但不见人更不行。知道的说她生性淡泊,不喜喧嚣。不知道的还当张氏不容人呢。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张氏就算是硬拉也得把她拉出来遛遛。

自打护送林母去保定的队伍顺利返回以后,林黛玉就彻底安了心,跟在家中几个姐妹后面开始正式出现在京城名门少女的聚会上。

皇上听了也没有异议。他宠爱贾赦,便什么都想给他最好的。听太后那么一形容,那个侧妃也真是给他跌份儿,倘若细究,连他的正王妃也不是多高贵的出身。在皇上眼中,贾赦可是凌驾于所有黄带子们甚至包括他的儿子、兄弟们之上的第一郡王,身边就那么寥寥几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也太说不过去了。

可是这样一来,就难免暴露出王府中拿不出手的问题人士了。

皇上不介意贾赦有多少女人,可是不高兴看到他专宠某一个。毕竟专宠的往往都是在心里占据高位的、难以取代的障碍。皇上最不爽贾赦心里有人,后院里有多少都行,可心得给他留着。面对这么不识相的小傻蛋,皇上不介意好好调│教调│教来给自己出出气。

正抱着九皇子在矮床上玩儿的皇后娘娘被皇上的寒气煞到,一连打了两个喷嚏,强忍下第三个起身向皇上请安。出于给新生儿保暖的重要意识,皇后娘娘果断命嬷嬷抱走了九皇子才开口问皇上是谁那么不长眼的惹着他了。

头一件要紧的就是翻过来搁到膝上,皇上早就想打小猪屁股了。算账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不是,得把上一次的帐结清了再来算这一次。

可是像这样一个个挑实在太麻烦了,太后和皇后都不可能揪着一个看上去差不多的女官就审问人家的祖宗十八代,必须要派出宫人到处打听,这其中难免掺杂各人感情,有交好的就互相吹捧,有交恶的就彼此打压,大大影响了皇太后她老人家高昂的兴致和准确的判断。不开心了的太后干脆下令:“凡宫中年龄25岁以下,分位六品以上,相貌姣好,身段窈窕的女官全部由所在宫殿的主位娘娘安排着,于每日午后分批来慈宁宫请安。”

说到剧情,贾赦想起了他儿媳妇儿徐氏肚子里正揣着的那只包子。据说已经确定了是个女孩,又据说预产期估计在7月,虽然不一定就正好是七月初七,可是贾赦还是决定要叫她巧姐儿了。不过,既然刘老老已经登场,那么这个名字还是等著作权人开口吧!

所以,皇上起先把贾赦的拒绝归咎于张氏的不贤惠,言语中便透露出了要皇太后修理她的意思。贾赦赶紧澄清事实,这一回皇上理解成了贾赦跟张氏的一往情深容不下别人,当即就不爽了。

其他的就没有什么改变了。除了贾赦要花点儿脑筋强掰个借口非要跟刘老老家扯上点儿关系,好让她不再拘泥于只知道找王家。因着是第一次上门,贾赦怕太热情了会吓着老人家,便只是把银子给到了一百两,倒是吩咐多送些合乎她一家人身份身材的旧衣并布料,又命包了好些吃食和药材。刘老老拿到银两就已经喜出望外了,又见给这些东西,忙连连摇手道:“不敢多破费的,这就已经叨扰的狠了。”这会儿,张氏总算找回了当家太太的感觉,笑着道:“也没什么,不过是些随常的东西。好也罢,歹也罢,带了去,你们街坊邻舍看着也热闹些,也是上城一趟的意思了。”

有过见到皇上跟贾王爷喝完酒就黑着脸冲出寝宫经验的夏公公无比淡定地跟在主子身后一路风驰电掣刮向坤宁宫,途中还能抽出空儿安排下人手服侍贾王爷,例如时刻准备好尿壶什么的。

之所以没用太费事,主要多亏了马庶妃的一句话:“你纵是不为自己,也该当替小王爷好好想上一想。”谢侧妃闻此一言,犹如醍醐灌顶。女人为母则强,就算是为了儿子(她自己都不知道贾环来历,一直以为是亲生的)她也要坐稳这第一侧妃的位子。毕竟在大宅门里待了这么久,对于嫡庶的分别和庶子的等级她还是清楚的。虽说同是王爷的庶子,可侧妃生的跟庶妃生的乃至侍妾、通房生的可是有天壤之别的。更何况,谢侧妃突然想起来,好像贾环不是贾赦亲子,就连那个一生下来就被抱走、成天跟着王妃叫娘的小郡主也不是亲女。都是她跟那个谁谁生完扣到王爷头上来的。想通了的谢侧妃当即惊出一身冷汗,发誓今后一定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即便讨好不了贾赦也绝不能丢了他的脸让他迁怒贾环。

虽然她的坚定决心值得表扬,但是出身和成长环境对于贵妇养成的作用实在巨大。短时间内,就算能请太后出山亲自教导,估计也打造不出多么高贵优雅的侧王妃来。而开国至今,除了第一代王爷们的妃妾是后抬上来的,余下都是直接封妃的。在那些皇子亲王家里,连庶妃都是秀女中挑出来的,有些侧妃的家世比张氏都高,这些人又怎么能瞧得起“原是小门小户出来,因生得貌美被当年的贾大老爷一眼看中,特特娶了做良妾(非奴才出身,比家生子提的姨娘高),后来生了一对好儿女才抬成贵妾(谢氏出身的官方说法)”最后跟着能耐丈夫鸡犬升天抬举成的侧王妃呢?她们甚至对张氏都各种不忿嫉妒恨。她们出身强过张氏百倍,却偏偏没有她那样的好运气,跟对了有出息的相公,一跃成了正经王妃。而她们呢?说是侧妃,听着高贵,归根结底也就是个小妾罢了。

这酒原本是给明年要出嫁和亲的、贵妃所生的二公主预备的嫁妆。当然是极好的,尤其是在它那温和醇香的口感之下隐藏的强大后劲儿最是让皇上满意,只消三杯就可以放倒贾赦。

贾赦听完,心里感叹剧情的顽固。话说都已经崩坏成这样了,他还能见到全红楼第一酱油君,不能不称赞缘分的奇妙。不过,他倒是挺满意这个缘分的,抛开他对刘老老此人的欣赏不说,她可还是他孙女的大贵人呢!虽说到如今,他们家已经不太可能再把自己折腾成倒了大树的猢狲,但,还是可以有备无患的嘛!

☆、61 吐血调│戏

贾赦决定,既然凭空想象不出来,那就回家看着实物想去。

于是,夏公公双手奉上三十年的极品花雕一坛。

双方见面的场景延续了静止这个名词。贾赦静止是因为他在考虑这两人看上去为毛那么像87版的刘老老和板儿呢?刘老老静止是因为发现她找错人了,即使她只在二十年前见过王子腾一面,她也能确定,眼前这个气宇轩昂、贵气逼人的大爷绝对不是她当年见过的王家大少爷,现在升级的大老爷。张氏静止是因为她到现在也没想出应该说些什么。至于板儿,完全吓傻了,可以忽略不计。

刘老老见贾赦笑得亲切,也没什么生气的意思,胆子也就慢慢回了笼。其实刘老老原本就是极胆大的,要不然她也不敢直头愣脑就上门找对她而言像皇帝那么遥远的豪门大户打秋风。而且,她虽然知道当王爷的很厉害,要比王子腾更尊贵,可是到底不太清楚究竟有多大差距,因此,也就咋着胆子实话实说了。

贾赦晋了王爵,按制可以有一正妃,两侧妃,四庶妃和八个记名侍妾的。其中正、侧王妃是要上玉牒的,庶妃和侍妾也要由内务府确认统计过以后才能得到名分。贾赦便给张氏请封了郡王正妃,给育有儿女的谢姨娘请封了第一侧妃,又把后院里一向安分守己的好似隐形人的马姓姨娘并一个通房娘家姓原的分别升做庶妃和记名侍妾。四个岗位上各只一人,堪称史上最寒酸王府,只不过没有人说出来罢了。

刘老老见了这种种气派,早已是头晕眼花,心里更是惴惴不安。她这一紧张,张氏也着急,以为哪里不妥了,也跟着紧张。板儿连二流荣国府里的氛围也能吓得不敢出声,如今这实打实的王府就更是叫他两股战战了,还能跟着他姥姥挪动双腿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于是,三个人就这么彼此大眼瞪小眼干看着,谁也不动,谁也不说话。

到这会儿,贾赦已经基本确定了来人正是他一直挺敬佩的那位老人家了,当然不希望吓到她,出于对刘老老的尊重,他甚至跨前一步打算亲自去扶起来。当然没成功,他这边一抬腿,那边小阳子就麻利地搀起了刘老老,还特有眼色作势帮着掸了掸衣襟。贾赦便顺势坐到身后的雕夔龙护屏矮足短榻上,又让刘老老坐。

最先动作的是刘老老。“噗通”一声趴到地上就开始拼命磕头,嘴里不停念叨着:“王爷恕罪,王爷饶命,我,不是,小的认错了门了。”此时,刘老老才想到,王府不仅仅能代表姓王的人家住的府邸,它还可以有另一种解释。一想到自己冒犯了一位王爷,刘老老瞬间汗湿了几层衣裳。

自觉丢脸丢大发了的皇帝恼羞成怒,索性大力搓醒了陷入深度睡眠的小笨猪,无耻地趁着人家迷糊不清的时候强迫小猪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说“皇上最好了”“人家最喜欢皇上了”和“皇上亲亲,皇上抱抱”之类的话来安慰自己那颗受了打击的中年男人的小心眼儿。喝多了花雕的小白猪变得异常听话,在几次循环之后,甚至自发自动乖乖巧巧地把皇上的调│戏之语串成一串,连贯地小声叫着:“皇上抱抱,皇上亲亲,人家最喜欢皇上了,皇上人好好哦,就像我爹爹一样呢!”

因为皇上前几天对女色展示出来的突如其来的重视,太后这道指令就被华丽丽地扭曲成皇上不满意现在的后宫,太后心疼儿子要亲自挑一批可心的小主儿了。(宫女和女官升嫔妃,一开始只能是小主儿)

刘老老千恩万谢过,才拉上板儿小碎步颠地出了门。原本还要磕头的,叫贾赦给拦了。张氏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贾赦为什么如此优待一个看上去半点儿关系都没有的乡下老妇,不过这不影响她顺着丈夫的意思释放善意。挥手叫过身边一个还算有些体面的婆子亲看着送上马车,并特特吩咐了赶车的不忙快但求稳,务必妥妥帖帖地送这祖孙俩回去。

可是等皇上兴高采烈圈定了几家姑娘让贾赦挑的时候,贾赦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开什么玩笑,他好不容易清理干净的后院又要进人?还是出身比张氏都高的侧王妃?不要,坚决不要。皇上钦赐的侧妃诶,跟他后院里那三枚挡箭牌可不一样,他便是为复皇命也得跟她假戏真做了。而且侧妃的孩子还不是能随便打掉或是抱给别人养的,这万一要真是一发中弹有了孩子,可叫他留是不留呢。不留吧,那是他的娃;要留吧,这当娘的为了孩子能作出多大的幺蛾子谁也说不准。万一再是个儿子,那妥了,估计连张氏都不一定挡得住她算计贾琏,谢氏就更甭提了,论宅斗手段连他都还不如呢。这么一来,他的小宝贝贾环岂不是又要混成“燎毛的小冻猫子”或者干脆直接成了小死猫了。他可不干。那么千辛万苦养成的心肝儿小正太,可是他从小抱大的,自己喜欢他比喜欢贾琏还多呢,哪里舍得让不知道哪跑出来的恶毒女配拿去虐待。

可谢氏也真是见不得人的。她一个贫家女儿,7、8岁上头就卖给了人牙子,后来更倒霉地落到贾敬手上,被折腾个半死,因此,胆小怯懦的连话都说不利索,让这样的她充作半个女主人待人接物岂不是太难为她了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