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河蟹爬过,一只两只三四只,五只六只七八只……皇帝陛下要节制啊!您还记得您家小宠物才刚大病初愈禁不得操劳不?)

她们满心怨怼,贾赦比她们更哀怨。本来以为已经跟皇上说清楚了,结果也不知道人家皇上是真没听懂还是装没听懂,居然一股脑给他塞过来九个。早知如此,他还不如在皇上给的名额里自己挑呢,那样好歹还能控制数量。贾赦窝在黄花梨木圈椅里,眼泪汪汪啃着懿旨:“穿越男主感情专一,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是都会获得撒花称赞为千古好忠犬的吗?为毛到他这里行不通啊?”(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爱卿好想法,朕跟你组CP。)

又一个深夜,贾赦终于清醒过来,看着挂了两**黑圈的皇上满脸胡子拉碴,头一点一点斜歪着,几乎抬不起来的手还机械地保持规律轻拍着他,贾赦咬紧嘴唇,无声落泪。皇上他,他对他实在太好了,他真的无以为报啊!(皇上兴奋状:“爱卿可以以身相许啊!!”)

于是,这些天,各宫各殿符合要求的女官都在咬牙切齿的主位娘娘们的安排下或独自一人或三五成群的按照各自的品级和自家娘娘的地位去往慈宁宫请安兼比美了。

尽管是微服,但是给皇帝预备下的车驾也是绝对的宽敞舒适。只是贾赦人不舒服,自然怎么呆也不顺心,在马车里扭过来扭过去,左右辗转腾挪就是嫌不得劲。却不想,给皇上半抱着拍拍、哄哄竟然就能安稳睡上一觉了。难受得不行的贾赦当即就黏上了皇上,反正现在皇上对他是越来越好,在朝堂上也越来越倚重,贾赦的胆子也就慢慢大起来了。对于皇上的顺毛喂食之举欣然接受,皇上大乐,更加勤于动手动脚,逐渐形成了和谐的良性循环。

侍卫们分出一半人手护送皇上退向山上的高地,另一半四下散开去探路,结果最有可能通过的路也必须等雨停后两天以上才能使用。这样一来,年久失修的破庙和随身携带的行军粮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应该赞美这个没有大型重工业的年代,缺少了SO2、SO3、CO和过量CO2的调剂,充沛的雨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只要有办法烧开就行了。好不容易烘干了柴草,在比较完好的大(小?)雄宝殿里给皇上铺好床铺之后,兼职厨师的夏公公不得不想尽办法用少的可怜的食材做出皇上比较能容忍的饭菜。另外还有机灵的侍卫在撤离途中从无人的医馆里抱出来的为数不少的药材,也还得靠全能的大内总管去辨认哪些是可用的,尤其是,有哪些是对症贾王爷的现状。

面试由主审官太后,旁观性评论员皇后再加上偶尔闲的没事干的皇帝陛下一同主持。三巨头各自不同却又完全不肯彼此通融的挑剔审美让复选人群比初试少了近2/3。贾元春本来在第一轮就落选了,准确来说是刚报完名字就失去了资格。同姓不婚,这可是祖宗家法。不过太后在看到天庭饱满、身体风韵的贾元春时犹豫了一小下:这丫头看着像是个好生养的,要不要留给皇上以供开枝散叶呢?毕竟,这皇家的子嗣是越多越好的,反正现在有了皇后的嫡子,其他皇子就是生母地位低些也无妨,大不了等她生了抱去给宫里的主位娘娘养也就是了。嗯,就把她留下考察一下吧,对了,干脆趁这个机会给皇上也挑几个能生养的小主儿好了。有了目标的皇太后越挑越开心,动力十足,连中场休息都免了,直接过渡到下一阶段。

贾赦迫于无奈往那院子里晃过一圈,没说上三句话就给眼泪淹了。他不过是挽挽袖子打算端杯茶而已,人家郑氏美女愣是倒抽一口冷气、后退三大步、双手抱胸,高声哀求王爷不要强人所难,趁人之危……其余八大美女闻讯赶来,一起娇弱地拜倒,同声恳求。其中也有看到贾赦英俊潇洒而临阵倒戈开始抛媚眼的,不过被震蒙了的王爷大人给忽略过去了。

她不是不想干脆拿出手段镇压下去了事,可是先头有太后那几句不阴不阳的训诫顶着,张氏也摸不清底线,把不准尺度。只得将众美女供起来,一边去烦贾赦,叫他自己想办法。

这其中尤以一位郑姓美女反抗的最为激烈。郑氏美女出身上一届广储司郎中府。其父最高时任过五品官职(郑氏长兄目前为从四品),因此自觉比王妃也不差许多,比侧妃更是高出百倍。让这样的她从一宫中得宠女官沦落到没名没分的王府侍妾,她怎么能甘心?因此百般的哭闹,不肯俯就。有人打头阵,自然就有人跟风挺进。于是,众美女围着王妃哭得梨花带雨,争相表达自己不屑攀附王爷的崇高精神和纯洁品质。张氏顿觉头大如斗。

贾赦光速改变战术,拿委委屈屈的小眼神干瞅着皇上不说话。皇上被小猪火辣辣的目光盯得压力山大,不得不开尊口答应回收美女。最后更在心爱宠物陡然亮起来的崇拜目光中晕陶陶大包大揽下了跟太后解释的重任。

小猪傻傻张大嘴:“可可、可可、可是,我是公的啊!!!”

皇上崩溃大吼:“当你男人!!”

很明显,陛下不记得,所以他啃完了正面、反面两个回合以后还惦记着从侧面再下口。正值性致勃勃的关键时期,忽听一阵隐约的“呼噜噜”小声飘过,气愤地瞪着眼前不知死活胆敢以行动挑衅中年男人不可轻视之尊严的小笨猪,皇上决定,等回京了再给他好看。

渴了一上午终于在养心殿里喝上极品大红袍的贾赦化悲愤为食欲,一口气干掉半壶,喝饱了抹抹嘴开始抱怨。

被气到没脾气了的皇上觉得,语言实在已经成为他和宠物之间进行正常交流的障碍了,索性一口啃上了微微发干的红唇,身体力行的表达了他对于人×兽的深情向往。

看着吉祥物欢欢乐乐蹦出去的动感身姿,深觉上当受骗了的皇帝大笔一挥:“为视察河工,微服出巡,着忠勇郡王同行,待钦天监择吉日(皇上:钦天监,去挑个宜婚配私奔的吉日)动身。钦此。”

贾赦不敢反抗太后,硬着头皮让张氏去安排。张氏这两天被太后和皇后轮流敲打过,自然明白这批挂羊头卖狗肉的女史应该怎么安排,也打算遵旨,可问题是,人家不打算遵旨啊!

发烧到半昏迷的贾赦感觉到有人解开了彼此的衣袍,用自己的体温在帮他驱寒,同时还不忘轻轻拍打他的后背,低声安慰难受的他。到后来,那个温柔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却还坚持不断和他说话,鼓励他喝药,哄他吃粥,而且从头至尾都没有松开过抱着他的温暖的手。

皇上陡得意外之喜,看着对他亲亲热热、黏黏呼呼的小白猪,高兴的连北都找不着了。要不是汛期将至,考虑到两岸的黎民,皇上简直想换头牛来拉车了,以期无限延长这段有爱的类私奔之旅。

皇上漫不经心听完,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爱卿不满意,多换几个就是了。”贾赦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还换?这几个他就受够了,再多来几个他可以直接考虑重新投胎了。

费尽心机脱颖而出的九个美女听完懿旨差点儿集体泪奔了,原以为能一飞冲天做皇帝的女人,结果一下子连富丽堂皇的皇宫都住不稳了,给发配到一个不讨好的异姓王府里去。而且还不是有名分的侧妃、庶妃,不过是让她们换个地方继续当奴才,还要自凭本事讨好了王爷才有晋封的可能,不然就一直当奴才当到年纪再配个男奴才,然后生出的子子孙孙轮着当奴才。因为王府不像宫里,有定例,几年一挑,几年一放,那地方进去了基本就没有出来的可能了。这落差大到心脏功能稍微脆弱一点儿的能当场去见马克思,美人们的怨气差点儿顶穿了房盖。

其实贾赦的策文刊发以后皇上就命人照样去修过。这么几年下来,虽然专用款项一层层过手被贪掉不少,但围湖造田和裁弯取直的雏形好歹是折腾出来了。只是堤坝,是压根没修过的,顶多是每次发完水拿冲上来的沙土再堆回去了事。

一口茶没喝到,却被蹭足了两袖眼泪的贾王爷怒了,揣上懿旨进宫去找皇上诉苦。

被摇得满天小星星亮晶晶的小呆猪下意识接道:“那你要当什么?”

可怜的贾赦,自打当年让已经发配去两广的前上司给憋中暑了以后就添上了怕热的毛病。天气稍微闷热一点儿,他就立马胸闷气短两眼发花。这次出巡是为了视察黄河大堤,要赶在汛期以前才有效,所以挑了近夏的五月动身,贾赦就这么给晒晕车了。

吓疯了的当地官员连滚带爬,动用了自己家里上上下下的可劳动人口,有的甚至连力大的老婆都拉出来了,真正是众志成城,哪怕搭人桥呢,也誓要送皇上离开灾区。

凤藻宫尚书贾元春算是其中分位比较不错的,因此第三天上就得到了面圣的资格。饶是凤嫔娘娘气得要吐血了,也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私房衣裳和首饰替她装扮。虽然帮情敌去勾引丈夫让她憋屈得想杀人,但是在太后的眼皮子底下让自己宫里的女官输给别宫的,这个脸王熙凤还是丢不起的。更何况,要是让有心之人逮着机会按上个善妒的罪名,那她的嫔位就等着让贤吧!

不愧是从三千粉黛中锻炼出来的超级种马,即使因为气愤而大失水准,也照样能把个纯情小猪吻到心跳加速,脸红气短。皇上看着失神到流口水的小白猪,心一横,两情相悦神马的都退散,先吃掉才是正经,哪怕他日后跑了呢,也总有过曾经了不是。当然了,真要吃完了觉得味道不错,小白猪想跑也不行了。

☆、63 JQ上路

本来就对于达到目的地很不开心的皇上在看到随意用沙土堆成的半垮的大堤时,登时龙颜大怒。一口气摘了三十有余的顶戴花翎,查抄了相关人等百十家,又火速调集附近军队同时招募了许多民工全力抢修黄河大堤。

皇上心疼小猪,劝他回去,但被一口回绝,理由也充分:当年的治黄河策可是我写的,工人有不明白的正好可以现场解答。皇上无奈,只好陪他同甘共苦。

一个潇洒的富家大老爷领着可爱的弟弟和一众家仆护卫慢悠悠晃荡在官道上。和蔼的大老爷坐在马车里慈祥地半抱着晕车的小老爷(皇上誓死不当爹,贾赦誓死不当二老爷)轻轻给他拍背,哄他睡觉。

皇上还没有从宠物猪投怀送抱的窃喜中回神,就再度陷入悲催的像爹门,已经对这个字产生条件反射的皇上想也未想一把捉住小猪前蹄拼命摇晃,气愤地喷了他满脸的唾沫星子:“谁是你爹?谁是你爹?朕不是你爹,也不要当你爹,不要!!”

看到坑爹的豆腐渣工程以后,贾赦也躺不住了,一骨碌爬起来跑去施工现场。

这个消息令所有符合条件的美人们欢欣鼓舞。能不开心么?原以为要一直当奴才当到出宫,现在有机会转正做主子,傻子才放弃呢。何况,现在正好是皇上不满意后宫娘娘们的关键时期,这个时候能得圣心的话,以后的地位必然会升的飞快。而且是太后亲自指定,就等于说入选之人是有太后在后面做靠山的,那样的话就连皇上都会高看一眼,皇后也不敢随便打压。多好的机会啊!也幸亏是在现在,要是拖到明年,又是大选之年,到那时全国各地才貌双全的美少女都将云集京城,她们这批人老珠黄的再想要出头可就更难了。

不小心睡窝了脖子的皇上猛一歪身从梦中醒来,惊喜地发现清醒了的小猪正感动到两眼水汪汪地瞅着他,一副软绵绵的可口模样。皇上正想叫人进来,冷不防怀中的小东西突然窜起来,抱着他的脖子放声大哭:“呜,皇上,呜,臣好感动啊皇上,您怎么就对臣这么好捏?呜呜,好感动好感动哦!好像好像我亲爹啊!!!”

也许读心术可以帮助皇帝平复一下高涨的怒火加欲│火,这样他就能听到沉睡的身体中依旧清醒的灵魂状小白猪哼哼唧唧咬着前蹄哭泣:“呜呜,皇上是不是早有预谋啊?要不为毛随身携带必备道具(大家明白的)连逃难都没舍得丢掉呢?呜呜,爹说的没错,果然是不能小觑中年男人如狼似虎的爆发力的啊!,呜呜呜,伦家的腰好痛啊!小菊花好……恩呀,好舒服哦!!!”(此乃天然受一枚,鉴定完毕。)

可是皇上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撤离,原因无他,贾赦病了。中暑未愈又操劳过度最后还让倾盆大雨给浇了个透心凉,娇生惯养的贾赦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被放倒。在这个没有封闭舱的年代,要想不继续淋雨就只能呆在屋里。还有一点就是在皇上那贫瘠的想象力中根本就没有关于水患灾情的现场储备。他老人家豪迈的认为,无非就是水多了点儿,雨急了点儿,风大了点儿,吃得东西少了点儿而已。在这种错误的认识下,皇上抱着烧到半熟的小白猪眼睁睁看着房盖被吹飞,墙围被浇垮,不给面子的洪水嚣张地从龙足之上席卷而过,踩在水里发傻了半天才想起要赶紧跑。但是,已经没有路了。

没有钢筋水泥,现造也不会,贾赦只好出主意用麻袋装土来替代直接拍上去的散土,好歹能结实一些。可修到一半,麻袋不够用了,无论是悬赏当地妇女昼夜赶工还是紧急从附近州县征集都嫌太晚了,黄河潮汛如期而至,防洪大堤却尚未完工,这一下,连皇上都被困在当中了。

☆、64 逼宫事件

效率极高的皇太后十天之内就挑好了九个身世不错各具风韵的妙龄美女,一道懿旨,全发配到忠勇郡王府当女史去了,多出来的几个甚至当侍女赏,总而言之是铁了心要巧立名目往里头塞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