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贾元春,一个自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太后亲选预备孕母,在反复考量了是按太后的意思被动地等着做今上的一个小小才人,还是主动出击选对皇子以期日后飞黄腾达一步升天做新皇的贵妃乃至更高许久而不得要领,正当她纠结在低风险微收益和高风险巨回报之间摇摆不定无法决断之时,现实,为她指点了一条康庄大道。这位野心勃勃但不幸大脑空空跟二皇子恰似天造地设一对儿的想象中未来二货贵妃,毅然决然捧起了太后交给她收藏的皇帝私印弃明投暗去了。

☆、65、终结NC ...^

66、命运颠覆

自打当年常鑫造反之后,皇上就把四大京营全修理了一遍,换上的人个保个是铁杆帝党,万事以皇上为尊,没有皇上都活不下去的那种。当下,永禄、永健两营铁骑尽出,连夜奔赴灾区展开搜救工作,密云、丰台两营固守京师,那几个皇子没有兵权也只能在皇宫里小打小闹,敢露头,他们就敢给他灭喽!

顺便说一句,那些嫁妆根本没进新房就被太后分给四只立下大功的毒萝莉充作她们门派的活动经费了。皇后打报告申请给贾小环也分一份儿,很不巧,说晚了,太后觉得被分掉的东西不能再要回来,又觉得拿自己的东西赏给他不够解气,便去跟皇上商量,当奖励其爹、其姐妹、其兄侄的时候也顺便给贾环记一大功,最好是有附加条件能让他随时进宫小住什么的,要不然一段时间看不见贾环就哭的九皇子怎么办呐,总不能把皇子养到大臣家里去吧!

惜春在坤宁宫侍卫的保护下给嚣张的二皇子添了个十分出彩的鬼脸还一口咬定没带解药,一肚子的火气促使二皇子胆气壮壮杀进慈宁宫朝皇祖母索要玉玺和皇帝私印,还要太后下懿旨宣布皇帝退位由他继任,被老当益壮的太后指着鼻子骂的狗血淋头,还亲手甩了他两个大耳光又赏了一脑门子热茶。端茶过去的迎春十分开心地要湘云兑现赌资,她就说么,太后在气头上肯定不会吝惜那杯补充水分的茶,一定会拿来砸人。湘云颇为后悔自己错失了试验新药的大好机会,不过想一想,迎春表姐的那一碗“头发眉毛掉光光”也够二皇子受的了,于是高高兴兴付了赌金。(这两只也带毒!胡妹妹波及甚广!!)

二皇子总算还有点儿脑子,记着外头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兄弟在,抢到令牌之后便没声张,只是命心腹悄悄打开一道侧门,把六部官员一一抓进来,强迫他们支持他登基。立嫡立长,现在嫡子失踪就等于是自动放弃了,正该以他为尊。

贾母不得不打开她珍藏的私房,打点起陪嫁送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白痴孙女儿去坐牢。整整5万两银子置办的嫁妆被前来视察的内务府官员批判的一文不值。贾母贾政王夫人赔足了笑脸,人家才大模大样抖出5万银票给他们贷款,末了,硬压着贾政签了15万的借据。

宫里的二皇子被三只毒萝莉折腾的敢怒不敢言,宫外的三、四皇子也被使坏的大头兵耍的绕城团团转。本来还有五皇子的,但他比较懒,转了两圈半,一抬头看见自个儿府邸就直接进去了,然后抱着爱妾娈│童一直厮混到他父皇雷厉风行把上头三个皇兄都关进宗人府才出来狗腿地高呼万岁。

这时节,已经从懊恼中清醒过来的太后展现出了不论换几个皇帝她仍然是站在大青顶点女人的王霸之气,当着二皇子的面命人绑走贾元春,让几个力大的嬷嬷把她按倒在御花园前的空场上,打板子。咬牙切齿有像鬼畜方向发展的太后阴森森地狞笑着,高调宣布了她老人家新改版的打板子要求——拿手掌宽、两指厚的上好老红木硬板抽嘴巴子。其威力的表现形式非常直观,两板子下去脸就肿成猴屁股,一轮过后就大如人屁股,两轮未完地上已经铺了好几颗不成对儿的大牙。追求完美的太后不甚满意,挥挥手要求继续,一定要打到掉出来的牙和剩在嘴里的都能准确配型成功才可以。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皇上在走之前把玉玺藏了起来,把可以代表自己的私印交给太后保管,禁宫令牌则交给皇后。因此,在二皇子飞奔进宫,三、四落后一步在路上狂奔,五五还在犹豫要不要参一脚的时候,太后以私印发布代天子手谕传讯至京师大营,皇后果断下令封闭宫门,所有人等不进不出。把二皇子圈进来,三、四、五拦在外,还在宫里的小皇子六、七、八全扔回自己娘身旁一起看起来。其中,小七、小八生母出身低微,品级也不高,一个才人,一个美人,在百花招展的后宫里微乎其微的要不是命好生了儿子都可以直接忽略,所以也没什么野心,只求儿子能平安长大,将来做个富贵闲王能接她们出去养老就行。这当口见到儿子赶忙死抱住不撒手,命宫人拿桌椅板凳挡住自己宫门,天天祈祷着皇上能早点儿回来,生怕慢一步就会被扯进这要命的逼宫事件中来。

考虑到接下来要成为自己的半个孙媳妇儿,太后遂好心地在赏赐了一顿板子又加二十鞭子以后就把原计划要生不如死一百遍的贾元春撵回家去养伤兼待嫁。看着嘴扁的比自己还像老太婆、脸肿的比头还大、浑身上下遍布密集针孔的孙女儿,贾母到底咽下了满腔的抱怨,长叹一口气,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亲妈王夫人搂着大哭了一场,哀叹自己白生养了一回女儿,非但没沾上一点儿光,还前前后后赔进去50万两,一想到这儿,仅剩的慈母之心也烟消云散了,扔下元春去找宝玉求安慰了。

坚持排场的林家大小姐穿着最精致繁复以便可以多装几个毒香囊的金光闪闪正礼服,带上八个各具风姿的俏丽丫鬟,一步一步端庄闲适地踩在奢侈的汉白玉地砖上缓缓穿过大半个皇城来到乾清宫。胡妹妹注册专利的终极必杀——“闻一会儿就满身大包”升级版——“满身大包痒死你”在这个时候发挥出它犀利的功效,在林妹妹踩着淑女小碎步把玉玺捧上龙案之前,辛勤工作在试毒第一线的二皇子就已经恨不得连脚都用上去抓痒了。美女团沿途经过时波及到的禁军此时也全都匍匐于地尝试高难度的猪拱地式转体1080。最让石统领在事后啧啧称奇的是,凡嗅到毒香之人全部为曾经有过不明智的短暂背叛行为的死鬼副统领下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心怀敬畏的石统领和其他侥幸逃出升天的禁军们用他们漫长的一生向能够得着的每一个人讲述了萝莉门的高深莫测和替天行道,从而引发了无数萝莉拜师的热情和追星的疯狂。

本来在自家府里幸福地午睡的贾琏,在听到自家老爹追随着皇上一同失踪在滔滔黄河水之中后,当即一把鼻涕一把泪去找京营统领,商量看看能不能在打捞皇上的同时顺便关注一下他家的傻爹。这边声泪俱下还没哭诉完,那边贾蓉、贾蔷紧撵着信报使骨碌进来,抓着贾琏就三句话:皇子造反了。禁宫封闭了。你所有弟弟妹妹全陷里边了。贾琏顿时一翻白眼,大头朝下栽倒在地。被贾蔷一壶凉水浇醒后嚎叫着要给弟妹报仇,正愁人手不够分的京营节度使闻言立刻爽快地拨给三个活宝几支兵马,让他们去绕城溜达兼恐吓蠢蠢欲动的不长眼人士。吉祥三宝商量过以后,一致认定三、四皇子也应该列入此项,便带上兵马杀过去欺负人。

虽然对这种情报传递的方式颇为质疑,但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乐观精神,女中豪杰皇太后依然果断下令:照做!只可怜了慈宁宫里一批朽迈不堪的嬷嬷公公,拖着快报废的老胳膊老腿爬上爬下招猫逗狗一下午加半宿,终于欣慰地随着初升的红日收到了皇城外传来的五字箴言:“朕,王者归来!”

今日轮值的乃是霉神转世小胡太医是也,在他委委屈屈处理完地上那一坨捶着后腰抬起头的一霎那,革命的组织会师了。

自从林黛玉把胡妹妹教给她的独门秘技跟小姐妹们倾囊相授了以后,惜春就彻底迷上了这门被她称之为高雅神秘的艺术,天天缠着要学,做出成品就随身携带,张氏劝不听,栗嬷嬷抢不来,谢氏一般没说完就会被顶回去,大家没辙了,只好由着她连睡觉都在枕头底下压上三、五包毒粉。那一日出事前,太后正好因为无聊,招了迎春、惜春姐妹进宫小住,湘云作为迎春伴读也一并跟去。原本惜春要拉上黛玉的,但很不巧,那天黛玉身子有些不爽利,怕冲撞了宫里的贵人就没去,失望的惜春就闹着临时换上了贾环。

全京城的大人们都知道皇上有多器重贾赦,全京城的夫人们都知道贾赦有多喜欢女孩。所以,当贾赦的外甥女儿提出要用皇上藏在贾赦处的玉玺交换几个姐妹平安离宫的要求时,连太后都有一瞬间相信了,二皇子就更不用说了,他巴不得林黛玉下一秒就能飞进来呢。

不过二皇子不敢出来,他们也不敢进去,毕竟那里边形势未明,皇上的老娘老婆儿子女儿全在里边儿呢,万一误伤了哪个贵人,他们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只能在外面干着急,盼着谁能给传个信儿出来,告诉他们一声是能进还是不能进。

先不说太后此时歪在寝宫里是如何捶胸顿足懊悔自己有眼无珠发誓要让贾元春生不如死一百遍的,二皇子却是欣喜无比的收下了这份从天而降的惊喜,含情脉脉地拥着被他的新造型吓得有点儿后悔了的贾元春,深情款款地许诺一登基就封她为贵妃。得到保证的贾元春把仅有的一咪咪不安彻底踩到脚下,兴奋地开始憧憬日后母仪天下的尊荣场面。哼!到时候,她要让那几个狗眼看人低的好妹妹跪着求她认下她们!

被饲主按在龙床上演习翻云覆雨十八式全套动作两遍以后,宠物猪含泪向太后表明了极伤自尊的暗示——寡人有疾。在太后同情的目光中,爆发了的小白猪毫不负责任地把太后难以拒绝的过分热情全推给儿子贾琏,并在太后兴致勃勃向他征询贾琏喜爱的美人类型的时候,信口雌黄把曹大大详细描写过的、他还能记得住的、刨去眼下明显不合适的其余正册、副册、又副册的金钗们从头到尾点了个遍,信誓旦旦的态度让太后深信不疑。

后面就没什么值得赘叙的了,二、三、四号全被圈禁宗人府的特质小房间,老六被踢出宫做了一辈子光头皇子,他那野心勃勃的娘和贵妃一道被灌了孔雀胆,荣妃(三皇子娘)和贤妃(四皇子娘)被夺去封号打入冷宫。被自己的懒惰救了一命的五皇子捧着忠顺亲王的名号虔诚地发扬光大了神圣的懒惰。老七、老八两个难兄难弟因为足够透明被内定培养成新皇的左膀右臂,从而实现了他们娘梦想了一辈子的做富贵贤(闲?)王老太妃的心愿。

孙泽一骂成名,这让一向靠嘴皮子吃饭的御史们怎甘落后。本来就信奉“文死谏”是生命最高目标的言官们立刻卯足劲儿开始排楼。他们欣慰地发现,成效十分显著,一刻钟以后,石统领就笑眯眯回收掉3/4的副统领前亲信了。力量大增的石统领一鼓作气拿下了整个禁宫的控制权,当场诛了副统领和一些顽固分子,正待去请示太后看是否需要动手把二皇子给打包扔出去的时候,毒性发作而不自知的二皇子顶着一脸青笋笋的妖异鬼面彩妆,一路走一路飘逸地大把大把往后甩头发,招摇着渗人的笑容高高举起了“玉玺不出,谁与争锋”的在某种程度下同样可以代表至高无上皇权的私印。

就在饲主和宠物甜甜蜜蜜大被同眠的温馨时刻,京城中却因为皇上的失踪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混乱。

因为贾赦的关系,贾小环颇进过几次宫,长得可爱嘴巴又甜,老爹还特牛×,因此在宫里面混得很是如鱼得水。太后喜欢迎春比亲孙女还多,见是她带进来的,哪怕临时换人也欢迎。留着用过午膳,太后打发惜春去住坤宁宫,让迎春带湘云住慈宁宫。贾环因为要在下匙前离宫,便申请跟惜春一道去坤宁宫瞧瞧九皇子再走。结果,风云突变,被一起关在那里了。

代表皇上的私印一出,不少大臣开始打退堂鼓了。除了像徐璋、孙泽、连清这样的铁杆帝党,其他人都或多或少开始犹豫不决,考虑着要不要临阵变节以求平安,被愤怒的孙泽劈头盖脸一顿痛骂以后全坚定了要一颗红心向大青的无悔信念。“这些个欠骂的娃!”孙大人说爽了以后自顾自向后转,出宫去也。傻缺二皇子还不知道他的忠心手下已经被骂散花了,看到孙泽这样不给面子地朝门口踱步,几次喝令无果后恶狠狠地朝守门侍卫做了一个下切的手势,然后,目瞪口呆看着“他的”心腹们毕恭毕敬拉开大门目送威武的孙大人远去,后面低眉顺眼跟了一串同进共退的好战(基?)友,顷刻间,原本熙熙攘攘的大殿就空无一人了。哦,还剩一只半人半鬼,正捧着私印站那飙脏话,但无论如何也不敌孙大圣万分之一。

在得知父皇于洪荒中被困失踪,排位在第二、三、四序号的皇子没有一个想到要派兵搜救的,全都在第一时间奔进乾清宫企图立刻登基,造成既定事实,得偿心愿。

众人听说嫡皇子失踪,立刻就认定是被害了。身兼第一宰辅和外祖父的徐璋第一个蹿起来怒斥二皇子残杀手足、逼宫篡位、狼子野心、天地不容。比他蹦的更高的是孙泽,别看他老人家一天十二个时辰把礼貌挂在嘴边,盛怒之下骂起人来可是比谁都泼的。不但骂二皇子,连站在他那边的半数禁军也一个没落下,挨着个儿的从头骂到尾,那恶毒的诅咒、狰狞的控诉、犀利的唾弃让五大三粗的武夫们听了都心惊胆颤两腿发软,当场就有将近1/3不堪辱骂的不坚定皇子党果断倒向保皇党,跪在禁军统领石大雄面前痛哭忏悔。此时正是用人之际,石统领很谙率兵之道,严厉斥责一番命他们戴罪立功之后就同意回收了。

二皇子率人来搜捕九皇子小明暄的时候,贾小环正抱着他蜷在侧殿的小佛堂中壁龛后面的暗阁里。因为是最得宠的两个郡主带来的人,所以守宫门的侍卫很宽松就放行了,临时换人也没细究,更因为确认了一会儿就出来,便也没做记录。这样一来,贾小环在宫里的属性就变成“不存在”,正好可以跟“失踪”的九皇子做个伴儿。刚刚开始记事、对于宫中从母后到嬷嬷都强作镇定的紧张慌乱有着小兽一般直觉的未来宣德帝,在那混乱的几天里一直看不到熟悉的母后、嬷嬷、宫女,惶惶之中只能紧紧抓住身边唯一的依靠——贾小环,任由他抱着他,安慰他,喂他吃东西,给他讲故事,不经意间抚平了他的恐惧。日后,伟大的宣德帝在评论起自己和贾爱卿的良缘时总是一口咬定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每每听得炸毛的贾环总会趴在龙床上猛捶枕头,痛悔自己当年不该好心救了只白眼狼。不过眼下嘛,4岁半和18个月两只小动物正有爱地相拥而卧,都是粉雕玉琢的肥团团,那画面实在很养眼。

太后并没有一次性地把贾元春打烂,为的是可以留着长长久久的出气,因此见整容的差不多了就命人先拖下去好生看着,且别死了,她老人家还没玩够呢。

至于贾元春殷殷期盼的救星二皇子,不好意思,从头到尾就没有出现一次。且先不说他对于这位皇祖母多年的积威还心有余悸,就算他很勇敢也绝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跟太后作对,更何况还是一个长的不怎么地的女人。人家二皇子口味挑剔的很,素来钟爱的是柔情似水扬州瘦马型,例如他不久前偶然收进府里的一个叫尤二姐的小妾;要不然就是冷艳高贵气质女神型,比如当年的秦可卿她妈,似贾元春这种体态丰满、脸圆腮方,不会小鸟依人、不懂勾魂摄魄的小家碧玉正房太太型从来就不是他的菜。当初的惊魂一瞥瞥的是私印的倩影,深情承诺承的是齐天的至尊,至于送印来的那个女人,那是谁啊?寡人认识吗?

比较有创意的是对贾元春的判决。跟贾赦相处久了开始有二十四孝老爹雏形的皇上仁慈地决定,要把二皇子心目中的唯一贵妃赏赐于他大脑发育不全的可怜儿子相伴一生。大青朝热热闹闹地举办了开国以来第一场恐怕也是唯一一场监狱中的婚礼。在这桩婚事中真的很无辜的贾政被告知,要按照皇子娶侧妃的品级置办嫁妆。皇上和蔼地表示,要是准备的少了,就治他个藐视皇室的罪名。

宫内,被毒萝莉们揭了老底的小胡太医顶着太后慈爱的目光哆嗦着配出了几十副医者最不屑的玩物丧志型不良药剂,伴随着一具具轰然倒塌的伟岸身躯躲在墙角里捂脸哭泣自己的晚节不保。宫外,吃饱了猪肉神清气爽到连赶三十六个时辰的路也没长黑眼圈的皇上,正以同样好像老狐狸要吃小白兔前的慈爱目光宽慰着正忙于给自己和八大丫鬟全副武装的萌毒萝莉门初代掌门人,用比二皇子承诺元春时坚定十倍的语气许诺了此事一了立刻宣林海进京的金口玉言。

至于六皇子,虽说尚未成年,但也就差半岁,生母十年前就在妃位上,娘俩儿的心就都高了,故此一合计,决定站在二皇子和贵妃一边,逼宫,做皇上。当然,是要等二皇子都布置完了直接干掉他上位。

十天后,梦想了小半辈子尊贵荣华的贾元春在终于可以成为人上人的婚礼前披红挂彩嚎啕大哭着被人绑上花轿,直截了当扔进了宗人府后院里一处坐东朝西的宽敞小黑屋,她将在那里顶着她梦寐以求的皇子侧妃之闪亮头衔,陪伴她疯疯癫癫的丈夫度过他们不知道是长还是短的一生,用此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幻想自己当初老老实实做个小才人生下儿子混成老太妃安享晚年,亦或是干脆安安分分不进宫可以嫁个富贵而老实的丈夫将会拥有的美好生活。

有了禁军副统领妹妹宁妃的加盟,被皇太后憋成困兽的二皇子瞬间抖了起来,仗着宫里一半禁军(不等于羽林军和御前侍卫,这两者主要是负责皇上本人的安全,大多数都是跟着皇上移动,现在根本不在宫里,禁军负责宫里其他人)的实力强行从皇后手里抢走了令牌,还想要抓九皇子,但是把坤宁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见,还让炸毛的嘉和郡主给泼了一脸鬼面散。

拥有超前忧患意识的胡家父母早在很多年前就独创了一套奇妙的传讯方式,它的复杂程度涵盖了:在最高的屋顶上不断推到、扶起某一株不幸的高大常绿乔木;用纠结的方式像放风筝一样放飞五颜六色的床单;驱使数十只无辜的小猫小狗小白兔在黑灯瞎火中叼着灯笼有规律的乱窜……这些在小胡太医看来苦逼到无以复加的童年回忆统统被喜欢缅怀过去悠然岁月的胡妹妹当成床头故事讲给小黛玉。于是,在家中焦急眺望皇城方向的林妹妹就顺利接收到了至关重要的军事信息。

这一年里一直都过得十分不称心如意的太后坚定的认为,做媒是一项有益身心健康的好运动,但是鉴于在贾元春事件中偶发的眼睛脱窗,太后觉得自己已经不太胜任给皇帝儿子挑媳妇儿的这项重任了。于是,寂寞的老人家热切的目光就转向了目前后院储备极度空虚的贾家父子。

皇上满口答应了,转天就发下圣旨,本朝第三位太子和有史以来最年轻高贵的郡王级太子少保同时新鲜出炉,配合他升了亲王的爹、分别晋了大长郡主和长郡主的嫡姐胞妹、接他爹的班蹭上郡王岗位的哥和两个领衔镇国公爵与辅国公爵的侄儿以及借住他家的两个郡君表姐,贾氏一门以其前不见古人后边有来者也死活追不上的一亲王两郡王二国公一位比亲王大长郡主一位比郡王长郡主的无上荣宠而冠绝天下,就像贾琏多年前的心愿一样,创造了大青朝最传奇的神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