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一只比他的小嫩爪大不了多少的小手掩住了他的嘴,耳边有热气急促地吹来,有人在说话,哄他不要哭,哄不住就吓,吓完了再求,车轱辘一样反复重复着几句话,他渐渐挺清楚了:“小祖宗诶,你别哭啊。给外边听见就糟糕了,他们会把我们都抓走了。你知道被抓到以后会怎样吗?会把你丢到锅里,煮得软绵绵的,然后浇上糖浆‘啊呜’一口吃掉,好可怕的对不对?所以你不要再哭了。我说你别哭了听不见吗?!”好不容易要止住的哭声,这么一吓,立马又高起来了。明暄感觉出那个人的慌张和无措,心里小小地得意了一下,越发手抓脚蹬挣动了起来,叫你吓唬我,偏不听,就要哭给你看。

清雅秀美的西湖别庄正院门口,夏公公悠闲地伸了个懒腰:“太上皇他老人家的体力可真好啊!”

他继位的时候,站在左下首第一个的是他当年的太子伴读兼少保,如今的户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荣安郡王贾环。

明暄感到抱着他的那个人也开始发抖。他又重新开始哄他,按着他,可是这时候,有着小兽一般直觉的明暄害怕更胜之前百倍,他想拼命哭喊直到感觉安全,他更加用力地踢动,不时撞上一个软绵绵不会弄疼他小脚的壁挡,随后总会有一声闷哼,听上去好痛。

做梦?哦!原本是梦啊!

贾赦于是快快乐乐睁开眼睛,和梦中极端相似的一幕再现了:古代版的皇上正压在他的裸体上练习高难度伏地挺身。贾赦两眼一翻,险些又晕进梦里,被不满遭到忽视的皇上重重一个撞击震得瞬间回魂,同时也想起了昏睡前的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撒花!终于填完坑了!感谢所有支持我到最后以及没到最后的亲们,你们的支持是我的终极动力。接下来想看番外的亲们就留言,看看大家都想看什么内容的。不想再看这篇文的就请考虑支持一下我的新文,有两篇,一个叫《综琼瑶之当老佛爷穿成老佛爷》,很一目了然吧,是穿琼瑶的文,必然要虐NC;另一篇叫《重生!哈利?波特》,也很明确,是魔法世界的故事。老佛爷的是言情,哈利是耽美,都是刚刚开始挖坑,什么时候填满不一定,不过一定不会弃就是了。先填哪个也不好说,也可能会一起,不过那样就一定很慢了。亲们最好下个月以后再去关注,因为现在还都没有几章呢,看了也不爽

原来,自己的任务根本就没有完成,在任何朝代都处于绝对顶点的皇上才是自己的终极任务,不过回想起梦中任务完成返回现代的囧境,贾赦简直不知道那种情况更糟糕。被迫翻了个身的小猪哀怨地啃着身下的青竹细簟:“红楼梦十二支曲子都唱完了,这人怎么还死赖着不散场呢?”

那是皇帝还不是太子的时候,当时他只是不到两岁的九皇子明暄,他的父皇视察河工却被困于水灾地区音讯全无,他的二哥便迫不及待地逼宫、夺权、想要称帝,身为嫡子的明暄成为了挡路的绊脚石,疯狂的二皇子冲进了他母后的坤宁宫,把那里翻了个底朝天,想要抓捕他,杀害他。

第四天,明暄记住了自己小小守护者的名字,因为他听到自己的奶嬷嬷小声叫他:“环公子,我把你和小皇子的吃食拿来了。”小小的明暄花了好大力气才从这句话里找出了他的名字。环公子,好长,不喜欢。嗯,那就叫环环好了。嘻嘻,自己叫暄暄,他叫环环,一听就是好朋友。想到了好名字的明暄扭着自己的小身子一拱一拱地转向抱着自己的环环,努力张开小嘴,“呵……”一小块捏碎的桃花糕塞得小腮帮鼓鼓的,跟着又是一口温度适宜的奶粥。明暄用最大的力气快速鼓动小嘴,好把东西尽快咽下去,他要说话呢。可是环环很不理解他的意图,一看他吃完了马上喂下一口,一直到明暄的小肚皮撑得圆鼓鼓的,他也没找到说话的机会。明暄不开心了,不顾小嘴里含得满满的东西“哇”一声就哭开了。他听到环环打翻了粥碗,碰散了杯碟,霹雳乓啷之间夹杂着他焦急地安慰声,小明暄听得高兴,便越发哭得大声了,大声大声再大声,福利马上要来了,嘻嘻,看吧!环环又有亲亲了,明暄计谋得逞,于是很给面子地闭上了嘴。

很快,那个东西离开了,明暄听到了好大的吸气声,随即,又重新贴了上来,还往他的嘴里也吹了一些气,让他很舒服。明暄很快喜欢上了这个游戏,所以即使后来不害怕了,他也时常做出要哭的样子,然后就会有暖暖的、湿湿的安慰,好舒服。可惜,这份福利在搜宫的人走了以后就缩水了,改为在他闹得太厉害了就贴贴脸颊。算了,没鱼虾也好,小小的明暄在心里握拳,等明天睡醒了再继续好啦!

☆、68新帝番外

不过,眼下,这位新皇宠臣正板着一张俏脸,全无半分喜色,努力目不斜视,也就是说不去看他的顶头上司宣德帝,额头更是皱得能夹住苍蝇,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马上要炸毛的小猫。

世宗三十七年,圣德帝禅位于太子明暄,自己做起了太上皇。**

第二年,皇九子明暄于乾清宫登基,史称宣德帝。

纷沓的脚步声更近了,冰冷的碰撞声更响了,耳边的哭喊声更凄惶了,明暄不自觉地吸了一口气,因为身后抱住他的那个人猛然收紧了手臂,死死地压着他,让他一动也不能动,然后,一个软软的,甜甜的,温热的东西贴在了他的嘴唇上,他顿时发不出声音了。

小小的明暄因为这个单纯的,应急的,完全不存在吻的旖旎浪漫和火爆激情却是货真价实的吻赖上了他小小的守护者。他还不会数数,也就不知道他们一共在那里呆了五天,此后才敢偶尔出来小逛一圈,一直到第八天,当时的皇帝,如今的太上皇回来收复失地,他们才正式恢复自由。

礼部安排的大典冗长至极,让新皇陛下有足够的时间回味他和他的爱卿共同走过的十五年,从他们的相遇开始——

第五天,嬷嬷来叫他们去洗澡,据说是因为一个什么郡主把二皇子吓得再不敢进坤宁宫了,所以他们可以在后殿稍微活动活动。有宫女上前要抱走明暄,明暄不愿意,一双小嫩爪死死扒住贾小环的衣襟,谁敢用力他就哭给谁看。宫女们没法抱九皇子去洗澡,心里直着急,想去禀告皇后娘娘拿主意,可是这样一来一回时间太长,皇后吩咐过不能让两个孩子在外面太久,怕有人再闯宫。于是年纪最大的红拂折中拍板——让九皇子和环公子一起洗。

龙椅上的新皇嘴角挂着一抹偷腥得逞的暧昧笑容,不断地回味着昨夜的贺礼庆典,果然,扑倒什么的是最正确的呢。

又过了多久呢,他都哭累了,可母后和嬷嬷都没有来,连那个人也不肯哄他了,明暄开始害怕起来。[].下一刻,一股更加寒冷的气息扑了过来,登时,耳边充满了喧嚣和哭喊,中间还夹杂着一种冷冻冻的碰撞声,很像母后逗他玩的拨浪鼓,可是那声音要更沉重,更巨大,更……让他害怕。

裸男抬头邪魅一笑,伸手掐住他的脸颊往两边拽,贾涉挣扎着挥出左拳,未能实现对目标的定点打击,再挥右拳,武器遭到没收。正想抬蹄儿,这时头顶传来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贾爱卿你很有胆量嘛,不但敢睡觉,你还敢做梦。”

这一下,那人就忙开了,按住手又踢起了脚,压下腿又挥动了胳膊,嘴里还一刻不停地越哭越大声。明暄一直都知道,只要他哭了,就要什么有什么。他现在想要自己暖暖的被窝,这个人抱得自己不舒服。

就这样,小明暄再度刷新了亲密的上限。鸳鸯浴诶,他父皇都没能跟人家环环爹爹做到呢,他倒先把人家儿子的小便宜占个精光。

那个时候,有一个小小的怀抱暖暖地罩着他躲进了一个黑黢黢的小房间里,他不喜欢那里,黑而冷,又没有香香的母后和软软的嬷嬷,他大哭着,挣扎着,想要离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