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法式杂鱼汤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林母被那妇人气了个倒仰,嬷嬷更是口齿伶俐的,指着那妇人便说要送官。可人家丝毫不惧,反倒是嬷嬷骂一声,她便在那丫头身上掐一把。没两下,嬷嬷先心疼了,嬷嬷是陪着林母一辈子了的陪嫁丫鬟,忠心耿耿,为了林母没有嫁人,到了年纪便自己梳拢了头发当起了嬷嬷。无儿无女的嬷嬷最看不得孩子受苦,便求了林母买下这丫头给自己做个孙女儿。

雪雁被买了下来,当场改了名字与她那恶毒的后母、懦弱的亲爹再无关系。林母命再雇一辆车好让嬷嬷给雪雁治伤,黛玉瞟见一眼,背上血肉模糊成一片,吓得不敢再看,只隐隐听得雪雁哭诉后娘的狠毒,心里吓得呯呯直跳。不想,才过了几个时辰,就听说了自己爹爹也要娶后娘了。小黛玉撑不住,一头栽倒在佛前。

满心不忿的贾琏决定去找他的亲亲王妃求抚摸。于是大踏步走进了原名荣禧堂的贤古厅,路过附属的东跨院门口,咦?什么声音?仔细听听,大概,可能,也许,该不会是……啊啊啊啊啊……谁也不许拦着他,他一定要宰了两个不学好的小兔崽子!!

那天早上,黛玉和林母一起坐在马车上,路过闹市的时候,忽听一条小巷里传来阵阵哭声。听上去是个极小的女孩,又有一个泼辣的妇女一直大声叫骂。林母心善,听不得这些,便叫停了车,打发嬷嬷去问问是怎么回事。不多一会儿,吵杂声更大了,那个泼辣的妇人,竟用手拖着女孩的头发一路拽到车前,叉着腰管林母要钱,说是插手她家的事了就要买走没用的赔钱货,要不然就看着她打死这丫头,反正她是娘,前任生的赔钱货,死活也没人会管。

这是原本打定主意不要理睬后娘的黛玉初见她时唯一的想法。

让我们来听一听贾芢世子的忧郁:“如果我不小心娶回来一个面若桃花心如蛇蝎的可怕妻子,她一定会背着我欺负妹妹们的。要知道,我的妻子最低也会是一品夫人,可是妹妹们却都是甄侧妃生的庶女,到现在也没有个诰封。她们这样美貌可爱,我那个丑陋恶毒的世子妃一定会视她们为眼中钉肉中刺,于情,她是长嫂。长嫂如母,她会以管教妹妹为名虐待她们;于理,她是正一品夫人,她会以身份欺压无权柔弱的妹妹。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我要退货!”贾琏无力,你压根儿还没有库存呢,退个毛的货?

“贤侄?贤侄?你怎么了贤侄?莱莱,快,快来,琏儿翻白眼啦!啊,现在吐白沫了!呀!全身都抽啦!”

面对炸毛的父王,被捉|奸在床的双胞胎小王爷贾莙、贾萋(攻|受分明吧,名字里就体现出来了)维持着他们在娘胎里的连体婴姿态纯洁的吐槽:“爷爷和太上皇就是这样做的。”贾琏的怒气值不自觉地下降了23个百分点。双胞胎粉天真粉天真的换了个姿势接着道:“小叔叔和皇上是这样的。”贾琏有点儿僵硬了。天然黑的贾莙脆生生的给他父王脆弱的玻璃心添上一记重拳:“蓉大哥和蔷二哥说,这样压完了就是情人,一辈子也不会再分开的。”天然呆的贾萋小宝宝补上最后致命一击:“人家要一辈子和哥哥在一起。”贾琏吐血退走,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他的错,都怪他没有及时隔离那四只祸害,以至于拐弯了他纯洁的小宝贝儿。他有罪,他忏悔,他反省,他,他,他,他要去找他的心肝大儿子去!幸好王妃能生,他有很多个儿子备用。

后娘的女儿更难为。这是小黛玉学会的第一个真理,从她的丫鬟雪雁那里见到的。

黛玉病到最重的时候,恰逢林如海续弦的吉日。林如海忧心女儿,便提出要推后婚期。林母却觉得既然药石罔效,不如冲冲喜,也许倒好了。听得老母的话,林如海也便点头答应了。为了给女儿冲喜,林如海想着规模越大,说不定效果会越好,便索性把续娶的宴席弄得比原配进门时也不差。黛玉听到自家院儿里的喜庆,心里一沉,竟然昏过去了。

后娘难为。这是小黛玉第一个学会的俗语,从她的祖母那里听来的。

后娘生的真美!

雪雁是她在街上买来的一个被后娘打骂着叫卖的贫家女孩。那天,是黛玉的亲娘贾氏去世一周年的日子,祖母领她去灵山寺上香。跪在佛前祷告的时候,黛玉听到祖母小声祈求神明保佑,希望这一次能娶进一个贤德的女子,合家顺遂,早生嫡子,延续林家血脉。黛玉的脑袋“嗡”的一下子,眼前发黑差点儿摔到。爹爹要娶后娘了?那她,是不是要被卖掉了?就像早上买来的那个小丫头那样,被后娘打的遍体鳞伤,然后买去做丫鬟了?

再次醒来是在深夜,床边站了许多人,除了惯常服侍的丫鬟,连新郎官父亲和祖母也在,黛玉见祖母与父亲并没有抛弃她,刚感到一丝欣慰,就见一道艳红的倩影款款而来。

不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他无比优秀的大儿子也有不得不说的美中不足。贾芢是一个妹控,从贾茘出生就开始控,在贾蕊出生的时候达到高|潮,吓得贾琏从此再也不敢生女儿,两个妹妹就控到贾芢不肯结婚生怕还没有影儿的未来妻子欺负到妹妹们,要是再有一个,他怕贾芢会控到他爷爷和叔叔那样,直接把上下任最高领导人好让全天下的人都不敢欺负他的宝贝妹妹们。

这一病,便是几个月,反反复复总也好不了。林母和林如海都灰着脸,这个女儿自幼体弱,好几次都差点儿活不成了,他们也早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事到临头,真的看到嫡亲的孙女儿\女儿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心头的难过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后娘一把扶开祖母,手一伸,掐住黛玉颈后,黛玉喉咙一紧,已经返上来的药水生生又咽了回去。黛玉又难受又生气,眼圈儿一红,泪珠儿就滚了出来。

世子贾芢非常好找,作为一个资深妹控,他不在秀丽精致、奢华绮美的琉璎水榭,就一定在去琉璎水榭的路上。看看,多正确的结论。刚到碧罗湖上通往雪香云蔚亭的蜂腰桥上,贾琏远远就看到一大坨堆得满满当当的世子随从把路都挤没了。这种情况的出现表达了一个酷爱软妹子的、坚信女儿家是浊世青莲不能让人看多了的世子殿下又在百忙之中赶过来调|教,不对,是摆弄,也不对,是……哎呀,反正大家都理解,他就不费心找合适的描述了。他又不像他爹、他弟一样,是状元、榜眼的,他就是没文采嘛!贾琏直到现在也不肯承认,当年没有考上探花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不过,还好,他争气的大儿子去年帮他捧回了那朵他坚决不承认是自己垂涎了很多年的大红花。

贾琏不知道自幼尊贵,生活幸福,家庭美满的贾芢是怎么产生如此严重的妄想恐惧症的,不过,这种问题可以找她温柔可爱的姑姑们现身说法,对症下药。贾琏急急忙忙赶往凤栖兮楼,尚未靠近,只见漫天五颜六色的浓烟冲天而起,盘旋笼罩了方圆十丈范围之内,无数飞禽走兽惊恐躲避。贾琏暗叫不好,一个大转身就往后跑。四个脸比锅底还黑的华服男人分站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方位皮笑肉不笑的围住畏罪潜逃犯。作为一个给妹妹们提供了大量严打材料以供门派发展的先代妹控,贾琏只能无比狗腿的赔笑安抚好不容易才拦住自家娘子却被他一个不小心破坏殆尽的怒发冲冠面同包公的妹夫们。从小王爷到大将军,有文臣有武将,个儿保个儿是大青朝顶天立地、不可或缺之栋梁。呜呜,就他最渺小,一个也得罪不起。

但是,就算贾蓉、贾蔷压回了明家的两个王爷,那也充其量是在比值上打了个平手,他家被压的两个也是王爷呢,可是压人的却是两个皇帝!还是不平衡!

听到此,贾琏愤然甩袖离开,拼命压制住想要教训这两个不肖侄子的冲动(他是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侄子家的小受得罪不起的原因的)。这些个不长进的,要学我爹,那也要挑好的学啊,净学些精致的淘气。可恶,贾蓉、贾蔷,你们两个真是……好样的!压死他们明家的人,叫他们压我们贾家的人!蓉儿、蔷儿,叔叔支持你们,一定要压住了,给你们叔爷和二叔报仇!

黛玉瞪大了眼睛,被药气冲得反胃干呕。坐在床边的祖母急忙扶住她,一连声的叫道:“快去舀痰盂来。快去舀热茶来,对了,还要给姑娘准备蜜饯压一压。”

☆、70黛玉番外上

在自己家里度过了心力憔悴的悲催一天的贾琏决定,他要去姑父家净化心灵。如今退休在家颐养天年,培养心肝宝贝老来子的林如海热情的接待了灰头土脸的前内侄,格外慈祥的摆上丰盛的心灵鸡汤以便顺毛。贾琏喝饱了热气腾腾的大补香汤,终于组织好正确的抱怨,做到了既能清晰的表达出自己的思想方向,又不会出现过分不和谐容易被锁文的禁词:“姑父,如果一个人发现他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太正常,而……”耿直的林如海毫不犹豫的截断了贾琏的未竟之言,斩钉截铁做出结论:“那一定是他自己不正常!”

自己不正常……不正常……正常……原来是自己不正常啊!找到答案的贾琏觉得自己终于圆满了,于是,他欣慰的微笑着,翻起了白眼。

黛玉自己是个小美人儿,她那病逝的娘生前是个病美人儿,她祖母是个老美人儿,她家的丫鬟个顶个是清秀水灵的苏杭美人儿,黛玉对美女已经形成了审美疲劳,但是后娘的美丽还是超乎了她的想象。那是一种健康的、朝气蓬勃的、甚至是飞扬跋扈的美丽,惊心动魄。黛玉抗拒不了她的压迫,几乎没怎么反抗的就被灌下一碗黑乎乎的、散发着难闻的腥气还泛着诡异蓝光的汤药。

  • 背景:                 
  • 字号:   默认